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养老:磨亮“压舱石”

2017-03-12 20:03:27 首席财务官 2017年1期

袁跃

2017年中国保险业依然将面对比较严峻的经济环境,经济长期处于L型,这对投资的专业能力要求越来越高。面对中国保险公司利润的缩水,上海黄浦江畔太平洋保险集团旗下长江养老却业绩喜人,以一叶轻舟,抢先一步,悄然登上了另一片新大陆。

长江养老虽然成立只有9年时间,但管理规模增速位于养老保险公司第一位,第一个500亿蛰伏期5年,第二个500亿耗时28个月,第三个500亿12个月,第四个500亿9个月时间,而2016年冲刺2500亿却不到6个月。

成立近十年的长江养老,去年12月,成功入选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证券投资管理机构,业务领域实现了对养老保障三支柱体系的全覆盖。而早在两年前,坚持信托型模式定位、秉承“收益人利益至上”的长江养老成为首家实现信托型业务当年盈利的养老保险公司,两年来公司盈利能力稳步提升。

一直在养老保险领域深耕多年的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叶蓬对《首席财务官》表示,从2015年下半年起,长江养老全面启动综合激励机制改革、探索事业部机制,其创新推出的投资事业部、跨境投资部等均为养老保险行业首创。在经济低迷中另辟蹊径,驶出低谷,2016年持续盈利,走出了一条规模与效益平衡的持续发展创新之路。

打磨职业年金“压舱石”

据《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企业年金待遇领取260.57亿元,仅占养老金支出的0.9%,而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占比97.02%。

来自人社部统计数据显示,在企业年金管理人当中,保险业占受托的70%,在竞争更加激烈的投管领域达到50%,由于保险业与养老金行业有着天然密切的联系,保险业具有独特竞争力和优势。

而具有长期企业年金管理和服务经验和优势的长江养老,在融入到太保集团整体战略发展布局及平台中后,未来将在坚持自己所擅长领域的基础上,向更广泛的养老金领域和保险资产管理领域做外延,基于泛资产管理市场的结构性变化相应动态调整,持续保持内在的核心竞争力。

值得一提的是,一直处于产品创新前沿,长江养老连续六年获得上海市政府颁发的金融创新成果奖,发起设立国内首个企业年金集合型计划,首推国内企业年金基金投资公共租赁房产品和基础设施项目联结型创新型养老金产品等,对于推动国内养老金行业创新发展、完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建设发挥了专业价值。

不爱扎堆的长江养老始终如一地立足于信托型养老金資产管理方向,从一家仅仅接受政府委托管理存量企业年金的地方性养老保险公司,迅速立足上海、辐射全国,业务范围覆盖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养老保障委托管理、保险资产管理四大领域,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和职业年金“压舱石”的启动也给传统养老金业务注入了新的活力。

叶蓬表示,长江养老已完成职业年金受托综合服务平台的开发,该系统通过与社保经办机构以及托管行对接,可实现对职业年金日常业务运作的全面支持,并依托“互联网+”,以微信为入口,为社保经办机构提供便捷、高效的服务渠道,是业内首个职业年金移动互联网服务平台。基于泛资产管理市场的动态变化,长江养老将加快养老金业务的多元化发展,因为背后彰显的是投入产出比和单个业务的价值所在,这也是对中国保险业“压舱石”的一个补足和探索。

打破层级管理

根据人社部统计的行业数据,自2011年起,无论熊市、牛市还是震荡市场,长江养老从未出现负收益,企业年金累计投资收益率持续超越行业平均,在20家投资管理人中排名前四分之一,投资业绩波动率行业最低,约为1.6%,不到行业平均波动率的一半。

2016年面对低利率的长期下行和资本市场持续震荡,长江养老依然保持稳健的投资风格,截至9月底,企业年金投资综合业绩在20家投资管理人中排名第三。截至2015年末 ,长江养老投资管理规模557.28亿,投资组合项目170个,人均管理规模23亿元,成功实现组合规模化与精细化管理相结合;投资骨干们在深刻把握客户行业特点与个性化需求的基础上,做到用心管理,投资组合业绩表现不仅远远超越业绩基准,真正实现了组合规模化与精细化管理的结合。

从长期的角度来看,企业年金收益80%以上可以通过资产配置实现,因此合理的资产配置与策略的长期贯彻对于企业年金实现稳定的投资回报格外重要。为了配合投资组合方案的管理机制变革,长江养老成为国内养老金管理行业首家进行投资事业部改制的机构,于2015年6月成立了投资部、跨境投资部,积极打破层级约束,调动和激励了员工积极性。作为公司绩效考核小组的主要负责人,叶蓬积极推动对实施事业部管理机制的部门、条线设计以利润为导向、规模与业绩等指标综合控制的考核方式,以充分发挥事业部管理机制的优势,并带领绩效考核小组进一步深化公司月度KPI指标跟踪与季度经营分析机制,尝试出具按产品与按条线的分部报告,专题分析各类业务的盈利水平、各业务部门业务发展情况与潜力,分析阶段性KPI指标完成情况及存在差距的原因,力图发现业务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下阶段的工作重点并对公司经营中面临的问题加以分析,提出有价值、有针对性的建议。

打破原有的层级管理以后,长江养老管理资金规模大幅增长50%,对此,叶蓬淡定地说:“追本溯源,作为中国养老金管理行业中首家设立经济学家职位的机构,我们还成立了以首席经济学家为核心的综合投研体系,这些一系列的密集出牌,为长江养老更好地抵御风险,无疑是补足了实现业绩预期回报的智慧短板。”

剥离风险 曲折蛰伏

据美世 2016全球养老金指数报告,众望所归的“A级”只是花落丹麦和荷兰,新加坡连续第四年保持亚洲第一,中国得分从48分降至45.2分,得分的下降,主要原因是对贫困人口的支持力度有所减少。

随着金融工具和衍生品的种类和复杂性的增加、养老金投资范围的进一步拓展,风险管理需要识别的风险也在不断增加,而这也给保险公司的风险管控带来了严峻挑战。伴随养老金业务规模的增长和监管政策持续放宽,如何使养老金管理公司的自主风险管理持续完善、提升?叶蓬一语道破真伪:“投资组合产品作为资产配置的载体,在年金建立的过程中,我们面对的客户总是具有各种不同的需求,在法律法规框架下,根据这些需求结合资本市场实际情况,秉承安全性、流动性、收益性、长期性的原则,制定出最适合于企业的投资组合产品方案。”

叶蓬进一步分析道:在风险不断叠加的今天,养老金受托投资管理面临的主要合规风险包括各项投资品种要素的合规性和投资比例的合规性,根据风险偏好和承受能力特征,看清自身风险的承受力,对不同风险承受的组合制订不同的风险控制目标和阀值,形成多风格层次的风险管控体系。“怎样在风险中不迷失,我们要做的是审时度势,实时将风险剥离。长江养老经过曲折的蛰伏期,现在采用的是对投资组合进行分类风险管理的模式,提高集约化管理水平,意在打造自己的防火墙、有效隔离风险。”

长江养老建立了周报、月报、季报、特别事项风险临期报告和特别风险检查报告等制度和相应的流程,向投资人员、投资决策机构、公司管理层进行风险报告。叶蓬未雨绸缪地说:“不能在遇到风险之前只是简单地想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也正在向衍生品风险管理、境外投融资业务风险管理等领域进一步发展,并将在金融深化过程中的市场风险特征变迁、市场风险预测与防范、小微信用风险、信用违约概率与信用违约损失、危机情境下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的整体管理等方面进行深入的思考和探索。”

把脉预算节奏

截至2015年,中国社保个人账户记账总额高达47144亿元,可是账户里的实有资金还不到十分之一,与此同时,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发放实现了连续12年的上涨。面对中国保险业业绩下降的多重压力,过分依赖财政、过分依赖第一支柱的缴交,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个人商业保险三支柱整合效应尚未显现,做实个人账户“空船运行”难度可想而知。僅靠一个简单的利率测算改革远远不够,配套改革并举如何推进?完善个人账户制度改革,怎么彻底改变个人账户资金被大量挪用、长期空账运转的不良局面?

作为走在创新前沿的养老管理机构,长江养老保险积极推动落实集团“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战略转型,牢牢抓住“供给侧改革”的战略机遇,持续推进公司“价值导向、市场对标、成本可控”的利益共享机制与综合激励机制的深入落实,在全面预算管理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事业部机制高效灵活的运作优势,调动全员拼搏展业的主观能动性,全面助力公司财务目标的实现。

依据公司战略发展规划,结合业务与产品类型、收入贡献与投入产出要求等因素,进行年度预算编制和管理,确保资源需求与资源分配的有效配比。针对已采取事业部机制管理的部门、条线,强化自负盈亏理念,明确内部管理机制和流程,允许在获得超额贡献的基础上采用弹性预算管理方式;尚未采用事业部机制管理的部门,严控各类费用,确保控制在公司年度预算范围内。

如何在业绩增长的同时,做好创新压舱石的守护者?叶蓬认为,强化战略预算管理非常重要,根据不同的管理机制设计相匹配的考核方案,完善预算执行情况反馈机制、月度经营业绩跟踪机制,不断改进分析思路和方法,做好投入产出分析和KPI的跟踪对标分析必不可少。

“对于难以把握的变动成本,我们根据对不同产品历史投入产出情况的分析,区分产品类型、存量业务与新增业务,对业务条线营销费用进行核定,探索标准成本的精细化管控模式;对于创新资管类业务,采用专项项目管理方式,根据积累的成本性态信息,核定各类项目费用标准;对于政策性新增业务,建立专项项目进行重点投入与专项归集,积累成本性态信息;对固定费用,签署常规类合同的,根据合同签署情况及预期变动情况进行费用控制;而对日常类差旅、会议、招待等费用,则采用核定标准的方式进行分类管控。”叶蓬进一步细致分析道。通过EMS系统中的预算执行情况系列报表,实时提供各成本中心,尤其是重点大项目的费用预算执行进度信息,便于管理层和各部门跟踪掌握预算执行情况,这为预算的细化管理提供了有效的工具。

展望2017年,叶蓬希望中国养老保险业在绿叶掩映的未来能够蓬勃发展,而他依然会立足财务负责人这个岗位,推动公司财务管理的转型升级,围绕公司中长期战略目标,打造适应养老金管理公司未来发展需要的管理会计体系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