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品鉴

2009-02-16 02:32:48 同行致富经 2009年1期

梁 宗

书画的品相千变万化,画面内容千姿百态,画家书家成千上万,鉴定难度极高。所以,品鉴书画的要点应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朝代气象:所谓“朝代气象”,就是通常所说的时代特点。古代的书画多如牛毛,令人眼花缭乱,但稍稍多看一些,就能把握住大致的时代特点。这种朝代气象不是凭空虚构,更不是胡言乱语的,而是体现在具体的纸张、墨色、装裱、风格中,是可以通过观风望气辨别出的,不过这要多看多想。

风格技法:行笔运笔的特点,线条笔道的勾勒能力,伪品与真品总会有一定差别。真作尽管也难免会有败笔,但仍然是颇具功力;而仿品的极滞、柔弱、生硬、牵强,也总要在书画作品的点、线、面中显现出来。在对书画鉴定时,首先应该从全局、从大的方面着手,即上述的时代风貌以及个人风格、运笔技法等。大的方面把握准了,就比较容易地辨别真伪了。

印品章铃用:印章本身的鉴定,可结合工具书来进行,有了可靠的“底本”,就可以对真假印章做认证了。上海博物馆编纂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一书,收录了自唐代迄今的著名书画家及收藏家1200人的印鉴和款识,共计23000余件,书中列有所有书画家、收藏家小传和书画家人名表,是一部便捷的工具书。有印章的铃用,前人注意规矩、铃印位置、印文与画出现不合理处,应小心重鉴。印离不开印泥,即印色与印油。古人所用印泥也是很讲究的。早期印泥以水密调之,所以年代久远易模糊。在近代名画收藏市场,常见这都是明清两朝。这一时期人们所用的印泥多为大红近鲜,较为浅淡。而当今某些作伪者,所用的新印泥颜色艳如朱红,甚至发紫红者,这种手艺就过于拙劣了。

用纸帛绢;纸有多种,古今有别。唐宋以前,麻纸、藤纸已经出现,但产量小、用的也少,流传下来的更少。宣纸主要是从唐以后发展起来的。当时的纸并不仅限于宣纸,还有硬黄、麻纸、藤纸等。五代及宋是纸的又一大发展时期,其中最著名者为澄心堂纸,享誉文人书画界。明清的书画用纸,随着社会的进步而不断发展,其规模、产量及纸的质地,都达到了高度成熟阶段。宣纸尤其美妙精良,人称“滑如春冰密如蚕”。古代还有以绢为纸做书画的,但数量相对少些。宋明之时,绢的质地同样精妙异常。乾隆之后,绢的质地就颇不如前了。像清库绢,尽管上面加了各种颜色的粉浆,但很粗糙、手感不佳。

书画装裱:现在最常见到的是清代的文人字画,这种装裱往往是民间装裱风格。如果用了清代宫廷裱法就违反常规了。因为清代宫廷院画的装裱,自有其特殊的风格。

鉴识者不单要知道众多正面的资料,还应该知道作伪者的手段。作伪手段是五花八门的,因而书画辨伪与书画作伪联系在一起。书画辨伪应具备书画史、书画创作与鉴赏、古代语言文学和文献学、相关历史文化知识等多方面的知识。

书画作伪的手段有以下几种:

完全作假

这是指书画本身的名款、印章、题跋等全由作者自做的一种作伪方式。具体又可分摹、临、仿、造四种形式。

“摹”是指依照原作影写摹拓。摹书法的方法大体有三种:其一,将较透明的纸摹在真迹之上,以淡漠浅据映的字迹勾出轮廓然后取下,用墨填成;其二,将纸摹在真迹上,不勾线而直接用笔摹写;其三,综合上述两法,即勾淡墨线,然后用笔摹写。

“临”是指对原作的临写。也有人先在稿本上勾摹出大致轮廓,然后将纸绢复其上,对着原作临写,此法被称“半摹半临”。临多用于较奔放的行草书和较写意的绘画,它较摹灵活自由,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克服笔墨呆滞刻板的弊病,但也不可避免会稍离原作的形貌,甚至还会露出临写者本人的面目。

“仿”是指仿效某书画家的艺术风格和笔墨技法,进行“自由”写作。仿本一般无原作为蓝本,作伪者多凭自己的想象或依据某些有关的旧闻和著录制成。有些虽有原作参照,但又掠取大意,并不照本临、摹,故也属仿制。

“造”是指不管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凭空臆造。所造对象多是作品罕传的历史名人或冷名书画家,享在无从对证,难辨真伪易于欺人。此类伪作多半技巧不高,故交易识别。

改、添款题

这是利用一些书画真迹进行改头换面的一种伪作方式。一般将无款画改为有款画,小名字改为大名字,时代晚的改为时代早的。明清时此类伪作极多,其具体手法无奇不有、不胜枚举,但大体不外乎改、填、减。

“改”是最常见的作伪手法之一,即通过刮、挖、擦、洗等方法,除去近人或小名家书画作品上的名款、印章、改成古人或大名家的款印。

“填”是将无款的书画作品添上名家的款印,或在后代的冷名画家名款前加涂前代名称书画结尾空白处添上伪款印,或添上伪造的名家题跋等。其目的是把时代提前、抬高身价。此处还有加添笔墨、颜色,以趋时尚。

“减”是指除去原作者的署款。有些冷名书画家的作品本幅上有一大名家的题跋,于是作伪者便将原作者的款题印记一并割去,使人误以为题跋的名家(原作者)。有的还将“某人题”的“题”字改成“画”或“作”字。

另外,还有拆配、割裂、脱骨、二层、代笔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