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灭森林大火像一场战争,一次只能打赢一场战斗

2017-03-06 19:17:50 航空世界 2016年12期

王钟强+金绮

麦克默里堡突发森林大火

今年5月1日,加拿大艾伯塔省麦克默里堡附近突发山火,火势迅速蔓延至市区。几天后,该省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火灾疏散行动随即启动,有8万当地居民被迫撤离。直到7月5日,艾伯塔省官方才宣布,肆虐长达两个月的山林大火火势终于被控制住。这场大火可能是加拿大历史上造成损失最严重的一起火灾。艾伯塔省农林部门表示,尽管目前火势已经得到控制,但个别地区的火可能会继续燃烧一年之久。

加拿大跨部门森林火灾中心的马克·穆索透露,此次火灾所造成的损失尚无法全部统计,但这“极有可能”是该国历史上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有2400栋建筑被烧毁,过火面积达5957平方千米,大约相当于我国上海的面积。

丽莎·戈登是加拿大《天空》杂志的主编,大火期间她深入采访了多家参与灭火的直升机公司,完成一篇详细记述直升机、灭火飞机等飞行器在灭火战斗中表现的报道,编译整理如下。

第一架迎战大火的直升机

甚至早在2月,空中灭火队员们就预测到,在加拿大西部今年将迎来繁忙的灭火季节。去冬不太冷,随之而来的春天又很干燥,气温高于常年,这对发生森林山火是个极佳的条件。

4月19日,艾伯塔农林局要已经签了合同的空中灭火队进入值班状态,这比往常提前了一周,从此,暸望塔开始工作,并进行定点烟雾监察巡逻。

5月1日,星期一,天气热得像一个大烤箱。萨米特直升机公司飞行员海瑟·佩丽,她的贝尔407直升机是和农林局签了专职灭火合同的。她全天都在麦克默里堡以南45千米处的格雷林湾基地值守。机组成员随时听命出发。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接到指令10分钟之内升空。那天下午4点半左右,命令来了。

佩丽回忆说:“那天很热。我记得,我坐在露台上弹吉他,那里离我的直升机很近。随之听到呼叫。这次却不是巡逻查看是否有烟雾发生,而是要报告起火的源头。”

佩丽和她的四位直升机空降灭火队员几分钟内就升空了。“当我从消防基地起飞,调度办公室就开始和我联络协调。当我爬升到树梢以上高度时,我就清楚,我不需要他们了。”这时可清楚看到,50千米外浓烟滚滚。“我们就把机头对准浓烟。此时风势相当大,吹得烟云倒向一边。”

和佩丽一起最早到达现场的还有阿尔卑斯直升机公司的贝尔212,飞行员是戴夫·莫洛克。他的机上也带了空降灭火队。

在放下她机上的灭火队员后,佩丽就开始给水斗装水了。

但这火(后来被称为“野兽”)从一开始就是个巨大的挑战。火头已经看不清了。由于火势很猛,加上黑烟滚滚,根本无从确定从哪个角度下手。大火的尾部是在高压线路下的草地上燃烧。

佩丽和莫洛克从附近的霍斯溪峡谷装水,去浇灭地上的火,以保护空降队员,同时要设法避开下面的高压线。于是他们立刻找来了灭火飞机和一架导引飞机。

“当导引飞机现身在野火上空时,它们就开始指挥整个行动。”佩丽说,“我们当时相当镇定,但听到灭火指挥员的声音时却明显感到极大的紧迫感。在过去灭火过程中,我们从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固定翼的灭火飞机参与进来后,佩丽被派去对付从泰嘉·诺瓦工业园又冒出来的火。从一排房屋蹿出来的火焰高达100英尺(30.48米)。

“我们开始从阿萨巴斯卡河中取水灭火。戴夫·莫洛克(阿尔卑斯直升机公司)已经在这里扑火了。还有一家高地直升机公司也在一起。加拿大直升机公司也来了,投下了林业局的人。”佩丽说。

当她准备投最后一桶水时,看到地面上有人在活动。对建筑物周围草地上的小火投了几桶水后,火渐渐地熄灭了。

直到太阳落山进入夜晚,佩丽一直在飞行。在麦克默里堡的朋友给她打电话,问她,他们该做些什么。她说,“我告诉他们,你们都带好东西,随时准备出发,要提高警惕。”

到6月10日,麦克默里堡及其周边对野火的“不屈不挠的攻击”已经持续6周了。野火烧毁了581586公顷土地,迫使8万人疏散到萨斯喀彻温省,估计过火周界达984千米。

总共有2794名灭火人员及救援人员、147架直升机、233台重型機械和16架灭火飞机参加了麦克默里堡及其周边22处山火的灭火行动。

伍德水牛公司和沃特克斯公司

自大火开始,基地设在麦克默里堡的伍德水牛直升机公司的大多数直升机就被租赁参加支援灭火行动,其他飞机被派去对其他野火进行初始攻击。公司总裁CEO莫林说,到5月31日,他的机队总共飞了1400小时,在繁忙时,每架飞机每天要飞6小时。

5月3日星期二,全市疏散时,我们还在支援机队,莫林回忆说,“我们于次日疏散了机库里的东西,因为我们得知,大火会蔓延到机场,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于中午离开,机械师们乘卡车和拖车从陆路走,飞行员们驾机走。我们到麦克默里堡西南25英里(40.2336千米)的一个机场运作中心营地安顿下来。”

次日早晨,当火逼近时,莫林公司的人及所有灭火人员被迫放弃那个营地。他们选择了突破烈焰边缘,返回麦克默里堡自己的家园。从烧焦的旅店飘出非常浓重的毒烟,对空气质量是个极大的挑战。那里没有电、没有水、没有燃气。也没有网络,手机信号也很弱。

飞行员和维修人员选择了戴上非人工呼吸防毒面具坚持留在基地。伍德水牛直升机公司把便携式临时性房屋及设施运进来。公司的机库经过专业清洗和恢复。

另一家家族经营的沃特克斯直升机公司,机库依然矗立。5月1日,业主瑞安和库里-安·麦克阿瑟夫妇庆祝他们结婚12周年,还买了一架贝尔212。仅仅过了几小时,一切就变得一团糟了。

库里-安太太和三个孩子逃到麦克默里堡以南290千米的拉克拉比谢市的家里,而瑞安先生还留在麦克默里堡,驾机支援灭火,并完成合同任务。

空中喷洒公司

空中喷洒公司副总裁和首席运营官保罗·莱恩说:“说实话,有些天我们报告情况时,好像空中有太多信息。在我的屏幕上,我可以看到我们的直升机都在何处。你可看到,一切都忙得不可开交,情况特别危险。”

空中喷洒公司始创于1967年,总部设在埃德蒙顿,在加拿大有9架固定翼的L-188“伊列克特拉”重型灭火飞机,加上11架双发的“涡轮指挥官”AC 690指挥导引飞机。导引飞机由经过专门训练的飞行员驾驶。机上还乘载一名空中灭火指挥员,指挥灭火飞机,什么时候到何处去投放他们3000加仑的阻燃剂。

莱恩说,所有早期迹象都指向今年防火季将特别繁忙,所以公司早在冬天就做好了准备。“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准备了另一架新的灭火飞机,就是为了对付这种情况。但我们对于4月19日就开始的防火季,以及其来势之凶猛,实在感到惊讶不已。B.C.省和艾伯塔省于4月就要求我们两个机队立刻都上。”

空中喷洒公司的一个机队由一架4发的“伊列克特拉”灭火机、一名机长、一名副驾驶,再加一架导引机及其驾驶员组成。空中灭火指挥员是政府合同商,他负责在火场上空指挥和控制。

5月17日《天空》杂志采访莱恩时,空中喷洒公司在阿尔伯塔有4个作业组,加上另外一架导引机,用于对地面战术支援服务。莱恩说,“只要一得到新飞机,我们总是尽可能快地投入到作业中去。”

需求从来没有像5月3日那样紧迫。这“野兽”不断在接近麦克默里堡,火舌舔着城市,浓烟模糊了天空,官员不得不发布紧急通告,人们驾车冲出火墙,通过63号公路向南逃避。在机场,人们急促地行动着。

“那天,在3小时内,我们的灭火飞机12分钟内就起降和出入麦克默里堡机场一次。”莱恩回忆说。“这包括用8分钟装载阻燃剂。我们在麦克默里堡内外各有两名人员,装了一次又一次。这两组人中都有具备长期工作经验的飞行员。他们飞过2011年5月损失高达7亿加元的火奴湖灭火任务。他们觉得这次情况更加严峻。”

他停了一下又说,“最终到星期二傍晚,我们有20架“伊列克特拉”在给大火投水。但并没起多大作用。在大自然的面前,我们显得很无能为力。”

火季越来越长

据空中喷洒公司首席运营官莱恩说,公司49年前创建时,加拿大每年的防火季通常持续50~60天。今天几乎翻了两倍,达到145天。有的地方甚至延长到220天,让人难以置信。

空中灭火季变长有几方面的原因。其中有些是与气候变化相关,另外则是和半个世纪前相比,现在需要保护的财物更多了。莱恩解释说,“过去没有那么多油和天然气资产。在这里居住生活的人也少得多,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设施需要护卫。我们现在主要保护的是人的生命和基础设施、财物,即构成麦克默里堡社区的所有东西。这个任务当然更重了。现在需要保护的东西多得多了。”如果在麦克默里堡以北60千米处起火,他沉思地说,“或许我们就不管它了,让它去烧吧!”

不仅是防火季变长了,而且来势也更加凶猛了。

杰夫·贝利是康爱尔公司的业务开发经理,从事扑灭野火有39年的经验。他说,“根据我的经验,也在改变的另一件事是火灾的幅度。防火季的延长加上强度的增加,看来我们要对付更加厉害的火了。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康爱尔公司始建于1958年,总部设在阿伯茨福德,现在有将近70架飞机。公司与艾伯塔、B.C.、育空等省以及阿拉斯加、澳大利亚和美国都有灭火合同,包括使用地面灭火机械和水陆两栖灭火飞机以及导引指挥飞机。

这次是康愛尔公司的第47届防火季。5月初,当麦克默里堡起火时,公司就有26架飞机部署到艾伯塔。其中包括合同中的“空中拖拉机”AT 802“灭火总指挥”水陆两栖灭火飞机、康维尔580和为阿伯塔政府代管的4架庞巴迪公司CL-215T“水轰炸机”。

贝利报告说,“每年这段时间,我们都会超时飞行,对付像麦克堡这样的大火,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达到可取得的目标。和现场指挥团队一起,由农林局设定可能达到的目标,然后与空中灭火指挥员及导引飞机一起,调度灭火飞机,去对付大火。与地面团队协同,最重要的总是最初的攻击。”“像麦克默里堡这样的大火,很多方面很像一场战争。”他继续说,“你一次只能打赢一个战斗。关键是选择可达到的目标,从而推进控制住火势的这个大目标,一次做到一部分。”

预算捉襟见肘

在防火季变长,且更加严峻之时,加拿大联邦及各省政府却面临对付野火的成本不断增加的烦恼。B.C.省今年的消防预算是6300万加元,但到5月27日,已经花掉了3780万,超过了一半。

具有讽刺意味的巧合是,艾伯塔省于2016年4月19日宣布,计划削减防火预算将近1500万,而这一天正好是灭火队员出动、拉开本年度防火季的第一天。

先前的合同涵盖123天的防火季,但艾伯塔想减少30天的空中灭火时间,让空中喷洒和康爱尔等公司有一个较短的93天的工作季。新的93天的合同期到8月16日结束。这意味着艾伯塔省在此后的日子里,如有需要,就得另外租赁空中灭火飞机了。

各家公司都十分担心,到夏季晚些时候,在合同期结束后再起野火。公司收入减少,就会考虑另外签约,把飞机用到别的方面去,那么如果届时省里再要的话,就没有飞机可用了。

总结经验

现在危机点已经过去。空中喷洒公司的莱恩说,从这次大火要吸取一些经验教训。就像火奴湖大火之后所做的那样,公司对每个参与灭火的员工进行了询问了解。他说,机械员、飞行员和经理人员和其他空中灭火人员一起工作,以取得最好的合作成果,并且分享信息。这是常规。

无论哪方面来说,我们在外场工作很有成效。我们肯定,我们的安全管理系统是有用的。大家之间互通情况。这是专业工作,合作精神在直升机行业中都这样。

伍德水牛直升机公司的莫林说,“对付这样的大火,直升机机组之间总是有大量的协作,无论机上是哪家公司的人员。”

萨米特直升机公司的海瑟·佩丽也这样认为,她说,“在第一线,我看到我们都是百分百地合作,没有人跟其他人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