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入世”难题

2015-05-08 04:45:15 新理财·公司理财 2015年1期

Moroccos Hard Entry into the WTO

对于摩洛哥这样一个对内注重改革和对外保持温和伊斯兰教政策的国家而言,

“入世”后仍然面临诸多难题。

想必很多人对英格丽·褒曼在《卡萨布兰卡》中的经典演绎仍然记忆犹新。自此,“晕轮效应”映射下的卡萨布兰卡成了世人心驰神往的“情圣”之地。近水楼臺先得月,原本籍籍无名的摩洛哥亦因此“鲤鱼跳龙门”。2013年慕名到访的游客数量高达1000万人次。对于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业国度而言,访客慷慨“解囊”高达676亿迪拉姆(1USD=8.8814MAD左右),旅游收入无疑是如天之福。总之,“卡萨布拉卡”成了价值连城的商誉。

当然,“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亦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尤其是斜贯全境阿特拉斯山脉,直接阻挡了从撒哈拉沙漠袭来的热浪,犹如支起的一个天然帐篷,摩洛哥亦因此赢得了“北非花园”的美誉。而长达1700公里的海岸线为“靠海吃海”的运输、渔业等产业发展提供了的背书。

下面,有必要回顾一下摩洛哥宏观经济发展情况。从1998年到2003年期间平均增长率为3.2%,2005年到2008年的增长率为5.8%,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高达7.8%的增长率,2010年、2011年和2013年分别为3.6%、5%和5%。应该说,这样的增长“数据”似乎可以“一俊遮百丑”,但是,“Know How”的空心化仍让其“耿耿不寐”。尽管农业产业创造了19.4%的产值,但是粮食对外依存度仍然高达42%。为了吸引投资,摩洛哥加大马力开建了5个自贸区,同时抛出了诱人的减免税大礼包,包括公司成立的5年内减免增值税和所得税,后20年内增值税优惠到8.75%左右(通常为20%);对出口创汇的企业减免幅度高达80%。尽管诚意招徕投资者,但贸易赤字压力仍然成为头疼的大事。2013年贸易逆差高达1963.9亿迪拉姆。2010到2014年经常项目逆差占比分别为-4.35%、-8.1%、-8.9%、-8.7%、-7.9%。为了融入发达市场体系,摩洛哥分别于欧盟和美国签署了贸易协定,取消了关税。但是,按下了葫芦起了瓢,关税取消的后果直接降低了财政收入,2009年同比下降9.1%,2010年同比下降4%。非税收入亦因私有化“欠收”严重,2008年下降11.6% ,2009年下降12.5%,2010年下降5.3%。船迟又遇打头风,削减2013年高达420亿迪拉姆的食品和燃料等项目补贴则举步维艰。晚上千条路,白天卖豆腐。为了增长,摩洛哥重祭“大兴土木”的大旗,包括公路、港口、电气化和灌溉系统等,2014年预算投资额度高达1267亿迪拉姆。那么,“开源节流”效果式微的后果使得“入不敷出”成为常态化。据摩洛哥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财政赤字金额高达44亿迪拉姆,占比GDP5.4%。为解燃眉之渴,对外举债成了不二的选择,2014~2017年,世界银行向其解囊40亿美元。

在颜色革命的浪潮下,独善其身有助于提升投资者对摩洛哥发展的信心。目前,对摩洛哥经济发展的信心指数位居中东北非地区前列。但是,对内注重改革和对外保持温和伊斯兰教政策的国家而言,“入世”后仍然面临诸多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