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税痛”

2015-05-08 04:45:15 新理财·公司理财 2015年1期

鱼招波

Enterprise Is Suffering Tax Burden

在GDP即将进入中速发展的新常态下,以其为支撑的税收增长也呈现下滑趋势。

财政部此前发布的税收收入分析情况显示,2014年1~9月我国税收总收入增速回落,完成90695亿元,同比增长7.4%,比上年同期增速回落1.6个百分点,完成预算数75.5%。分季度看,税收收入呈逐季回落的态势。三季度增速比一、二季度增速分别回落5.11和1.9个百分点。在主体税种中,国内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和营业税增速分别回落0.7、6.2和9.5个百分点。

然而,在税收收入下滑的背景下,仍有不少企业反映税收负担过重,急需减负。新近当选中国新首富的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马云都呼吁,“减税是今天中国最需要做的事情。”在新常态下,对税负之痛感受最明显的当属房地产行业。

税痛原因

对于一国宏观税负的水平,国际上通常有两种统计方法:一种是“窄口径”,即国家税收收入与GDP的比;一种是“宽口径”,即包括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在内的政府全部收入与GDP的比,我国就采用了“宽口径”的方法。

据了解,根据2014年财政预算数据,扣除社会保险基金收入中财政补助的8000多亿元,剩下的政府收入约为21万亿元。GDP根据2013年56.8万亿元、2014年7.5%的增速得出61万亿元。两者相除得出的宏观税负在35%左右。按照宽口径算法,法国接近44%,丹麦、瑞典、挪威都在40%左右,日本也达到38%左右的水平。

全国税务领军人才、中瑞税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赵岩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从总体情况来看,我国的税负水平只算是中等水平,比我国税负高的国家很多。然而企业还会感到税负沉重,与我国税制特点以及宏观税收环境有关。

赵岩认为,一方面,我国税收制度在征收环节体现了“低税率、宽税基、严征管”的思路,这导致我国的税率不是特别高,但税基很宽,也就意味着免税项目以及税收优惠项目太少。不仅如此,在税收后期征管环节中,我国税务机关的纳税评估和税收稽查力度很大,会定期收集一些资料来看企业最近的税负情况和财务核算是否匹配,使企业的税收管理承受巨大压力。“另一方面,中国税收法规体系由中央统一立法,弹性很大,常常会出现后续解释不到位、不细致、粗线条等情况,使企业无所适从,而且即使解释到位,到地方具体落实时可能也有很多问题,每个征管机关有自己具体的解释。这可能又会产生不同的理解,让企业有不确定性的感觉。”

此外,我国税收流向的不透明也增加了纳税人的税负“痛感”。“欧洲一些国家的税负确实很高,但流程透明,纳税人可以切实享受到各方面的福利,中国这方面做得并不好。”赵岩说。

从宏观环境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各国都加强了税收征管工作,尤其强调公允价值计量和反避税工作,使得企业的税收环境空前复杂。

在公允价值方面,赵岩指出,税务机关越来越强调任何一个交易都是站在市场价值公允的基础上,不公允的交易都存在逃避税收的可能性。“现在包括股权转让、资产转让等都要中介机构来进行评估,更要求公允价值的体现,这跟本身会计准则的要求也是相一致的。”

“公允价值的概念是对的,但我国税收制度在配套措施方面没跟上,在一些鼓励创业的领域应该考虑把税收递延或者推迟以支持它们的发展。”赵岩说,“例如,个人想成立一家企业,货币资金并不多,但是有研发出来的专利技术,就可以把它作价出资到企业里,因为无形资产出资的限制已经取消了。但问题是,一旦出资,就会被视为在按照公允价值去转让,假设作价出来是几百万,但作为个人开发出来的无形资产,其成本基本上为零,这意味着还没有赚钱的情况下就得交很大一笔税,这会跟现实环境发生很大的冲突。”赵岩说。

反避税方面,税务机关要求企业任何一项交易都要有特定商业考量,不能以逃避、减少和推迟税收为目的。“现在税务机关越来越关注企业在类似资产重组、股权重组、整体业务转让等活动中的商业目的,会怀疑这里面会有税务安排的考虑。正是基于此,企业很多交易会被税务机关否决。然而,企业认为他有合理商业目的,税务机关认为没有,比如是海外的多层次控股架构,里面争议会很多,这也增加了企业的税负‘痛感。”赵岩介绍。

值得注意的是,在税收之外,我国企业日常经营中需要交纳的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也极为可观,有的甚至和税负交织在一起,彼此难以分辨。

税痛下的房企

在众多行业中,房地产行业的其税负总数及其增长速度一直饱受诟病。依照当前税制,涉及房地产开发企业的税费有11种。这些税费包括营业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土地增值税、企业所得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个人所得税、印花税和契税等,覆盖了从房地产开发建设、新房出售、二手房交易的全过程。这11种税费中,营业税、土地增值税和企業所得税是房企的三大税种。有统计显示,仅针对房地产业征收的几大税种在200302012年10年中从900多亿元上升到1.01万亿元。而同样在这10年,我国税收收入从两万亿元增长到10.06万亿元。房地产业的税收增速远超税收总收入增速。

赵岩指出,税费推高房价的说法有一定道理。“我们曾经看过一个楼盘,假如把从开盘到最终结束中的营业税、土地增值税、印花税等税负加在一起,大约要占营业收入的15%~20%。”此外,“过去十年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政府每轮提高房地产交易税费(包括营业税和个人所得税),最终都只能提高房价,并没有起到抑制房价上涨的作用,反而起了反作用。这是因为存在税负转嫁的机制,房地产行业属于卖方市场,大部分税费都能无条件转嫁给买方。”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以来,房地产行业并购潮相当活跃。Wind资讯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房地产行业完成的并购标的交易宗数为73宗,交易总额为152.93亿元。赵岩认为,房地产行业发生的众多并购案中,有一些就是税收筹划的结果,因为买卖一栋房产常常涉及的税负包括营业税、企业所得税、土地增值税等,然而假如把这栋楼房放在一个项目公司下面,通过转让项目公司达到转让房产的目的,这样就有机会省去交纳营业税和土地增值税,相当于只有企业所得税。

“按照我国的税法制度,资产交易和股权交易环节交纳的税费不一样。资产交易会涉及到流转税和土地增值税,而股权交易则没有这两项税收。目前股权转让通常没有流转税,只是当企业变成上市公司转让股票时,才会在营业税的金融保险业-转让金融商品这个税目下去征税。”赵岩解释说,除了并购以外,房地产企业还会在具体扣除项目上做一些安排,从而达到节税的目的。

“房地产企业税收筹划的空间还是比较多的,企业需要比较各种方法从而找到最合算同时风险最小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