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建迪斯尼乐园

2009-11-09 03:35:34 连锁时代·报刊精粹 2009年8期

迪斯尼,一个世界级的文化娱乐品牌,令多少人心驰神往。迪斯尼的成功关键在于有个好故事,并且用最高质量的方式把这个故事讲好。比如《白雪公主》讲述跨越社会障碍的爱情,《美女与野兽》讲述源于内心的真正的美丽……消费者通过参与迪斯尼故事,产生情感上的共鸣,获得触及心灵的感受。人们最喜欢听、最乐于传播的就是故事。于是,迪斯尼在一个个美丽的故事中声名远播,牵动着万千人的心。

有多少人梦想着去趟迪斯尼,有多少人把去过迪斯尼当成炫耀的资本。原日本早安少女成员矢口真里沉寂四年后复出,并再次推出新单曲,在为新曲做宣传时,说到自己最大的心愿,矢口真里既没有说期望新曲大红,也没有说愿事业一帆风顺,而是说自己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去迪斯尼乐园。足见迪斯尼的巨大吸引力。

相比矢口真里,还有比她更加痴迷迪斯尼的。这就是金正日的长子金正南。2001年,金正南伪造了一个护照,护照上取名叫多米尼加,金正南就用这个假护照秘密“潜入”日本东京,目的就是带自己的老婆孩子参观一下迪斯尼乐园。谁知刚下飞机,就因假护照被识破而被日本东京国际机场的海关扣押了。金正南无奈之下通过翻译告诉日本海关官员,他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大儿子金正南,他此次来日本是想带儿子看看东京的迪斯尼乐园。随后很奇怪的是,日本有关方面不核实一下四人的身份,就将他们立即遣返。本来金正南是金正日接班人的有力竞争者,却因此事在金正日心目中的地位大受影响,未来朝鲜最高领导人的位置恐要拱手让人了。现时他与母亲的家人已离开朝鲜,于欧洲某处秘密隐居。古有顺治不爱江山爱美人,今有金正南不爱江山爱迪斯尼。金正南的这种气魄,相信全世界也没几个人能出其右。

迪斯尼的影响力可是足够的大,但迪斯尼乐园的经营业绩是否也红火得发烫呢?那倒未必,至少,离我们最近的香港迪斯尼乐园可是经营惨淡。根据有关数据,香港迪斯尼头两年亏损16.24亿港元。德意志银行则估计香港迪斯尼2006年度亏损1.17亿港元,2007年度亏损扩大至5.37亿港元。经营者为了维系生存,几乎每周都雇佣诸如成龙、刘德华甚至脱星等娱乐界明星大腕和娱乐形式来苦苦支撑。这样的境况甚至让香港政府在开张三年后就感到迪斯尼外部很美,实质却是一个骑虎难下的沉重“包袱”,背不动放不下。

香港经济发达,迪斯尼落户香港从理论上看应该是会成功的。但却为何落到如此下场呢?首先,香港虽经济发达,但地小人稀,香港迪斯尼的游客,只有1/3来自香港本地,其他的来自内地及国外。从市场的角度看,香港是高需求、小市场,并没有足够大的市场容量去支撑迪斯尼的经营。再者,在经营者的设想中,内地游客应该在香港迪斯尼的游客中占很大比例。但是,内地消费者去香港却并不容易,因此也制约了大陆消费者的消费。

迪斯尼公司原本打算将香港作为其打人中国的跳板,不成想这块跳板踩下去之后却没了弹起来的力量。迪斯尼建在香港可谓是看准了形势方向,却走错了路,上对了花轿嫁错了郎。也许,迪斯尼在中国的第一站本不应该是香港。那会是哪里?在迪斯尼看来,上海是个不错的选择。2009年1月,美国华特迪斯尼公司发出声明指出,将把与上海市政府共同拟定建造上海迪斯尼的申请报告提交中国中央政府审批。之所以选择上海,一方面因为上海是国际化都市,经济发达,人们的消费水平高;另一方面,内地消费者去上海要比去香港容易的多,市场容量大。

迪斯尼落沪的事情似乎已铁板钉钉,3月25日,香港有媒体以头版头条报道了上海迪斯尼项目已经获得中央批准的消息,并称上海将于近日召开会议,传达有关批复,并将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相关消息。但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和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随后表示,迪斯尼项目落户上海的有关情况尚未最终确定,目前没有新的消息发布。

迪斯尼落沪还无官方定论,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却通过发表博客文章认为,迪斯尼乐园不应该建在上海,作为中原文化的中心点的洛阳才是中国最适合养“米奇老鼠”的地方。张五常认为,洛阳是中国中原文化的中心点,西望西安,东见郑州、开封,邻近有少林寺,游客众多。同时,地球上没有另一处对人类的文化历史表达得比中国中原更具感染力的,可以带来无数的游客。另外,洛阳地处中国中心位置,更利于四面八方的游客前来。

但是,迪斯尼乐园不是一个廉价消费品,到迪斯尼乐园玩的实际上是相对较有钱的人。而且,迪斯尼这种娱乐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是要靠重复消费、成瘾消费来实现销售的。而河南虽地广人多,但其经济发展却相对落后。当地大众消费者有没有能力去迪斯尼玩一把还值得谈论。

不管迪斯尼建是从香港跳到上海还是洛阳,作为一种产品,迪斯尼都需要从市场、消费者的角度综合考量,看准了你再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