私募股权在亚洲

2008-01-16 05:11:40 资本市场 2008年12期

在过去的12—18个月里,亚太区域和私募股权资产类别——除特大型并购,在众多观察者眼里被视作此次肆虐世界金融体系之金融风暴的安全港。面对不断袭击西方金融机构的系列难题,亚洲成长性经济体表面上只受到微小冲击,且其富有的主权投资者在很多情况下有能力向那些陷入窘境的机构注入资本。在某种程度上,与短期的股票市场没有直接关系的私募股权看起来远离市场动荡,并迎来投资贬值资产的时刻。

然而,在近期的动荡之后,市场逐渐证明着亚太地区和私募股权两者都不可能免于长期且深层次全球经济变化的冲击。“很明显,恰如商业银行对冲基金,私募股权界已被搞得乱了套……”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大卫鲁宾斯表示。针对“在亚太区域的主要国家中,不论以何种方式,私募股权在这个非常喧嚣时期如何运行?”这一议题,世界顶级私募股权和并购公司给出他们的观点。

亚洲经济“脱钩”?

面对还在发展中的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和经济混乱,近期颇为流行的亚洲经济“脱钩”于西方的概念—即创建自我增长驱动的经济生态系统,正逐渐受到冷遇。一位资深市场运营者将该理论描述为“言过其实;说得委婉些,至少近来发生的市场事件证明有夸大成分”,并认为该理论只是赶时髦的如意算盘。

“我从不相信这种脱钩论,在亚洲经济的架构下—其显著的增长背后都因其对美国和欧洲的出口而形成的。”科勒资本的首席投资官杰里米科勒表示同意。但他亦较为乐观的表示:“尽管亚洲经济已开始放缓,但它依然正受益于其实际的增长,因而目前尚可保持无忧于日益迫近的金融骚乱;这应归功于稳固的经济基础,如上行的GDP增长与低利率。”

然而无论如何,私募股权已通过新设基金和新的办公室大举向亚洲市场开拓。公司现在不得不继续坚守该区域,因此可以确信亚太本土的潜力依然是巨大的。“有大量新的由全球基金筹集的私募股权资本正在静观等待,包括区域性的和本土基金。”橡树资本(香港)有限公司主席白瑞甫表示。

Navis Capital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Nicholas Bloy则认为:“信贷和公开市场在一个经济周期的顶峰时,对私募股权会有挤出效应,本质上来讲是对资本形式的需求问题。”

“投资者的意向可能会被货币波动严重影响,并且带有波动性强且脆弱货币的国家对于投资来说很具挑战性。”科勒警示说。但这并不是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负面冲击对于私募股权来说完全没有益处。“当经济开始衰退,私募股权的角色也许会有很好的提升。”他补充道。

亚洲的潜力

“当前的全球金融动荡将令增长率衰减,但在接下来的20年里,增长的故事将继续。”基础设施开发金融公司的首席执行官Veronica John表示:“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财富转移是显著的。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个长期的均衡配比过程。”

而对于亚洲当前是全球投资者适宜的投资目的地的说法,有一些观点较为消极。用鲁宾斯坦的话来讲:“在美国,目前私募股权界显得比较‘安静。”然而,认为投资该区域大有潜力的积极观点则显得更加有说服力—因为当本土市场享受到空前的私募股权增长的时候,亚洲对于西方私募股权投资者来说有着足够的吸引力。

“最有趣的市场是那些当公司已大幅减少其以老换新债券融资的需求并削减已承付的资本预算的市场。”白瑞甫认为。“因此,中国市场中陷入重组的房地产开发商是具备投资吸引力的,以及很多已采用对冲基金作为来源进行投资,且即将到期的中国公司—并且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已受到极端的惩罚。”

“私募股权只占亚洲经济GDP的0.39%,因此未来投资将始于一个低的起点。”科勒表示:“然而在过去,私募股权已在一些国家的重振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如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韩国;还有日本,通过国有私募股权基金日本工业防御公司来推动一系列大型公司的重组。”

亚洲的持续动力

如上所述,尽管近期已受到西方市场影响,并出现一些严重的冲击如区域股票市场的大幅下挫,但亚太已设法维持住一些经济动能。这种潜能有可能带领该区域渡过其主要出口市场进入愈深不景气的难关。

“亚洲市场的多样性,使其难于形成许多共性的主题或理论,”科勒认为。“然而,近期中国和印度股指的贬值,意味着这些国家将不仅吸引成长性投资者,也吸引价值投资人,包括我们自己。”

“在与亚洲投资者交谈过程中,我没有感觉到他们要逃避而不做交易。”鲁宾斯坦补充说。白瑞甫则警示说并不是每个市场对私募股权资金有同等的需求。“在一些国家(如泰国),多数公司进行了适时的调整甚至已被补充了现金,当地银行资本状况良好,因而有能力放贷。”

行业的挑战

亚太及其他区域的私募股权现在不仅面临极具挑战的经济条件,而且也同其他金融服务业一同面临对于其整体行业存在理由的持续性政治上和公开的挑战。尽管只有少数评论者看起来期望私募股权进行单一的投资银行业务,但他们现在正在一个许多前提条件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审查和质疑的环境中。

当相关的投资类别已遭受重创时,鲁宾斯坦认为私募股权依然在等待一个不确定时期的到来。“投资银行已死,对冲基金将被大举消灭。对于私募股权将如何审判还悬而未决。” 然而他有信心的表示:“由于私募股权拥有长期资本并倾向于运作私密,因而会经受住剧烈的动荡。”

鲁宾斯坦总结说私募股权目前还需应对一个更宽泛的挑战,就是避免牵连到近期的危机当中。“这种挑战将改变一点我们的形象,并显示出我们能做一些事情来帮助经济运行。”他说:“私募股权能给陷入麻烦的公司注入资金,并使这些公司运作起来,人们将很有希望地看到私募股权所做的对市场有益的事情。”

编辑:杨晨曦[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