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海空力量的源泉(下)

2016-11-29 13:58:54 航空世界 2016年10期

潘文林

第一篇

由民用飞机衍生而来的海军飞机

民用飞机转换为军用飞机是作战飞机发展的一条重要途径。除了轰炸机、战斗机、攻击机和大中型运输机外,其他军用飞机大多由民用飞机衍生而来。在形形色色的以遂行海上任务为主的飞机中,同样不乏民转军的例子。

民转军的意义

有利于快速形成作战能力,并降低飞机的采购成本。民用飞机已经多年使用,可靠性高,在改装时无需再做安全性测试。另外,很多民用飞机拥有气密舱,在改装时不需增加相应的工作量和费用。因此,任何一种在既有的民用飞机基础上研发的军用飞机,其研制速度均要快于新研制的同类军用飞机,也便于利用已有的生产线批量生产。因而在现役的民用飞机基础上改装成军用飞机,不仅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还能因额外增加飞机销量而降低飞机及其配套系统、零配件的采购成本。

可以简化后勤、人员训练等。军方如果装备由民用飞机改装的军用飞机,就可利用同型民用飞机进行训练,或者干脆由航空公司专职人员来驾驶。使用销售成功的民用飞机改装的军用飞机,还可从遍布世界各地的相关飞机、发动机系统部件和零配件供应商那里方便获取所需。必要时,也可以由航空公司的地勤人员完成飞机及发动机的维护。

小型民用飞机改装军用飞机的优势明显。小型民用飞机因其独特的技战术优势,可以发挥大型飞机所不具备的优势。主要表现在:

“延长”主战飞机寿命。作战飞机在日常训练等非作战条件下将损耗相当多的可能用于战争的使用寿命。有效应对措施就是使用飞行模拟器和小型的替代飞机。由小型民用飞机改装而成的教练机不仅可以大为降低训练费用,还可以“延长”主战飞机的使用寿命。

运行成本更低。小型飞机因耗油量低、维护工时较少,单次使用成本大大低于大型飞机和战斗机、轰炸机等。比如为邻近机场运送一两台单台重量不超过500千克的涡桨或涡轴发动机,如果使用常见的C-130、运8等中型运输机很不划算,如果使用由运12、Do.228等小型飞机改装而成的运输机可能会更好。

适应性强,对机场的要求较低。最大起飞重量和几何尺寸较小的小型民用飞机,短距起降能力突出,对跑道等机场设施要求低,不会占用大型机库,适应能力强。

充分胜任和平时期的任务。例如在近海巡逻时,没有必要每次都派出担负反潜重任的大型反潜巡逻机执行任务。在遂行这类常规任务时,由小型飞机改装而成的巡逻机足以完成此类任务。

机型介绍

民用飞机改装成的军用飞机,几乎囊括了所有类型的军用飞机,主要涉及海上巡逻机、教练机、预警机、运输机、电子干扰机、电子侦察机、加油机等。有些民改军飞机直接作为一线作战飞机,有些则成为非常重要的辅助机种。本文仅介绍由民用飞机衍生而来的海军飞机。

海上巡逻机

从广义上讲,海军装备的反潜机/侦察机和一般隶属于准军事组织的搜救飞机统称为海上巡逻机。海上巡逻机是一种比较古老的民转军机型,难以统计。除了“猎迷”、P-3、伊尔-38等耳熟能详的机型外,还有更多的海上巡逻机您可能闻所未闻。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交战双方均有将民用飞机改装成海上巡逻机的成功案例,例如英国的“安森”、美国的“哈德逊”、德国的Fw200“秃鹰”等。二战之后,除了水上轰炸机、P-2、“大西洋”和舰载反潜机等为数不多的专门研发的海上巡逻机外,其余皆由民用飞机改装而成。

受航空工业发展水平影响,美国、英国、苏联/俄罗斯、加拿大、荷兰、意大利、西班牙、巴西等国是改装海上巡逻机的主要国家。除了前三国主要研发大型海上巡逻机外,后几个国家则主要以支线飞机作为海上巡逻机的飞行平台。以加拿大为例,该国在“不列颠”活塞式客机基础上改装过CP-107海上巡逻机。此外,加拿大还先后将“冲锋”7、“冲锋”8等飞机改成海上巡逻机。再以荷兰为例,该国先后研发了F.27“海岸”、福克50“海上执法者”Mk2等海上巡逻机。意大利、西班牙、巴西分别将本国生产的ATR42/72、CN.235、EMB-110和ERJ145等支线飞机改装成海上巡逻机。另外,西班牙还将C-212、C-295运输机改装成小型和大型的海上巡逻机。美国、英国、苏联/俄罗斯、加拿大除了在客机基础上研发大型的海上巡逻机外,还曾经在“湾流”、“超空中国王”200、“岛人”“喷气流”31、“挑战者”“双水獭”公务机或小型飞机基础上研发了用于专属经济区的中小型海上巡逻机。

德国、波兰、以色列、法国、乌克兰和瑞典等国是次要的海上巡逻机研制国家,用户相对较少。其中,德国、波兰分别以Do.128、Do.228和M-28等使用涡桨发动机的小型飞机作为海上巡逻机飞行平台,瑞典将已经停止生产的Saab340和Saab2000支线飞机改成海上巡逻机。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以色列、法国、乌克兰主要以使用涡扇发动机的小型喷气式飞机为飞行平台。其中,以色列和法国主要以其研发的IAI 1124“西风”、“隼”式系列公务机作为海上巡逻机的飞行平台,乌克兰则将安-72运输机发展成海上巡逻机。

在现有的海上巡逻机中,大多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装置,而以涡扇发动机为动力装置的主要有:英国的“猎迷”,美国的P-8、S-3、日本的P-1,俄罗斯的图-204P,乌克兰的安-72P,以及以公务机为平台的海上巡逻机。

潜艇通信中继机

潜艇通信中继机是一种机载甚低频通信系统,主要用途是为了使用国在遭受核攻击的情况下,迅速向巡弋在各大洋的战略核潜艇转发紧急作战行动指令,从而实施有效核报复。潜艇通信中继机大多由大中型飞机改装而成,其中既有大型客机,也有大中型运输机。

美国海军在完成对“拉菲特”级战略核潜艇的改装并为之搭载“三叉戟”IC4型导弹后,为使本国的对潜艇通信系统更有效、更可靠、更能抗核打击,于1982年选定以波音707为平台的E-3A预警机的机体为新一代潜艇通信中继机的基础。1988年第1架飞机开始服役。这种新一代的对潜通信中继机被命名为E-6。此外,美国空军装备的由波音747-200宽体客机改装的E-4国家应急指挥所,也具备使用机载甚低频通信系统对战略核潜艇进行通信的能力。无独有偶,俄罗斯除将图-95战略轰炸机改装成图-142MR潜艇通信中继机外,同样将伊尔-86宽体客机改装成伊尔-80国家应急指挥飞机,并使之具有和战略核潜艇进行甚低频通信的能力。

上述飞机中,除图-142MR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装置外,其余皆使用涡扇发动机。

教练机

由民用飞机发展而来的教练机可能是另一种装备海军较多的机型,且大多为小型飞机。用于海军的教练机与用于空军的教练机不同,颇具海军特色。

作为世界上比较著名的一款初级教练机,美国的T-34除装备美国海空军外,还先后出口到1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前身是当时著名的比奇35“富源”轻型飞机,经过广泛测试,美国空军于1953年开始正式使用T-34A。其后,美国海军订购了423架T-34B。再后来,海军先后装备了353架使用涡桨发动机的C型。

在由中小型民用飞机改为海军的飞机中,不乏特种教练机。例如由我国运7改装成的为轰6服务的教练机,俄罗斯由图-134改装成的为图-22M战略轰炸机培训飞行员的教练机,英国在“喷气流”31基础上改装的为多发飞机培训空勤人员的教练机等。此外,一些国家的海军还装备了为战斗机、攻击机服务的教练机。在美国,为F-14战斗机培养相应的空勤人员格外重要。为了有效降低训练成本,提高效率,美国海军研制了模拟F-14火控雷达的机载训练系统。机头装有AN/APQ-159雷达的T-47A源自S550“奖状”S/Ⅱ公务机,作为海军军校的教练机,在取代了T-39D之后,可以执行F-14所具备的空空、空地、截击等训练任务。由G-159“湾流”Ⅰ改装而成的海军TC-4导航教练机,配备AN/APQ-148导航/攻击雷达、目标识别和攻击传感器转塔,能够训练A-6攻击机的轰炸领航员。与此类似,法国海军装备的“隼”10MER教练机及EMB-121“兴古河”被用于训练与通讯,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的U-8用于导航训练、YS-11A-200用于反潜训练……

上述教练机中,图-134UBL、T-47A、“隼”10MER均为双发的喷气式飞机,分别尾吊两台D-30-2、JT15D-5和TFE731-2涡扇发动机。

预警机

预警机上除安装有预警雷达外,还装有敌我识别、情报处理、指挥控制、通信导航、电子对抗等电子系统,不仅能够及时截获和监视空中入侵目标,而且还能引导和指挥己方战斗机进行拦截和攻击,成为空中预警指挥机。现役预警机大多由民用飞机发展而来,例如E-3、E-767、“楔尾”和“费尔康”等。相比较而言,海军装备的这类飞机较少,而舰载型更是凤毛麟角。

四发三垂尾的“星座”、“超级星座”是洛克希德公司在二战前后研制的大型客机,该机先后被美国军方征用,其中“超级星座”的军用运输型被称为C-121。20世纪50年代初期,美国海军将C-121改装为机身背部和腹部安装有雷达整流罩的WV-2预警机。60年代初期,美国海军又将WV-2改进成世界上首架安装有圆盘形雷达罩的WV-2E预警机。

安-71是苏联在短距起降运输机安-72的基础上改装研制的舰载预警机。该机在机翼前端安装两台D-436K涡扇发动机,最大时速650千米,实用升限9500~10800米。因不适合上舰,仅仅停留于原型机阶段。

运输机

由民用飞机改装成中小型的军用运输机,是一种常见的民转军形式。基本上可以说,几乎每种中小型民用飞机都有相应的主要承担运输任务的军用改型。

与美国空军不同,美国海军装备的主力运输机大多由民用飞机派生而来。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海军即将DC-3和DC-4发展成R4D、R5D运输机。之后,美国海军及海军陆战队将康维尔240改成R4Y-1(后改称C-131F),将PA-23改装成UO-1(后来改称U-11A)。20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海军将DC-9双发中短程客机改装成C-9B“空中列车Ⅱ”,将波音737改造成C-40A。期间,美国海军还将“超空中国王”200发展出UC-12,将 S560“奖状”Ⅴ衍生出UC-35B、UC-35D运输机,将“湾流”Ⅰ和“湾流”Ⅳ衍生出C-20等。其他国家,如加拿大由“冲锋”8发展成CC-142多用途飞机,英国将HS.748改装成“安多弗”运输机,法国则直接利用“隼”式公务机。

电子侦察机

与U-2、SR-71、米格-25等光学侦察机不同的是,电子侦察机是利用电子设备遂行电子侦察任务的一种特种军用飞机;也是在海上巡逻机之外,专门遂行电子侦察的特种飞机。截至目前,各国海军装备的由民用飞机改装成的电子侦察机主要有苏联的伊尔-14、伊尔-20,美国的 EP-3、EC-24A,英国的“猎迷”R. Mk1,中国的运8高新工程飞机等电子侦察机。此外,美国还为阿根廷海军研制了“伊莱特克拉”,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以波音737、ERJ145等飞机为平台为本国海军装备EP-3的后继机;荷兰还为新加坡研制了F50ME2S多用途飞机……

以上飞机中,EC-24A、“猎迷”R. Mk1、EMB-145ACS为喷气式飞机。以EC-24A为例,该机由DC-8发展而来,在美国海军中,主要用于在海军演习中侦察己方军舰在应对攻击时的防御能力。

第二篇

涡桨发动机与海军飞机

涡桨飞机的技战术优势

与活塞式发动机相比,具有重量轻、振动小等优点。涡桨发动机的功率大,功重比(功率/重量)也大,功重比为4以上,最大功率可超过11000千瓦;而活塞式发动机功重比不超过2,最大功率不超过3000千瓦。涡桨发动机由于没有做往复运动的活塞,运转稳定性好,噪音小,工作寿命长,维修费用也较低。由于核心部分采用燃气发生器,涡桨发动机的适用高度和速度范围均比活塞发动机高很多。随着飞行高度的增加,涡桨发动机的性能比活塞发动机更显优越。

耗油率低,有利于延长飞行距离。涡桨发动机和活塞发动机的耗油率差不多,与涡喷和涡扇发动机相比具有耗油率低的优点。这一点对以遂行海上任务的飞机特别有利。例如,图-95/图-142、P-3、E-2、“大西洋”、伊尔-38、水轰5等飞机均使用涡桨发动机。

经济性好。涡桨发动机所使用的航空煤油要比活塞发动机使用的汽油便宜。在民机领域,涡桨飞机与喷气式客机相比,在500~600千米航线上每座运营成本较后者低35%;而在500千米以内的航线上,每座运营成本较涡喷飞机低40%以上。随着近年燃油价格的持续走高,涡桨飞机燃油成本优势明显。

起降性能好。涡桨发动机与涡喷、涡扇发动机相比具有起飞推力大的优点。涡桨飞机着陆时,可以改变桨距产生反向拉力,以缩短着陆距离。涡桨飞机飞行速度慢,机翼面积较大,起降性能好。作为舰载机的涡桨飞机的起降性能较之喷气式飞机优异得多,这也是美国海军一直以E-2作为舰载预警机的原因之一。

更有利于实现大飞机的目标。早期的喷气式发动机的推力普遍偏小,以此为动力装置的飞机最大起飞重量很难超过100吨。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的大型飞机走在了使用涡喷、涡扇发动机飞机的前头。20世纪50年代出现的大飞机大多是涡桨飞机,例如图-95战略轰炸机,图-114大型客机,安-22、“贝尔法斯特”、C-133大型军用运输机等。

涡桨发动机发展概况

二战之后,世界航空工业步入快速发展时期,不仅飞机的技、战术性能呈现出惊人的变化,作为动力装置的燃气涡轮发动机更是日新月异,有力推动了飞机、直升机的快速发展。在航空发动机领域,涡桨发动机对航空工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英国、美国、苏联/俄罗斯、加拿大等国是引领涡桨发动机发展的几个重要国家。

英国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研制涡桨发动机的国家。早在1942年,即开始研制世界首台涡桨发动机“曼巴”。后来,英国人又把“曼巴”发展成两台并车的“双曼巴”。之后,还研制了“意兰特”“奥利安”“普罗斯特”“苔茵”和“达特”等多种涡桨发动机。

1948年7月,世界上首架现代意义的客机——使用涡桨发动机的“子爵”首飞。该机一直生产到1971年,产量超过560架。“子爵”安装有4台“达特”——世界上首种采用双级离心式压气机的涡桨发动机。该发动机1945年开始研制,1946年7月首次试车,1950年8月正式投入使用。该发动机一直持续生产到1987年,共交付7100台;截至2002年,总共飞行1.6亿小时。除了“子爵”外,“达特”发动机还安装于法国“贸易风”舰载反潜机,HS.748、HPR-7“先驱”、AW.650“大商船”、“湾流”Ⅰ/ TC-4、FH-227,F.27、YS-11等飞机上。

英国另一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涡桨发动机便是“苔茵”。该发动机于1953年开始设计,1956年开始试飞。“苔茵”在20世纪60年代,属于经济性好、重量轻和结构紧凑的发动机。先后用于“先锋”客机、S.C.5“贝尔法斯特”运输机、CL-44运输机、“大西洋”海上巡逻机、C-160运输机、利比亚使用的G222等飞机上面。

“普罗斯特”也是一种名噪一时的涡桨发动机。该发动机用于当时的“不列颠”“布拉巴宗”Ⅱ大型客机,以及“公主”大型水上飞机。

美国

在美国,艾利逊公司(已并入英国罗罗公司)、通用电气公司、加雷特(现为霍尼韦尔)公司是研发涡桨发动机的主要企业。

美国自主设计的第一台涡桨发动机是普惠公司于1946年6月开始研制的T34,其功率达4414千瓦。该发动机主要装机对象为C-133大型运输机。在二战之后开始研制B-52战略轰炸机时,波音公司曾经打算为该机安装6台莱特T35涡桨发动机,另外两个方案要么安装4台T35,要么安装4台普惠T57涡桨发动机。最后的结果大家是知道的。之后,艾利逊公司研制了XT38涡桨发动机。和英国的“双曼巴”一样,两台XT38又组合成了T40涡桨发动机。接着艾利逊公司在XT38和T40发动机基础上研发了著名的T56/501——一种1948年开始发展、1956年服役、在航空发动机史上创造了持续生产50余年纪录的涡桨发动机。民用型的艾利逊501被L-188A“伊莱克特拉”、康维尔580、L-100、L-383、L-400、由C-97改装而来的“超古比”等飞机采用;军用型的T56被C-130、P-3、E-2、C-2等飞机采用。艾利逊250型涡桨发动机,分别被“牧羊人”、“岛人”、AP.68TP等通用飞机使用。艾利逊公司在用于V-22倾转旋翼机的T406涡轴发动机基础上,衍生发展成AE2100涡桨发动机。其中:A型用于Saab2000支线飞机;D2型用于C-27J运输机,D3型用于C-130J运输机;J型用于US-1A Kai水上飞机。

通用电气公司研发的T64,主要是一种用于H-53直升机的涡轴发动机,其涡桨改型主要用于 G222/C-27、US-1。该公司研发的CT7涡桨发动机,主要供CN.235、Saab340、L-610、俄罗斯苏-80等飞机使用。

加雷特公司的TPE331涡桨发动机是美国又一种相当成功的小型涡桨发动机。C-212、Do.228、“喷气流”31/41、“梅林”/“梅特罗”(C-26)、“空中国王”、T-34C、S-2T、MU-2、OV-10等飞机均使用该发动机。

苏联/俄罗斯

苏联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久开始研制涡桨发动机的,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研制的TV-2是最早型号。1950年,图波列夫设计局开始研制四发轰炸机,要求在短期内提供8800千瓦的发动机。于是,库兹涅佐夫设计局以4400千瓦级的022型涡桨发动机为基础,仅用3个月即完成HK-12的设计。该发动机于1954年定型,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功率最大的涡桨发动机,被大量应用于图-95战略轰炸机、图-142海上巡逻机、图-114客机、图-126预警机和安-22战略运输机。

1947年,伊伏琴柯设计局(现乌克兰扎波罗什“进步”机械制造设计局)开始研制其第一台燃气涡轮发动机AI-20。该发动机于1956年研制成功,是苏联研发的一种重要的涡桨发动机。主要用于安-8、安-10、安-12、伊尔-18/38、别-12等飞机。该设计局后来研制的AI-24涡桨发动机,主要用于安-24/26/30/32。上述两种发动机在中国的仿制型号分别是涡桨5和涡桨6,是国内最为重要的运输机和军用特种飞机的动力装置。

主要为米高扬设计局服务的克里莫夫设计局是苏联/俄罗斯又一个涡桨发动机的研发机构。其中:由大量用于米-17直升机、米-28直升机、卡-27直升机的TV3-117衍生而来的TV3-117VMASB2涡桨发动机安装在安-140(含海上巡逻机), TV7-117涡桨发动机用于安-24/26、伊尔-114等飞机。该公司还以TV3-117VMA的核心机为基础,降低功率研制了VK-1500涡桨及涡轴发动机,其中的涡桨型用于安-38、别-32、安-3等飞机。

此外,格鲁申柯夫设计局(现鄂木斯克发动机设计局)研制的TVD-20涡桨发动机,用于安-3、安-38-200、M-102等飞机。

加拿大

加拿大是少数几个可以自主研发涡桨发动机和中小型涡扇发动机的国家之一。除了在世界民用飞机领域排名第四的庞巴迪集团外,普拉特·惠特尼加拿大公司是该国另一家国际知名的航空制造企业。

在加拿大政府的资助下,普惠加拿大公司于1957年开始设计闻名世界的、被誉为“轻机动力之王”的PT6发动机。其中PT6A是PT6涡桨型的编号(涡轴型编号为PT6B/C),T74是美国军方为某些军用PT6的编号。以PT6A为动力的飞机很多,不胜枚举。比较有名的飞机包括:DHC-6“双水獭”、“空中国王”/“超空中国王”系列和EMB-110系列通用飞机,“巨嘴鸟”、PC-7/9/21和T-34C教练机,肖特330/360及C-23运输机。我国自行研制的运12飞机就使用该型发动机。

PW100系列涡轴发动机是加拿大研发的又一种涡桨发动机,1976年开始预先研制和验证机设计,研制工作从1979年正式开始。1981年3月,PW100的第一个型别PW115首次运转,并于1983年12月取得适航证。使用PW100系列发动机的飞机有:EMB-120、 Do.328、ATR42/72、“冲锋”8、福克50、ATP(“喷气流”61)、C-295、伊尔-114-100,以及中国运7-200A/“新舟”、运8F-600等。

法国和捷克

法国尽管在研发涡喷、涡扇和涡轴发动机方面佳绩不断,但在涡桨发动机方面相对落后。透博梅卡公司研发的“贝斯坦”涡桨发动机,主要供N262“军舰鸟”使用。该公司研制的“阿斯泰阻”发动机的使用飞机包括:“空中货车”、N262、“涡轮搬运工”、“喷气流”31、“普卡拉”攻击机等。

捷克是东欧国家除了乌克兰之外为数不多的能够生产航空发动机的国家之一,瓦尔特公司(已被通用电气公司收购)是该国研发涡桨发动机的唯一一家公司。该公司研发的M601和M602发动机,分别安装在L410、L-610、PZL-106、PZL-130、“空中国王”等飞机上。

目前,涡桨飞机在沉寂了多年之后,已经明显呈现出东山再起之势。欧洲的ATR系列、C-235/295系列、中国的“新舟”系列等涡桨飞机已经占有越来越多的市场份额。在新世纪到来时,空中客车公司还研发了安装4台TP400-6D涡桨发动机的A400M运输机。作为有史以来功率最强大的涡轮螺旋桨发动机之一,TP400-6D将书写涡桨飞机新的传奇。

在过去数十年里,一些原本使用活塞发动机的飞机已经改用了涡桨发动机,如DC-3、康维尔580、DC-7的改型“空中开拓者”、C-97的改型,“岛人”、安-3通用飞机,“埃普西隆”、SF-260教练机,S-2舰载反潜机,以及我国的青6海上巡逻机、图-4轰炸机/空警4预警机等。

使用涡桨发动机的海军飞机

每个国家的武装部队都拥有涡桨飞机,几乎涉及所有类型的军用飞机。在海军中,主要包括水上飞机、海上巡逻机、预警机、潜艇通信中继机、运输机、教练机等。

水上飞机

进入喷气时代,英、美、苏/俄等国虽研制过以涡喷和涡扇发动机为动力的水上飞机,但使用涡桨发动机仍是水上飞机的主流。用于军事目的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的水上飞机包括,美国的P3Y、俄罗斯的别-12、加拿大的CL-415M、中国的水轰5以及在别-6基础上改进而来的青6、日本的PS-1/US-1等。

海上巡逻机和侦察机

既包括舰载的反潜机,如“贸易风”、“塘鹅”、SB-6;也包括陆基飞机,如P-3、EP-3、图-142、伊尔-20/38、“大西洋”、C-212、CN.235MPA、M-28以及中国的运8X、运8J、运8高新二号机等。

上述飞机中,美国的P-3、苏联/俄罗斯的伊尔-38、法国和德国联合研发的“大西洋”是三种性能接近的陆基大型海上巡逻机。其中,P-3还衍生出EP-3电子侦察机、P-3 AEW&C预警机等特种飞机。其他使用涡桨发动机的海上巡逻机大多由支线客机和通用飞机改装而来。

这里需要专门提及的是苏联的安-12“幼狐”B和安-12的海上监视型,两者均系在安-12运输机基础上衍生的电子侦察机。安-12还有一种在民航部门注册的装有磁探仪的海上巡逻机。

预警机

在海军服役的预警机大多是舰载预警机。截至目前,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的舰载预警机只有英国的“塘鹅”Mk3和美国的E-2。将来中国还有可能研制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装置的舰载预警机。陆基预警机主要有装备于美国海岸警备队的EC-130V、美国海关的P-3 AEW&C等。

加油机

使用涡桨飞机为空中加油机的例子不多,主要机型有KC-130、F.27-400M等。为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服务的陆基加油机只有KC-130。

潜艇通信中继机

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的这类飞机包括美国的EC-130G/Q、俄罗斯图-142MR以及法国的C-160H。据说,我国已在运8高新工程飞机的基础上研制潜艇通信中继机。

运输机

既包括舰载运输机,也包括陆基运输机。舰载运输机包括“塘鹅”、C-2。陆基飞机包括C-130、UC-12、C-20等。

舰载战斗机、攻击机

与空军不同,美国海军在喷气式发动机诞生之初,在截击机和攻击机方面,首先选择的不是涡喷发动机,而是涡桨发动机。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海军选定使用T40发动机的XFV-1和XFY-1作为舰载垂直起降截击机竞争机型的原型机。因技术问题,两者并未进入实用状态。之后,美国海军研制的以T40为动力装置的A2D舰载攻击机也是无果而终。与此同时,苏联研制的图-91舰载攻击机因斯大林的去世而流产。真正服役的以涡桨发动机为动力装置的舰载战斗机仅有英国的“飞龙”。该机安装一台2760千瓦的“巨蟒”发动机,1953 年 5 月进入皇家海军的813 中队服役,替换过时的“火把”战斗机。该机曾经参加过英法两国在苏伊士运河地区的军事行动,所有 “飞龙”的总产量为127 架。

教练机

包括TC-4、T-44 、“喷气流”T3、YS-11A-200、“兴古河”等。

电子干扰机

主要包括苏联的安-12“幼狐”D,英国的“塘鹅”Mk6舰载干扰机。中国的运8高新四号机也有可能为海军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