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神”升级看美国空军无人机改革发展现状

2016-11-29 13:01:33 航空世界 2016年10期

凌春霞+张晓军+李丽

MQ-9成为美空军主要机型

无人机具备军用功能以来,美军先后研发了多种机型投入实战,MQ-1B“捕食者”、MQ-1C“灰鹰”、RQ-4A“全球鹰”、MQ-4C“人鱼海神”、MQ-5B“猎人”、RQ-7“影子”、MQ-9A“死神”、RQ-11“大乌鸦”、RQ-21A“黑杰克”、RQ-170“哨兵”无人机,都已经是世界军事界广为人知的明星武器装备。美国空军装备的无人机,主要担负战役以上情报侦察监视(ISR)和火力打击任务,因此MQ-1B“捕食者”和MQ-9A“死神”是空军列装的主要机型,“死神”更是空军无人机建设和运用的重点。

MQ-9“死神”无人机由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为美国空军、美国海军和英国皇家空军开发,是世界上第一种攻击型无人机,每架飞机价值2000万~2500万美元,具有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的一切特点。MQ-9翼展20米,高3.8米,平直翼气动布局,空重2223千克,最大起飞重量4760千克,比“捕食者”的载重能力高10倍。安装一部霍尼韦尔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巡航速度313千米/时,最大飞行速度460千米/时,比“捕食者”快2倍,具备一定的亚声速飞行能力,续航时间15小时,空载时飞行高度15000米,满载时巡航飞行高度也达9000米。

MQ-9“死神”作为一款无人攻击机,与A-10攻击机尺寸相当,可携带1360千克的武器弹药,能够挂载一组AGM-114“地狱火”导弹(4枚)、GBU-12“铺路石II”激光制导炸弹(2枚)、GBU-38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DAM)和GBU-49增程型500磅(227千克)激光/ GPS联合制导炸弹,由地面控制站中部署的2名飞行员(传感器/武器操作员)操控。仅从弹药数量和型号上分析,MQ-9“死神”无人机的打击能力一点也不输给F-22“猛禽”和F-35“闪电II”这些第5代战斗机,原因就是MQ-9几乎已经能够挂载所有美军的先进弹药系统,作战成本远远小于隐身战斗机,而且还没有飞行员伤亡的顾虑。

MQ-9装备了先进的全谱瞄准系统(MTS-B),配有1部摄像机和1部红外照相机,具备导航和夜视功能,基座能够实现360度旋转,提供全向态势感知能力,1部红外激光指示器用来扫描目标,目标信息通过先进的卫星通信数据链传送到地面控制站的显示屏上。MTS-B、微光电视和合成孔径雷达配以先进的防区外攻击弹药,非常适合在沙漠等复杂作战环境下使用,除了可以在山区和危险地区执行持续的情报监视侦察任务,也能为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空中支援。美军的公开资料显示,MQ-9“死神”无人机可为空中作战中心和地面部队收集、传输动态图像,帮助地面部队选用合适的装备进行作战,还可根据实际需要随时开火。

2007年9月,美国空军首架MQ-9“死神”无人机被派往阿富汗执行作战任务,截至2008年3月“死神”的机载“地狱火”空地导弹和500磅激光制导炸弹对阿富汗境内16个目标实施了打击,宣告了无人攻击机初战告捷。目前,美国空军库存清单上共有134架MQ-1B“捕食者”和176架MQ-9A“死神”,这些飞机已经累计飞行了220万小时,仍可以连续保障90%的任务完成率,超过77%的“座舱”(即地面控制站)已经投入到全球战争中,其余的用于训练和测试。

MQ-9“死神”无人机列装以来一直在进行升级,截止2016年3月美军已经开始生产Block 5升级版(2012年首飞)。升级版“死神”为霍尼韦尔涡桨发动机传动装置配装了“起动/发电备份电源系统”,增加了直接驱动无刷直流发电机,用于应对随机发生的不确定故障,可以保障在主电源系统发生故障时无人机能够再持续飞行10小时。通过安装应急电源系统,MQ-9“死神”部队有效地减少了无人机坠毁数量,自2015年4月以来成功避免了20起坠毁事故。有了MQ-9的升级经验,美国空军计划在2018年推出“捕食者”的最新型号,也将采用全新的电源系统设计。

内华达州克里奇空军基地是美国空军第432联队/第432空中远征联队的驻地,基地部署有MQ-1“捕食者”和MQ-9“死神”无人机,同时还负责无人机作战数据信息收集和整合任务。被《飞行国际》网站报道过的MQ-9“死神”无人机单机飞行小时达到2万小时的纪录,就是由第432联队创造,2015年7月,第432联队又刷新了美国空军的这项飞行纪录。

MQ-9“死神”无人机之所以能够不断提升打击和侦察作战能力并屡创纪录,主要是源于严格的日常训练。克里奇空军基地的无人机训练内容非常丰富,比如,MQ-9“死神”无人机要进行常规起降、“触地复飞”、长航时飞行、火力打击、情报收集、数据传输等训练课目,训练任务可以说是繁重而又严格。为检验训练效果,第432联队每年都会举行“机组人员技能大赛”,飞行员、传感器操作员、弹药装载员、维修技师分别有自己的比武课目,这些比武课目通常需要混合编组,考核的是整个中队的协同作战能力。

在2015年度大赛中,第432飞机维修中队就与第432航空武器中队(AMXS)武器系统小队的弹药装载员混合编组,共同进行弹药装载比赛。装弹团队要完成弹药选择、运送、搬运、装载、固定、安全布线、质量检查等整个装填弹药过程,由于相关技术已经非常熟练,他们在45分钟内为一架MQ-9“死神”无人机安装完成4枚GBU-12“铺路石II”激光制导炸弹教练弹,夺得了装载员比武的冠军。士兵们对于这样的“小比武、小竞赛”也都非常喜欢,在指挥官宣布比赛成绩之后,都会兴奋地庆祝一番。

另外,美国空军的无人机部队还会举行一些“季度比赛”,检验阶段训练成果。“季度比赛”的训练课目更加具体,挂架检修、导弹弹翼拆卸与安装、组合工具使用、理论笔试等等,检验的是保障人员的速度、精确度和团队意识。同样是武器挂载训练,美国空军要求挂载员能够在20~30分钟之内完成2枚弹药的挂载任务,训练标准是就快速准确。很明显,这样的标准与上述的年度比武时的45分钟4枚导弹还有一定的差距。

体能训练也是无人机飞行员(操作员)和维修技师的必训课目,基地经常组织障碍跑、短跑、5000米和1万米跑训练,提高官兵的身体素质,保障其他专业训练任务的进行。为搞好辅助性体能训练,克里奇空军基地建设了完善的训练设施,健身房设置了拉力器、跑步机、椭圆仪、台阶机、健身功率车、杠铃、哑铃等全套器材。

军种范围内的交互联训

第432联队的无人机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除了在克里奇空军基地进行日常战备训练,还会到汉考克机场进行交叉联训。汉考克机场是美国空中国民警卫队的一个主要空军基地,是锡拉库扎-汉考克国际机场与纽约空中国民警卫队第174攻击联队(ATW)共用基础设施的军用两用机场,位于纽约东北7.4千米处,飞行线路面积1.4平方千米,第174航空维修大队和第174空中支援作战中队(ASOS)驻扎在此负责保障,3支部队都接受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ACC)的领导。同时,美国陆军第10山地师的无人机也在汉考克建有临时机库,用来保障陆军和其他军种无人机的部署和训练。

汉考克空中国民警卫队基地部署了2000名全时服役的警卫队员和空军预备役人员,这些作战和空勤人员从2008年8月开始列装MQ-9“死神”无人机,换代了所有的F-16“战隼”战斗机,由战斗机联队转为空中攻击联队的任务。这次转型,也标志着美国空军正在提升无人机在未来空战中的地位,从现役飞行联队到预备役的攻击联队,都在向着无人化方向发展。

汉考克建有空中国民警卫队首个MQ-9培训基地,由专业训练单位(FTU)负责美国空军现役部队、国民警卫队和空中预备役的无人机飞行员,训练内容涵盖MQ-9和MQ-1所有地面控制站的操作课目,参训学员通常需要接受45天的培训才能毕业。FTU成立后不久,就为惠勒-塞克陆军机场(AAF)进行了MQ-9飞行员培训,累计1400小时的训练任务受到纽约州美国陆军多姆堡无人机部队的好评。美国空军现役无人机飞行员对汉考克空中国民警卫队基地的专业训练单位也有较高的评价,很多飞行员都认为这里有“空军范围内最好的训练环境”。正是由于具备强大的组训能力,汉考克得以与克里奇空军基地合作,进行无人机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的交叉联训,进一步提升第432联队的战场监视和火力打击能力。

着力解决人员紧缺问题

尽管已经取得了研发和运用上的巨大成果,美国空军还是计划要加强无人机部队的各项建设,升级改进主要装备的作战性能之外,也要解决近年来困扰他们的无人机飞行员(操作员)短缺的问题。

2016年7月,美国空军原参谋长马克·A·威尔士三世上将表示,必须周密计划无人机部队的未来,使其达到美国空军的预期值。以往,美国空军每年能够培养300多名无人机飞行员,但是也有一年只培养了188名,却流失了240名飞行员的情况发生。不过,2016年度美国空军已经训练了多达334名飞行员,并且计划在2017财年培训384名优秀的空军士兵成为无人机飞行员,以便美国空军在2年内解决面临的250人的飞行员短缺问题。美国空军从2008开始就试图解决无人机飞行员需求快速增长的问题,这此计划无疑都是良好的势头。尽管这只是前任领导人提出的殷切希望,但是也反映了美国空军对于无人机作战运用的重视程度。

2016年3月,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司令赫尔伯特·J·“鹰”·卡莱尔上将向国会表示,美国空军无人机部队近10年担负了繁重的作战任务,但是飞行员、操作员和维护技师都非常紧缺。的确,美国空军的无人机部队在2007年只执行了7次战斗巡航任务,到2015年已经激增到65次作战行动,由于飞行员等岗位的短缺,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不得不批准了空军将巡逻飞行任务削减到60次的请求。2014年8月8日至2016年7月24日之间,MQ-1“捕食者”和MQ-9“死神”无人机在“内部解决行动”中总计飞行9100架次,进行了1800次空袭,发射了3400枚精确制导弹药,作战出动的强度的确非常大。

美国空军参谋长大卫·古德费恩在国会表示,目前,无人机部队已经成为美国空军重要的组成部分,1300名飞行员是美军空军所有兵种里飞行员数量最多的一支,其次才是C-17运输机部队的800名飞行员。因此,美国空军正在无人机部队实施改革,以便满足高强度作战节奏对于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的需求。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要求在未来5年增加30亿美元经费,用于采购75架MQ-9“死神”无人机,并培养2倍于当前数量的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如果这个建议得到批准,美国空军无人机部队将增加17个飞行中队和3000名飞行员的编制规模,具体的改革举措多达140项。

另外,飞行员数量并非美国空军关心的惟一问题,无人机部队整体结构的调整同样将是改革的重点。美国空军强调,未来要创建飞行员和其家庭能够接受的作战节奏,降低无人机飞行员的作战强度,营造“拴心留人”的无人机部队环境。改革的第一步是对飞行员教育,使其明确无人机飞行作战对于整个军种的重要性,这在当前无人机飞行员大量流失的情况下显得成为重要,而且要达到这一目标也需要做大量的工作,美国空军高层也需要在其中加强指导和支持。

2016年4月,美国空军宣布MQ-1“捕食者”部队将重新担负攻击中队的任务,机组人员在敌方威胁环境下的飞行时间也将记入战斗飞行时间,无论是否发起了空袭行动。这项改革也预示着美国空军将逐步淘汰“捕食者”,换代成更强大的MQ-9“死神”无人机。威尔士三世上将表示,随着空战形态的发展,美军无人机部队也必须调整改革,上述这些措施表明空军已经承认无人机飞行员的作战负担非常沉重,为联合部队提供的作战效能也有目共睹。

士官飞行员将在美军成为现实

美国空军空战司令部也在呼吁提高无人机部队士官的地位,2016年9月将开始训练飞行RQ-4“全球鹰”无人机,首期测试培训期间将开办2个士官飞行员培训班,未来将吸收更多的士官参加培训,帮助他们成为职业的无人机飞行员,最终达到全空军100名士官RQ-4飞行员的目标。卡莱尔上将在2016年7月表示,以他在空军服役38年的经验来看,士官能够胜任空军所有岗位,这项改革能够使空军的未来作战更具灵活性,因此极具意义。

虽然美国空军目前还没有计划让士官飞行MQ-1“捕食者”和MQ-9“死神”无人机,但是卡莱尔上将认为未来有可能让士官担负,具体改革将视RQ-4“全球鹰”的培训情况而定。威尔士三世则认为空军解决飞行员问题的同时,也应当评估无人机部队的维修质量的职业领域问题,尽管目前还没有结论,但是部队自己的实践将帮助空军找到答案。

美国空军还计划在克里奇空军基地之外建立更多的无人机运行基地,比如加利福尼亚州的毕尔空军基地、亚利桑那州的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弗吉尼亚州的兰利-尤斯蒂斯联合基地和一部分海外基地,一方面为战场指挥官提供更多的选择,另一方面用来缩短飞行员上班的通勤时间,使他们有更多时间关照家庭。

既然美国空军在改革中提到了对于飞行员的人文关怀,那么本文最后也谈一谈无人机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的军旅生活。美国空军的无人机部队官兵尽管担负繁重的作战任务,但是他们的业余生活还是丰富多彩的。比如,第432通信维修中队军士长蒂莫西·塞拉诺负责MQ-1无人机的日常维修和维护,由于工作任务出色,他获得过克里奇空军基地颁发的军士长奖章。业余时间里,他喜欢玩折纸手工制作,这些小玩艺有无人机模型,也有各种小动物,还有用3张一美元创作的一只翼龙。据他自己介绍,他的这些技能是在中学时跟着教材和视频学会的,参军入伍多年之后仍是他最大的业余爱好。用美元叠成一架MQ-1无人机模型要费很多心思和时间,但是他觉得这是无人机部队的精神象征,操作和维护无人机本来就是复杂的工作,因此他也乐于完成MQ-1无人机这样最具挑战性的折纸创作,在折出一架活灵活现的飞机之后,他也会感到自豪和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