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盛大士之画迹行略考述

2017-01-09 08:26:56 今传媒2016年12期

包楠楠?

摘 要:盛大士(1771~1839),字子履,号逸云,江苏镇洋(今太仓)人。清嘉道年间文人,嘉庆庚申(1800)年举人,官山阳教谕。善绘画,尤工山水,其画风备受当时文人雅士及后辈的推挹。子履生平博览群籍,工于诗文,其一生著述亦尤为富厚,如《蕴愫阁集》《溪山卧游录》《朴学斋笔记》诸作。本文即以文献学角度,首次对其画迹的著录情况进行较为全面的搜集与疏理,从整体上把握其创作总量,以此对盛大士在绘画方面的成就有更为客观的认识与了解。

关键词:盛大士;画迹;考述;题画诗

中图分类号:J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16)12-0155-02

李濬之《清画家诗史》载:“盛大士,字子履,号逸云,又号兰簃外史,镇洋人。嘉庆庚申举人,官山阳教谕。夙好六法,壮岁始习皴染,以奉常(王时敏)、司农(王原祁)为宗。有《蕴愫阁集》。[1]”可知盛大士既是一位颇具高名的诗人,亦是一位文人画家,观其一生,成就斐然。然当世研究对其关注者寥寥,纵观近几十年以来相关研究,皆围绕其画学著作《溪山卧游录》的画学思想及美学意蕴等方面进行论述,而有关他的画迹方面则少有问津。本文即以文献学角度,依据相关文献著录,对盛大士画迹进行疏理拾掇。现将梳理情况按三个方面分别叙述。

一、文献著录

盛大士之绘画真迹留传于世的甚少,幸赖典籍有所记载,使我们能够从其中得知其梗概。有些书目著录的画作,即使不存,也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画迹信息。史学研究不可能完全复原历史,在历史资料的基础上加以合理想象是有必要的,而在画史上有关其图像的记录,会让我们对其画迹有更为深刻的了解。现今将其相关画迹著录情况兹列于下。

清代盛大士《溪山卧游录》卷三载:“频翁有《灵芬馆》第九图,余所画也。[2]”

盛大士《溪山卧游录》卷四载:“余尝作《画兰歌》书于扇头,并写山水赠之。南雅答书云:‘承赠便面,妙擅三绝,然弟又有请者,暇时希将诗意画一横幅,并将此诗录于图后,以为萧斋珍玩。可装作手卷,乞诸同人题咏,不识有此兴否?此复并谢。莼顿首。”又“己卯秋,余自都门归,渡江南下,篷窗对酒,作《南徐山色图》,仿董华亭设色法。淮关榷使长白达公见而爱之,索去借观,未几榷使移节粤海,索之竟不见还。此卷别无佳处,惟有同人题咏,一朝失去,甚可惜也。”又“《烟浔云峤图》作于丙子夏日吴门客馆中,椒畦、芝田、频伽诸君,皆有题咏。是卷屡易稿,卒不工,然至今犹锲不舍置者,亦以题跋多故人手迹也。”又“余尝作《文津雅集图》,并系以诗。”又“(仪墨农克中)赴京兆试,路出淮壖,持霁青书见访,索余画山水小册,并赠以诗。”又“余为淮上友人作画,少惬意者,惟赠赵君瑞卿瑄立轴四幅,为经营惨淡之作,然亦只《春景》《秋景》二副为惬意耳。”又“(郝其燮)尝索余画《深山论史图》,有设色团扇颇佳,并拟作条幅赠之,惜尘事刺促,至今未就耳。”又“余为频伽(郭麐)作《众山一览图》水墨手卷:层峦叠巘,频伽高坐于山顶,盖以喻其嵚奇磊落,不可一世也。”又“(孔俊峰大今照杰)官盐城,有惠政,去官之日,邑中人士饯送者络绎道左,赋诗赠行,积有卷帙,其《瓢城送别图》,余所画也。”又“余为作《淮阴话雨图》水墨册子,系初冬景色,木叶已脱,城堞隐现,望郭外帆樯,在荒烟苦雾中,颇有意致。”又“扬州焦君仲梅春为写《学隶图》,系青绿宫体。余拟作水墨写意法,天寒砚冻,尚未成也。”又“余尝赠以画屏四帧,其《春林晓黛图》,尤为惬意之作。”又“芥翁(张介纯大令用熙)有《愿游图二十四帧》,其《峨嵋积雪图》,余所画也,颇蒙赏鉴云。[2]”

清代叶名澧《敦夙好斋诗全集》续编卷五薇省二集五(清光绪十六年叶兆纲刻本)载:“读《蕴愫阁集》追怀镇洋盛子履丈。大士先生与名澧未识面,道光壬辰癸巳间蒙惠书札,画《郑斋图》及所著《诗文集》《泉史》《溪山卧游录》见属。[3]”

又据贺云翔《长江文化论丛》中所载:“就目前情况来看,盛大士画作存世稀少,根据《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索引》记载的仅3件:一为天津艺术博物馆藏《南山献瑞图》轴,作于道光元年(1821);二为湖北武汉文物商店藏《山水》扇页,无年款;三为太仓博物馆所藏这幅《溪山雨霁图》轴。[4]”

又《中国美术百科全书》中载:“(盛大士)授山阳县学训导,迁教谕.学问渊博而又求实,工诗文.善绘画,其山水宗娄东派,略加脱略,有大家风格,有《云岭山村图》等作品传世。[5]”

又《中国美术大辞典中》载:“(盛大士)尝作《烟浔云峤图》卷,苍莽深秀;《灵芬馆图》,萧疏幽旷。……。其传世作品有《疏林远岫图》,图录于《艺林月刊》第一百十一期。[6]”

二、题画诗著录

除了古籍中关于书画的著录外,尚有其自题及文人雅士所留下的题跋与题画诗,此虽只是简单的画作名称的记录,或是寥寥数语的题跋,但对于我们了解画作的内容颇有助益,亦可进一步了解到盛大士绘画文本的一些具体情况。现将文献中相关题画诗兹列于下:

盛大士《蕴愫阁诗集》卷二载清孙源湘作《盛大士孝廉偕李味霞山人及味霞之子小霞下榻心青馆合作冒雨访友图》[7]。

盛大士《蕴愫阁诗集》卷九载《山馆唫云图写赠同年顾南雅侍读莼□兼题截句》[7]。

盛大士《蕴愫阁诗集》卷十二载《达厚庵茂才麟题予所画春山花屿图次韵答柬》,诗云:“翠微深树隔花溪,紅雨缤纷望眼迷。吟倦有人眠未起,晓莺何事尽情啼。[7]”

盛大士《蕴愫阁诗续集》卷二载《云山仙籁图为惜葊居士王相画并赋》[8]。

自古诗话一律,已被前人说去,在此不再赘陈。盛大士向素多才多艺,不仅在绘画上造诣精深,就是在诗歌创作上,也为我们留下不少艺术珍品,可与画作并传不朽。

三、画作题跋

画面上的题跋为作品的收藏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参考依据,亦为画史提供了诸多史料。今将盛大士所传画迹之题跋兹列于下:

盛大士《人物》设色纸本,其题跋曰:“谚说终南进士身,不仙不佛鬼通神。画来□□□来□,凡纸文情戏弄人。嘉庆辛未闰三月书于□□□□法,兰畦道人盛大士。”(按:嘉庆辛未年(1811),作者时年四十一岁。)

盛大士《平山清远》,其题跋曰:“摹瞿古村笔意,甲戌嘉平月既望写,兰畦道人盛大士。”(按:嘉庆甲戌年(1814),作者时年四十四岁。)

盛大士《云岭山村图》,跋曰:“嘉庆丙子夏日画于吴门之旧学庵。镇洋盛大士。”

盛大士《仿吴仲圭山水》,其题跋曰:“丙戌夏日,仿吴仲圭法奉政行学长先生鉴。子履,盛大士。”按:道光丙戌年(1826),作者时年五十六岁。

盛大士《山水》立轴设色纸本,其题识曰:“漠漠云林小小山,谁家茅屋隐松间。石桥雨过天台远,采药仙人去未还。壬辰冬十二月以奉□田一兄大人属证。”(按:道光壬辰年(1832),作者时年六十二岁。)

盛大士《山水》扇页,图中自识:“癸巳立秋前三日,仿思翁法,奉星庐三星□□□□,子履弟盛大士。”(按:癸巳为道光十六年(1833),作者时年六十三岁。)

盛大士《溪山晴霭图》,上有自识:“溪山晴霭。大士自幼学写山水,愧少寸进。甲午嘉平,椒堂年大人驻节淮阴,呵冻作此,恭求钧诲。盛大士敬呈。”(按:道光甲午年(1834),作者时年六十四岁。)

《山水》扇面,图左有自识:“道光丙申九月上澣,盛大士。”(按:道光丙申年(1836),作者时年六十六岁。)

盛大士《停云醉月》,后有盛大士自识跋文:“琳宫十笏水湾环,跨鹤仙人去复还。 但使红尘飞不到,人间何处不青山。 胜侣蹁跹慕竹林,每于佳日共招寻。 一轮明月凉于水,诗思今宵似此深。道光甲申閠七月廿有七日题于射 阳学舍为岷山先生暨吟社诸同人教正之,子履弟盛大士。”

盛大士《楚江清远》,上有自识:“楚江清远,苍苔楼阁面春山,飞翠岚浮掩霭间。一别□矶成址载,羞将华发对青湾。空将烟雾晓微茫,潮落沙寒洲渚长。荻花团露轻盈雪,枫叶迎霞远近霜。何因得似归来棹,笑傲衡门自楚吟。蕴素外史子履盛大士。”

盛大士《五老峰图》,上有题识:“远上如波涌,近山如积石。远近千万山,峥嵘起寒壁。赤甲白监,江影空青天,芙蓉五老峰。子履盛大士。”

四、总 结

盛大士是一位画家,他曾言:“余性耆泉石,情耽翰素,六法之学,二十载于兹。笔钝若椎,心顽肖铁,意旨偶托,锲弗舍置。”盛大士壮岁始习皴染,即宗法奉常司农。大士壮岁始习皴染,其绘画风格,他的朋友蒋宝龄《墨林今话》中称:“(盛大士)大约以奉常司农为宗而加脱略,落落有大家风格。”纵观其画迹的相关著录,可知他一生所作书画不多,而传世画迹更为稀少,传世作品苍秀浑成,皆以气韵为胜,由此其书画作品已被列入文化部文物出境管制名单中,其中价值显而易见。此文意在对盛大士之相关研究下,对其画迹进行疏理,作以参考。还需言明的是,此次将其画迹一并疏理,还是初次,之所以多收而求其全,只求日后方便之用耳。

参考文献:

[1] 李濬之.清画家诗史[M].杭州: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2] 盛大士.溪山卧游录卷四卷[M].续修四库全书,影印清道光刻本.

[3] 叶名澧.敦夙好斋诗全集[M].清光緖十六年(1890)叶兆纲刻本.

[4] 贺云翔.长江文化论丛[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

[5] 邵大箴.中国美术百科全书[M].西安: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6] 邵洛羊.中国美术大辞典中[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

[7] 盛大士.蕴愫阁诗集[M].续修四库全书,影印清道光元年(1821)刻本.

[8] 盛大士.蕴愫阁诗续集[M].续修四库全书,影印清道光四年(1824)刻本.

[责任编辑:传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