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二王争权”搞晕外交

2016-12-30 06:54:55 环球时报

●本报驻美国、德国、加拿大、日本、韩国记者 萧达 青木 陶短房 蓝雅歌 王伟 ●本报记者 郑璇

“我已经尽我所能不去理睬奥巴马总统很多煽动性的言论还有设置的障碍。我本以为能够实现平稳过渡——但这是异想天开!”在距离总统就职宣誓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先下手为强,炮轰现任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历史上,尽管即将卸任的总统常被称为“跛脚鸭”,但候任总统提前干涉现任总统工作实属罕见。特朗普28日不仅利用社交网络与奥巴马和美国国务卿克里就安理会有关以色列定居点决议对呛,西方媒体当天还爆出特朗普甚至曾直接打电话给埃及总统,威胁让埃及撤销安理会相关提案的大新闻。而奥巴马则被传要以俄黑客干预美国大选为由对俄采取新制裁措施,以反制特朗普的亲俄政策。德国《西部日报》称,美国出现一个奇怪的“两个总统并行”的局面。两个总统的争端并不令人可笑,而是让世界担忧。

“对呛”第一回合:奥巴马胜

“对呛”,这是国际媒体29日有关美国政治的报道中出现的最高频词汇。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标题就是:美国国务卿克里与特朗普就中东问题对呛。报道称,在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鼓励以色列“坚持下去”之后,克里28日在华盛顿称,中东最有希望的和平方案现在也面临了危险。克里离任前的这一演讲是为奥巴马政府在联合国安理会2334号决议中投弃权票进行辩护。克里说,美国是为了维护“两国(巴以各自建国)解决方案”,这是实现巴以公正永久和平的唯一路径。他称,以色列永远会是美国的亲密盟友,但“朋友需要告诉彼此残酷的事实,友谊也需要互相尊重。”克里还说,如果可行的两国解决方案被毁了,美国将无法合适地维护和保护以色列,“这是底线”。

在克里讲话前,特朗普28日两次在推特发文公开挺以色列,他宣称“我们不能再让以色列被这么轻蔑以及不尊重地对待,他们曾经有美国这么个好朋友,但是……”此后,意犹未尽的特朗普再次发文称,“(美以友谊)不再有了!友谊终结是从可怕的伊核协议开始,现在又是联合国决议案。以色列坚持住,1月20日快到了。”

特朗普不仅是口头上与奥巴马政府“对呛”,而且他还打破了美国当选总统上任前不干预敏感外交事务的传统,个人介入与多国政府的斡旋,让奥巴马政府十分窝火。特朗普在与蔡英文通电话并多次攻击中国后,奥巴马政府却不得不为特朗普“擦屁股”,多次重申美国政府遵守一个中国政策。在安理会讨论巴以问题决议案过程中,特朗普甚至直接出面干预。路透社28日称,安理会有关决议的第一稿最初是由非常任理事国埃及起草,原定22日提交安理会表决。然而,应以色列方面要求,特朗普先后与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埃及总统塞西通电话,促使每年接受美国援助的埃及最后关头放弃提交决议草案。不过,一天后,由新西兰、马来西亚等4个非常任理事国再次提交内容几乎一样的决议。在美国驻联合国代表的“弃权”下,安理会最终以14票赞成的结果通过了36年来首个谴责以色列的决议。

奥巴马要出第二刀

变被动为主动,奥巴马准备在特朗普屡次表态要亲近俄罗斯的问题上下手。《华尔街日报》28日引述美国一名高级官员的话称,由于俄罗斯涉嫌使用网络攻击干预美国总统大选,奥巴马政府可能周四宣布报复俄罗斯的举措。

对于奥巴马的这一刀,特朗普立即冲奥巴马呛声称美国应先管好自己。路透社29日称,当天,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别墅回答美国是否应对俄罗斯施加制裁问题时对记者表示:“我认为,我们应该管好自己的生活。我认为计算机使得我们的生活过分复杂化。计算机时代本身把我们带到没有人真正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地方。”

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2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美国,外交主导权是由现任总统决定的,尽管奥巴马任期即将结束,但奥巴马卸任之前美国外交还是他做主,这是毫无疑问的。

李海东说,奥巴马在临走前想更为牢固地确立自己在任期间的外交政策在下一任能够延续下去,但是他知道特朗普在很多方面和他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奥巴马在卸任之前利用手中能够使用的总统权限来限制下一任总统在外交政策上进行大调整。比如,现在美俄关系处于冰点,特朗普想跟俄示好,但是奥巴马通过签署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规定美国必须军事援助叙利亚反对派,这是法律,下届总统对此难以做出大的调整。所以,虽然特朗普想跟俄罗斯改善关系,但该法案一签,接下来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不可能完全和解。

美国《财政时报》28日称,特朗普想要亲近俄罗斯,并没有那么简单。特朗普将要继承的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外交政策世界,这个世界可能不会如此轻易地屈服于他的意愿。报道引述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和资深议员格雷厄姆的话称,特朗普不应该对“俄罗斯通过网络黑客行为影响美国大选”结论置若罔闻。本周,这两个知名的“反俄”议员将和民主党参议员开始访问爱沙尼亚、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与这些国家讨论俄罗斯威胁,提前施压特朗普外交团队。

“两个总统并行”令世界担忧

“美国总统权力移交要脱轨?”韩国《亚细亚经济》29日称,龃龉不断的美国总统权力移交,现在已经出现脱轨迹象。双方阵营在外交、安保、环境、医疗、教育等政策全方位存在异议,特朗普亲自上阵批评奥巴马代表性外交遗产——伊朗核协议和气候变化公约。尽管双方在通过电话后已经降低了批评对方的调门。多数外交观察人士认为,实际上双方任何时候都有可能重燃战火。

《韩国日报》29日称,奥巴马日前签署禁令,禁止在大西洋和北冰洋的联邦水域进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钻探活动,而且特别指出,该禁令拥有坚实的法律依据。这些措施明显是针对特朗普要全面放开美国国内石油开发的承诺,奥巴马要在离任前给特朗普戴一个紧箍。

美国政治新闻网称,近两天来,奥巴马取消要求来自一些伊斯兰国家的移民到移民局登记的规定,在安理会就巴以问题决议投弃权票和在珍珠港指责民粹主义的讲话,都令特朗普感到不满。奥巴马政府一名高级官员说,如果特朗普认为奥巴马的目的是通过这些来破坏权力交接,那他错了,“这不是交接不顺畅的证据,这是我们的观点根本不同的证据。”报道称,这显然表明了美国政策在两个不同领导人的驱动下所呈现出的混乱局面。奥巴马总统首席律师艾森称,“奥巴马政府竭力容忍,但是他却一直在制造麻烦,他忘记了过渡时期的第一原则:同一时间只有一位总统。”

美国《洛杉矶时报》把特朗普的外交称作是“开飞车的外交政策”。该报称,特朗普使美国的对手和盟友都感到吃惊。在某些情况下,他的这些做法可能是谈判过程中抢占先机。但这种“开飞车的外交政策”可能会使俄罗斯和中国这些潜在的对手感到不安:这是一个不可预测的、危险的人!美国盟友也可能得出相似的结论,就会感到迷惑:应该对美国抱有多大的信心呢?

美国人支持谁

对于奥巴马与特朗普“二王争夺”,美国人到底支持谁?美国民调公司盖洛普28日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奥巴马被选为最受美国人敬仰的男性,特朗普位居第二。这也是奥巴马第九次被选为最受美国人敬仰的男性。希拉里被选为最受美国人敬仰的女性。日本《朝日新闻》29日称,马萨诸塞州大学进行的以年轻人为对象的调查中,比起特朗普,希望奥巴马继续执政的人为66%。

复旦大学美研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奥巴马和特朗普互相较劲,特朗普对外似乎是更情绪化。不过,特朗普不可能完全推翻奥巴马的政策。总统的想法和战略思考变为一个国家的政策并产生政策效果,有很长的传导过程。这个过程中,国内因素和国际因素,都会制约特朗普按照自己意愿打造外交政策。比如特朗普暗示上台后会废掉安理会这次指责以色列建定居点是非法的决议,但这几乎不可能,只要安理会另外4个常任理事国有一个不同意,就无法实现。

“特朗普要摧毁奥巴马的外交遗产”,瑞士《20分钟报》29日称,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追求的目标是成为世界的CEO。然而他遭到了前任最大的阻碍。不管是外交、劳工政策,还是环保、能源战略,善于承诺的特朗普,未来将遭遇严重的“奥巴马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