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世界充满悬念

2016-12-30 06:32:40 环球时报

●本报驻埃及、韩国、日本、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韩晓明  陈尚文  蓝雅歌  青木 ●冯国川  柳玉鹏

“2016年已如此艰难,2017年我们会好过点吗?”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的提问代表了世界在这个新年到来之际的焦虑。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使得2016年被称为“共识瓦解的一年”,也让人难免担心2017年会不会有更多只黑天鹅降临,带给世界更多动荡和不安。各国媒体近日纷纷发表文章,关注2017年地区和国际局势的热点:特朗普入主白宫、法国德国大选、英国脱欧进程等榜上有名。美国“战略预测”公司称,2017年,IS势力会有所削弱,欧洲进一步分裂,而美国、俄罗斯和中国都将面临“大考验”。2017年会爆发世界大战吗?特朗普上任会引发中美对抗吗?欧洲能摆脱欧盟解散的魔咒吗?叙利亚能就此重返和平吗?朝鲜会趁着韩国政局动荡推进核力量吗……2017年,看来注定是充满悬念的一年。

战争的疑云

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预测,在2016年末特别多。经常刊发八卦新闻的美国“国民问询者”网站预测,2017年,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在南海引爆”。文章抱怨特朗普还没当上总统已经得罪了中国,“当他与蔡英文通电话时,已经深深地惹恼了中国大陆。”而当中国派辽宁舰为首的第一个航母编队绕行台湾时,“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加大了”,而美国也在南海地区加强军事存在,这使得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随时被一些意外事件所点燃。

该报道称,就在特朗普得罪中国的同时,奥巴马在继续得罪普京,他还威胁美国要对俄罗斯发动网络战。美国彭博社称,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俄罗斯可能更富侵略性,可能进攻波罗的海,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文章称,过去几年,俄罗斯对波罗的海邻居一直采取“激进立场”。人们担心普京“已经制订了进一步入侵波罗的海国家的计划”。彭博社称,“现在又有了一个值得担心的新理由”,即特朗普对克里米亚归属的立场摇摆不定,他暗示美国“或许不会为了保护某些国家而对抗俄罗斯的军事行动”。俄欧边界接下来擦出的火花令人担忧。

“在最近一次靠近拉脱维亚边境的军事演习中,俄罗斯军人拿着扩音器呼吁北约战士投降。”“战略预测”公司称,此前俄罗斯高调将伊斯坎德尔导弹运至加里宁格勒等地区,而俄前军事高官对《波士顿环球报》表示,普京决定让俄罗斯回归大国的地位。这些现象在安全专家看来,得出的结论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绝非遥不可及”。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27日发表文章——“2017年可能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五大地点”。分别是朝鲜半岛、叙利亚、“网络空间”、南亚及波罗的海。其中,文章将“网络空间”的世界大战定义在美中俄三国间。在谈到南亚为什么也可能发生大战时,文章称,特朗普与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通电话,可能会让巴方误认为美国在为克什米尔的军事冲突开绿灯,而印度则认为在此情况下需要先发制人控制局面。

中美大对抗?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预测称,2017年,中美“可能出现大对抗”,除了“最坏的情况可能是在南海发生军事冲突”外,美中可能陷入贸易战,中国将通过取消波音订单,改购欧洲替代产品等,来报复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征收高关税。

“战略预测”公司预测2017年的中国将会“很忙”。为提升经济活力,“中国将把原来进口的多种产品改为自制”,这将使全球经济受连带影响,“美国将为特朗普质疑一个中国政策的做法埋单。”“中共十九大会将经济稳定优先于改革重组,加大国家主导投资。”文章还预测中国不仅会扩大自己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还会在能源、军事和网络技术方面寻求与俄密切合作。

沙特阿拉伯卫星电视台称,2017年,美国将更“保守”,其工业将采取“贸易保护主义”。如此,扛起全球化大旗的责任或将落到中国的肩上,以保障开放市场的连续性。

在南海问题上,“战略预测”公司认为2017年中国会采取“更慎重稳健的策略”,放弃激进扩张策略,留出“一部分合作空间”。

“虽然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常常批判中国,但提及南海的言论不多,今后美国和中国的距离感并不明确。”日本三井物产战略研究所刚刚出炉的报告认为,在外交方面,2016年对中国来说“是实际感受自身影响力增大的一年”,2017年中国外交的最优先课题是构筑和特朗普的关系,而南海对中国的战略重要性不会改变,中国将凭借经济援助等方式,拉近东盟各国,“把该海域切实变成自己的内海”。

三井物产还预测,2017年中国会坚持对韩国的“北风”外交,在两岸关系上也会冷风频吹。明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但日中关系并不乐观,虽然首脑会谈次数在增加,但急速拉近距离的可能性很低,中日将“继续进行神经战”。

西方的分裂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近日刊发评论员文章称,西方选民正处于一种不稳定和难以预测的情绪中,“过去70年主导国际关系的很多假设可能已经过时”。“继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后,2017年法国大选又将是民粹主义与精英主义的一场对决。“欧盟的转折点”,《维也纳日报》29日称,2017年对欧盟来说是重大的一年。英国将启动脱欧程序,德国将在秋季举行联邦议院选举,法国在上半年投票选出新总统。默克尔是目前欧盟内唯一的稳定剂。但由于难民危机,尤其是柏林惨案,默克尔连任的道路很窄。法国更令人担心,右翼民粹主义候选人勒庞力量强大。如果她当选法国总统,将是欧盟毁灭性的打击。荷兰的选举也存在类似情况。

“觉得2016年已经够糟了吗?2017年可能更糟。”英国《镜报》这样说。“西方必须自救”,德国《经济周刊》29日称,新的一年,西方进入危机时代。其原因不仅来自外部的恐怖主义,中国、俄罗斯不同国家体制的威胁,还有西方的内耗、民粹主义、社会分裂。2017年对西方尤为关键。欧盟必须保持最低程度的共识,如建立自己的军队等。

“2017年是欧洲关键年”,“战略预测”公司称,英国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明年可能退休,法德意政府换届威胁欧元区的生存,“而欧盟最终将被解散”。

“9张面孔,决定欧洲的2017年”,奥地利《信使报》29日称,欧盟的2017年无论内部还是外部都充满压力。列举的9张面孔包括:特朗普——如果他通过投资刺激美国经济,有利欧洲经济;而如果他开始筑起贸易壁垒,将站在欧盟对立面。特雷莎·梅——脱欧谈判不仅决定英国,也决定欧盟,欧盟必须阻止模仿者。勒庞——将扮演欧盟的破坏者角色。普京——下一步动作欧洲人很难预测。如果美国放弃制裁俄罗斯,欧盟将处于两难境地。其他还有默克尔、卡钦斯基、马塔雷拉、移民,最后一张面孔是“巨大的未知”,因为“全球化的世界,某一个地方的危机也可能蔓延到全世界。”

公鸡年悬念

“2017年,是只公鸡”,德国《星相周刊》29日称,顽皮的猴子让2016年的世界充满不确定,爆发许多令人震惊的事件。2017年是中国的鸡年。公鸡非常开放和自信,渴望承认和赞赏。但他们又具有很强的个性,容易进行争斗。

东北亚局势是公鸡年的悬念之一。日本三井物产的报告称,特朗普政权对东亚的姿态仍然不明朗,虽然特朗普当选后与安倍首相进行了会谈,但“他还显示出要和金正恩会面的意向”。韩国国内政治的混乱也让人更担心东亚局势,“朝鲜会趁韩国混乱之机,进行核挑衅。”

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韩国统一部26日发布《2016年朝鲜局势评价和2017年展望报告》称,朝鲜明年或将发射搭载核弹头模型的远程导弹等,继续高速推进核能力发展建设。该报道援引统一部人士的话称,从技术层面上来看,朝鲜可以随时进行核试验和核投射手段发射试验,只是朝鲜在观望国内外政治形势。在对外方面,朝鲜将以特朗普政府上台为契机,持续探索改善朝美关系的道路。叛逃至韩国的前朝鲜高级官员泰勇浩27日称,趁着美韩领导层变动,朝鲜把2017年看作“进一步发展其核计划的最好时机”。

关于中东局势,沙特阿拉伯卫星电视台称,特朗普掌舵白宫后,对中东特别是对伊朗,“或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同时美国可能更多地直接介入伊拉克和叙利亚。“战略预测”公司称,2017年,俄将与西方在中东讨价还价,叙利亚和平仍将遥遥无期,而伊朗和土耳其在中东的竞争将加剧。

不少媒体预言2017年俄罗斯将“破解欧美制裁”,但俄媒并不乐观。俄罗斯“新的一天”网站29日发表题为“2017年俄罗斯面临的主要风险”的文章称,首先是在奥巴马离任前,不排除试图挑起乌克兰冲突,而特朗普的不确定性是俄将面临的最大风险。俄政治顾问协会主席团成员马克西莫夫认为,明年俄罗斯面临的最大危险是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左翼力量思想会复兴,特别是在居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的情况下,这是十分危险的,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俄高级经济学院教授马特维切夫则预测,明年会比2016年顺利,“美国新总统在第一年不会恶化与俄的关系”。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29日对《环球时报》说,2017年,中国主要面临两大任务,一个是开好十九大,一个是稳住增速连续下滑的经济。“周边估计问题不大,因为我们本来不想闹事,一些国家也不像原来那样闹腾了。最担心的还是朝鲜”“不过美国大选、英国脱欧都已尘埃落定,总体上看,2017年的意外性应该会比2016年小一点,确定性会高一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