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民间绘画

2012-08-30 16:54:00 科学时代·下半月 2012年6期

杨世济

[摘 要] 云南省腾冲皮影艺术具有较强的艺术包容性和地域文化特色,制作“靠子”的技艺娴熟,色彩主要使用黑、红,绿、黄相间设色,造型夸张、形态各异,服饰镂空讲究疏密对比,镂空形状注重方圆穿插,刀法明快,“靠子”内容丰富多彩。皮影融合了绘画、雕刻、表演于一身的特点,具有民间艺术浓烈的浪漫主义色彩。腾冲皮影艺术唱腔和乐器搭配使用独特,唱腔圆润优美,对白生动风趣,演出内容丰富且具有创造性,皮影“靠子”具有陈列、装饰和收藏的艺术价值。腾冲皮影是云南省内唯一保留下来的皮影艺术。

[关键词] 制作皮影“靠子”艺术风格调查研究

腾冲皮影主要流传于腾冲城郊乡村一带,当地称“灯影子”、“皮人戏”等。腾冲皮影清代盛期有近百堂,相传在明初由来自江南、湖广、四川等地屯军边疆的移民带到腾冲。

2007年11月我带美术班的学生到称之为“中国民间艺术(皮影)之乡的腾冲固东镇写生,虽然正遇寒冬细雨,教师和学生感到气候很冷很冷,然而我们都被腾冲老辈子人称为‘大西帝国的固东的风景给迷住了,这里不仅有天下独特而规模宏大的银杏园,更有闻名国内外的皮影艺术。在这里写生了两个星期,也对这里的皮影看、听及琢磨了两个星期,我从一个绘画者的视角,对固东镇刘家寨皮影艺术的流传渊源、独特的艺术风格及制作“靠子”的技艺进行了调查探析。

目前,腾冲皮影最有影响的是固东镇刘家寨皮影,这个皮影戏班无论在靠子(皮人)制作还是在图象、唱腔、表演、音乐等方面都有突破和创新。影人以牛皮制成,形体较大,人物造型夸张,体现柔美与阳刚的融合,使用黑、红,绿、黄相间设色,设色具有民间绘画的色彩效果,雕刻多用圆线,线条精细优美,服饰镂空讲究疏密对比,镂空形状注重方圆穿插,表现出雕刻性和绘画性。

一、皮影艺术在刘家寨的流传渊源

地处中缅边境的腾冲县固东镇刘家寨,坐落在顺江畔,其实顺江是一条河,它是龙川江的支流,虽有一条刚修的通往缅甸边境宽敞的柏油公路从刘家寨旁经过,但刘家寨到目前还处于在没有外界打扰的、宁静自然的小山村。从村中顺江河上每五十米左右就建造一座石拱桥来看,她对外又是开放的,我没时间考证过建桥的时间,但从石拱桥堆彻的石头表面观察估计,也是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了。数数河上的十多座石拱桥,我揭开了心中的困惑——皮影为何在刘家寨生根发芽,一直长到今天,成为参天大树。听说腾冲皮影戏有据可查的历史已有一百四十余年了,建国后,腾冲皮影戏以固东刘家寨的刘定中戏班为代表,足迹几乎遍及滇西一带的村寨;1961年10月,全国民间戏剧汇演在昆明举行,腾冲县刘家寨皮影戏班的演出获得了特别荣誉奖。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由刘永周和刘定三两个人继承下来,他俩高超的艺术造诣赢得了社会的认可和尊重。1998年,在云南省民族民间美术艺人调查中,刘永周、刘定三两人以“堪称一绝”的皮影制作及表演被授予“云南省民族民间高级美术师”称号。2000年5月,腾冲县固东镇——这个腾冲皮影艺术的发源地,被中国国家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的称号。2003年9月,参加在广州举办的“全国木偶皮影金狮大奖赛中”获得铜奖及个人“创作制作大奖”。时至今日, 在这个边地重镇腾冲,皮影戏班子仍保持着经常性地演出活动,刘家寨皮影戏成为云南唯一活着的皮影戏班子,而且在皮影艺术的“靠子”制作、操作表演、唱腔设汁、主题内容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的创新,具有较强的艺术包容性和地域文化特色,是云南省目前唯一保留下来的皮影艺术,是中国四家皮影艺术重点保留剧种之一。

二、独特的艺术风格

1、腾冲刘家寨皮影的皮人道具尺寸与其它省相比稍大。

在中国拥有皮影艺术的地区当中,其它地方皮影的皮人道具尺寸小,只是有30-40厘米,所以叫“小皮影”;腾冲刘家寨皮影的皮人道具,用牛皮雕刻制成的人物、动物、兵器或者其他物象的形象,因为尺寸一般都在50-80厘米,腾冲刘家寨皮影皮人道具由于尺寸大,因而被称为“大皮影”。

2、制作“靠子”的技艺娴熟

皮影戏是艺人操作靠子(靠子是用皮革制作的人物、动物、兵器及其它道具的统称),利用灯光在银幕上投影表演的艺术形式,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流行于广大农村,是农民的艺术。皮影戏是将皮影艺人操作的“靠子”(影人造型),利用灯光的照射,把影子的形态反映在银幕上的表演艺术。皮影这种图案式的平面皮雕,平时是精美的工艺品,只有在进行表演时才成为剧中的角色而存在,体现出“雕皮作影,以影作戏”的特征。腾冲刘家寨皮影的影人多以牛皮制成, 形体较大,造型朴实 ,圆线用得多,一出优秀的劇目中,引人入胜的情节固然非常的重要,不过对于皮影戏来说,造型生动、色彩绚烂、制作精良的皮人道具——皮影靠子更是重中之重,腾冲刘家寨皮影靠子制作过程极为讲究,刘永周师傅说“经过千刀万刮,皮影人才会出世”。刘永周师傅制作的皮影靠子,造型夸张、形态各异、刀法明快,工艺精美。具有陈列、装饰和收藏的艺术价值。刘家寨的皮影靠子曾被莱比锡博物馆收藏。腾冲刘家寨制造的皮影靠子有以下工艺特点:

(1)制作皮影靠子特殊的选料和制皮

首先要选健壮黄牛的皮,病死的黄牛皮还不行。拿来以后用芒硝,石灰硝涂在毛皮上,泡在水里半个月把毛去掉,然后晒干。接着在晒干的牛皮上把设计好的皮影靠子形象的外轮廓剪下来,把里面的那层枯皮铲去,然后进一步加工,要求正反两面都透明、透亮,用打磨机把它打磨光滑。

(2)设计皮影靠子画稿和雕刻制作

皮影靠子的画稿,由于世代相传图稿设计,已形成制作皮影靠子时有专门的画稿,称为“样谱”,目前刘家寨皮影靠子的画稿,在前辈的“样谱”基础上进行着不断的设计创新。

雕刻制作首先是“过稿”,不能用铅笔起稿,铅笔一画就会影响色泽。只能在制作好的黄牛皮上开始用锥子或划刀照着“样谱”划出轮廓,然后开始雕刻和制作。雕刻刀种类很多,有宽窄不同的斜口刀、平刀、圆刀、三角刀、花口刀等,分工很讲究,雕刻师傅需要熟练掌握各种刀具的不同使用方法。靠子雕刻好了以后把它压在床铺下,一晚上就平整了。然后要把靠子坠起来,坠靠子也是很讲究、很有学问的,如果坠得不好,靠子长短不一,扭着,就很难看了。一个皮影人从雕刻到成型要刻3000多刀,经过八个基本步骤,多的要用30把以上刀具。

(3) 皮影靠子的敷彩技巧

皮影靠子雕刻好之后是敷彩(着色),着色很讲究透明性。着色的颜料是用矿物质的透明水彩,大都用紫铜、银朱、普蓝、大红、草绿、中黄等矿物质水彩颜料。不能用水粉及其他不透明颜料。着色时用牛皮胶作为媒介,要掺牛皮胶在锅里趁高温时染色,颜色才能深入牛皮里,对着阳光看要是透明。腾冲皮影靠子不会掉色、也不容易褪色!甚至也不必防虫,从现在使用的一部分皮人来看,近百年了仍然很好,越用越光滑。

皮影靠子的色彩搭配

(4) 皮影靠子的缀结

为了让皮影靠子动作灵活,一个完整的皮影靠子人物的形体从头到脚通常有头、胸、腹、双手、双腿等十一个部件,各个关节部分都要刻出轮盘式的枢纽(又称骨缝),以免肢体叠合处出现过多重影,连接骨缝的点称为“骨眼”,选好骨眼后,用牛皮刻成的枢钉或细牛皮条搓成的线缀结合成。十一个主要部件就组装成一个完整的影人,为了表演的需要,再装置三根竹棍作操纵杆就完成了缀结工序。

三、腾冲皮影艺术具有浓烈的浪漫主义色彩。

腾冲皮影戏剧目多取材于传奇、演义及民间故事,善于表演古代战争及神话故事,随着时间的进程,为纪念腾冲军民英勇抗战,奋勇杀敌的历史,自编现代剧《抗战胜利》、《三十六团进腾冲》和当地傈僳族体裁的《边寨小哨兵》。依靠灯光照射牛皮雕刻成的人物、动物、兵器或者其他物象的剪影、用细竹棍操纵人物、动物、兵器或者其他物象的动作来表演。刀枪云雾,人喊马嘶鸣,十分热闹。“一口叙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一张牛皮居然喜怒哀乐,半边人脸收尽忠奸贤恶”,这是对腾冲皮影的真实写照。腾冲皮影戏这一民间艺术,可称为“云南一绝”。

腾冲民间艺人众多,到目前腾冲已有5名民间艺人分别获得高级美术师、美术师、美术艺人称号。高级美术师刘永周师傅制作的皮影靠子,造型夸张、形态各异、刀法明快,工艺精美,具有陈列、装饰和收藏的艺术价值,曾被莱比锡博物馆收藏。还受到了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的专访。

皮影属于我们的文化遗产,虽说做“皮影靠子”可以赚钱,但实际皮影戏本身却不一定能从中赢利多少,进一步引申出來的问题是如何去保护这脆弱的文化遗产。由于制作、表演皮影需要大量的精力,也赚不到多少钱,青年人学了几天就不再学了,村里的年轻人宁愿外出打工,也不愿来学皮影技艺。刘永周师傅制作皮影靠子的技艺,以前是只传嫡系子孙,还传男不传女什么的,现在却只要碰上对皮影表示出稍稍有兴趣的人,他就迫不及待地去教上人家一把。他害怕哪一天他不行了,皮影这门绝活也就没有了。令我欣慰的是作为云南乃至整个西南至今唯一保持不间断演出活动的民间皮影戏,腾冲皮影艺术得到了省市县各级各部门和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重视,并引起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在云南省提出要建立民族文化大省的背景下,腾冲县县委、县政府开始重视当地民间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发掘,并且以民间高级美术师刘永周先生名字命名的“刘永周皮影馆”在腾冲挂牌成立了,到目前已有几位年轻人参与到皮影的制作和表演的行列队伍中。我们相信,腾冲刘家寨皮影戏这个濒临绝迹的民间艺术,一定会得到继承和发扬,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参考文献:

[1]保山市旅游局:发现保山[M]云南科技出版社2004

[2]陆萍:陕西皮影珍赏 [M]文汇出版社2007

[3]沈之瑜:皮影 [M]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58

[4]侯丕烈:中国孝义皮影[M]山西教育出版社2007

基金项目:

该论文属保山学院校级重点课题《腾冲民间绘画的调查研究》项目编号(09B003K)

注:

在调查研究过程中,得到了腾冲县文化馆馆长段应宗的热情接待和大力提供资料支持,得到了很多民间绘画艺人的帮助,作者表示由衷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