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市场将迎来、惊讶、还是惊吓?(2016经济年终报道)

2016-12-30 06:46:49 环球时报

本报驻外记者 纪双城 高石 青木 本报记者 李萌

编者按:柴可夫斯基怎么也不会想到100多年后的2016年,他经典的《天鹅湖》主角换成了成群结队的“黑天鹅”。从英国公投决定脱欧,到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再到意大利修宪公投结果令总理下台……市场也跟随这一轮轮的政治动荡而变得起伏不宁。

在西方,一些专家学者指出,其实2016年的“黑天鹅”仅仅是“黑毛浮绿水”,还没有“展翅”让外界看到它们最终的破坏力,而2017年才是见真章的年份。

强势美元面临特朗普变数

11月8 日的投票给美国带来年度最大“黑天鹅”。从当选几率只有1% 直到成功问鼎白宫,特朗普的当选让全世界的眼镜碎满地。加上当选后,特朗普屡出惊人言论,自成一体的行事风格搅乱了世界的一江春水。

但“黑天鹅”只是精神,市场才是物质。全球市场哀嚎了一天后,就跟随华尔街的步伐止跌反弹,美国市场还出现了“特朗普牛市”,现在大家讨论的居然是道琼斯指数何时能够达到20000 点,不过截至29 日开盘,仍未冲线。

强势美元也给特朗普在短期内提气不少。用以衡量美元对其他6种主要货币价值的美元指数在过去两年里涨了20%以上。一方面,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美国大好局面的反映:美国经济相当强劲,自2009 年以来稳步增长,失业率仅为4.7%。基于这种态势,美联储不得不考虑进一步加息。另一方面,美元的反弹折射出更加悲观的全球经济前景。欧洲、日本以及很多新兴市场的经济仍然异常疲弱,相比之下美国就显得“惊艳”许多。不过,高盛银行等机构认为,强势美元基本“见顶”。如果长期强势,势必导致美国出口能力的下降。

纽约大学国际事务中心访问学者、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西德胡认为,全球化和渴望成功的中产阶级, 像是一对双胞胎,推动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和变化。

尽管全球经济依然在增长,但经济不平等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且社会的深刻分裂让右翼和民粹主义者有了更大的吸引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特朗普执政以后会怎样做仍是一个很大的不确定因素。特朗普当选是个黑天鹅现象,但后果要等他上任以后才能看出来。特朗普当选后引起了市场的一些预期变化,如果没有特朗普现象,美元升值可能不会这么猛。

丁一凡认为,特朗普上台后如果他开始执行竞选时提出的一些政策,比如贸易保护主义、退出TPP、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大幅提高关税等,会带来很大的影响。▲

“黑天鹅”激起摩擦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展望2017年,德国科隆大学经济学者罗多夫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明年可能会出现几只“黑天鹅”,欧洲仍是黑天鹅最多的地方。

政治不确定性。2017年将是欧洲大选举年,最糟糕的结果是,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当选,德国总理默克尔下台,缺少了“法德轴心”的欧洲将出现混乱局面。到时,各国公投脱欧,欧盟和欧元区可能瓦解分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说,如果欧盟解体,将比苏联解体的影响还要大。

全球贸易大战。特朗普上台后按照“美国第一”的理念采取保护主义,对中国实施高关税等措施。罗多夫说,如果中国出口再次受阻,导致经济硬着陆,势必会采取反击措施。德国《世界报》指出,如果两国关系出现恶化,全球各国都将受到影响。这就像一场多米诺骨牌——如果一块骨牌倒下,一排骨牌都将倒下,尤其是欧洲将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如果中国进口量到2020年下降10%,受创最大的应该是德国、奥地利和瑞士,日本GDP将会萎缩约3.8%。

德意志银行成为雷曼第二。还记得哈德逊河畔的“雷曼兄弟”么?德意志银行的衍生性金融商品高达75万亿欧元,是德国GDP总值的20倍。为了防止特朗普对德意志银行下手,该行已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协议,但2017年的风险仍然很大。若“雷曼·德意志”出现,世界金融业又得有多少血雨腥风。

美联储再加息。“加息魔咒”曾在上世纪70年代折腾拉美,引爆拉美债务危机,1999年让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2008年让全球爆发金融危机等。美联储本月“加息之靴”落地震荡不大,但仍让市场心惊胆战。▲

低通胀率祸起脱欧

对于欧洲来说,2016年飞出的第一只“黑天鹅”就是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从6月份公投结果公布至今,这一事件对于英国、欧洲乃至世界已经造成了连贯性的冲击。《纽约时报》分析称,英国的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4%。英国同欧洲其他国家之间贸易关系的具体细节,并不会影响世界上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但脱欧的决定,会让已经在拖累全球经济的多股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首先是低通胀率。由于世界上很多地方的失业率居高不下,劳动力存在供过于求的情况。生产的困顿导致大宗商品尤其是石油,在全球范围内存在供过于求的可能。通胀率持续徘徊在各主要央行设定的2%目标以下,几乎没有回升的迹象。而且自从英国决定脱欧后,低通胀的信号愈发活跃。

无力的货币政策。欧洲中央银行和日本央行都在推进大规模的计划,试图以购买资产的方式为自己的金融体系注入资金。英格兰银行已经推迟了加息日程,希望看到更高的通胀率和更稳健的经济增长。但迄今为止,这些举措还不足以让通胀率稳定在2%,或者带来持续的强劲增长。

全球性的增长疲弱。目前,欧洲的经济总量已经回落到了2007年的水平,而日本增长极其缓慢,以至于一直挣扎在衰退边缘。英国和美国的情况好一些,但这也只是“矬子里拔将军”。全球经济增速似乎只会低于1998-2007这10年的常规速度。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表示,英国脱欧后,美国和欧洲在全球的话语权重将弱于二者结合起来的话语权。英国脱欧其实是对发达经济,尤其是美欧英话语权重的伤害。这样日本的贸易战略和全球战略就会变化,日本可能会搞大国离岸平衡,日本和美国在协调上就会出现一系列行为上的不一致,英国脱欧还会造成德国的态度大改变,只是现在我们还未看见而已。

位于英国国际智库“全球顾问”首席经济学家厄尔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脱欧的复杂性决定了明年市场很有可能产生新的波动。而其他欧洲国家也有可能举行公投。

但英国卡迪夫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明福德对记者表示,脱欧并不是一场噩梦。他认为,有了公投结果之后,就可以排除公众对未来政策的不确定性。大家只需要开始适应新的政策,当然这个适应的过程会带来一些问题。适应过程会有一定的代价,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有长期的利好政策。他认为,眼下英国讨论的重点是英国脱离欧盟带来的长期变化,是否对英国有好处。▲

贸易战中美较量

今年12月以前,世界各国都认为,中国经济比美国经济复苏要晚。中国经济真的累得跑不动了吗?2017年的中国经济也许会给疲惫不堪的世界经济带来惊喜。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率从2011年连续5年下滑,但从12月公布的相关数据看,中国经济比美国经济要早一个季度复苏。如果中国经济在明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复苏,中国经济将比美国更强劲。

彭博社29日称,资本加速流出、贸易战、楼市等都是中国2017年面临的大问题。《华尔街日报》称,保护主义倾向强烈的特朗普上台后,将在贸易问题上打压中国,而美联储加息和强势美元将加剧中国的资本外流趋势。但美国花旗银行表示,中美之间爆发全面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中美有望在磋商基础上寻找到新的合作基础和框架。而目前的资本外流规模,也基本不会动摇中国经济的基础。

对于贸易战,曹和平从英国脱欧中分析指出中国获益的两大机遇。首先,英国脱欧后,将增加中国同美欧贸易时的话语谈判权重。英国是欧盟和美国行动协调的高效中介,但英国脱欧后,美国和欧洲丢掉了与对方紧密协调的枢纽,这样在未来大西洋沿岸经济的整合方面,中国的权重可能就会增加。其次,中国和英联邦国家的贸易活动将有所增加。英国脱欧后与欧洲的经济整合没有原来那么紧密,也不容易得到欧洲的贸易好处,那么就要寻找新的贸易伙伴,中国就是其选择之一。

对于贸易战的结果,彭博社29日称,中国或许会在贸易战中胜出。报道认为,与20世纪初相比,世界的权力平衡更加分散,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创造出了新的政治重心。而中国政府会比美国更好地安排国家资源以减轻对出口商的影响。中国受限制更多的是“超市商品”,但如果中国取消波音飞机、农产品等订单,美国将受损更大。

另外,看似跌跌不休的人民币给中国经济盖了一层遮光板。28日深夜彭博报价系统在岸人民币破7的乌龙信息引起轰动。随后中国央行对个别媒体报道“在岸人民币兑美元突破7整数位心理关口”表示谴责。本月初,谷歌还曾误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达到7.43。强势美元使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而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人民币仍表现出“稳定强势货币”的特征。央行表示,中国经常项目保持顺差、外汇储备充裕、财政状况良好、金融体系稳健的基本面决定了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基础。

从11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同比也出现回升来看,明年中国外贸压力有望得到减轻。彭博分析师表示,中国的出口前景实际上略有改善。制造业投资温和加速、就业企稳,表示中国的制造业出口下滑的态势将会结束。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目前中国经济确实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但是中国决心通过改革去消解这些问题的力度也很大。中国将重塑新经济结构,以此来实现经济长期可持续地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