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思特舞动红狮的考验

2009-08-12 10:00:36 东方企业文化 2009年7期

梁瑞丽

日前富思特制漆(北京)有限公司宣布成功并购北京红狮漆业有限公司,重新焕发生机的北京昔日明星企业红狮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次中国涂料业最大的民族品牌并购行动对目前洋品牌已占据半壁江山的中国涂料市场而言,意义极其重大。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这场收购大战的真正操盘手——富思特制漆(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郭祥恩的语气里仍难掩激昂。面对突如其来的硬仗,富思特应对得极为漂亮,这个仅有14年历史却一口吞掉“200岁前辈”的公司因此声名大噪。

并购的开始

据了解,作为北京国企的红狮,是一家具有200余年历史的大型综合性涂料生产经营企业。其最早起源于清宫御用油漆工坊,傅作义将军在此基础上创办了北平第一家油漆厂,取名“奋斗油漆厂”。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更名为“新中国油漆厂”、“北京油漆厂”。1962年注册“红狮”商标,企业正式更名为北京红狮油漆厂。

红狮有过辉煌的历史,曾经是亚洲最大的涂料生产基地。“红狮”品牌多次荣获北京市著名商标称号,并成为中国驰名商标,连续六年被评为全国涂料业综合实力第一名,连续三年进入中国企业500强,员工曾达到5500余人。

与红狮相比,收购方富思特制漆(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1995年的民营涂料企业,主要致力于建筑涂料和建筑节能的研发、生产和经营。作为行业后起之秀,富思特虽然发展迅猛,甚至以制定起草了多项建筑涂料和建筑节能的国家标准而成为业务领军企业,但与红狮的光辉历史和在国内外业界的名气相比,富思特似乎“稍逊风骚”。因此,当得知富思特收购红狮的消息后,不少人称之为“蛇吞象”。对于富思特凭什么能够在这场红狮收购大战中最终胜出,被称为“儒商”的郭祥恩的回答很简单:“我们靠的是诚意和实力!”

郭祥恩介绍说,红狮产品与富思特的产品交叉性小,红狮厚重的历史使富思特决定启动一切资源保持红狮品牌及运营系统的独立性,使红狮的品牌能够传承下去。而红狮厚重的历史和行业影响力使一大批在红狮战斗过的现在仍然在行业活跃的精英,仍能通过各种方式为红狮的进一步发展献计献策并提供各种支持,从而加快红狮的再次崛起。

尽管郭祥恩的话掷地有声,但仍有不少人是半信半疑。那么,回归主业能使红狮实现再次腾飞吗?

据知情人士透露,红狮的“合资”、“改制”、“重组”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一波三折。红狮先是1999年5月被资本运营的汉骐公司收购,2004年7月又被以房地产和资本运营为主业的摩尔集团收购,但这两次收购都是跨行业跨领域的、资本运作层面的收购。自被收购后,红狮就开始走下坡路,在行业中的地位也江河日下。富思特收购红狮,使红狮回到了以油漆涂料为主业的经营者手里,就决定了红狮发展战略的务实性和可持续性,被很多行业人士认为是完成了红狮历史本质的回归。不仅消除了红狮运营监控系统和决策监控系统的真空,消除了红狮运营系统决策的随意性及短视性,使红狮的经营决策能系统化和长远化,而且让红狮人再次有了真正做主人、干事业的感觉。

尊重红狮的文化

记者了解到,富思特在业界是一家迅速崛起的、拥有深厚文化内涵的、管理相对完善的民营企业。富思特在郭祥恩的领导下,尤其是自2005年以来的“公司再造”计划推动下,实行文化再造和制度流程的变革。在“富思特八项准则”的基础上推动“富思特三讲”、“富思特三个内外兼修”、“富思特三力一归位”等富思特文化战略和发展战略,经过几年的打造迅速崛起。

正如郭祥恩所说:“红狮的收购是富思特的一项庞大而系统的工程,它的成功实施,富思特的所有参与者奉献出了心血、智慧、汗水和才华,是富思特团队精神的结晶。富思特、红狮强强联合将打造中国涂料业航母,改写行业历史。”

郭祥恩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强调:“我们是红狮的建设者,而不是占领者,更不是征服者。”郭祥恩坦言,从并购到最终成功的关键是文化,不论是对结婚的两个人来说,还是对并购双方来讲,文化的力量可以让彼此“志同道合、互信互爱、携手共进”。在一个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行业,文化就是核心竞争力,文化就是生产力,它反映的是一个团队的理解力、互动力。红狮原来是国有体制,而富思特是民营体制,在并购过程中,红狮的职工对前途和个人利益非常敏感,“稍有不慎,容易引起冲突”。企业推崇公平、公正、诚实、正直的文化氛围,并购不是急于去整合公司,而是先研究公司,读懂公司。

记者了解到,并购完成后,“红狮”品牌不仅将完全保留,而且还将通过注入先进的营销和管理理念,使这一悠久的民族品牌焕发生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郭祥恩也多次提到总书记号召的“不折腾”,做到了红狮原有管理团队、品牌形象、经销商队伍等基本不变,通过文化、制度和流程的注入,使得企业上下斗志高昂;管理团队、骨干力量基本稳定,保存了红狮体系中的有生力量。借鉴富思特的成功经验,新红狮在营销系统内设立了商务中心这一客户服务、支持部门,将营销人员从老红狮烦琐的日常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补强了过去红狮在这方面的短板,使他们能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客户开发和市场维护等重要工作中,使红狮的快速发展具备了良好的组织基础。对红狮的团队和文化认可而尊重,对红狮的评价客观而理性,使红狮规范的管理、员工对红狮的深厚情感、良好的工业基础、员工对红狮崛起的渴望与富思特的活力结合起来,构成了红狮实现平稳过渡并迅速崛起的基础。

郭祥恩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有一次,一位早期在红狮工作过的朋友动情地对我说,他早期在红狮工作过,离开红狮后又服务过很多家公司,但是对他职业生命中烙印最深的还是红狮。红狮需要我们做什么,只要我们能做的,我们肯定全力以赴。”他的这段话震撼了郭祥恩,他深深的感觉到红狮已不是单纯的一家企业,而是在红狮工作过的油漆人的灵魂归宿和精神家园,也可以说是他们心目中的图腾。这就是一家百年企业的魅力所在,也是红狮历经风雨沧桑,而延绵不绝的生命源泉。

强强联合 实现双赢

富思特靠什么在收购红狮后实现强强联合的双赢呢,收购红狮给富思特和中国涂料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郭祥恩告诉记者,成功收购红狮对富思特人而言,同样是一次涅。富思特成功收购红狮首先将极大地提升富思特在行业及社会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提升了富思特品牌的市场影响力和公信力,为富思特的市场开拓、文化建设等提供了强力支持;其次是将极大的推动富思特本身的管理向规范化、职业化方向迈进,加快未来三年实现四个方面的转变的步伐,尤其是从“人治向法治方向转变”的进程。通过这次收购,富思特向红狮输送了一批人才,有的走向了管理岗位,为他们提供了新的职业发展机会;最后是使富思特明确了快速发展的战略思路,原来富思特的发展思路是“点的扩张”,即通过企业的内部成长做大做强。红狮的成功收购,通过整合已经产生了效益,这可称之为“面的复制”。这使富思特明确了发展战略由点的扩张向面的复制方向转变,即通过收购的方式迅速壮大。

中华民族是人类最早发明油漆技术的民族之一。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的科技与工业落后了下来。我国现阶段的油漆涂料市场由外资品牌所垄断,民族品牌由于科技创新不足大都在低端市场竞争和挣扎着。由于油漆涂料产业是涉及工业、桥梁、社会民众生活以及国防应用的庞大的产业体系,迫切需要民族产业在这一领域高技术产品的崛起。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富思特公司完成了对红狮的收购,使富思特强大的市场活力和红狮雄厚的工业基础相结合,建立北京涂料技术中心和博士后流动站,联合中科院化学所、清华大学化学系、北京化工大学化工系、中国军事科学院等科研机构进行产研结合,迅速使科研成果产业化,以引领中国涂料产业的产品升级和科技进步,大大推动中国涂料工业民族产业的高科技和环保化进程。

逆势而上 履行责任

去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为世界经济的发展蒙上了阴影,很多企业纷纷调整市场策略,收缩战线、保持现金流,以期安然过冬。在目前这一特殊经济环境下并购红狮,郭祥恩毫不讳言自己是逆势而上。

郭祥恩表示,以前在中国做实业是非常辛苦的,和外资相比本来就有资金、管理、人才等方面的先天不足,再加上政策的不对等,甚至有些政府采购也把民族品牌拒之门外。使相当一部分实业界的朋友挣了钱后移居国外或把企业出售转行。但现在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的民族品牌已经完全可以和外资平等竞争了,民族品牌越来越受到政府的关注和支持。尽管逐利性是企业的基本特征,但企业的利益诉求与道德要求并无本质冲突。企业其在发展壮大过程中必定会享受国家、社会提供的资源扶持,在危机之时,企业及企业家反哺社会,带头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这应是一种自觉行为。

当被问到富思特今后的发展目标时,郭祥恩告诉记者,对堪称北京工业文化遗产的红狮的收购,使富思特的经营活力和红狮雄厚的工业基础及科研力量相结合,通过文化、制度和流程的再造使其崛起,经过产品换代和技术改造,推动环保和节能的技术进步,并争取三年实现上市,使红狮这一曾引以骄傲的民族品牌重放光芒。我们这次成功收购红狮,在当前这一特殊经济环境下仍从容镇定、逆势崛起的战略部署,就是要向世界表明“我们有信心”,我们对祖国的经济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