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生存法则四喻

2009-02-16 08:26:50 创富时代 2009年1期

张华强

大多数中小企业都是民营企业,在国民经济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方面,民营企业的灵活性往往使得大“品牌”望而生畏:另一方面,在强势企业的垄断地位面前它又显得弱不禁风。如何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正确回答这个问题,可以从自然界存在着的诸多奇妙的“共生现象”中受到有益的启示,从而把握好自己的生存法则。

※满足需要,而不迷失自我※

明代凌蒙初在其所著的《初刻拍案惊奇》里,向我们讲述了蜈蚣的一个奇妙用处:在我国南方五岭之南一带,过去有很多蛇,有的长达数十丈,常常跑到村子里害人。于是那里的老百姓家家养蜈蚣,并且要把蜈蚣养在枕头里。有蛇来骚扰时,蜈蚣“便喷喷作声”向人们报警。人们就把蜈蚣放出来,与蛇拼斗。别看蜈蚣只有一尺来长,在大蛇面前不起眼;但是蜈蚣毫不示弱,“鞠起腰来,首尾着力,一跳有一丈来高”,直捣大蛇的七寸,用“铁钩也似一对钳”紧紧将其钳住,直至其毙命。

其貌不扬的蜈蚣之所以能够受到人们“同枕共寝”的礼遇,是因为它为人们所需要,人们对它有所求。民营企业在我国是从拾遗补缺开始诞生的,它之所以能够成长壮大,同样也是由于人们的需要。在满足人们需要这一点上,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现实不乏“弱为强所制,不在形巨细”的例证,倒是那些旗舰型的企业在中小企业面前“夸不得高,恃不得强”,以免被蜈蚣们扼住了自己的“七寸”。这并非刻意追求什么“小即是美”,而是说,能满足人们的特定需要就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不必妄自菲薄。

能够满足人们的这种需要是蜈蚣的本性,如果它不满足于自己的原始状态,在谋求发展时依然要保持应有的本性,否则就会在提升自我中迷失自我。蜈蚣属多足纲,俗名“百脚”,又名百足之虫。蜈蚣能够置长蛇于死地不在于“吸他精血”,而是因为蜈蚣的第一对脚呈钩状,钩端有毒腺口,能排出毒汁。但是如果想按照“科学”的标准弄清楚它勇斗龙蛇的胆识,它走路的机理,以便编写出完美的流程,那倒很可能使它无所措手足。英国动物学家兰凯斯德曾经有过这样的戏说:一条蜈蚣本来很快乐,后来蟾蜍对它说:“请问尊腿哪条先走,哪条后走?”蜈蚣回答不了,觉得很没有面子,下决心弄清楚这个问题,直到倦极倒在沟里边,从此竟不知道怎么开步走了。显然,蜈蚣在对近乎科学标准的追求中失去了自我。 如果说这是成长中的一种烦恼,那么在现实生活中不难看到这样的影子。例如民营企业在扩张的过程中,对于做强做大的模式与做大做强的目标哪个更好,或者说是先做强还是先做大就左右徘徊。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管理专家不难给出科学发展观的结论;但是企业如果过分追究这个问题,那很可能会陷入蜈蚣先迈哪条腿的困境。其实,不管是先做强还是先做大,保持自己的本性,即能够继续满足人们的特定需要才是主要的。否则无论先做强还是先做大,都无法保持自己的优势,况且强中还有强中手。如果盲目扩张,只是追求形式上的大或强,或者其它什么“科学”目标,都会自己拖累自己。

※夹缝生存,而不以假乱真※

在自然界中体形相差悬殊却可以共生的动物很多,比如凶猛的鳄鱼在吃饱之后晒太阳的时候,往往会张开大嘴,让一些被称作牙签鸟的小鸟在嘴里啄食残渣,清理口腔。两者相安无事。不过有人根据“牙签鸟”与鳄鱼的这种“亲密”关系把它叫做鳄鱼鸟,就失之偏颇了,因为牙签鸟的“亲密”伙伴并不限于鳄鱼,越南北部森林里的牙签鸟就敢于在虎口“夺食”。那里的老虎在吃了小动物之后,同样也欢迎这些小鸟飞进嘴里充当活“牙签”。

牙签鸟的生存之道可谓“得天独厚”,所以有人把民营企业,尤其是民营中小企业,在处理大型垄断企业在市场共生的关系中比作牙签鸟,而且认为这样做还很不容易。因为牙签鸟也有核心竞争力——在迅速把鳄鱼牙齿缝间的肉屑啄取吞进腹内之际,有办法不弄疼鳄鱼;有本事在其嘴巴咬下来之前飞走;而且清楚鳄鱼是不是真的吃饱了,要等它吃饱了再开始工作,以免被当成点心;即使遭遇鳄鱼闭上大嘴,牙签鸟用喙轻轻地给鳄鱼松软的口腔“挠痒痒”,鳄鱼便会立刻张大嘴,让牙签鸟继续工作或安全飞离。我们确实可以找到民营中小企业在现实经济生活中这样的影子,例如温州最早富起来的一部分小老板,他们就是在给大企业做加工活中成长起来的。不过与其说这是民营中小企业在发挥自己的优势,倒不如说反映了它们在夹缝中生存的严峻状态。

这种生存状态本来是值得同情的,但是也有可能被不正当的利用。一方面,有人由此形成一种牙签思维,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一套,到处打政策擦边球,时时想钻政策的空子。另一方面,以牙签作用以假乱真,设置圈套。网上流传着的这样一则童话:森林里的鸟儿们在议论谁的心肠最好。牙签鸟说老虎的心最善,并领着众鸟来到河边,只见一只老虎趴在山坡上,样子非常可怕。牙签鸟说道:“别看老虎长得凶,心肠可好着呢!”牙签鸟轻快地钻进老虎的大嘴巴里。老虎的嘴巴闭上了,树上的鸟儿们惊叫起来。忽然,老虎张开大嘴,牙签鸟不慌不忙地飞了出来。鸟儿们都相信了牙签鸟的话,怀着崇敬的心情,争着要上前拜访老虎。一只小花雀刚飞到老虎嘴边 就被它“叭”的一口吞进肚里。

天真的孩子能够写出这样残酷的童话,那一定是残酷的现实在他们幼小心灵中的折射。这当然不能归罪于民企,民企学会在夹缝中生存是对的,人的“共生行为”可以更加巧妙。但是真理再向前走一步就是谬误。如果以能够钻政策的空子为能事,那很容易坠入罪恶的深渊。如果说在起步阶段像牙签鸟那样在夹缝中生存是一种无奈的选择,那么成长起来的民企不能满足于做牙签鸟,要学会在虎口之外形成核心竞争力。如果暂时还做不到,至少不应该把拾人牙慧拿来炫耀,当作核心竞争力;更不能为了自己能够多分一杯羹而为虎作伥,甚至制假造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果有人像为虎作伥的牙签鸟那样向我们炫耀自己怎样善于钻空子,我们绝不可信以为真。

※跟进共赢,而不落井下石※

在欧洲的古典文学著作中,不止一处地记载着一个古老而有趣的传说:海洋中有一种鱼能将船拖住,使船无法前进。现实生活中确有这种鱼,而且广布于世界热带亚热带和温带海域,这就是鮣鱼。鮣鱼头部宽阔扁平,第一背鳍是一个椭圆形的吸盘,很像一枚印章紧紧地嵌在头顶的背面,所以叫鮣鱼。鮣鱼利用“吸盘”吸附在鲨鱼、海龟、鲸和其他大型鱼类的腹面,有时也能吸附在远洋轮船的底部,漫游海洋。因此,人们又称它“免费旅行家”。当它随着大鱼来到食物丰富的场所,便会离开宿主去寻找食物,待鱼腹饱胀后,又去寻找新的吸附对象,进行新的旅行。

在企业运营中,有一种赢利模式就叫做鮣鱼模式,很适应中小企业求生存谋发展。即通过对市场的分析,找到与大行业或者大企业的共同利益,主动与领先企业结盟或者跟进,借船出海,借梯登高,将强大竞争对手转化为依存伙伴,以减少市场前期开拓的阻力和费用,避免步入误区。当市场出现变化时,再及时寻找新的“宿主”,以始终保持自己的利润最大。实践证明,弱者借助强者生存,不但是智慧的,而且是有效的。其特点是安全指数高,可以达到五星级;持续赢利指数属于中等,可以保持三星级;但是其创新能力指数很低,可能连评星级的资格都没有。

手机市场“山寨机”的出现,将鮣鱼模式发挥到了极致。由于“山寨机”跟进能力很强,正规的品牌厂商推出什么新的款式,“山寨机”马上就能模仿出来,“时新”而且价格非常低廉,给了消费者极大的实惠,因而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极大认可,甚至形成了一种非主流手机文化和所谓的“山寨精神”。“山寨机”的鮣鱼模式确实成就了一部分中小手机企业,但是也暴露出其两面性。从好的方面看,一些不具备手机牌照的企业从正规厂家买了网标,然后以正规厂家的名义进行正规入网检测、正规销售,贴牌生产也符合正常的销售规范;从不好的方面看,“山寨机”比起明目张胆的走私和以次充好相比,虽然多了那么一点自立的骨气;但是由于其逃避政府管理,偷税侵权,对国产品牌冲击很大,导致很多国产品牌厂商亏损。

“山寨机”的危害也颇像鮣鱼。当鮣鱼把吸盘吸附在某一物体上时,挤出盘中的水,借助大气和水的压力,牢固地吸附在物体上,海龟和大鱼一旦被它吸住,就休想摆脱它。鮣鱼的这种奇特的习性,很早就引起了渔民的注意,利用鱼吸盘的吸附力来钓海龟。他们用绳把鮣鱼的尾巴牢牢缚住,看到海龟时,将鮣鱼放到海里,让它迅速游向海龟。待鮣鱼牢牢地吸附在海龟上时,便慢慢收回绳子将海龟拉到船边后,加以擒获。这就使得鮣鱼模式走向了反面,客观上是在落井下石。因此可以看出,中小企业采用鮣鱼模式赢利时,必须把握其中的度,及时在品牌路线上取得“正果”,如果继续搅局,将自己所依附的正规品牌厂商纷纷拖垮,那就不是自己愿意不愿意被“招安”的问题,终将被取缔。

※善造声势,而不喧宾夺主※

据《太平广记》记载,汉武帝时,地处西域的月支国派使者觐见武帝,所献贡品中有一个叫做“猛兽”的动物。所谓“猛兽”不过狸猫般大,看上去也不怎么精神。武帝笑问使者:“此小物何谓猛兽?”使者对曰:“夫威加于百禽者,不必计其大小。是以神麟为巨象之王,凤凰为大鹏之宗,亦不在巨细也。”听使者如此陈词慷慨,武帝不以为然:“那就让它叫一声我听听。”此兽猛吼一声,如平地霹雳。武帝掩耳不及,登时被颠出御座。左右侍立的羽林军士,手里拿的刀仗悉皆震落。武帝非常恼火,吩咐把此兽送到上林苑喂老虎。谁知一群老虎一见此兽,皆双膝跪倒,缩做一堆。上林苑的官员奏闻,武帝愈怒,降旨灭杀此兽。等到羽林军士前去执行,使者与猛兽都不见了。

从史料上看,此兽之猛并无其他记载,仅仅“声如霹雳,目闪电光”。用现在的话说,那是善于造势。形小而善于造势,也可以作为中小企业的一条生存之道。不过,我们这里所说的狸猫猛兽式的善造声势,不是小题大做“路演”式的营销,而是根据民企或者中小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应有地位,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争取更好的政策环境。如果这样做看上去是在代表所有民企或者中小企业的声音,就更容易得到舆论的支持,使对手不敢轻视,不至于遭到歧视。事实上,单个中小企业的存亡微不足道;但是当成千上万个中小企业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时,发出的声音就会势如“猛兽”。例如在2008年的宏观调控中,当中小企业因融资难而出现“倒闭潮”的时候,就受到中央的高度重视。大家的鼓与呼直接影响到宏观调控方向的调整,使得中小企业需要的资金扶持的力度得到加强。

当然,中小企业的善造声势应当有合理的预期。月支国之所以要献“猛兽”于汉朝,就是因为在他们看来,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将有好道之君”,“仰中土而慕道风,薄金玉而厚灵物。”其目的是为了实现社会和谐,“济众生之至要,助至化而升平”,而不是添乱搅局。如果碰到“非有道之君”,“猛兽”之吼反而容易使自己的处境更糟糕。眼下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能够“把事闹大”,中小企业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好哭的孩子多吃奶”。这其实是一种误导,所造声势不善。我们这里所说善造声势,是在道义和法理的框架之内,属阳光行为。否则,理应受到道义的谴责或者法律的制裁。

中小企业狸猫猛兽式的善造声势,应当以人为本,而不应当“喧宾夺主”。从技术层面上讲,月支国的使者千里迢迢,献贡品而被追杀,也与喧宾夺主有关,龙颜大怒。中小企业的喧宾夺主当然不是指惊动什么人的御座,而是指在企业内部在一切由老板说了算的同时,不能忽视劳动者的根本利益。中小企业之所以在经济生活中地位重要,能够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是一个关键性的因素;这也是狸猫猛兽式的善造声势能够引起政府部门高度重视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小企业的“喧宾夺主”,往往就是努力压低劳动力成本,或者以劳动力成本提高企业难以为继为由向政府施压。这固然能够推卸一部分经营不善的责任,但是一旦真的那样做,也就失去了自己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