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龙显形

2016-07-14 17:11:19 航空世界 2016年3期

田仪

1987年,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以色列研制的新一代战机“狮”(希伯来语:Lavi)停止了发展。这个充满了以色列人心血和希望的项目的取消,对于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IAI)以及其他二线供应商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虽然美国后来提供了更多的F-16作为弥补,但是以色列自己研制、生产战斗机的脚步从此停下,多少犹太航空人士就此梦断。与此同时,中国的新一代国产战机歼10的研制正大步向前。在“国际合作”“它机试飞”等一系列新颖开发模式下,取得试飞不摔机奇迹的歼10终于修成正果,正式装备了我人民空军,并衍生出多种改型。

背景故事 纯属假想

历史快速地翻过了几十年后,“大叙利亚国”(以下简称大叙)成立,包含原叙利亚、黎巴嫩全境和伊拉克的一部分,中东局势变得更乱。201X年5月,在以色列边境地区出现了大规模的恐怖主义活动,以色列空军频繁出动F-16I等各型战机跨境对恐怖分子据点进行精确打击,导致和周边国家关系紧张。6月21日,大叙出动战机拦截以色列战机时双方擦枪走火,空战中大叙被击落2架米格-29。第二天,大叙同时出动陆军和空军与以色列交战,阿拉伯国家(除埃及外)自然站在大叙一方向以色列宣战,“第6次中东战争”正式爆发。经过18天的冲突,双方在联合国调停下宣布停火。以色列虽然顶住了阿拉伯世界的进攻,但并未达到消灭边境附近所有阿拉伯恐怖分子据点的战略目标,战争压力依然很大。而大叙则在冲突中元气大伤,境内的库尔德人乘机成立了库尔德人自治区,黎巴嫩的基督教地区宣布成立“新黎巴嫩国”。

冲突中以色列空军虽然只有两架F-16D和一架F-16I被击落,但是因为事故坠毁、意外损失的战机却不少。剩下的F-15、F-16机群寿命也大大耗损,而此时美国的F-15和F-16都已经停产,无法得到补充。F-35则因为价格昂贵,导致以色列空军采购的数量非常少,更不愿用于执行对地攻击这类“吃土”的任务。此外大叙在战后购买了一批俄罗斯的苏-35S等新一代战机,让以色列空军F-35机群的空优压力倍增,更不可能用来做对地攻击。以色列空军此时急需补充一批性能好又相对廉价的多用途战斗机执行对地攻击任务。

精明的犹太商人很快发现中国空军正在用新一代的双座歼10替换早期的歼10S,这批歼10S服役时间并不长,状况良好。于是通过各种渠道,以色列终于从中国进口了24架二手的歼10S以弥补机队的缺口,这个采购项目被命名为“和平回归”。很快就有一架从现役部队抽调的歼10S被空运到以色列,交给IAI进行本地化改装和测试。IAI的主要目标是利用F-16I的一些成熟的设备和技术改装歼10S,让她能够使用以色列现有的数据链、电子设备和美式武器以及以色列自己开发的武器。改装后的歼10S和原来的歼10S外观上有着明显区别,被以色列重新命名为J-10SI。随后这架J-10SI交给以色列空军的601测试中队进行测试。战后第2年初,剩下的歼10S陆续运抵以色列后同样进行了相应的改装。“和平回归”项目还包括一些歼10S相关的武器设备、人员培训等,以方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则在项目刚签署后就分批来到中国进行培训。

J-10SI外观上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机身和机翼连接处添加了类似F-16I用的保形油箱。保形油箱给F-16I带来远程打击好处让以色列人印象深刻,自然毫不犹豫地给J-10SI配上保形油箱。不过由于歼10的机体曲线和F-16有明显的区别,J-10SI的保形油箱实际是做了一定修改的。两边450加仑(约为1703升)的保形油箱可以快速拆卸,对飞行时的机动性只有轻微的影响。J-10SI还可以挂上F-16I的600加仑(约2271升)翼下副油箱,再加上保形油箱和机腹的副油箱,J-10SI的作战半径基本和F-16I持平。

另一处明显的变化就是更大的方形机背。以色列空军30批次的F-16D最早采用了这种方形的机背电子设备舱(笔者称其为“电背”),里面安装有以色列ELTA公司开发的一系列电子战设备。这些改动让这批F-16D不再只是简单的双座教练机,而成为专门用于对地攻击的多用途战斗机。随后“电背”在40批次的F-16D和F-16I上持续改进,集成了更多的功能。J-10SI的“电背”基本类似于F-16I,上面有各种天线、告警器、进气口。J-10SI不再采用原有的软式空中加油,改装了F-16的硬管加油系统,并在“电背”上留了F-16一样的加油口。此外由于J-10SI机尾的减速板被保形油箱挡住,IAI封住了原来的小减速板,重新在J-10SI的垂尾附近的“电背”两侧各安装了一块大减速板。歼10没有F-16的尾钩,IAI保留了J-10S的减速伞舱,保证J-10SI在重载下降落时的安全。

机载电子设备方面也做了大量的改进,雷达换用了AN/APG-68(V9XX)。这种雷达是在AN/APG-68(V9)的基础上小幅修改而来,不但能让J-10SI使用AIM-120 ,还能使用随J-10SI一起出口到以色列的中国产SD-10中距空空导弹(PL-12的出口型)。J-10SI座舱盖前方安装有4片AN/APX-113刀型敌我识别天线(俗称“捕鸟器”),取消了原有的敌我识别天线。歼10鸭翼前的小型雷达告警天线拆除,在雷达罩后安装了F-16I用的超大型告警天线。进气口两侧同样安装了F-16I的超大型电子干扰(ECM)设备舱。右侧ECM设备舱上的航行灯和右翼的航行灯换用了美国军标的蓝色灯。此外还有大量的天线分布在机体四周,让J-10SI像F-16I一样长满了各种“青春痘”。这些大量使用的电子设备也带来了散热的问题,J-10SI换用了新空调系统,可以保证在中东沙漠 40℃以上的炎热环境里为座舱和航电设备降温。

J-10SI的座舱盖也在升级的时候镀了一层金色的金属膜,这层镀膜可以使雷达波在进入座舱前就散射掉,而且还可以保护座舱内的航电免受电磁干扰。不过不是所有的J-10SI都做了全舱盖镀膜,有些只对风挡和前座舱盖镀膜,后座舱盖没有镀膜。

为了能使用美制和以色列自制的武器弹药,J-10SI的火控系统也随之做了相应的修改,以便能兼容中国、美国、以色列的各种武器。为了使用“怪蛇”-Ⅳ/Ⅴ格斗弹,还配备了埃尔比特系统公司研制的Dash IV头盔,其配备的头盔瞄准具进一步提高了J-10SI的格斗能力。J-10SI进气口两侧的吊舱也换成了美式的AN/ AAQ-13和AN/AAQ-28。

由于加装了很多设备,J-10SI比歼10重了不少。之前以色列空军曾经发生过F-16D起降时起落架爆胎导致的事故,所以从F-16I开始就加强了起落架。J-10SI的起落架同样进行了加强,并且后起落架更换了更宽的轮胎。

IAI紧张忙碌半年后,后续23架改装完毕的J-10SI多用途战斗机终于在战后第二年年底交付以色列空军,并根据以色列空军的传统,给她取了希伯来语的昵称。可惜这个时候lavi已经被用来命名从意大利进口的M-346教练机,所以以色列用另一种“狮子”(希伯来语:Ari)来命名J-10SI。J-10SI全部配属给拉蒙空军基地的第119“蝙蝠”中队,该中队之前操作的F-16I则转交其他中队。入列仪式上,以色列空军司令亲自把119中队的队徽标志贴在J-10SI垂尾的大蝙蝠图案中间。战后第三年,J-10SI就投入到对哈马斯残余力量及“大叙利亚国”的空袭行动中。

制作简介

笔者一直很喜欢战绩骄人的以色列空军,也爱屋及乌地喜欢制作以色列空军题材的军机模型。一直想做一架IAI的“狮”式模型,可惜只有制作难度很大的树脂套材,一直没有厂家出相对简单的塑料套材。2006年时,做过一架白色单座歼10模型,贴了以色列空军的机徽以及“蝎子”中队的标志。不过那时候模型制作水平还比较低,做得并不太满意。后来喜欢上了F-16I,可是经过一番考证和琢磨,发现目前市售的F-16I套材没有任何一盒能够达到笔者要求,于是再次放弃。

后来,在网上看到国外模友做的沙漠迷彩歼10S,就有了再做一架以色列空军涂装双座歼10的打算。再加上笔者已陆续完成了10多架歼10模型,这次想做架独特的歼10出来,就考虑用F-16I的零件来改装歼10。2013年的下半年,笔者收集好各种资料及材料后开始了制作。

这次制作的套材还是小号手1/72的歼10S模型,这盒模型经过了改良,品质比单座的歼10有了一定的改进。不过这也是市售1/72比例中唯一的双座歼10模型,没别的可选。机体组合还是常规的那些,重点讲改造吧。

好友钥匙曾经赠送给笔者一套零件不全的梦模型1/72 F-16I用的树脂改造件,不过F-16的机背和歼10的机背差别不小,保形油箱无法直接使用。正巧另一位好友kittyhawk介绍了他在制作F-16I时用纸板自制遗失的保形油箱,于是决定也用纸板自制。先用梦模型的树脂保形油箱在纸板上拓印出轮廓,做出F-16用的纸板保形油箱。然后把这个油箱用遮盖胶带临时固定在歼10S的机体上,把多余的部分标出、剪掉,用富余的小纸板把空隙补上(见图12)。之后在一张完整的纸板上拓印这个修补过的纸板油箱外形,做出一个外形平整的油箱,再和机体比对修改(见图13)。如此这般调整了几次,做出一套和机体能很好配合的保形油箱。不过纸板油箱在刻线的问题上很悲剧,可耻地失败了几次后,只能用黑笔在保形油箱上画出各种开口和蒙皮线(见图14)。

因为之前笔者曾自制过带“电背”的以色列空军F-16D,所以这次制作起来就相对容易得多。“电背”直接用AB补土塑出外形(见图15、图16),干透后与保形油箱假组、刻线(见图17、图18),接着用AB补土追加各种天线、进气口等小附件(图19~图21)。不过我设想的J-10SI“电背”和16I的还是有些区别的。首先是在垂尾下方做了收缩设计,没有把歼10的减速伞舱完全包入“电背”,保留了歼10S的放伞能力;其次就是在“电背”两侧做了两个大减速板。这些改装的理由见前文,这里不再赘述。

“捕鸟器”天线开始想用PE做,后觉得略麻烦,改用纸做。先用打印纸对折,再折出小边缘,滴上较稀的502胶让其硬化,干透后用剪刀修剪成形(见图22)。然后切掉了歼10S鸭翼前的小告警天线,并填上了机头受油管的安装定位孔(见图23、图24),“捕鸟器”旁边的超大告警天线直接用了梦模型的树脂产品。进气口的ECM设备舱本想直接用梦模型的树脂产品,只不过收到的时候只剩一个,于是用AB补土照着做了一个,并把右侧航行灯涂成蓝色。进气口下方的两个水滴形天线同样是AB补土捏出来的(见图25)。主起落架轮胎用 AB补土加宽并改成重力胎。

部分武器装备选用了套材里的成品:PL-12和副油箱来自歼10S套材,AIM-120是C.C.Lee YF-22里的,AN/AAQ-13来自意大利F-16套材,AN/AAQ-28来自长谷川的武器套装IX(见图26)。另一些以色列的特色弹药则是自制或改造:AGM-142是爱德美1/48“幻影”III的“马特拉”导弹改造而来,AGM-142配套使用的AN/ASW-55数据吊舱用AB补土和纸板自制。AGM-130虽是基于GBU-15发展来的,但是现有模型套材里的型号是GBU-15(V)1/B,AGM-130更接近于GBU-15(V)21/B,外形相差有点大。为了减少工作量,最后还是选择在GBU-8的基础上改动。手上没有长谷川的武器套装II,就用正德福翻版的GBU-8改造。Spice炸弹自己用AB补土、胶板、铁丝自制。“怪蛇”-Ⅳ在 AIM-9基础上改造,用AB补土在剪掉弹翼的弹体上重新塑形,然后用胶板制作“怪蛇”-Ⅳ的弹翼(见图27)。以上武器都在挂载点埋上了小磁铁,便于根据需要挂到挂架上。

为了挂载磁性部件,所有的挂架挂载点都装上铁片。机翼内侧的副油箱挂架剪去了后部的弯曲部分,打磨成直线,这样既能挂副油箱,也能挂其他武器。中间的挂架挪用了单座歼10套材中的,改成了双联挂架,因为这个挂架宽大,适合改造。这个大挂架的底部和两侧都做了磁性改造,既可以单独挂载较重的空地武器,也可以在两边挂各挂一枚空空武器(见图28)。

机体采用郡士的以色列空军沙漠迷彩涂料上色(见图29),座舱盖前端喷了金属镀膜。水贴主要是号手套材中的,机号和机徽来自吊扇群群赛的纪念品水贴,垂尾的蝙蝠水贴是balloonfish赠送的天力F-16I套材中的(见图30)。

最后,机体渍洗旧化。大功告成(图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