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成为日本文坛无赖派代表的前因后果

2012-08-30 16:54:00 科学时代·下半月 2012年6期

[摘 要] 二战结束之后,日本文坛曾出现一个现代的文学派别无赖派,又称新戏作派。其写作的特点大多为消极忧郁,并对传统的道德及价值观极度厌恶。因此在当时战后社会秩序混乱的日本,震动一时,影响了无数的人。太宰治作为无赖派的领袖人物,其影响力是无与伦比的。那么,太宰治与无赖派到底有何渊源呢?他是无赖派的代表这一说法从何而来?本文针对该论点进行了分析和研究。

[关键词] 无赖派文学流派太宰治

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这导致了日本国内出现了两方面的情形:其一,由于战争的失败,使得长期消耗物资的日本更是困难不堪。加上战争所带来的死亡与伤残,让日本国内家庭不复完整。战后的日本民众精神基调基本是黑暗而迷茫的。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随着战争的结束和民主主义改革浪潮的来临,日本国内出现了以确立近代自我为主要内容的个人主义思想体系的新的人性解放运动。

在这其中,文坛所表现出来的是前所未有的积极。由于战争期间日本军国政府对人思想的禁锢与压抑已不复存在,一时间新日本文学派、战后文学派等多个文学流派争相而出,同时战后民主主义文学运动、“政治和文学”的论争也风风火火地进行着。总之,文人与作家们想通过文字阐述自己的理念,在战后这一特殊时期设立自己的人生路线。

但是大多数民众却对此嗤之以鼻。在他们的眼中,这等虚伪而不切实际的路对于自己是行不通的。就在此时,有这么一群人的作品吸引了他们的视线,他们将长期以来所隐藏于心或压抑已久的情感于作品中有意无意的表现出来。并从人生的失意以及对幻想的破灭折射出长久以来导致的社会矛盾。他们的作品下的日本是扭曲而颓废的,迷茫而又病态的。在这种夸张而又真实的写照之中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也看到了自己的迷茫与失落。这样的作品很快的引起了共鸣,并因为其颓废而反叛的文风被定义为“无赖派”。

无赖派虽然不是作家持有相同的文学主张而自觉结合的文学流派,他们中有的人甚至相互不认识,但由于他们的文学有着共同的特征,文坛便将他们视作一个流派。但它又是限定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的,其内涵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即还有着更深邃的延伸,含有反叛的意味。无赖派之称,实际上是一种象征性的夸张。无赖派不仅是文学方法上,也是这一流派作家的人生态度以及行动反俗的无赖性上的谓称。

正是在这一种特定的历史及社会背景下,使得无赖派一举成名,震惊文坛。

无赖派出现在1946年,一年后的1947年达到顶峰,1948年走向衰微。从年份来看可谓昙花一现,可是却震惊了日本整个社会。无赖派的主要作家有坂口安吾、太宰治、织田作之助、石川淳等。根据日本文学史家的划分,也将田中英光、檀一雄、伊藤整、高见顺、北原武夫、三好十郎列入无赖派文学作家的行列。在这之中,太宰治的地位显得尤为突出。

太宰治自少年时就酷爱文学,从中学时期便发表各种各样的文章与小说。从其创作的时期,我们大约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即前期( 1925-1938) 、中期( 1938-1945) 和后期( 1945-1948)。其中,前期作品的主题大体为文学、爱情、革命。中期的作品格调明朗而积极,被称为太宰治文学中的“花开期”。这一时期中的《奔跑吧!梅洛斯》最为突出,此文曾当作学校教材使用。后期,因为日本社会的框架崩坏与信仰的缺失,作品一度忧郁而消极,有明显的无赖派文学的特征。太宰治能够一举成名,正是因为战后时期所发表的作品。

昭和22年(1947年) 4月,太宰治在新借到的位于三鹰的工作室,创作《斜阳》,至六月完成 。因为作品呈现出明显的颓废风格,太宰治成为无赖派当之无愧的旗手。

有关于太宰治后期的文学作品评价很多,其中称太宰治为无赖派的代表人物更不在少数。那么太宰治为何能胜任代表人物呢?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无赖派”一词最先由太宰治提出。首先,无赖派由于其文学作品的风格。在当时还有“新戏作派”、“反秩序派”等多个谓称。而在1946年1月15日,太宰治写给其恩师井伏鳟二的信中曾提及 “我是无赖派,所以要反抗战后的风气。”接着, 他又在随笔中发表类似无赖派宣言的言论: “我是自由人 是无赖派。我要反抗束缚嘲笑得意一时之人。”文坛遂将太宰治的这番发言称作是“无赖派宣言”,这一流派也因此而得名。

其二:太宰治的作品极具代表性。《斜阳》、《荣维的妻子》以及《人间失格》,可谓太宰治的精华之作。其中,《斜阳》是作家的代表作。小说描述了一对没落贵族姐弟在战后由于地位的下降战前悠闲的寄生生活已经没有了只能靠变卖家财维持带有病态的懒散生活。弟弟从前线复员回来沉醉于押妓酗酒堕落不堪 最后自杀身亡。姐姐作风放荡离婚后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的穷困作家这位作家悲观厌世嗜酒成性整天醉熏熏的说自己是“用不想活下去的心情在喝酒活着实在是悲哀得无法形容。什么苦闷啦寂寞啦 我根本就没有此类闲情逸致活着只有悲哀”。姐姐对此熟视无睹反而认为他“用玩命的劲头过着这种堕落的生活比正正经经搞番事业还要受到后人的尊敬”。小说充满了一种悲凉哀惋的格调。《维荣的妻子》中的丈夫是个酒鬼四处借债假装女人甘愿堕落。妻子对此毫无办法但遇到前来讨债的酒店老板娘时谎话却不由自主地随口而出像变了个人。她在酒店干活与醉鬼们开起下流玩笑来也是得心应手。后来她被一个顾客奸污了。然而她那种没有现世道德束缚的意识使她倍感轻松。她说“‘人面兽心的人也不要紧嘛。我们只要活着就行啦。”在这里太宰治表达了这样一种思想 人只有在内心深处抱有这种虚无感才有善的秉性。实际上作品是以“无德”破坏既成道德是以个人的“堕落”反抗社会堕落与无耻。《人间失格》是一篇以自嘲自谑手法写成的自传体长篇小说。三部小说中非常强烈地展现出对现实社会的不满,并从小说中的主角出发,用消极而颓废的方法与之抗争。其人物形象刻画之深刻,描写情节之夸张,折射现实之真,无不符合无赖派文学的写作特征。

其三:太宰治以实际行动将“无赖派”思想发挥到了极致。无赖派笔下的人由于战争失败的原因大都失去了信心和前进的勇气, 他们精神空虚, 甚至轻生弃世, 于是便转向了官能刺激来寻求精神寄托。他们以越来越浓厚的危机感、幻灭感和虚无感来怀疑战后日本社会的稳定性, 否定传统的价值观念。这种消极的颓废的另类反抗方式出现于太宰治笔下的众多人物之中。无论是《斜阳》中的主角——没落贵族姐弟,或者是《维荣的妻子》中的妻子,他们在面对困境或者挫折之时总没有一份积极向上的态度面对现实,只是一味地堕落,颓废下去。可以说,太宰治笔下的每一个主要人物大体都是“无赖派”的典型。另一方面,太宰治本人更是以自身诠释了“无赖派”这一含义。太宰治一生命运起伏不定,单论自杀便有五次之多。究其原因,便是总与自己感情与文坛上的挫折有关。曾经的太宰治一度因为自己喜爱的女人而无法自已,进而自杀;也有积极奋进,勇于面对之时。然而当战争的结束,一切的体系与规范尽数崩坏之时,太宰治也彻彻底底地迎来了无尽的虚无。于是,他选择以传统相对的无赖态度面对世界。文学里,他文风颓废至极,处处批判对社会的不满;思想上,反复提及自己是“无赖的”,要抵制一切常理的“束缚”;生活中,已有家室子女的他却与女读者相识,发展成为情人关系,并于1948年,两人相约结伴自杀,划上了生命的句点。

随着太宰治的自杀,无赖派在日本文坛随之结束。然而,太宰治用自己的一生来将一个“无赖”的人真真实实地朔造出来。并对抗权威与传统,他对生活的颓废与消极,这般另类的抗争方式正是“无赖派”所震惊于日本文坛的方法。太宰治用自己的一生,与自己笔下的一位主人公相融合,让“无赖派”的无奈与失落展现于每一个人的眼中。并以自杀为契机,一举将无赖派中“无赖”之意义升华,将当时黑暗中迷失的人们所惊醒,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内心,也看到自己的失落与迷茫。这便是太宰治将“无赖派”的思想发挥到了极致之处,也是笔者所认为太宰治能够成为无赖派当之无愧的代表的最重要的原因。

参考文献:

[1] 杨伟、张嘉林译, 斜阳重庆出版社2008年1月.

[2] 曹志明,日本战后文学史[M]人民出版社2008年.

[3] 佐古纯一郎,太宰治の文学朝文社 2010年3月.

作者简介:

樊云,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海学院外语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