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太平天国的腐败问题

2010-01-08 05:27:12 北大荒文学 2009年12期

何存新

伴随着金田起义的一声炮响,举世震惊的太平天国运动拉开了序幕。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太平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整个南中国,从珠江流域打到长江流域,进而占领南京,建立了与满清王朝相对立的太平天国政权。然而,这股势头迅猛的农民革命,却始终只偏安于江南一隅,并没有实现推翻满清王朝、解救全天下兄弟姐妹的愿望。相反,却在反动势力的不断打击之下逐步走向败亡。这种结局,正是由于农民阶级的局限性所致,当革命的领导者们取得一定成就的时候,就容易被胜利冲昏头脑,从而走上政权腐败这条不归路,最终自取灭亡。

一、政治腐化

(一)内讧分裂到任人唯亲:如果把太平天国革命分为两个阶段的话,那么“天京事变”就是其分水岭了。早在永安建制时,太平天国就初步建立政权。当时,由于战争的需要,洪秀全分封了东、西、南、北、翼五王,确立了东王节制诸王的制度,为全军上下一心,取得辉煌战绩奠定基础,但却为日后的权力之争埋下了隐患。定都天京后,随着太平天国的封建化日趋完善,洪秀全与杨秀清争夺最高统治权的矛盾、剩余诸王之间权力争夺的矛盾日益激化。权力之争的出现就标志着政治腐化的开始。内讧过后,天国失去了起义初期那种强有力的领导核心,首义诸王或死或走,洪秀全已是硕果仅存,太平军骨干力量至少损失两万人以上,石达开出走时又带走大批精锐部队,使得太平军元气大伤,导致了政治上的分裂一直延续到天国败亡。

(二)贪赃枉法到巧取豪夺:天京事变后,洪秀全开始任人唯亲,这样,一个以洪秀全为首,包括其外甥、女婿、兄弟、嬖臣在内的洪氏集团和裙带王位网在天京形成了。这就为洪仁发、洪仁达贪赃枉法提供了基础,他们有洪秀全背后撑腰,因而敢明目张胆的贪赃枉法,挟权勒索。李秀成从长期保卫天京的需要出发,出京前要官员们“凡有金银者,概行要多买米粮,切勿存留银两,买粮为首”

(三)滥封王爵到拥兵割据:当洪秀全在中央建立了洪氏统治集团时,天国的地方上仍然是战火不断,这就不得不使洪秀全分封了英王陈玉成、忠王李秀成两个异性王主持各地战局。英王、忠王各统十几万大军,分别征战于大江南北。在天京事变的阴影下,洪秀全惧怕他们权势太重,会有奸心,就大封王位,以分割其军权,使他们互不统属,互相牵制。1862年初,从陈坤书封护王开始,此后年余间,英、忠、侍、辅四王部下重要将领都封为王。到1863年4月,封王即达90多人。后更加滥到毫无标准,变成一种毫无目标的乱政。“起初是有大功的才封王,到后来就乱了,由广东跟出来的都封王,本家亲戚也都封王,捐钱粮的也都封王,后竟有二千七百多王。……要上奏一件事,还要转两道手,才到干王手里。干王准奏,才奏上去。”

二、军事腐败

(一)奢华盛行:无可非议,前期的太平军是一支英勇善战的军队。短短两年时间,横扫整个南中国,定都建国;短短三年时间取得西征、东征胜利,使天国达到版图、军事上的全盛。然而,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在天国内讧,腐败盛行之后,也难免染上腐败的恶习。“长发蟠辫,赭衣花覆,窄袖宽裆,首有银篦,领有银链,腰有银牌”这样的太平军士兵充斥于街头巷尾和田陇阡陌之间。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紧张激烈的战斗气氛在社会生活中已经荡然无存。更荒唐的是,奢华之风还影响到太平军的作战队型和武器装备。“贼战时不过旗子摇杆为多,而枪炮甚少,且枪炮中有火药而无铅弹”。这自欺欺人的战术,哪有不败之理;这样的军队,哪能抵挡住中外反动势力的联合绞杀。

(二)军纪败坏:不能否认,前期的太平军是一支军纪严明的队伍。因为只有铁的纪律和广大老百姓的支持,太平军才能取得前期巨大的胜利。然而,到了后期,这支“军纪严明”的队伍却发生了质的变化。“后期太平军纪律废弛是无可讳言的事实。许多官兵把虏获的财务不归公而归私,并因劫掠而乱杀无辜,这些本是太平天国严禁的。赌博、抽鸦片的恶习也在军中出现了。侍王李世贤在写给他部下的一封信中说道:‘我兵心散,不肯力战,势甚可危。又闻各处土匪四起,非十万精兵不足以平之。自吾思之,皆因众兄弟杀人放火,势逼使然,非尽关百姓之无良……从今以后,宜加意爱民,使民不以我为仇,倘时势不佳,尚有藏身退步。否则,兵一失机,我与尔皆死无葬身之地。”

三、思想蜕变

思想蜕化:太平天国的领导集团在定都天京后,由于环境的相对安定,生活比较优裕,骄傲自满和享乐思想日益滋长,革命进取心日益减退。太平军自金田起义,一路过关斩将,势如破竹,因此,天国的领导人误认为清军已不堪一击,未意识到清军主力还未出动,因而滋长了骄傲轻敌思想,一味沉浸在自我陶醉、自我欣赏之中。胡说什么“当今真主灭妖,十之八九”,“妖氛几尽,而今余烬犹存,匿迹燕省”,

信仰颓变:如果在天国前期洪秀全提出的宗教信仰是团结广大革命群众的工具的话,那么,到了天国后期,洪秀全的宗教信仰则完全蜕化变质,成为一种自欺欺人的宗教迷信。“自六解天京之围后,我主格外不由人奏,俱信天灵,诏言有天不有人也。……我主不问政事,只是教臣认实天情,自有升平之局。主不问军民之事,深居宫内,永不出宫门,欲奏国中情节保邦之意,凡具奏言,天王言天说地,并不以国为事。”

长达十四年、影响十八省的太平天国运动,在经历了建立政权、暂时兴旺、政治腐败之后,仍然没能跳出最终败亡这个历史逻辑的怪圈。这就充分证明了农民阶级不能领导中国革命,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一历史观点。然而,在社会主义新中国,腐败现象仍然是当代社会影响最广、破坏性最强、持续时间最长的政治问题之一,它严重的阻碍了市场经济的繁荣与发展。正如江泽民同志曾经指出:“贪污腐败现象是社会稳定、发展与进步的阻碍因素,它们破坏社会政治制度的正常运转和国家政策的实施,扰乱社会秩序和资源的合理分配,破坏社会公平和正义的原则,侵蚀社会道德和人们的精神境界。”通过对一系列大案的果断查处,使大批腐败分子纷纷落网,得到其应有的下场,使反腐败斗争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也使党心、民心为之振奋。以史为鉴,中国人民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吸取太平天国腐败丧国的教训,高举反腐倡廉的旗帜,朝着一个富强、文明、民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大踏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