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报复安理会成员国

2016-12-28 08:04:33 环球时报

●本报驻以色列、埃及、英国、加拿大、德国、日本记者古月 韩晓明  黄培昭  陶短房  青木  蓝雅歌  ●本报记者  谷棣

全球外交界27日被一个国家的决定震惊: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决定削减对5个联合国机构提供的资金;重新评估与联合国的关系;甚至暂时中止与12个与以色列建交的安理会成员国的外交工作关系。一个国家公开“惩罚”安理会及其成员是联合国历史上的头一次。《以色列时报》称,内塔尼亚胡是在向全世界开战。但在世界舆论场上,多数人认为,以色列政府此举实际上是向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脸上“吐口水”,因为奥巴马政府“背弃了其中东唯一、也是长期的盟友”。尽管“四面楚歌”的内塔尼亚胡把摆脱困境的希望寄托在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身上,特朗普26日也发推文称联合国“可悲”,但多名中国学者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都认为,特朗普并不具备颠覆世界的超能量。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从现实来看,特朗普上台后几乎不可能废除安理会决议。

以暂停与12国外交工作关系

“这是现代外交史上最蛮不讲理的举措,内塔尼亚胡将成为世界上最孤独的人”。英国《卫报》27日援引以色列专栏作家加斯皮特的话这样评论内塔尼亚胡政府应对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的一系列做法。CNN称,两名以色列高官透露,在内塔尼亚胡的授令之下,以色列与12个国家——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日本、乌克兰、安哥拉、埃及、乌拉圭、西班牙、塞内加尔和新西兰的外交工作关系将会暂停。内塔尼亚胡将不会接见这些国家的外交部长,而来自这12个国家的大使也不会得到以色列外交部的接待。此外,以色列当局还限制内阁部长们前往上述国家。除了美国外,没有受到“惩罚”的两个安理会成员是与以色列没有外交关系的马来西亚和委内瑞拉。

内塔尼亚胡此举被认为是对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334号决议的强烈回应。23日,安理会以14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决议,要求“以色列立即全面停止在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开展的全部定居点活动”,裁定以色列定居点行为“无合法性”。美国是唯一投弃权票的国家。

英国《卫报》称,以色列已经展开了一系列外交报复。内塔尼亚胡25日在内阁会议上表示,将取消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与英国首相梅会面。梅是欧洲最亲以色列的领导人之一,日前她还称赞以色列是“了不起的国家”和“展现包容性的民主灯塔”。对此,英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表示遗憾。内塔尼亚胡在内阁会议上还称,以将在一个月内重新评估其与联合国的关系,他下令将以色列向5个联合国机构提供的资金削减3000万新谢克尔(约合800万美元)。以外交部25日还召见10个投赞成票的国家驻以大使表示抗议。随后,内塔尼亚胡亲自召见美国驻以大使,要求他澄清美国立场。

《纽约时报》26日称,以色列政府当天宣布将于28日批准东耶路撒冷600套犹太人定居点住房项目,而这不过是“一期5600套”的一小部分。以色列还警告各国“不要采取更多行动”。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以色列官员26日宣布取消了原定本周抵达的乌克兰总理格罗伊斯曼对以色列的访问。乌克兰外交部称,乌方就以色列个别官员和政治人物对安理会表决结果的“情绪反应”,表示失望。《华尔街日报》称,这次受以色列“惩罚”最重的是新西兰和塞内加尔。以色列宣布召回驻新西兰和塞内加尔的大使——这两国是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的提出者,另两名提议者是马来西亚和委内瑞拉。不过报道称,以色列官员称内塔尼亚胡仅建议限制本国官员前往投赞成票国家旅行,并非是官方决定。

“其他国家从以色列高科技、安全等领域技术专长中获益而又不提供外交回报的时代结束了!”以色列驻纽约总领事达扬在推特上对世界发出这样的威胁。以《国土报》称,达扬的话如果只是表达挫败和愤怒也就罢了,如果内塔尼亚胡政府把它作为抵制政策,只会使以色列陷入麻烦。文章称,2015年以出口的一半来自高科技和国防工业,而且欧盟、亚洲以及美国分别占其出口份额29%、25%、24%。最近几年,内塔尼亚胡一直鼓励部长访问中国,促进两国的贸易关系。而现在突然禁止他们出访,使这几年的努力付之东流。文章称,“这种认为全世界都在针对我们的感觉只会给以色列带来损害,为了一份联合国决议而试图惩罚全世界,其结果可能比世界一些国家发起的BDS运动(即抵制、撤资、制裁以色列运动)要糟糕得多”。

中国这次在以色列“惩戒”的国家名单之中。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李国富2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不是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的发起国,中国投支持票是因为该决议反映了国际社会的普遍看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袁鹏表示,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这次投票显示出中国一贯坚持的原则,即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表明立场。他认为,中以关系没有结构性矛盾,不会受太大影响,伤害最大的是美以关系。

“奥巴马临走赢得敬意”

值得注意的是,内塔尼亚胡此次并没有中断同美国的外交工作关系。不过,安理会通过2334号决议后,内塔尼亚胡曾连骂美国三天。美联社称,内塔尼亚胡坚称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建立犹太人定居点没有错,而安理会决议无异于“一记响亮的警钟”,告诫内塔尼亚胡以色列建设定居点的行为被世界视作“非法”。安理会36年来首次通过类似决议。

以色列巴伊兰大学教授吉尔博阿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奥巴马此次允许安理会通过这一决议,一方面是对内塔尼亚胡去年专门在美国会演讲而不去与他会面的回应,另一方面奥巴马自上任以来一直希望与伊斯兰世界和解。这也是为什么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首先出访土耳其、埃及等伊斯兰国家,他对以色列的首次访问已是第二个任期。以色列《国土报》称,奥巴马政府已经警告内塔尼亚胡8年了,可后者不听,如今付出了代价。内塔尼亚胡可以指责奥巴马和联合国,但不会洗刷掉这次外交溃败。

《以色列时报》称,内塔尼亚胡是在“向世界发动战争”,以色列反应极其强烈,更多的是向奥巴马政府发泄不满。内塔尼亚胡的发言人称,有确实的消息表明奥巴马政府在幕后帮助起草了安理会决议并促使决议通过。《华盛顿自由灯塔报》26日称,美国副总统拜登当天对自己曾游说其他安理会成员国投票支持安理会决议的传闻表示坚决否认。

“奥巴马在临走的时候终于赢得了阿拉伯人的敬意”,沙特《生活报》称,安理会这份罕见的决议来之不易,是在美国几十年来第一次没有袒护以色列投反对票的情况下诞生的,因此,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都欢迎这份决议。

“奥巴马的外交遗产”,英国《卫报》称,以色列越来越担心美国和安理会可能会在特朗普1月20日上台前针对以色列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人们猜测安理会可能会在奥巴马余下的不多的执政时间里迅速通过第二个决议,就“两国解决方案(即巴以分别成立国家)”勾勒出框架。奥巴马政府的举动,包括在安理会投下弃权票,显然旨在留下外交遗产,欧盟、国际刑事法庭和联合国其他机构可以据此就定居点问题和巴以和平进程向以色列施加压力。

特朗普能救以色列吗

“以色列期望与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以及国会中所有的朋友,不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一起合作,消除这个无端决议带来的有害影响。”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内塔尼亚胡一边愤怒地指责奥巴马“不够朋友”,一边把摆脱困境的希望寄托在即将上任的特朗普身上。特朗普26日在社交网站上发文斥责联合国“可悲”,为以色列鸣不平。在2334号决议表决前,特朗普也曾发文称,该决议应被投反对票。他还称,在有关以色列的问题上,他上任后态度会不同。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与犹太裔关系密切,他的女婿库什纳本身就是犹太教教徒,在大选中,特朗普对以色列的友好态度让他获得犹太裔美国人的支持”。李国富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特朗普亲朋中的犹太因素是否会影响到他的外交和政治立场值得研究。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能够废除安理会这项决议吗?CNN称,从理论上说可以,但从现实来看,这几乎不可能发生。未来的特朗普政府要拿出一个新的决议彻底废除这项决议,至少需要9个国家投票支持新的决议,而且还要确保其他四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投否决票。而国际上广泛的共识是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定居点是非法的,只会给中东和平制造障碍。

有中国国际问题学者认为,口无遮拦的特朗普虽然创造了美国政治的神话,但他并不具备颠覆世界的超能量。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对《环球时报》表示,在中东问题上,比如叙利亚问题、巴以问题,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是不深度介入,特朗普对此不会做太剧烈的修正。袁鹏说,随着特朗普上台,美以关系有修复的可能。以色列在特朗普上台前显示愤怒,既是做给奥巴马看也是做给特朗普看,实际上给特朗普也上了个“紧箍咒”。

俄罗斯“今日经济”网称,以色列应该明白,几乎所有大国都支持这一决议,因此联合国是能够有所作为的。英国《独立报》称,除了美国罕见未曾否决,其他安理会成员的表态和以往30多年毫无两样,这表明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在巴被占领土上建设犹太定居点是非法的,这是国际社会的一贯立场。决议不过是对一贯立场的重申。以色列认为国际社会孤立以色列,实际上做出了自我孤立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