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底的莫尔斯密码

2009-11-09 03:35:34 连锁时代·报刊精粹 2009年8期

郭涛涛

“当你找到开启华尔街这扇门的钥匙时,他们已经把锁换了。”曾替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操盘的对冲基金职业投资人姜凯如是说。面对每天瞬息万变的股市,每个人都在找寻可以破解密码的钥匙,可你是那个拥有股市莫尔斯密码表的幸运儿么?

券商的密码

“世人只能用钱,而不知钱也。”这句出自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行易知难”第二章“以用钱为证”的话,被镌刻在知钱俱乐部前厅的墙壁上。这个位于北京东四环华腾新天地大厦三楼的俱乐部,在以往,是京城各界投资人士常常光顾的地方。

2009年元宵节前一天的周日,知钱俱乐部的大厅迎来了牛年的第一批客人,他们是英大证券的普通散户,以及其他慕名而来的人们。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和投研团队,在这里对2009年股市新动向进行分析。

在李大霄看来,目前股市的状况是融冰之旅启动的一年,道路或许崎岖,但已启程。他表示,市场也会反复争夺,回探的机会也存在,然而,A股市场的稳定基础已经形成。李在会场上给出的依据是政策上的变化,以及对市场估值的分析。

“一个月能有15个人开户,那我天天请你吃饭。”中信银证理财中心客户经理如此描绘他的生意。据统计,以交易佣金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券商,在过去一年的熊市中,利润同比平均下降了6成。

刘军山是一个从牛市走过来的证券经纪人。他回忆起牛市的情景时说,那个时候每天都有十几个人来找你开户,从来不问那么多细节。而在熊市中,除了股市开盘的时段会有散户愁眉苦脸地问行情,下午3点之后,银行门前也是冷落得个车马稀。

“这种讲座,你也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只能起个参照的作用。”李海说。此时,距离2008年10月28目的阶段底部1664.93点已过去了3个月,上证指数也共计攀升了35.8%,而中小板块的股票,不少也已经翻了3倍之多。

被换掉的“锁”

“有人说华尔街现在很便宜,但是有没有想过做这个判断的标准都是华尔街的系统,什么PE(市盈率)、PEG(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ROE(净资产收益率)都一样来自华尔街,如今整个华尔街的参照系统已经崩溃。”

法国巴黎证券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此前就美国次贷资产评估作出如上表示。陈兴动在描述这个变化时举例说,“投资银行告诉投资者产品风险根据模型算出来一千年才有一次,很不幸,我们现在就遇上了。”

这场肇始于美国2007年的次贷危机,不仅在华尔街投资银行倒闭潮过后,使得投资银行成为历史,2008年一年的时间里,它又悄然扩展至实体经济领域,大量公司的倒闭和裁员,导致欧美国家国民收入减少,从而削减支出,进而通过进出口贸易将危害传到中国。

来自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出口占GDP的比率达35.57%,而经济对外贸的依存度则高达60%。与1998年采取拉动内需使得经济软着陆不同,海外市场的变化意味着,中国企业乃至经济不得不面对一个他们最为庞大而有信用的消费市场正在消失的现实。

2月11日,根据国家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中国1月份出口额较去年同期下降17.5%。《华尔街日报》援引的分析人士认为,未来数月,这种贸易疲软的状况还将继续维持。

与之对应的美国失业率。则达到16年的最高点,大型公司的裁员风暴也愈演愈烈。伯克夏-哈撒维投资公司董事长沃伦·巴菲特曾说:“我们惟一知道的就是我们不知道未来的风险。”

只是熊市的反弹

相比于券商模棱两可的回答,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给出了一个更为清晰的密码:“今年只会出现熊市反弹。”由于2007年底,谢国忠曾经表示,A股的真实估值区域在2500点,当时他也被称为“四大恐怖天王”之一,然而,2008年的市场印证了他的判断。

谢国忠在为《财经》杂志的撰文中称,目前中国和美国正在执行的刺激计划,不会触及到它们之间的结构失衡,刺激计划只是延长了失衡的增长模式,并成为现在经济衰退的“麻烦制造者”。

谢国忠把这种状况比喻成“一辆老旧的摩托车,跑不了多快”。

“美国必须增加生产,中国必须扩大消费,但二者均非易事。推动改革,达成目标,需要较长时间。”“改变经济增长模式,需要政治经济深入的改革,这个结构改革是一场持久战,所以,可持续的经济复苏尚需时日。”谢国忠说。

谢国忠表示,只有当中国和美国已经彻底完成结构改革,创造出可持续的增长模式,市场才会重返牛市。“2009年并不是一个轻松之年,我们还看不到光明。”“实际上,熊市很可能要持续2009年全年和2010年的大部分时间。”

寻得自己的密码

“买卖股票投机的人有数千、几万个,但是投机获利的人只占少数。就某方面来说,因为大众总是‘流连在市场中,可以断定大众经常都在亏损中。投机客致命的敌人包括无知、贪婪、恐惧和希望。”

“在你了解市场前,必须先了解自己,以及自己的弱点和自大”,被《时代》杂志形容为“最活跃的美国股市投机客”,又被称为美国20世纪20年代在华尔街赚得最多的投机客杰西·利维摩尔在总结他投机股票的经验和教训时说。

目前仍活跃在投资界的花荣,最近则在其博客上倡导“锻炼身体,快乐炒股”。在花荣看来,“合理的理财活动能够使得人们的财富、自由、梦想、变化四个因素增强。不合理的理财活动会让你感觉: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你若理财,财更不理你!”

1929年美股大崩盘时,利维摩尔进场了,并倾尽其所有的资金放空股票,赚进1亿美元,以至于美国政府也找到他请求说,不要再放空股市了。此前,他已经破产了7次。

可是,利维摩尔却在1931年之后认为股市已经见底,进场做了多头,股市继续跌了下去,他开始出现亏损。接着,他的演员妻子温德特和他离婚,并把他的财产挥霍一空,他再度宣告破产。1940年11月底,63岁的利维摩尔在酒店的洗手间饮弹自尽。

道琼斯工业指数从1929年9月3日的381.37点开始跌,一直跌到了1932年的7月8日41.22点才见底。而在利维摩尔自杀的那年,摩根财团还在因为资本金的短缺而向公众募股。

即便利维摩尔认识到了自己人性中自大的弱点,但也没有抵制住熊市反弹的诱惑,进而导致了第8次破产。半个多世纪后,道琼斯指数却上到了一万点。

新一代传奇人物沃伦·巴菲特出现了,并在新世纪的前十年里成为了世界首富,可是巴菲特却卑谦地说:“投机像山岳一样古老。”利维摩尔也早就说过:“华尔街没有新鲜事。”投机,人类的天性,或许,莫尔斯密码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而至于市场的真正底部,没有人可以预知未来的事情,也只有市场才可以证明一切。只是,无论如何,你必须得认识到,这便是熊市,看好你的钱袋,并试图了解自己的弱点和自大,以及快乐地等待经济的明显好转,这才是你应当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