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 H5游戏

南宋潜邸官员对皇储、皇子的“调护”

2016-12-06 06:27:31 新教育时代·教师版 2016年23期

刘坤新+罗忠青

摘 要:南宋潜邸出身官员享有“帝师”荣衔,不仅担任皇储、皇子的教育工作,而且更为皇储、皇子的顺利继位“出谋献策”,调节皇储与皇帝的关系,塑造皇储良好形象等,故而南宋潜邸官员成为皇储、皇子顺利继位路上的重要保障。 关键词:潜邸官员;皇储;维护

潜邸释为“皇帝即位前的住所”,而潜邸出身官员则是皇帝未继位前随侍左右的官员群体的总称。历代帝王对于皇储左右之人——潜邸官员选择甚为严格。一经选任,潜邸官员与皇子或皇储长时间相处,给予他们政治上或心理上的慰藉。南宋多次出现皇帝无子的情况,皇位继承极不稳定。而潜邸官员的“私人性”,使其成为皇子或皇储顺利取得皇位的得力助手,甚至在某些时候成为了关键力量。

一、南宋潜邸出身官员调节皇帝与皇储、皇子的矛盾

皇帝都患有“疑心病”,其怀疑对象就连自己的至亲也不放过。皇帝对皇储的猜忌,可以从很多皇帝行为及谈话中得到佐证。唐宣宗曾说“若建太子,则朕遂为闲人”,唐明宗亦说“群臣请立太子,朕当归老太原旧第耳”。宋太宗赵光义也说:“四海心属太子,预置我何地”。尤其是伴随着大宋王朝逐步走向正轨,各方面的制度逐渐完善。鉴于前代教训,宋朝对于皇储的限制制度颇为严格,表现皇帝的猜疑心强、立储时间晚等。所以,皇储、皇子继位前的道路,走得颇为坎坷。随侍身边的潜邸出身官员在一定程度上就担任了调和两者矛盾的角色。

绍兴三十二年正月( 1162),金海陵王完颜亮大举南侵,宋金战争全面爆发。而高宗赵构仍继续奉行一贯的投降政策,朝野上下一片不满。朝野上下抗战派呼声高涨,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时为太子的孝宗也一改往日的沉默寡言,积极主张抗战,并上书请战。接到孝宗的“请战书”,高宗马上回想起援引“唐肃宗之例”而即位,触动内心隐晦,“疑心病”立犯,勃然大怒。卧病在家的孝宗潜邸官员史浩深知其中利害,带病赶往孝宗潜邸,讲明其中缘由,孝宗后悔不已。史浩建议他马上再上一书,说明自己行为莽撞,“痛陈悔过之意”,请随驾扈从,以尽孝道。经过史浩的努力,高、孝之间的矛盾得到了化解,博得高宗信任,故高宗赞其“真王府官也”。另外,据乔东山考证,史浩对孝宗也有救命之恩。

孝宗最为南宋最英明的皇帝,其对继承人的选拔思虑颇多,孝宗的嫡长子病逝后,按照惯例,本应立次嫡子继位。但是,孝宗却“越次建储”,立第三子赵惇为储,是为光宗。光宗继位后,孝宗、光宗父子失和,为史家所熟知。光宗的潜邸官员为弥补光宗形象,缓和两者的矛盾,做了很大努力。史载:

有女冠请于皇太子妃,以久废上清宫额,徒置其居,因为主持,祝妃本命,女观入谢禁奥,适有他女冠祝中宫本命者,同列庭中,争长。旧例,以主持者为首。事闻,上取文书毁之,初不知有旧额也。皇太子皇恐不敢入朝,群臣不知所为。公乃抗言:“徒废额置他寺观,天下皆有之。然女冠自不应入宫,今当一切禁绝僧尼道士女冠,勿使得入而已。上大悦,曰:“卿此奏,善处朕父子矣。”封以付东宫。明日,皇太子入谢,上欢甚。

从上述文献资料可知,实为皇太子的光宗,因为惧怕孝宗的批评,多次不敢面见父亲,幸有潜邸官员蒋继周的调节,孝宗、光宗之间的矛盾顺利化解。

整体而言,孝宗既是皇帝,又是父亲。对于光宗来说,他多的是威严,少的是慈爱。皇帝的至高无上,使孝宗的父权也漫无限制,而作为儿子的光宗,除了惧怕和隐忍外,可能只有迫不及待地盼望父亲死去,自己取而代之。确如路易十一言:“要统治,就要有掩饰”,为能顺利地登上帝位,对待孝宗的态度上,只能是喜忧与共。光宗即位后不久,孝宗、光宗父子失和已呈公开化。光宗的潜邸官员赵汝愚屡次劝谏光宗,但光宗不为所动。无奈之下,赵汝愚只能请与自己“雅厚”的秀王伯圭出面调两宫关系。经过赵伯圭的调和,“六日后,光宗及中宫俱旨北内,从容竟日,都人大悦”。此外,光宗对其潜邸官员罗点较为信任,言“卿为旧人,非他人可比”。罗点也屡次进言,希望光宗“过宫”,父子和好。故光宗说“卿等可为朕调护之”。

二、南宋潜邸出身官员对皇储、皇子的“美化”

在中国古代社会中,无论皇帝贤能与否,某些近臣总是对皇帝充满了感情。“一方面痛恨奸臣,另一方面又迷信皇帝。本朝人不能说皇帝的坏话,无论皇帝如何作恶多端,亦需顶礼膜拜,敬若神明,这是时代相传的中国陋习。就连诸多留名青史的正直士大夫也不能例外。”而且他们把这种感情,也延展至未来皇帝,故对待皇储,也不外如是。而维护和美化皇储,也成为大臣们乐意做的事情,尤以潜邸出身官员为甚。

先是“帝(光宗)为恭王,与讲官商教前代,时出意表,讲官自以为不及”。可见,光宗的潜邸老师很自然地就将其渲染成“才智超群”的皇子,为光宗顺利升为皇储增加了筹码。《宋史全文》还有这样一段记载:

乙亥,起居郎兼太子左谕德木待问奏事,上曰:“春间一雪可喜。”待问奏:“近 官僚对皇太子贺雪语及此,皇太子曰:‘大率芝草珍异之物,皆不足为瑞,惟年谷丰、民间安业,乃国之上瑞。上(孝宗)曰:“东宫见识高远。”

木待问又奏:“近者因讲《周礼太府》一节,论国家用度,当与百姓同其丰歉。皇太子曰:‘人君但当以节俭为本。 此乃言外之意,非人思虑所及者。又尝对宫僚称:“王佐天府之政,云惟不畏强御,则可以立事,不侮鳏寡,则可以爱民,为政要不出此两事耳。”上曰:“学问过人,如此,诚社稷之福。”

潜邸官员木待问用奏事的方式,对其侍奉的“主子”光宗进行了一番不露声色的夸奖。而后又有潜邸官员刘光祖赞“光宗无他嗜好,暇则为国公讲说”。经过光宗及其潜邸官员的“苦心经营”,光宗俨然是集贤君、孝子、慈父于一身。

嘉泰元年( 1201),娄机任资善堂小学教授,宁宗向娄机询问其养子赵曮的情况。娄机言:“(景献太子)尝谓公曰:‘今日甚热,禁廷深邃尚尔,闾阎细民岂能堪之。”娄机对景献太子一番赞扬。听完娄机的话后,宁宗大喜,也坚定了立赵曮为皇子的决心。赵曮升储后,宁宗再次向其潜邸官员熊武询问赵曮为人,史载:

上谕武曰:“卿是东宫官,太子如何?”熊武奏曰:“殿下贤明仁孝,勤俭节用。人之才否,事之是非,无不尽知,每日讲读之暇,无他嗜好,手不释卷,且动如节度,又不喜饮酒,臣每轮当宿直,绝不闻宴乐之声。”

宁宗本就寡智,虽有潜邸竭力教育与训导,但教育成果明显不佳,如何分辨小人、君子这一命题,至今也没能学会。先是有宁宗极为信任的忠厚之臣娄机的赞誉,后又有内侍熊武的“仔细描述”。宁宗认为赵曮社稷可托,大赞“此天赋也”。还有,度宗“以其母贱,遂服堕胎之药,既而生子手足皆软弱,至七岁始能言”,但其潜邸官员皮龙竟赞度宗“天资过人”“无他嗜好”。然实际上度宗是一个”初在潜邸,荒于酒食”的十足“智障儿”。

三、结 语

正是由于潜邸出身官员的苦心经营,才会使历史中诸多皇帝即位前的荒诞行为得以掩饰。诚如马基雅维利说:“君主必须深知怎样掩饰自己的兽性,而且必须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假好人。”尽管南宋有些皇帝,这方面“本领”欠缺,但是某些潜邸官员毫不犹豫地充当了帮手。经过“美化”后,孝宗生时“杉青牐之官舍,红光满室如日”;宁宗“(其母李氏)梦日坠于庭以手承之,已而有娠”;理宗生时“室中五采烂然,赤光属天如日正中”;度宗生母“梦见神人采衣拥一龙纳怀中,已而有娠”。南宋皇帝及其潜邸官员编造这些神话,证明自己是“君权神授”。由此,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历史上常会有一些皇帝即位前后表现大相径庭,较多都归结于潜邸官员的“苦心经营”。

参考文献:

[1]汪圣铎、孟宪玉.宋真宗潜邸官员考论.安徽师范大学学报[J],2004(06).

[2]司马光.资治通鉴[M].北京:中华书局,1956.

[3]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北京:中华书局,1995.

[4]楼钥.楼钥集[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

[5]陆游.陆游集[M].北京:中华书局,1976年.

[6]脱脱.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7年.

[7]王曾瑜.荒淫无道宋高宗.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 1999.

[8]佚名.宋史全文[M].北京:中华书局,2015.

[9]刘克庄.后村先生大全集[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