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书,与时光来一场文化约会

2016-12-30 06:51:34 环球时报

本报驻德国、美国特约记者 青木 马磊 本报特约记者 萨苏 巴斯

编者的话:随着故宫博物院几十年后恢复推出精美的日历书(图1),这种集实用与文创于一体的主题读本获得许多粉丝的追捧。日历书不仅具有时间提示功能,同时满足了时下碎片化的阅读习惯。度一日阅一页,一年下来收获颇丰。2016年岁末,国内书市上出现50余种日历书,比去年猛增30多种。有人甚至将今年称为“日历书元年”。实际上,这种书在其他一些国家也被视为“国民社交礼物”。与其说送的是新年礼品,不如说是一种文化韵味。

日本:漫画历和笑点历最有东瀛特色

日本文化讲究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类似日历书这样的文创产品做得很有东瀛特色。最典型的例子是按日分页的“手账”(男性用)和“家计簿”(女性用)。手账是日历、日记和工作安排的混合体,家计簿则是太太们记录每天开支的重要工具。这两样东西使得日本人给外界留下擅长计划、精于算计的印象。

上世纪90年代,已经有精明的日本商人在手账和家计簿里加入精美的图片和文字,形成类似日历书的文创商品。购买者既可以使用其传统功能,又可以每天看到新知识,日子过得不那么枯燥。近些年,这种图书设计传进中国。互联网知识服务商“罗辑思维”推出的《日课》,就是民国老课本加日历笔记本的设计形式。

在日本,除功能性较强的手账外,娱乐味更足的日历书也是五花八门。例如,圣斗士星矢或者北斗神拳的漫画,就被设计师拿来和日历元素相结合,做成主题图书出售。只是酷爱漫画的日本人恐怕不会每日一页地翻阅。对于充满悬念和打斗的激情漫画来说,那样的速度未免太考验耐性。多半人是将这种日历书当作漫画书来读,看完并不会随手丢弃,照样还能留作日历使用。

有些人气旺的日历书,常常提前几个月便开始预订。比如,由日本著名相声艺人推荐的、每天一则笑话的“笑点历”——由此也能发现,“笑点”这个词并非中国独创。不过,日本销量最大的日历书既不是圣斗士主题,也不是笑话集锦,而是菜谱主题。这种书会根据季节的特点来提供每日菜单,还附上卡路里和营养元素的配比。美食日历书在日本得以风行,主要是厂商会抓市场。在日本,家庭用品的添置都不是男人管的事,所以抓住太太们的兴趣,就等于射中靶心。

总体而言,和突出文化味的中国日历书相比,日本日历书的实用功能大于“书”的可读性。尽管如此,日历书依然能反映出日本人的管理艺术——既要将生活纳入正途,又要不失匠心和情调。问起日本主妇,日历书该不该走精致路线?她们的回答是,如果印得太精美,翻看时就不舍得那么随性,而且重量会增加,携带、放置多有不便。这种说法倒也在理。

俄罗斯:“全年与普京在一起”

“全年与俄罗斯总统在一起”——这是印在最新出版的2017普京日历书封面上的话(图2)。俄罗斯人的领袖情结由来已久。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列宁等历史名人的形象,在该国公共场所及出版物上常能看到。普京成为日历书的主题,自然不难理解。

日历书在俄罗斯至少有几十年历史了。因为篇幅短、内容精、装帧美,这种书常被俄罗斯人当作新年礼物。作为东正教国家,俄罗斯的宗教日历书十分常见。这类书以宗教故事为主题,图文并茂,装帧也很有年代感。宗教日历书的价格亲民,三四百页的一本书约合人民币十几元钱。

俄罗斯人十分注重阅读,日历书被视为培养孩子读书习惯的工具。儿童日历书在设计上十分下工夫,幽默的图案、夸张的字体,处处勾起小读者的好奇心。儿童日历书《一整年》十分有名,至今已发行70年。该书每天一个小故事,有些插图还是立体的,被喻为俄罗斯版的《一千零一夜》。好的日历书具有收藏价值。据记者了解,一本1948年出版的《一整年》,价格已涨到560元人民币。

“情感指南”日历书在俄罗斯也很受欢迎,购买者多是女性。作家娜塔莉亚著的《幸福日历》就是这样一本书,内容通俗易懂,其中的情绪疏解法也容易实践。有读者在图书网站上留言说:“这本书是在2年前买的。那是一段沉重的时光,我离婚了。而《幸福日历》像朋友一样,鼓励我每天面对新生活。”

除了传统的日历书,受到中国文化影响的俄罗斯人,也会发行农历生肖日历。不过相对于中国的正宗设计,俄罗斯的生肖图案往往走诙谐幽默的路线,有着浓浓的异国情调。

德国:兼具文艺范和实用性

“德国是全球日历书最大的市场之一,几乎人手一本”,德国《世界报》报道说。《环球时报》记者在柏林多家大型书店发现,柜台内的日历书少则数十种,多则上百种,内容涉及文学、美术、宠物、猜谜等。今年排在德国亚马逊日历书销售榜榜首的是“2017年生活乐趣日历”,目前已销售30余万本。这本书堪称一本“励志读物”,每页引述有人生哲理。文化学者芬内贝格对记者表示,当下欧洲面临多重危机,在这种氛围下,励志书籍有增多的趋势。

德国人对品牌的忠诚度也反映到日历书上。奥夫堡出版社每年推出的“文学日历书”特别受读者喜爱,至今已出版50本。该书的2017年封面是《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图3)。书内刊载了各国作家的名言和名作,制作精美,定价21.95欧元。由温德尔霍夫出版社推出的“诗歌——口袋日历2017”也很有名。深入挖掘科学现象的科普日历书销量也不错,例如月亮日历书、医学日历书等。

有趣的是,德国人把日历书的记录功能精确到每小时。还有一种“倒计时日历”,设计有24个小窗户。使用者从12月1日开始,每天打开一扇窗户,就可看到一幅创意画作。24天之后就是平安夜了。这种日历已有100多年历史。

“德国日历书的版权出口在不断增加”,文化学者芬内贝格对记者说,日历一度被认为过时,现在重新走俏的原因是出版商抓住了社会热点,做出了口碑。

美国:博物馆是日历书“大户”

故宫博物院出版的《故宫日历》号称是“可以读一年的书”,面世后引起轰动。今天的改良版《故宫日历》,其实是取法于海外的一些大博物馆。像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法国卢浮宫博物馆,每年都会出版以本馆名字命名的日历书,小的和普通台历差不多,大的则是一套丛书。一般以图为主,题材是本馆藏品及来年的重大活动介绍。

美国日历书的发行方不只有博物馆等文化机构,还包括宗教、文化团体和商业出版机构。内容既有重口味也有小清新,例如专门给成人看的《花花公子》日历书、给儿童设计的迪士尼卡通日历书。这些出版物不但在北美热销,还翻译成多种语言向海外发行。

15世纪兴起的“福音日历”在欧美也有很多读者。不过随着世俗化的兴起,“福音日历”的作用也蜕变为供人查询朋友生日和给自家孩子取名——法国人习惯给孩子起“圣名”。孩子的出生日期与哪个“圣徒”相同,就会以这个圣徒的名字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