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人

2017-03-06 18:03:05 小小说大世界 2017年3期

黄大刚

我从来没想到,亚山会活到要跳楼。

我和亚山是同学,大学毕业后,像两尾小鱼游进大海般走上了社会,我们一同租房住,在省城找工作,快没钱买菜时,我和他只好到人行天桥发广告单。我很认真地发着每一份广告单,路人接过丢在地上的,我捡起来重新再发。亚山把那叠广告单垫着屁股,坐在台阶上抽烟。就在我发得差不多的时候,亚山掐灭烟头,夺过我手中的广告单,一并塞进了垃圾筒,愤愤地说:“干这些事,什么时候才有个出头日。”

亚山捧着商业巨头的自传,寻找一条可以复制的成功路,看完了一本又一本成功秘籍,他的第一桶金还遥遥无期。好在我已找到一份文员的工作,他暂时吃住无忧。但他对我的工作很不屑,似乎已看透了我打工仔生涯的尽头。我劝他先找份工作再说,以后有了机会再转行。面试已过了,办理入职手续时,亚山却找不到身份证。

補办身份证回来,他似乎捡到金元宝,两眼放光,兴奋地说:“亚庄,我知道什么来钱快了,广告,你看现在什么离得开广告,在城里,走到哪里看不到广告,他妈的真贵,才20来个字,就200百来块,就拇指大的地方,还有更贵的,我们看电视上的广告,按秒算钱。”

亚山跃跃欲试,初生牛犊般冲进了广告行业,骑辆电动车不顾日晒雨淋,奔波在城市的街道上,攀爬着城市的高楼,尽管很努力,但广告业务做得不怎么样,有个月,没拉到一笔广告业务,基本工资都不够抽烟。我很为他着急,劝他转行。多方为他介绍工作,可他积极性很低,面试也不去,催得急了,亚山很烦燥,“你不懂的……”不知是不是对我的热心反感,亚山从出租屋搬了出去。

亚山每拿下一笔广告单,便很有成就感地找我撮一顿,他无比憧憬着能承包或建设广告牌,“你不知道,拥有几个广告牌,每个月就啥也不干,按日子数钞票。”

一次,我发现亚山的脸上纹着一个太阳能热水器的广告,以为贴上去的,一问,刺上去的。“你怎么这样?”我气了起来。

“思路决定出路,你不懂,广告玩的就是创新,要的就是吸引眼球。”亚山滔滔不绝地说着他的广告经。

“我知道这样很挣钱,可也要有底线。”我劝告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也有人刺青吗,我只不过跟他们刺的内容不一样而已。”亚山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不要为了钱丢了脸。”看他那样子,我嘲讽道。

“别说了,我把自己当成广告牌,还不行吗,我碍着谁了。”亚山突然恼怒地叫起来。

我们不欢而散。

以后,他再打电话,我装作很忙的样子,匆匆说几句就挂了,他的样子让我恶心。

他却寻到出租屋来,我看见他时,地上已有不少烟头,他戴一顶黑色的帽子,遮遮掩掩的样子,我还没打开门,他嗫嚅道:“亚庄,能不能借给我一点钱,我要把脸上的刺青洗掉。”

“怎么了?”我看见他脸上大幅度刺着一品牌洗洁用品的广告。

“这品牌造假,已被取缔了。”他沮丧地说。

“他们不是给你钱了吗?”

亚山低着头不说话。

我把积蓄全给了他。

我到世纪大厦时,楼下已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我随着众人往楼顶看,看不清那人的面孔,但身形确实有点像亚山,我心慌脚乱奔到楼顶,亚山很从容地站在楼的边沿,他脸上的广告虽然洗得淡了些,但还留有痕迹。楼高风大,把他的衣服吹得鼓了起来,他似乎站得不太稳。他看到我,脸上现出惊愕的表情,“你怎么来了?”

“亚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有什么比生命重要,你要为你,也要为父母兄弟朋友着想,知道吗。”说到这,我已有了哭腔。

“你放心,我很好。”亚山笑着安慰我,身体一歪,坠了下去。

楼下响起一片惊呼声,我奔过去,趴在楼沿看,亚山没坠下去,而是悬挂在半空,他的身下挂着一幅醒目的横幅,“云门崖蹦极,惊险刺激跳一回。”

这时,我看到几辆警车开过来了。我知道亚山的广告生意又要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