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撕掉“互联网自由”的温柔外衣

2016-12-30 06:53:19 环球时报

沈逸

剩余任期不满一个月的奥巴马近日签署通过《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这一体现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共识的法案,全名是《反外国宣传和虚假信息法》。从法律体系上看,这一法案的目的是更有效地强化协调美国政府各职能部门,包括国务院、国防部、情报机构等,以及各类非政府组织的资源和能力,就中俄等国对美的敌意宣传和虚假信息,及由此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国家安全和利益所构成的威胁,要实质性提高应对能力。

可以说,这是美国建制派精英对2016年总统选举反思的直接产物,他们相信特朗普的意外胜出与希拉里的惜败,源于社交媒体充斥的假新闻、谣言,以及由俄罗斯政府在背后策动乃至实施的网络攻击。尽管迄今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

作为身处中国的观察者,看到这部法律,会有些错乱的感觉。希拉里本人是“互联网自由”的首倡者,2010年那意气风发的互联网自由演说似乎仍在耳边回荡;而奥巴马本人入主白宫时,被观察者,尤其是身处中国坚信新自由主义的观察者,描述为美国史上第一位互联网总统。如今,美国却通过一部国家级的《反外国政治谣言法》。

尽管某些表现有些出乎意料,但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从“互联网自由”战略本身来说,自希拉里提出开始,作为美国政府外交战略工具和理念,从来就是必须而且只能服务于美国国家利益;同样的,当美国人民做出了不同于建制派预期的选择,当网上出现美国民主党党内政治斗争黑材料时,美国政府毫不犹豫地将其判定为威胁。美国为了应对这种威胁,可以威胁直接使用网军,直接撕掉互联网自由的温柔外衣。

这同时意味着美国的互联网自由战略进入了3.0阶段,这个阶段至少具有如下特征:

其一,对同意这部法案的人来说,网络空间来自中国、俄罗斯等国家针对美国意识形态和基本政治制度的敌意宣传和虚假信息,已经超越恐怖主义成为最主要的威胁。此次通过的《反宣传法》中,关键性的机构是“全球接触中心”,这个跨部门协调机构属于美国国务院。成立时的初衷,是协调美国各部门力量,在网络空间抵消IS等恐怖组织通过网络散布相关信息构成的安全挑战和威胁。如今,却转为应对来自中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威胁,意味着在互联网3.0阶段,直接的、几乎毫无掩饰的大国战略竞争,是美国通过互联网自由战略首先要解决的挑战。

其二,互联网自由3.0阶段具有攻防一体,全网作业的特点。美国从不执行消极防御战略,在防御的名义下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是其主要的特点。《反宣传法》同样不例外。

对内,这意味着美政府强化对社会媒体等网络传播平台的监控,从行为监控到内容监控,从而及时识别并反制外国政府的相关敌意行动;对盟友,这意味着华盛顿的网络监控行动有了新的理由,可以在帮助盟友免受敌意宣传的名义下,公开进行;对认定的目标,美国可以用各种方式实施反击先发制人,在目标国境内实施的“和平演变”项目将因此变得更具道义色彩。

其三,互联网自由3.0的出现,提醒所有国家必须认真关注网络空间政治安全和有效应对政治谣言带给国家安全的新威胁。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之前,追溯到美国提出和平演变概念的冷战时期,美国始终坚信两点:一是利用跨境信息自由流动搞颜色革命是天经地义的;二是美国在这方面具有显著的战略优势,从不担心扔出去的飞镖会砸到自己头上。但现在美国认为自己发明的套路被用在了自己的头上,重要的是,美国发现自己同样经不起这种套路。

美国把互联网自由战略升级到3.0,进一步说明在网络空间用信息自由流动搞颜色革命是美国的专利,要求所有相关的非政府组织与美国合作,在网络空间推进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行动。美国的做法对真正关注互联网自由的人来说,是“死亡之吻”。

可以想象的是,伴随着《反宣传法》的生效,网络空间将在一段时间内,成为部分美国精英和职能部门宣泄挫败感和焦虑的自留地,这些相关的文件、战略、政策以及可能真实发生的行为,对全球网络空间的安全、稳定、繁荣和发展将构成严重的挑战。同时,对其他国家来说,如何以更加负责、有效、准确、可持续的方式应对美国带来的互联网威胁,将成为一个具有国家安全战略意涵的全局性问题。▲

(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