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该为中国股灾负责?投资者试图起诉证监会

2016-12-26 18:17:13 纽约时报中文网

17SHANGHAI-1-articleLarge.jpg

4月,徐财源在北京一家酒店的房间里。他试图起诉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认为该机构应为过去两年里发生的两次股市暴跌负责。
伴随着厌恶而来的,还有一种挫败感。今年早些时候,在自己位于灿烂夺目的上海金融区的办公室里,徐财源无助地看着电脑屏幕上闪动的数字。
中国股市再次出现自由落体式的下跌。就在几个月前,股市暴跌,吞噬了像他这样的职业投资者相当数量的资产和很多普通人一生的积蓄。这种不稳定蔓延到了全球市场。
“股市暴跌期间,很多中产阶级投资者亏损,却不知道为什么,”38岁的徐财源在上海前法租界一家能够俯瞰一处公园的东南亚餐厅吃午饭时说道。“市场暴跌是因为这是一场人为的灾难。”
“我认为股市暴跌的背后存在人为因素,”他接着说。“这次暴跌出乎我的意料。我想,‘这不正常。’”
长期倡导股东权益的徐财源现在正在向一个强大的政府机构开战,希望惩罚一些官员。他认为他们应该为这两场灾难负责。这两场灾难分别在2015年夏天和今年1月动摇了世界各地的股市指数。
徐财源的目标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因为隐瞒或误报信息并实施紧急交易管控措施,导致投资者损失惨重,该机构遭到投资者和部分官员的强烈指责。其主席肖钢于2月被免职。
市场不稳使得全球分析人士和这里的很多投资者质疑共产党对股市和更广层面经济的管理是否恰当。
股市暴跌后,徐财源成为了投资者不满情绪的代表,试图起诉证监会。今年,中国新闻机构发表了一系列有关他的文章。几家中文新闻网站称他是“股市维权大哥”。美国财经电视新闻网CNBC还制作了一段有关他的专题节目。
见到徐财源,你不会觉得他像是一个死磕法律的人。他身材瘦小,来吃午饭时戴着一副时髦的眼镜,身穿一套带白色圆点的藏青色西装。但在取出和案件有关的文件并连珠炮般谈起它们时,他好斗的一面就表现了出来。
“我不知道会不会得到公正,但我可以选择做一些事情,”他说。”我们诉诸法院是因为我们相信法院和法律制度。”
在金融圈,不少人都知道他,作为一名维权投资者,徐财源起诉过多家自己投资过的公司,认为它们的行动未能代表股东的最大利益。
他在2016年1月股市暴跌后起诉证监会的尝试有所不同,因为他对抗的是政府。尽管有新闻媒体的报道,但今年一家下级法院和一家高级法院均拒绝受理该案。10月,他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希望那里的法官强迫下级法院审理该案。
为了处理和法院有关的事务,他一整年都在上海和北京之间往返。现在,他正在等结果。
一直为徐财源提供建议的北京世纪律师事务所张仁律师称,政府试图忽视徐财源起诉的做法“很难看”。
“中院不作为也很难看,”他补充说。他指的是北京一家拒绝立案的下级法院。
张仁称此案可能会在法律制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当中国更有民主法制,这会为将来立法提供素材,”他说。
另一名律师梁敏不这么认为,称徐财源是在打一场“哗众取宠”的官司,没有适用的行政法。
徐财源来自东南部浙江省的温州,那里被称作创业之乡。作为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徐财源曾在坐落于上海的华东师范大学就读,学习管理。他说自己1998年就开始炒股。那时,他还没毕业。
“当时,我会通过看财经报道和上市公司的年报来做决定,”他说。
毕业后,他当了几年大学行政工作人员,后来成了一名全职投资者,最后创立了一家管理投资基金的公司。现在,他在上海金融业中心陆家嘴有一间小办公室。
他管理着两只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私募股权基金:“财源1号”和“财源2号”。他加入了上海的一个温州商会(温州企业家在居住的城市联合在一起的现象颇为常见)和陆家嘴的一个投资者组织。
徐财源说自己管理的基金熬过了市场暴跌,并表示他的诉讼完全是因为自己的个人投资。他不愿透露在股市动荡中亏了多少钱,但表示一些朋友的损失相当于数千万美元。
在2008年,徐财源成了一名公众人物。当时,他带领一名股东起诉当时正在进行重组的四川国有钢铁公司钢钒,称对方不回购投资者持有的认股权证的做法不当。当地一家法院做出了有利于股东的判决。之后,负责管理国有企业的中央政府机构责令钢钒支付给投资者70亿元人民币。
这次胜利成了新闻。自那以后,徐财源又提起六次类似的诉讼。2010年,他因多次保护股东利益而被《温州商报》评为“温州年度经济人物”。
“一些上市公司对我避之唯恐不及,”他说。“监管机构,比如证监会,也觉得头疼。”
并非所有起诉都成功了。他曾经试图起诉内蒙古一家持有大量地产的制药公司,但以失败告终。“这家公司要被树立成内蒙的一家大企业,所以我想它有一定的势力,”他说。
内蒙古警方给徐财源打电话,在电话里讯问他。上海警方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
多年来,徐财源仍在投资。“我不认为自己是机会主义者,”他说。“我认为自己的投资永远都是基于公司的价值。”
徐财源试图起诉证监会一案不会容易。他说自己认为股市暴跌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国有企业在证监会的掩护下卖出大量股票撤离,而证监会却让投资者放心,称大户仍在股市坚守。
他还说证监会发布了一份名为《21号文件》的声明。在声明中,时任证监会主席的肖钢称,一家大型国有证券公司会继续投资,以稳定市场。徐财源说,结果证明并非如此。事实是,这家公司和其他国企都在抛售股票。
周五,证监会发言人未回复记者多次拨打的置评请求电话。
徐财源还试图再次起诉该机构,这一次是控告其未妥善地公布信息。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9月受理了该案,但上月又改变态度。徐财源说自己也在就该决定进行上诉。
“我觉得温州人非常执着,”徐财源说。“他们能吃苦。他们不会向失败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