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首刺苍穹

2016-11-29 14:16:15 航空世界 2016年10期

callfunny

背景资料

传统的防空炮虽然在要地防空时作用明显,可是其机动时需要其他车辆牵引,从到达炮位、展开到完成射击准备的时间过长,使得它们在伴随装甲部队推进、为其提供防空保护方面显得力不从心。

因此,第二次世界大战伊始,德国人就开始尝试把现有的各种防空武器,改装到各种成熟的运载底盘上变成自行高炮。这类自行高炮的口径从20mm到88mm,采用的底盘有Ⅰ号到Ⅳ号战车的,行走装置有全履带式、半履带和轮式。尤其在失去空中优势后,德国人用他们可以想到的一切手段来对付盟军日益增强的空中打击。

然而,这纷杂的型号却又给了军队后勤保障人员巨大压力。当帝国轰然倒塌时,曾经最为辉煌的装甲军团早已凋零在盟军的银色暴风中。大量的武器设计图纸毁在战火中,高精尖武器被盟军扫荡瓜分,其余的永久归档封存,德国一时不再被允许拥有武装。

政治的风云总是那样诡谲变幻,一道铁幕沉沉落在曾经的盟友之间,德国被一分为二。在当时看起来,这或许就是未来的格局了。可是,面对苏联的红色铁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以下简称联邦德国)又成为了西方“自由世界”对抗“布尔什维克红色帝国”桥头堡。英美盟军说服德国人民再次拿起武器。

当时,联邦德国尚不能(或不允许)自行研制武器装备,只能从盟军的武器库中选择。美军的M42式40毫米自行高炮一度成为联邦德国国防军(以下简称联邦国防军)的防空基石。但是,军事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使得M42的技术迅速落伍。加之《罗马条约》《欧洲经济合作条约》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条约》的签订,使德国国产战车的研究设计摆在了桌面上。1955年,联邦德国开始研制自行高炮,后因技术原因于1964年下马。

此时,面对苏军日益强大的空中力量,联邦德国迫切地需要提升自身的防空力量,因此迅速展开了招标工作,此次参与竞标的是瑞士厄利孔-康特拉夫斯公司的双管35毫米高炮方案和莱茵金属公司的双管30毫米高炮方案。联邦国防军在经过无数次的对比测试后,选择了性能更好的厄利孔-康特拉夫斯公司的双管35毫米防空炮方案。最终,当该方案炮塔被装到改装后的“豹”1底盘上时,一辆崭新的自行高炮就此诞生。1973年,军方正式将其命名为Gepard,即“猎豹”。

“猎豹”全长7.76米,宽3.28米,搜索雷达展开时高4.22米,战斗全重47.5吨;最大速度65千米/时,最大行程600千米,最大爬坡60度,垂直越障1.15米,越壕宽3.00米。主要武器为两门35毫米KDA-L/90型自动炮,采用自动式炮闩,机械击发,身管长3150毫米,俯仰角度为-10度~+85度;每门炮备弹320发,包括爆破燃烧弹、穿甲爆破燃烧弹、脱壳穿甲弹、教练弹等弹种;两门炮可以齐射,也可单独射击,单炮理论射速550发/分,全系统1100发/分,可进行单发点射,也可以20~40发/秒进行长点射,有效斜距4000米,有效射高3000米,重新装填需要20分钟。“猎豹”不仅可以打击空中目标,还可以攻击轻型装甲车辆等地面目标。炮塔两侧装有2X4具76毫米魏格曼烟雾弹发射器。

“猎豹”自行高炮的火控系统由搜索雷达、跟踪雷达、火控计算机、辅助计算机、光学瞄准具、系统逻辑装置、机内检测装置、红外跟踪装置和动力伺服系统等组成。目前,最新生产的“猎豹”还配有激光测距仪。位于炮塔尾部的MPDR-12型搜索雷达为全相三脉冲多普勒雷达,可通过敌我识别装置进行敌我识别,最大作用距离15千米,运输或行军时可向下收起。炮塔前部的是西门子阿尔卑斯公司的跟踪雷达,该雷达为单脉冲多普勒型,作用距离15千米。“猎豹”的光学瞄准装具包括车长目标指示器和炮长潜望镜,光学目标指示器用卡锁安装在车长潜望镜上。该车有三防装置,并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1988年以后的车型还装备有激光测距仪。

“猎豹”的炮塔原是厄利孔公司研制的铸造炮塔,后由联邦德国维格曼有限公司改为焊接炮塔,批量生产型都已改用焊接炮塔。重约15吨的炮塔为双人炮塔,车长在左,炮长在右。为了适应巨大的炮塔以及新加的设备,“猎豹”加长了“豹”1的车体,第三和第四对负重轮的间距加大了80毫米。与早期型相比,“猎豹”A2型最明显的外部特征,是在炮塔尾部加装了新的火控装置冷却系统。另外,A2型还更换了新的炮口制退器和新的跟踪雷达,换装了新型SEM93指挥系统,使该车的作战效能得到很大提高。其最新改进的“猎豹”在35mm炮的两肩上各装两具雷声公司的“毒刺”防空导弹。

“猎豹”自行高炮除了在联邦国防军服役外,还装备了比利时、荷兰、巴西、智利、罗马尼亚等国,另外约旦也通过荷兰得到了60辆。

“猎豹”的出现,标志着北约地面部队伴随防空体系的升级,影响了同时代铁幕两侧各国的自行高炮设计。随着苏联的解体,曾经无数次推演的装甲大战似乎再也不可能出现了,“猎豹”当年面对的空中对手也大都作古。“猎豹”至今仍然无缘战场,也没能证明自身强大的战斗力。但是,“猎豹”依然凭借其优异的性能和巨大的影响力,成为自行高炮发展史中最具代表性的存在之一。

制作过程

作为德军装备爱好者,笔者自然不想错过“猎豹”自行高炮这一经典题材。怎奈市场上长久以来就只有田宫早期出品的模型,考证和开模精度都无法满足当今的要求。笔者也因此无限期停滞了“猎豹”模型的制作计划。2016年初峰回路转,MENG发布了“猎豹”自行高炮的出品计划,废话不多说,预定、付款!

经过了1个月的等待,笔者终于拿到了一盒期盼已久的模型。模型维持了MENG品牌一贯的水准,开模精美、细节也颇为丰富。活动悬挂、活动履带、蚀刻片和镜面贴等颇为奢侈的配件,在MENG套件中都成为了标配。面对如此精良的模型,笔者也决定开盒直做,不购买升级补品,也不进行任何改造。MENG品牌模型的组合度一向不错,这款“猎豹”自然也不例外,就是活动履带的组合颇为繁琐,差不多占到了一半的拼装时间,好在最终看到活动履带的效果还是颇为欣慰的。这里给厂商提个小建议,希望以后也考虑出品一些橡胶履带的模型,也给笔者这样的懒人一个偷懒的机会。拼装时笔者没有粘合侧裙板和高炮等需要分色的零件,方便后续上色的顺利进行。

进入上色阶段,首先对所有零件喷涂郡士1000#水补土,检查瑕疵、统一底色、增强后续油漆的附着力。之后分析实车结构,在容易形成暗角的区域喷涂黑色作为预制阴影,而在光线容易照射的区域则保留补土的浅灰色。这种预制阴影的喷涂方式相比强调轮廓线的方法,可以获得更加自然的光影效果。中后期“猎豹”的涂装均为北约制式三色迷彩,MENG提供的涂装方案也都是这种迷彩。北约三色迷彩由铜绿、深蓝、棕色组成,三种颜色要形成和谐的搭配并不容易,笔者这次制作中也对颜色进行了一些调整,之后才获得满意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德军战车上有很多小部件为橄榄绿色,和迷彩中的北约绿有明显色差,在模型制作中若是将这些零件区别对待,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

现代战车保养精良,并不会出现大面积的掉漆或者锈蚀。因此现代战车的旧化一般也较为清淡,着重通过渍洗来体验结构细节。笔者选择了两款502品牌的棕色油画颜料来调配渍洗液,深棕色的渍洗液除了突出细节的作用外,也可以使三色迷彩显得更为协调。在进行渍洗后车辆的细节已经非常突出了,之后要做的就是增加一些尘土的痕迹。在车体的垂直表面上,使用MIG出品的泥痕效果液描画一些竖线,随后使用珐琅稀释剂清理,这样就可以获得非常自然的尘土效果了。相比车体上的雨痕,履带长期和地面接触,尘土的颗粒感则会更强,这里使用天然土就更为合适了。天然土的使用也很简单,将三种不同颜色的天然土掸到履带上,随后用手指清洁接触地面的减震橡胶垫即可。两门35毫米高炮是“猎豹”的最大亮点,模型制作上自然也不能忽略。为了体现实物炮管极强的金属质感,笔者使用了金属色粉,用手指涂抹到炮管表面,看看效果有没有很闪呢?

经过两周业余时间的制作,笔者终于完成了这辆极具特色的“猎豹”自行高炮,扬起的炮管昂首刺苍穹,看起来颇有一番孤胆英雄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