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训练靶场建设现状评析

2016-10-24 20:20:02 航空世界 2016年9期

凌春霞+陈宇

美国空军装备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军用飞机,所有机型的日常训练和各种新型战机的飞行测试都要在训练靶场完成。近年来,美国国防部大幅投资美国空军的训练靶场,2017财年靶场建设预算高达2.35亿美元,保障战机的健康水平和飞行员的作战技能,提高空军的全维作战能力,保证美军在全球各个战场的制空权。

先进设施保障空战测试与训练

目前,美国空军建有34个传统的空对地射击靶场和电子战靶场,其中内利斯空军基地可谓靶场中的“王冠”,犹他州希尔空军基地、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德克萨斯州戴伊斯空军基地也实力不俗,其他小型专业靶场也能提供相应的训练保障能力。

比如,内利斯空军基地的内华达测试与训练靶场(NTTR)位于内华达南部的大分水岭盆地,拥有大量适于军事训练的地形,能够进行空对地射击、轰炸训练和各种武器测试。东北部边界附近的格鲁姆湖是51区的飞机跑道,北部的托利夏山和布拉沃峰是著名的电子战靶场,墨丘利峡谷主要演练常规作战。托诺帕测试靶场是51区的主要设施,主要进行核武器可靠性测试、熔断和点火系统研发和核武器投送系统测试。伊斯门机场目标区模拟苏联空军基地布局,有多个机库、三条跑道和一条滑行道,以及机场部署的地对空导弹系统。

美国空军斯奈德电子战靶场隶属于德克萨斯州戴伊斯空军基地,主要训练第7作战支援中队等专业电子战部队。该靶场的模拟训练系统非常先进,采用高级雷达与仿真防空导弹模型相结合的方式,雷达系统能够模拟100多种敌军飞机或防空系统的电子信号源,改进型“霍克”(I-HAWK)导弹模型系统则用来提供目标的热成像特征,美国空军的飞行员和武器系统操作员不必实机飞行,就能在高度可视化的模拟面对空战场威胁下进行训练,具有很高的训练成本效益。

另外,美国海军法伦海军航空站位于内华达州的法国人坪,该站建有5个电子战训练靶场,由美国海军作战评估中心(NWAC)管理运行,负责美国海军空中打击作战司令部(NSAWC)的飞行员、武器系统操作员和维修技师的电子战训练,美国海军的其他部队和其他军种的飞行员也会在法伦的电子战训练靶场进行相关的机载或舰载电子战系统测试。

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的战术训练靶场位于马里兰州的帕塔克森特河海军航空站,靶场提供高度仿真的电磁威胁作战环境,能够模拟主要作战对手的电子战装备,为所有训练和演习模拟所需的“敌方战场指令”(EOB),比如敌方的探索与跟踪雷达、防空炮兵雷达、面对空导弹系统、红外系统、干扰发射机等岸基、海基和机载电子设备和指挥控制系统,具备较强的电子战训练能力。

靶场建设面向未来高端战场环境

2016年2月,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视察内利斯空军基地的内华达测试与训练靶场时强调,为应对未来的高端威胁下的战场环境,必须加强测试与训练靶场建设,发挥好靶场潜在的军事效应,保证空军达到应有的战备水平。目前国防部为美国空军未来5年的靶场训练增加了10亿美元的预算,确保未来建设健康发展,反映了美军对于军事训练和靶场建设的高度重视。

美国空军参谋长马克·威尔士三世2015年在国会报告时表示,美国空军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对战备工作投入不够,面临在未来空战中失败的风险,如果不能在战备和能力方面加大投入,未来10~20年就可能被打败。2016年2月,美国空军副参谋长詹姆斯·霍尔姆斯中将公布新预算时表示,新增加的10亿美元训练经费主要用于增加飞行员的飞行小时、武器系统支持、关键技能培训和训练靶场的基础设施建设,保证飞行部队能够击败一个强大的作战对手,同时拒止另外一个对手,达到同时与2个作战对手交战的标准。另外,美国空军的训练靶场要达到第5代的标准,保证能够为第5代战斗机的作战准备服务。

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靶场运行主管约翰·盖里克上校表示,美国空军近年来一直在升级靶场训练设施,不断完善地面投弹区和安全空域建设,保障战斗机飞行和投弹所需,满足飞行员执行近距离空中支援、精确轰炸等任务的训练需求。训练靶场将引进多种先进的训练设施,比如高技术的威胁发射器,模拟地对空导弹和电子战威胁,建设近似实战的训练环境。兰德公司2011年的一份报告也认为美国空军要建立投资战略,平衡国家安全需求与训练发展之间的关系,确保靶场建设长期稳定发展。在增加投资之外,训练靶场也要力争扩大陆上场地和飞行空域的使用权,无论是美军独立掌管的靶场还是与其他机构共用的场地和空域。

大幅投资升级训练保障系统

2014年,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制订了训练靶场发展10年规划,2017财年主要是大幅投资改善靶场现有的训练系统。比如,美国海军在内华达州法伦海军航空站的训练战靶场,就配备了“移动式威胁训练发射系统”。这种先进的模拟威胁装置包含一部无线电模拟发射机,作为空对地攻击行动中雷达和通信装置的假目标使用,能够模拟红军的一体化防空系统,嵌入美军空战武器靶场的演习背景,保障美军各军种战斗机和EA-18G“咆哮者”电子战飞机的训练,为美军和盟国空军部队提供联合训练环境,保障双边或多边空战演习中的高级训练课目。

与传统的空战训练战靶场避免“威胁”接近目标不同,“移动式威胁训练发射系统”本身就是一种实际存在的目标,能够保障参演部队演练电子攻击与压制敌方防空系统的任务。靶场未来还会增加新的干扰发射机,同时对原有的发射机进行技术升级,模拟联合战场威胁,适应当前作战对手反介入能力的提升,进一步增加演习中的电子战课目,供美军和新加坡、泰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国的空军部队使用。在升级和引进新装备过程中,美国空军还将进行“预先准备评估”,与装备供应商合作对即将海外部署的部队进行训练。

引进先进训练支援装备之外,美国空军也在投资建设其他技术项目,比如在演习环境中创造网络化模拟战场,减少对地面保障设施的需求。首先是具备赛博空间能力的“现实虚拟架构”(LVC)。“现实虚拟架构”使用能够交换作战数据的模拟器,将模拟仿真与现实在统一的信息空间里进行整合,进行战役、战斗训练,通过多层级、多功能的LVC训练环境来提高飞行员使用航空武器进行演习和作战的质量。具备赛博空间能力的“现实虚拟架构”按照模块化和适应性原则建设,模拟器与作战指挥、通信与情报系统接口,模拟与仿真操作更加简单,但是模型效能较之前的一体化JLVC架构有所提高,能确保用更少的时间设计和跟踪演习情况。通过具备赛博空间能力的LVC架构建设,美国空军的训练靶场将继续为2万人以下部队提供联合训练设施,保证1200个远程设施联入虚拟战场空间,每年训练保障量超过1万小时。

内利斯空军基地也在为“红旗军演”专门建设一套多级多维系统,专门模拟第五代战斗机(原称第四代)的威胁,同时加入空间和赛博领域作战元素。飞行员在参加“红旗”军演时,有一个课目是禁止发射空对空导弹,体验空战中被击落的感受,该课目就需要使用先进的LVC架构来模拟。针对F-35“闪电II”陆续列装美军部队的实际,美军也迫切需要引进更先进的威胁模拟系统。霍尔姆斯中将认为,如果再用传统的发射机训练F-35战斗机,那么飞行员会在飞机上打哈欠,第5代战斗机的作战性能也得不到应有的测试。

内利斯空军基地从2015年的“红旗军演”开始整合第5代战斗机的模拟作战环境,柯特兰空军基地的分布式任务中心也进行着相关训练。美军设置了一架模拟E-8“联合星”预警机,全时监控靶场的参演装备,向F-16和F-15战斗机发送目标信息,并利用仿真“爱国者”导弹模拟防空火力威胁,减少实际运抵内利斯空军基地参演的“爱国者”数量,节约了大笔经费。如果以后的演习全部使用仿真“爱国者”,那么每次演习能够节省100万美元经费。

美国空军第414作战训练中队指挥官杰夫里·韦德上校表示,“红旗军演”的实践表明,仿真训练是高效益的训练方式,战斗机飞行员、无人机操作员和E-8“联合星”预警机机组人员能够获得更好的联合训练机会,证明训练靶场的模拟化建设还将向更深层次发展。

空中国民警卫队靶场同样实力不俗

目前,美国空军每年耗资3亿美元用于训练靶场的运行和维护,内利斯等现役靶场的军人和文职人员与合同商们共同努力,保障空军最高级别的“红旗军演”。同时,空中国民警卫队的靶场也担负重要的训练任务,这些靶场主要由现役军职人员管理和运行,包括一部分国民警卫队员也参与其中。比如爱达荷州霍姆山空军基地的第226靶场中队(RANS),编制144名全时服役的警卫队员,军事专业大多为“联合空战控制员”(JTAC),他们管理的靶场综合体面积24864千米2,包括3个不同类型的训练靶场,装备20种不同型号的威胁发射器,能够模拟美军训练所需的所有战场威胁,不仅为州国民警卫队的A-10攻击机和F-15E“打击鹰”战斗机提供威胁发射设施,也为全美范围内的10多个大型演习提供训练保障,提高飞行员在各种战场环境下的作战技能。

其中,塞勒·克里克轰炸机靶场位于霍姆山空军某地以北40千米处,面积405千米2,设置了大量模拟雷达和假目标,主要用于飞行部队训练空对地作战任务,包括对地轰炸和电子战行动,目前美国空军正在努力扩大靶场范围,从而担负更多的训练保障任务。琼尼伯·布特靶场位于霍姆山空军某地以北112千米处,负责组织美国三军联合演习和盟国参加的多边联合演习。

第226靶场中队装备有多种型号的武器标靶系统,比如防空火炮、电子战装置、不同代次的地空导弹,这些标靶都能够车载运输,除了保障附近飞行中队的军事训练,每年还要到霍姆山空军基地之外的靶场保障大约15场演习。由于美国空军近几年新装备列装和训练节奏加快,第226靶场中队的任务量比前几年多了一倍,2016年2月初,希尔空军基地的F-35A就在霍姆山空军基地靶场综合体与第226靶场中队进行了首次联训。

GTR-18“萨姆”发烟教练弹模拟系统(SSS)是第226靶场中队的常用装备。GTR-18A教练火箭弹由美国海军武器中心(NWC)研发,长38厘米,直径5厘米,升限550米,翼展15厘米,固体火箭推进,能够为机组人员的低空攻击行动提供安全仿真的训练背景。弹体由酚醛纸、尾翼由泡沫聚苯乙烯制成,由于重量很轻,即使击中低空飞行的战斗机也不会对飞机造成严重损伤,而且模拟面对空导弹成本极低。由于发射后尾部冒出浓重的白烟,因此美军将其称为“发烟萨姆”。系统包括LMU-23/E单枚发射器或LMU-24/E 四枚发射器2种制式,还有一部车载SMU-124/E跟踪雷达(AN/ VPQ-1雷达),由地面雷达系统操作员管理。

“马里那”紫外信号追踪器(UV Mallina)由澳大利亚 Tenix 国防和西西里系统有限公司联合研发,是一种陆基紫外信号模拟系统,用来模拟地对空导弹的紫外信号,作用距离3~5千米,保障飞机上的紫外导弹预警系统(MWS)训练,具体分为AN/AAR-47、54、57、60机载导弹告警接收机(CMWS)和MAW-200型紫外告警系统等型号。

第226靶场中队指挥官斯科特·唐尼上校表示,由于第5代战斗机训练是全新事物,2月的联训是中队第一次与F-35A飞行员密切合作,双方都从中获得了宝贵的训练资料。这些资料将为美国空军的“红军部队”建设提供依据,同时能够检验第5代战斗机机载系统功能,提升飞行员的作战技能,从而在未来战争中面对世界上最严重的战场威胁。

结语

美国空军参谋长威尔士三世上将表示,尽管美国空军目前应对的是反游击作战那样的低强度冲突,但是美军已经开始“回归传统作战样式”,未来的作战重心也将向高强度战争方向转移。因此,美国空军的飞行员必须具备在24~48小时快速部署到前线的能力,去面对强大作战对手的地对空威胁。美国空军计划在8~10年内恢复全维战备水平,彻底改变过去15年基础设施投资不足的局面,而在这些建设投资中,训练靶场将是未来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从而更好地保障美军空中作战能力的持续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