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话网吧

2009-05-21 04:04:06 网吧经营 2009年4期

戈 风

2009年,金融危机下的“两会”备受国人关注。一直作为社会焦点的网吧问题自然也被委员们多次提及。我们在听到许多中肯批评的同时,也看到了一些委员代表的一些建设性的提案,这也让每个网吧从业者感到了欢欣与鼓舞。笔者在此无意对这些提案与建议的提出者做过多的评述,仅对他们提出的观点进行简要的点评。

人大代表李国玲建议:应取消网吧24点关门的规定

自从在2002年《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出台后,“限时经营”一直以来都遭到众多网吧经营者的诟病。对此,在今年的“两会”期间,安徽人大代表李国玲表示限时经营更易滋生“黑网吧”,因此应取消其“每日营业时间限于8时至24时的规定”。

李国玲随后继续表示:有关部门在执法检查中发现,有些经营者为追求利益、逃避检查,会提前将大门从门外锁上,消防通道从里面锁死。网吧内拉着厚厚的窗帘,甚至里面不开灯,烟雾缭绕,空气污浊,门窗紧闭,对消防安全及消费者的生命安全都造成及大的威胁。“强行要求网吧24点停止营业,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安全隐患。”她因此建议取消限时营业的规定。

点评:

对于李国玲代表的提议,笔者作为一个浸淫网吧行业多年的一个从业人员来说举双手赞成。2002年“蓝极速”事件后出台的《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中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每日营业时间限于8时至24时”。这一规定让网吧失去了三分之一的盈利空间,也让众多网吧经营者叫苦不迭。后来有关部门于2005年7月,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深圳、成都、长沙、沈阳、石家庄等9个城市进行试点,对网吧经营时间不在予以限制。“如今四年过去了,这九个试点城市的网吧并未因为营业时间的放开而导致经营混乱、管理失衡。”放开的结果正如李国玲代表所言。

我们在这里姑且不谈论限时经营在法律层面是否合理,但其产生的影响却令有关部门始料不及。那些限时经营的地区,“黑网吧”屡禁不止,管理部门不停奔波于“扑火式”管理之中,“黑网吧”越打压越多,河北某地居然出现了“黑网吧”数量远远多于正规网吧的现象;一些经营不善的网吧为了增加收入,也走上了违规经营之路,整日忙于与管理部门“躲猫猫”;更有一些利欲熏心的经营者将未成年人也纳入了服务的对象。

还有一个现象也值得我们关注,那就是限时经营在实际工作中的执行并未得到真正的执行。各地对此基本采取了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即上面要求严时就查一下,处罚也不是太重,一般不会导致吊销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因此,全国各地的网吧,“超时经营”乃是普遍现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限时经营形同虚设,反倒成了一些人利用权力大搞“创收活动”的一条渠道,别的问题查不到,超时经营总是一查一个准。

网吧的限时经营让笔者想到了当前北京的汽车限行措施,两者似乎有些类似,限行对北京整个交通拥堵来说,肯定是有一些帮助,但至于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北京的交通拥堵却很难说清楚。限时是否能从根本上解决网吧现在存在问题,答案似乎已经很清楚了。

尚庆莲代表建议:重新审视对网吧的管理办法

“现在许多中小学生越来越痴迷于上网吧聊天、玩游戏,甚至不惜逃学去玩。学校和家长为此伤透了脑筋。”全国人大代表、哈尔滨市继红小学校长尚庆莲建议,有关部门重新审视现有对网吧的管理办法,严格控制网吧数量,加强对网吧的管理,不要让网吧成为孩子的“精神鸦片”。

尚庆莲代表认为,中小学生的自制力较差,而学校的管理范围有限,建议除了家长对孩子加强引号和教育外,政府部门应重新审视现有对网吧的管理力法,切实加强对网吧的管理。

点评:

提案的初衷是好的,但笔者认为在有些问题的表达上存在偏差。

在当前的舆论导向下,网吧一直以来是学校和家长口诛笔伐的对象。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因此,我们在评判时应看其主流,而不是抓住一点问题,人为的放大,在看待网吧时也应如此。网吧行业的快速发展,已使中国网民的数量成为世界第一,它在消除数字鸿沟方面的作用也是功不可没。特别是近年来网吧行业的规范化发展每一个业内人士都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我们不应再带着有色眼镜来看待当前的网吧行业。

提案中有这样一段话“不要让网吧成为孩子的‘精神鸦片”,或许尚庆莲代表还没搞清楚中小学生痴迷网吧的真正原因。网吧经营的内容才是影响学生的“精神鸦片”,特别是那些影响未成年人成长发育的不健康内容。不过,有一点需要再次重申,网吧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并不是内容的制造者,所以,提案所说的“精神鸦片”可能选错了对象。好在有关部门已认识到目前这些“精神鸦片”的危害性之大,范围之广,于是就有了今年年初开始的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的行动,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理,网络文化环境得到了有效的改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对于提案中提到的“重新审视现有对网吧的管理办法”这一观点,笔者认为是到了该重新审视现行管理办法的时候了。在现行的管理模式下,黑网吧一直以来是行业发展的痼疾,它对网吧行业声誉的打击是致命的。既然黑网吧本事就是违法的产物,这些经营者当然不会顾及正规网吧十分忌惮的接纳未成年人问题。钱,黑网吧挣了,黑锅,正规网吧背了,难怪正规网吧的经营者会心理不平衡呢。黑网吧为什么屡禁不止,屡打不灭,这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在笔者认识的网吧从业人员中就曾表示:一些所谓的执法人员其实就是贼喊抓贼,自己或就是黑网吧的幕后老板,或是黑网吧的股份投资者,又或生财有道的原因,才使得黑网吧有了得以生存的环境。这也最终使有关部门努力了多年的网吧管理成了一句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