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代资本主义的认识与思考:基于金融危机的视角

2012-08-30 16:53:57 科学时代·下半月 2012年3期

李效民

[摘要] 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重刨,也为我们提供了认识资本主义的全新视角席。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以其在经济全球化中激化的新的表现形式导致了金融危机的爆发,折射出了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严重打击了资本主义世界。同时,资本主义的自我调节和自我修正能力,也使得当代资本主义仍有一段稳定的发展时期。

[关键词] 资本主义新变化金融危机

2007年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不仅使美国经济遭受重创,而且波及范围不断扩大,危机已从发达国家传导到新兴市场国家,从金融领域扩散到实体经济领域,全球正面临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从本质上看,金融危机发生的根本原因并没有超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逻辑,仍然是资本主义经济基本矛盾的集中体现和强制性解决,但此次金融危机在触发动因、发生机制上又显现出一些新特征。这次金融危机把一个现实而重要的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如何认识当今主导世界的资本主义新发展。

一、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

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处于不断变化中的社会。正如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的那样:“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二战后,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兴起为资本主义世界注入了新的活力。资本主义国家注重对生产方式和社会关系的自我调节,提高了其适应能力,加之资本主义在以其为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中获得的比较利益等,使资本主义社会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各方面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出现了战后较长时期的稳定和繁荣。这次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从形式到内容,从规模到特点都不同于以往任何时期,折射出当代资本主义正在发生新变化,进入了新阶段。

(一)经济全球化、一体化推动金融全球化和危机全球化

资本作为资本主义的核心要素,其本性是追求利润。面对越来越多的资本积累,当国外存在比国内更高的预期利润率时,资本必然走出国境,在全球范围内实施资源配置,追逐超额利润。20世纪9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浪潮迅猛发展,使得社会经济生活逐步走向国际化和全球化,资本、技术、信息等各种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流动和配置,各国经济相互联系、相互依赖开始了一体化的进程。伴随着传统的生产全球化、贸易全球化,企业经营的全球化,资本主义国家运用财政、金融等经济政策和经济杠杆开始广泛介入生产,普遍干预和调节流通及社会生活,使贸易和金融国际投资成为世界经济的主要推动力,从而推动了金融全球化。由于金融所具有的快捷性、流动性、波动性、利润追逐的趋向性,加上私有资本的国际竞争的无序性,使得金融全球化在助推经济全球发展的同时也潜藏着巨大的危机全球化的趋势和可能。所以,随着21世纪经济全球化、一体化,出现了金融全球化、危机全球化的趋势,金融危机成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新形式,而垄断金融资本的贪婪引发金融危机成为必然。

(二)金融资本垄断高度虚拟化、泡沫化

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论揭示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决定的追逐剩余价值的目标导致经济危机的必然结果和趋势。列宁的帝国主义论预见了金融垄断与金融寡头出现的可能,但尚未预见到这种危机的转型及其破坏的严重性;次贷危机引发金融危机说明了传统经济危机向新型危机形式——金融危机的转变,说明当今“美国经历了从‘经济强国变‘金融帝国再变为‘虚拟经济——泡沫经济王国的嬗变过程”,正常的市场经济运行应该是居于基础地位的市场主体,中间纽带是多元化市场和上层的政府宏观调控,但是发达市场经济的一大特点表现为“头足倒置”,作为财富基础的使用价值生产让位于资本的运作,创造财富的实体经济被不创造财富的金融资本所“掠夺”,从而使整个经济虚拟化、泡沫化。据专家估计,美国金融——虚拟资本造成的虚假财富,危机前每年达到400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所产生的财富更高达1 200万亿美元。垄断资本主义把金融与工业结合蜕变为脱离并统治实体经济的虚拟经济,继而与高科技结合带来“经济泡沫”,监管缺失的金融创新进一步助推经济泡沫转成“泡沫经济”这不仅是错误的,违背经济规律的,而且是危险的和有害的。列宁说过:“帝国主义的特点,恰好不是工业资本,而是金融资本”,美国已经成为国际超级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是虚拟经济和泡沫经济的代表。

(三)资本主义发展由生产过剩全面转向资本过剩时代

1825年,资本主义第一次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实质是生产相对于社会无支付能力的购买力而言的生产过剩危机。此后,资本主义采取改良政策,从自身内部进行调整,一方面以税收和福利为手段,在分配上减少资本对劳动的剥削缓解矛盾。另一方面,以凯恩斯主义为指导,强调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刺激消费,创造需求,结果造成:其一,是“无实质改善的无支付力的虚假消费繁荣”;其二,是由对生产进行投资来牟利,转向直接货币投资刺激需求而牟利和“以钱赚钱”的兴趣。最终是资本积累、资本集中造成大量的资本过剩,加上政府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投放的大量货币,进一步加剧了“资本过剩”。随着科技革命所带来的超额利润空间的不断压缩,传统生产投资利润的下降,不愿投资传统生产的过剩资本越来越多,这既为资本密集型的现代信息科技产业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同时也使资本过剩进一步加大。资本主义发展由生产过剩时代正全面转向资本过剩的时代。

(四)高度垄断与高度投机相结合把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推到了一个新的尖锐阶段

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早已阐明,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基本矛盾必然推动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走向垄断,同时必然推动资本主义畸形发展。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明确指出:资本运动的公式是G—W—G′;通过生产达到价值增值并实现追求更多剩余价值和钱赚钱的目的。但是垄断及其金融寡头却可以利用垄断地位获取超额垄断利润,使资本运行公式变成了G—G′,特别是发达商品经济条件下,大量过剩资本的存在,加上凯恩斯推行赤字经济带来的货币投放,资本已经不满足于传统的运动过程(G—W—G′),相反投机资本运行形式(G—G′)则更受欢迎。当投机资本、垄断资本大量“以钱赚钱”的时候,金融危机就不可避免,所以当代资本主义出现高度垄断和高度投机相结合,必然把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推向了一个更加尖锐的阶段,其直接的表现形式就是金融危机。

(五)现代资本主义以新的方式称霸全球

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由自由竞争向垄断阶段过渡的时候,列宁已经预见了资本主义垄断统治和金融寡头统治。资本输出乃至战争都是资本主义开拓市场乃至实施世界统治的重要方式和手段。但是,随着经济全球化、国际一体化发展和资本主义金融资本力量的增强,除了战争、政治军事威慑、贸易战以外,“资本控制”正成为资本主义称霸世界的一种方式。最典型的就是美国,90年代以来,依赖其强大的军事、政治、经济实力建立起一超独霸世界的“权威”。今天,美国在军事威慑、政治干涉、文化渗透、意识颠覆的同时,以美元来剥削世界、控制世界越来越成为美国称霸全球的一种新手段和新方式。

(六)倡导自由增长,政府调控缺位,金融资本日益走上专门化、独立化、自由化的发展道路

二战以来,随着马歇尔计划实施和凯恩斯主义积极的财政货币政策推行,资本投资、货币运作来刺激消费、推动经济增长,甚至投机牟利越来越成为“政府首选”和发展手段。20世纪末,美国政府提倡新自由主义政策,大肆鼓励金融创新,却疏于政府监管,结果是既造就了华尔街的神话,也埋下了金融危机的祸根;既助推了资本虚拟化和泡沫化, 也客观上推动了金融资本专业化、独立化、自由化的发展,给未来知识信息经济发展中的金融资本走向提供了某种预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