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会计:实践成就未来

2015-05-08 04:45:15 新理财·公司理财 2015年1期

于跃

MA: Practice Leads to Successful Future

中国的管理会计在借鉴“他山之石”之时,积极发展本土实践,才有“中国特色”可言,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中国企业管理会计实践还很弱,要想在实践上有所突破,积极寻找和实践有效的管理会计方法是一个途径,借鉴全球经验同样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毕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正如2014年11月29日,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院长李扣庆在出席“管理会计:全球经验与中国实践高层研讨会”时指出,在全球化的今天,探索中国特色管理会计体系的时候,我们需要广泛借鉴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经验,用于指导实践。

当然,中国的管理会计在借鉴“他山之石”之时,积极发展本土实践,才有“中国特色”可言,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全球经验:关注要点

就目前而言,很多世界管理先进的企业已经具备了成熟的管理会计方法,而我们在借鉴之前,要关注这些方法的要点。

“阿米巴经营”是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的核心经营理念之一,也是很多企业趋之若鹜的工具,它是指以全体员工共同参与经营的想法为基础,尽可能把公司分割成各个细小的组织,并通俗易懂地公布各个部门的业绩来促进全体员工参与经营。对此,京瓷阿美巴管理顾问(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森田直行指出,在实施“阿米巴经营”过程中,要关注三个要点:一是“阿米巴经营”要把公司分为非常细小的组织,通过这些细分组织,让全部门员工参与部门经营,并委托该部门的“阿米巴长”负责经营,然后公开“阿米巴”的经营成果;二是要建立独特的单位时间附加值机制,用单位时间核算表总结各个部门的月工作结果,用月经营数字来解释;三是需要及时的经营信息,管理部门要向“阿米巴长”提供月生产进度,产品订单内容以及每个月的房租、水电费、员工上班出勤状态等信息,并把握工作的进度和利润,最后及时向各“阿米巴长”提供月度核算表。“阿米巴经营”和财务管理的关系是销售额、经费、税前利润,这其中,生产本部由科、系等“阿米巴”组织构成(如图所示)。每个月,需要从“系阿米巴”的核算表得出“科阿米巴”的核算表,然后再得出生产部核算表。

目前很多企业都在导入“阿米巴经营”机制。对此,森田直行提醒,企业在导入“阿米巴经营”机制时,也要注意三个要点:一是在组织体制上,要把组织分成向顾客联系的销售部门和提供产品服务的制造服务部门,并采取小部门核算制度;二是在收支制度上,要制定出公平公正、没有徇私舞弊的制度,并对各部门事后收入和费用的运营规则进行监督检查;三是在核算管理的指标格式上,要把在经营上所需的收支,按照每个人都能理解的格式表示出来。

而日本企业丰田汽车公司的标准成本管理又是另外一世界级的管理经验,很多中国企业对此并不陌生。但丰田汽车标准成本管理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实施的标准成本管理的计划本应要去关注成本,但又不完全侧重于成本。“我们是从成本开始,在这一基础上去决定价格的。我们对成本的界定,即所說的产品和服务的成本,不是发生的成本,而是确定的成本。”丰田汽车公司成本企划部总经理小林英幸如是说。丰田汽车公司在其标准成本管理实践中,还设计了一些重要的角色,这包括总工程师、设计工程师,以及生产工程师。“我们把与产品开发相关的参与人员,当作成本开发中重要的一部分,因为这些人会参与实现公司目标的活动,他们的目标实现也会确保丰田汽车在质量、成本以及在产品交付上所有目标的实现。”

而目前很多企业都在面对快速增长的市场,在这种形势下,其管理会计实践更要重视对流动性的管理。中联汽车与德国工业企业博世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公司—上海联合汽车电子公司就是这样一家典型的企业。“流动性是我们的‘血,没有‘血就活不下去。”该公司副总经理方行思表示。他称,联合汽车之所以重视对流动性管理,因为是在中国市场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企业需要做出更多的价值管理,这就要求公司更加关注经营价值贡献率。“也就是说,投入资金要有销售收入,然后基于销售收入要有增加价值,因为只有实现了价值增加,公司才能活下去。所以我们要做好现金流管理,特别是要关注公司的自由现金流、资本支出和库存。”

中国实践:多方联动

对于推动中国的管理会计实践,我们的目标是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体系。这其中,最重要的,是政府部门要做好顶层设计。作为主管部门,财政部日前正式下发的《关于全面推进管理会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正是我们未来推进管理会计实践的行动性纲领。

财政部在《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中国管理会计体系建设的目标是建立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管理会计体系。争取3~5年内,在全国培养出一批管理会计人才;力争通过5~10年左右的努力,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理论体系基本形成,管理会计指引体系基本建成,管理会计人才队伍显著加强,管理会计信息化水平显著提高,管理会计咨询服务市场显著繁荣,使我国管理会计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围绕这一目标,《指导意见》提出了今后的主要任务是建立“4+1”体系,即建立管理会计理论体系、指引体系、人才队伍建设、信息系统建设和咨询服务市场。

《指导意见》中提出建立“4+1”体系,无疑是未来我国管理会计实践的主要方向,财政部将是主要的推动力量。 “4+1”发展模式中各部分既相互独立,又彼此关联;既自成一体,又彼此促进。其中,“理论体系”是基础,解决目前对管理会计认识不一,缺乏公认的定义和框架等问题;“指引体系”是保障,与时俱进地拓展和开发管理会计工具方法,为管理会计的实务应用提供指导示范;“人才队伍”是关键,是该体系中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核心,是体现“坚持人才带动,整体推进”原则的重点;“信息系统”是支撑,通过现代化的信息化手段,充分实现会计和业务的有机融合,支撑管理会计的应用和发展;“咨询服务”是确保四大任务顺利实施推进的外部支持,为单位提供更为科学、规范的管理会计实务解决方案。

如果说,政府部门在主要方向上将是推动中国管理会计实践的主要力量,那么具有代表性的中国企业的管理会计实践,则是中国管理会计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党组成员顾惠忠在会上介绍的中航工业的管理会计实践,具有代表性。作为是我国航空工业的主力军,一直以来,中航工业根据行业特点,进行了深入推进全面预算管理、深化实施战略成本管理、大力推广项目财务管理与培养高端管理会计人才的管理会计实践,形成了一系列行而有效的管理会计方法,比如其搭建的全面预算管理体系,推行的项目总会计师制度等。

除政府部门与企业外,推动我国管理会计实践的快速发展,还需要业界其他方面力量的努力,这包括第三方机构、学术机构以及媒体等等。更重要的是,各方需要形成合力,才能使中国的管理会计实践达到最佳的效果。这正如全国政协委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张连起所言,“中国目前拥有着大量而丰富的管理会计实践,也有很多大型企业,但我们有一个最大误区,就是我们都在简单搞。未来,我们要重视合作,要引入决策成本法,看看哪些可以用成本来推动,研究哪些是价值链条,特别要总结具有中国特色的管理会计案例、经验和知识储备,再把案例和经验放大,来撬动中国的管理会计实践。”

日本大阪市立大学教授

冈野浩:

“日本式管理会计强调地并不仅仅是会计本身,而是把会计与技术、生产、采购、销售联系起来,分为产品技术会计、生产技术会计、采购会计、销售会计和财务会计,与可视性相比,更注重会计的不可视性。”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

Wim Van der Stede:

“不管这些企业的具体做法、实践是什么,管理会计的最终目的,是希望它能够支持公司的决策。”

台湾政治大学讲座教授

吴安妮:

“中国的管理会计发展将有两个成长机会:一是可以去了解不同业务单位的作业情况,将其纳入管理会计系统;二是发展智力资本。”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副教授

佟成生:

“‘阿米巴经营的主要目的,是能够使企业和市场挂钩,将市场核算拓展到企业内部,在两个中心之间确定转移价格,这个价格是高还是低,可能更多要依赖于公司的整个一套哲学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