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训练:提高写作学习效益的良策

2010-06-09 09:41:40 新课程研究·作文教学 2010年2期

赵年秀

【摘 要】传统单一化的“一元式”写作教学研究模式及其应用,导致中学作文教学长期采用分解型的写作教学模式,从而造成大比例的学生写作学业失败。加强写作能力整合训练研究,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探求中学生写作能力培养的理想路径,在此基础上,将写作能力整合训练贯彻到中学写作教材建设与中学写作课程教学中去,这是破解写作教学效果差、学生书面语交流能力不理想等难题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中学生 写作能力 整合训练 实验研究

语文新课程实施以来,理论上,注重培养全体学生的写作能力业已成为共识,但是在实践层面上,大量的中学生在文章写作方面依然能力欠缺,甚至一些“高考满分作文”也不免是“四不象”之文。为了切实提高莘莘学子的文章写作能力,我们课题组于2006年2月开始有目的、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了“中学生写作能力整合训练”实验研究活动,取得了比较满意的效果。

一、“整合训练”的涵义

“整合训练”是课题组提出的写作能力特色培养方式,具体包括训练途径、训练体例与写作技能等三个方面的“整合”:

其一,遵循写作能力养成规律,整合多条训练途径,采用“三线并行”方案——以实用文体写作训练为主训练线,另外还设二条辅训练线,即:文体选择完全由学生自主的“兴趣写作训练线”和文学经典阅读课中的“揣摩?运用”片段训练线。这里所谓的“实用文体”是与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等“教学文体”相对的一个概念,是指被当前现实地使用着的各种具体文体,包括童话、寓言、议论性散文、时评、通讯、请假条、故事梗概、摘要等众多的文学、文章体裁及应用文体。

其二,针对当前初中和高中写作训练的无序和低水平重复状态,把初中与高中的写作训练置于同一条训练线中,建构中学实用文体写作训练“一条龙”体例,使这两个阶段的写作训练各有其任务而又能相互衔接,以最大可能地发挥整体功能,产生“整合效应”。

其三,针对当前写作教学缺少对各写作子技能的组合训练等情况,构建一种实用文体“过程写作”训练模式,让学习者在特定的篇章写作学习中,整合运用适当的写作知识与写作子技能完成写作任务并构建对特定文体的相对完整的写作认知图式,以切实提高实用篇章写作能力。

二、“整合训练”的基本内容与做法

根据学生作文能力生成的内在机理,实验主要对宏观的中小学各学段实用文体训练规划问题、中观的作文训练模式问题及微观的具体文体与具体写作技能训练之策略问题加以设计、运行、监控与检验。具体承担本实验的教师有娄底外国语学校(实验中学)潘久泰老师、冷水江市禾青中学陈清兰老师、双峰一中王荣轩老师、娄底三中丁文华老师、娄底雅达实验学校贺华老师以及课题组培训的湖南人文科技学院中文系朱四兵老师等。具体工作主要包括:

1.宏观规划:中学实用文体专题训练“一条龙”体例。建构一个中学实用文体专题训练“一条龙”体例,这是叶圣陶、张志公等前辈语文教育家的遗愿,也是使写作课程自身价值得以彰显的工作。我们建议:小学侧重用词、造句、组段基本功训练;初中阶段,广告标语、小故事、请假条、读书笔记、童话、寓言、自传、消息、回忆录、解说词、劝说文、读书报告等文本写作要基本过关;高中阶段,通讯、报告文学、辩护词、文艺评论、时评、研究报告等实用文体的写作要基本过关。我们认为这一训练体例体现了训练的有目的性、计划性、有序性,合乎学习规律,经得住学理探究与现实检审,是比较科学可行的。

2.中观训练:“三阶段六步骤过程写作训练模型”。该模型由“三个阶段”与“六个步骤”构成。以初中生学习寄寓象征式抒情散文的写作为例:

第一阶段是认知阶段,凭借例文《囚绿记》等整体感悟寄寓象征式抒情散文的特征并练习白描等写作子技能。

第二阶段为转化阶段(陈述性知识向程序性知识转化),分步学习自主建构写篇章。该阶段又可细分为六个步骤,即:选择主题(号召不向黑暗势力屈服,追求光明与希望)——发展思路(用托物言志的写作策略,以爱绿——囚绿——释绿为主要故事情节)——谋篇布局(以描叙起头,以集中抒情言志结尾)——打草稿——讨论修改——报告交流。

第三阶段是自动化阶段,多形式练习以促进保持与迁移。在该阶段,可呈现若干描述不到位或描叙与抒情议论部分不一致的反例,让学生辨认并修正。是一个多形式练习的训练环节

“三阶段六步骤过程写作训练模型”深刻地贯穿着后现代的与建构主义的取向。

3.微观操作:教学具体文体的写作策略性知识与技能。通俗地说,写作策略性知识与技能即是关于“怎样写”、“怎样才能写得更好”的知识与技能。课题组在按具体实用文体的写作规范遴选出一批供中学生研讨感悟的范文之基础上,整理、转化、遴选出了12种实用文章的写作策略性知识特别是发展写作思路所需的相应的策略性知识与技能。略举二例于下:

例一:如何写寓言故事?

参考文章:《鸡妈妈的新房子》、《魔鬼与农夫》、《掉在井里的狐狸与山羊》、《蝴蝶扑火》

写作策略:

1.选定寓意——一个要传播的主张或意见。

2.选定故事的主要人物——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人格化了的动植物。

3.虚构一个能体现寓意的简短紧凑的故事。

4.按顺叙方式写。

修改策略:

1.故事的发展是否合乎常理?

2.是否使用了表示过去时间的词语?

3.你是在讲故事,你是否采用了第三人称写作?

例二:如何写童话故事?

参考文章:《寿衣》(格林童话)

写作策略:

1.确定一个对小朋友具有陶冶教育作用的主题。

2.确定故事的人物。故事中的人物可以是普通的人,也可以是花草鸟兽。

3.作故事情节笔记。注意:情节要离奇,要冲破时空限制和生活常规制约;但结局一定是美好的、向上的,能让人感知美好善良。

4.作“物人格化”笔记:一方面使“物”具有人的思想行为、语言动作以及感情,同时又要保留它作为“物”的本质特征。

5. 按顺叙或倒叙的方式写。

三、“整合训练”实验的初步结果

各实验学校的反馈结果表明,实验班学生想写作文、爱写作文、把写作文当乐事的越来越多,一般都能自觉坚持每天一篇日记,看一至两篇范文。96%以上的学生能按写作要求在18~35分钟内写出650~800字左右的文章。

课题组培训的湖南人文科技学院中文系实习教师在实习期间所进行的作文教学实验也表明:实验组教师的教学效果与受学生欢迎程度要优于对照组教师,“三阶段六步骤过程写作训练模式”能让大比例的学生高效地形成具体文体的写作能力。实习生朱四兵、张石艳等在娄底九中主讲的《消息的写作》与《二十年后回故乡——联想与想象文的写作》等作文公开课赢得了该校名师赵爱莲等的交口称赞。

课题组潘久泰老师指导的实验班学生2007年—2008年在《中外教育》上发表的作文有16篇之多!

课题组对冷水江禾青中学实验班、对比班的学生进行了为时三年的跟踪调查。实验班初223班和对比班初222班,学生人数相等,入学成绩均衡(电脑派位编班),学习时间等量控制。教师因素不变,学生人数不变,教学内容、课时持平。调查结果见图1与表1、表2、表3:

四、“整合训练”的意义与价值

1.本整合研究有相当厚实的理论基础,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联系理论与重点论);人本主义理论(写作是写作者的行为,写作者的思想文化生活底蕴、写作者的思维方式与思维品质等都应该成为写作教学研究的对象,写作教学应重视对写作主体素养及其智能的培养);系统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迁移理论(正迁移与负迁移;迁移到困难的情境比迁移到相对容易的情境中需要更多的指导);建构主义理论(学生是意义的建构者,教师是学习的帮助者和支持者;学习者应在有意义的整体中学习每个单项,以建构相对完整的认知图式);技能形成理论(技能形成需要反复练习并达到自动化的境界);后现代课程与教学观(教学是师生合作共同进行的主题探究式和问题解决式学习。教师与学生在教学中结成“学习共同体”,形成“学习型组织”。教师与学生是教学组织中存在差异的成员。教师是一位富有经验的伙伴,学生是一位正在成长中的新手,师生站在一起,共同面对学习问题);语文教育科学化思想(张志公先生:“学习不是要循序渐进吗?那么,就需要一个明确的、合乎科学的序,教和学才能有所遵循”);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必须面向全体学生”)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高中语文课程,应注重应用”),等等。

2.本实验研究解决了目前国内的中学写作课程与教学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研究成果若能推广到写作课程与写作教材建设的层面,则无疑有利于加快基础教育阶段写作教学的科学化与后现代化进程。

目前,国内的中学写作课程与教学存在的五大突出问题为:其一,仍没有中小学文体训练“一条龙”式的宏观规划;其二,全程指导缺失,训练指导仅限于一些“写作方法”或一些“写作要求”;其三,训练内容单薄不全面且存在低水平重复现象;其四,对支持写作目标参照评估之技术缺少研究,所以仍没有写作目标参照评估设计,从而导致学生只能凭直觉摸索着完善自己的写作;其五,仍没有认知理论意义上的那种促进保持与迁移的后续设计,所安排的反复训练很大程度上没有摆脱低水平重复。

本实验研究针对上述五大问题提出理论假说并且通过实验予以检验。其一,开发出了一个中小学实用文体专题训练“一条龙”体例;其二,提出了一个“三阶段六步骤全程写作指导模型”并且开发出了寓言、童话等12种具体文体的训练方案;其三,运用“任务分析”技术整理、转化、遴选出了12种实用文章的写作策略性知识特别是发展写作思路所需的相应的策略性知识,使训练内容不至于单薄不全面;其四,在借鉴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加涅的“五成分目标陈述”技术设计明确清晰的文体专题训练目标的基础上设计系列问题引导学生“讨论修改”以完善自己的写作;其五,“三阶段六步骤过程写作指导模型”中的“自动化”阶段就是一个多形式练习以促进保持与迁移的训练环节。

当然,中学生写作能力训练整合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还需要一个不断深化不断完善的过程。再则,若不积极健全中考与高考作文命题与评分机制,那么,“满分作文速成法”等一味投机取巧的方法还会广有市场,而以“扎实练习”为“要义”的整合训练仍很可能被讥讽为“冒傻气”、“死脑筋”,难以大面积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