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语习得理论及其对大学英语口语教学的影响

2012-08-30 16:54:00 科学时代·下半月 2012年6期

杨倩

[摘 要] 第二语言习得研究作为一个独立学科,大概形成于二十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已有35年的历史。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对于语言方面发展的要求不断提高,人们对二语习得从各个不同的方面进行了研究 ,所运用的研究方法也各具特色。在语言教学研究领域,母语(native language)和外语(foreign language)、第一语言(first language)和第二语言(second language)是两组不同的相对概念。本文通过对一些著名二语习得理论的阐述,来探讨一下这些理论对于我们当今大学英语教学实践中尤其是口语教学的影响,且最重要的是二语习得理论对于口语教学方面的积极作用。

[关键词] 第二语言习得二语习得理论大学英语口语教学影响

从我国出现对外语的学习开始,尤其是经历改革开放的大潮之后,外语作为一项国际间交流的主要途径越来越多的为我们所重视。在我们掌握母语的同时,第二外语的学习就变得尤为重要了。因此,也就有了第二外语习得这个概念和相关理论的研究,并最终指导我们的实际语言的交流和学习。

第二语言习得(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SLA,简称二语习得),通常指母语习得之后的任何其他语言学习。人们从社会、心理、语言学等角度去研究它。第二语言习得研究作为一个独立学科,大概形成于二十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已有35年的历史。它对学习者的第二语言特征及其发展变化、学习者学习第二外语时所具有的共同特征和个别差异进行描写,并分析影响二语习得的内外部因素。与其他社会科学相比,二语习得研究是个新领域,大都借用母语研究、教育学研究或其他相关学科的方法。概括地说,这一领域的研究是为了系统地探讨二语习得的本质和习得的过程,其主要目标是:描述学习者如何获得第二语言以及解释为什么学习者能够获得第二语言。

早期的第二语言习得理论是教学法的附庸,为服务提高教学质量而存在,但是随着时代变迁,第二语言习得理论有了自己的研究领域而开始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现时的第二语言习得研究涉及三大领域,即中介语研究,学习者内部因素研究和学习者外部因素研究。

自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人们对二语习得从各个不同的方面进行了研究,所运用的研究方法也各具特色。有的研究侧重于描写 ,有的研究偏重于假设,有的研究则采用实验。20多年来,第二语言的多侧面、多方法的研究格局导致了该领域中的理论层出不穷。比较著名的二语习得理论有: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与二语习得、克拉申的监控理论和二语习得环境论。

在 20 世纪末影响最大、最引人关注的二语习得理论当数克拉申的监控理论(Monitor Theory) 。他把监控论归结为 5 项基本假说:语言习得与学习假说、自然顺序假说、监控假说、语言输入假说和情感过滤假说。克氏认为第二语言习得涉及两个不同的过程:习得过程和学得过程。所谓“习得”是指学习者通过与外界的交际实践,无意识地吸收到该种语言,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流利、正确地使用该语言。而“学习”是指有意识地研究且以理智的方式来理解某种语言(一般指母语之外的第二语言)的过程。克拉申的监控假说认为,通过“习得”而掌握某种语言的人,能够轻松流利地使用该语言进行交流;而通过“学得”而掌握某种语言的人,只能运用该语言的规则进行语言的本监控。通过一种语言的学习,我们发现,“习得”方式比“学得”方式显得更为重要。自然顺序假说认为第二语言的规则是按照可以预示的顺序习得的,某些规则的掌握往往要先于另一些规则,这种顺序具有普遍性,与课堂教学顺序无关。“输入假说”是“监察理论”的核心内容。克氏认为,学习者是通过对语言输入的理解而逐步习得第二语言的,其必备条件是“可理解的语言输入”(comprehensible input) 。只有当学习者接触到的语言输入是“可理解的”,才能对第二语言习得产生积极作用。“情感过滤假说”试图解释为什么学习者的学习速度不同,最终达到的语言水平不同。学习者所接触的可理解输入的量以及他们的情感因素对语言习得同样产生重要影响。情感最终影响语言习得的效果。

二语习得在实际的语言学习过程中包括四个基本阶段:第一阶段为沉默期;第二阶段为英语语法干扰期;第三阶段称之为学术英语提高期;第四阶段是为学习曲线上升期。

根据前面所述的二语习得理论及具体的四个阶段可以看出,克拉申的二语习得理论对语言教学有着重要的的启迪作用,确实为第二语言习得的研究和教学开辟了一片新的领域,使第二语言的教学有了长足的进步,而由克拉申自己开创的自然教学法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直到今天仍然很盛行。首先,语言是交流的工具。克拉申整个理论是建立在“语言是交流的工具”这一基础上的。习得和学习的区别是前者是潜意识的学习过程,后者是有意识的学习过程。前者是以“规则”为判断基础,后者是以“语感”为判断基础。从根本上说,语言是交流的工具而不是规则、语音和词汇的组合。中国学生和教师都熟悉我们传统的语言教学,通常我们的每一节课都会以教授和练习某一语法结构为目的,这一语法结构掌握了,就会开始下一个。事实上,我们应该 “先要交流再要语法”。只有把交流看作教学的重心,那么语言教学才会成功。第二,输入第一,输出第二。在语言学习中,听、说、读、写四种技能很难被分开,所以也很少有人去考虑哪个更重要。克拉申则强调只有在有了足够的输入,学习者感到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输出才会自然出现。在接触了足够的输入,积累了足够的语言能力后,输出会自然出现。克拉申认为可理解的输入是提高语言能力的唯一因素。最后,语言课堂的气氛应该降低情感的过滤因素。情感因素会妨碍或促进输入到达语言习得机制。所以,语言学习的课堂气氛应当有助于降低学生的情感因素的妨碍作用。

在这里,作为大学英语口语教学当中角色之一的教师就要发挥好指导作用。教师的首要职责是创造一种宽松的课堂氛围促进语言习得过程。教师的主要任务是鼓励学生,提高学生的语言学习兴趣。无论他在课堂里做什么,教师都应该能够激发学生的兴趣,降低学生的情感过滤因素。在教学的不同阶段,教师可能會担当不同的角色:(1)提供输入材料阶段,教师就是提供信息者。这一阶段是语言学习最重要的阶段,教师将是舞台的焦点,通过各种手段向学生提供可理解的足够的输入材料。(2)练习阶段,教师将是导演和现场督导。在此阶段,轮到学生说话,教师要像经验丰富的导演那样进行指挥和组织,并起到督导的作用保证活动的顺利进行。(3)输出阶段,教师将是经理和导游。在这一阶段要善于鼓励学生使学生保持兴趣。同时,作为大学教师,还应该要注意在课堂的教学活动中不要过分要求输出,在开始阶段应允许学生用单词、短语、甚至断句来回答,循序渐进;语法虽然是英语学习的基础,但在口语的教学活动中,对语法的纠正应该被局限在最低的程度,毕竟有意识的语法应用无助于语言能力的提高;教师应当积极主动,多以鼓励和辅助为主,这样才有助于提高学生在口语学习中的学习动机、增强学生的自信、降低学生的焦虑不安。

总之,通过对一些二语习得理论以及在语言学习过程中四个阶段的阐述,说明在今后的大学英语口语教学中,我们还能够进一步的去利用相关理论来为实践服务。所以说,第二语言习得理论(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Theory)也基本上成为外语教学活动的理论指南。研究并掌握第二语言习得的理论观点和教学方法论,对外语教学实践特别是口语教学具有重要意义。但是,任何一种理论都无法做到完美无缺,不同流派的第二语言习得理论也是如此。作为大学外语教师,要给学生的外语学习做出正确的引导,要指引学生前进。教师始终要明白自己教学中每一招一式的源流,既要正视不同理论对外语教学的影响,更要把握不同外语教学方法论的实质,扬长避短,切实将二语习得理论准确的运用到大学英语口语教学中来。

参考文献:

[1] Chomsky, N. Knowledge of Language: Its Nature, Origin, and Us [M]. New York: Praeger, 1986(5-68).

[2] Cook,V.J. & Newson,M. Chomsky''s Universal Grammar(《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教程》),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Blackwell Publishers Ltd. 2000.

[3] Stephen Krashe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 and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Pergamon Press Inc.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