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数据征信的三种可能

2017-03-13 18:03:18 首席财务官 2017年2期

黄鑫宇

对于一个只有1/4左右人口被央行征信局所覆盖的国家,大数据征信体系的每一点进步都要显得弥足珍贵。

“停车逃费将与个人征信挂钩”、“2017年房产中介、导游等14类重点职业人员要建信用记录”,这是年前中国征信业内的两则重要讯息。

无论是“芝麻信用700分以上可以进入贵宾室的上海机场”,还是“芝麻信用600分及以上可免费借雨伞、充电宝的北京杭州商场、景区”,你都可以相当清晰地感受到从庙堂到江湖那股“信用原动力”。

在瑞士小镇达沃斯上,CNBC主持人安德鲁·罗斯·索尔金抛给马云一个芝麻信用基于大数据是如何发挥作用的问题。马云说,芝麻信用评分可以作为租车、租房的资本,更可以作为谈恋爱的资本,丈母娘会对未来女婿说“你要跟我女儿谈恋爱,给我看看你的芝麻评分”。

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勾画,特别是对于缺乏征信土壤的中国。但现实中,基于大数据分析而得到的个人信用评分,却步履蹒跚、充满疑惑。

“我女儿的芝麻分会比我要高,要知道读书的她现在还是要靠我来支援。”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借《普惠金融的中国实践:技术驱动变革》2016年白皮书的发布现场低调地“抱怨”了一番。

“我只给支付宝打了个电话,然后我就收到开头为‘焦局您好的短信。”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央行前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局长焦瑾璞在2016中国互金外滩峰会上,引用自己信息“失守”的段子博得了在场观众的会意笑声。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关于信用评分不准确、个人信息泄露的批评,绝不能简单等同于阿里一家的问题,这是以社交行为与足迹为依据之下的征信体系集体的症结。但对于一个只有1/4左右人口被央行征信局所覆盖的国家,大数据征信体系的每一点进步都要显得弥足珍贵。

金融信用体系的缺失——这是中国与美国互联网产业最大的差异之一。在《腾讯传》里吴晓波把日后成为腾讯产业基础的Q币产生的原因归结于此,要知道那是在遥远的2002年左右,可是这个话题在今天仍旧经常被谈及。但变革就在现在,来自监管及企业层面的三股力量、三种努力,正在当下破土而出。

央行主导

位于北京四通桥西北角的中国人民大学,历来被认为向中国政界输送人才的摇篮,但这里面同样孕育着中国大数据征信业的希望。

吴晶妹老师是人大财政金融学院的教授,她更为人所熟悉的一个身份是中国信用标准化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信用评级专业委员会委员。可以说人大财政金融学院一直是“信用中国”的重要培养基地。不为人知的是,目前中国活跃在信用评级、信用管理及大数据征信领域的行业人士,有相当比例都是吴老师的学生,而她的老院长就是去年履新的央行副行长陈雨露。

就在2017中国人传统的“小年”当天下午临近下班时,央行网站上出现一则消息:国家发展改革委、央行日前联合召开全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视频会暨媒体通气会,陈雨露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要求本年度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在这个会议上《国务院关于加强政务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个人诚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关于全面加强电子商务领域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等三个改革性文件,被这位人大老校长要求落实。这被业内解读为央行2017年将在中国征信信息管理上“有所作为”。

来自行业的消息,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也在年前正式对外宣布了由其主导的“X-credit信息共享系统”,据悉该系统于去年上线,已收录多家机构提供的超过650万用户加密索引ID。包括玖富普惠、易通贷等在内的30余家网贷平台、小贷机构、消费金融公司加入共享系统,共同推动征信数据的可控、安全、标准化共享。X-credit主要努力方向是解决平台间的数据“孤岛”,以及网贷行业中的多头借贷和反欺诈问题。

行业组织内的数据合作,对大数据应用来说是一种比较正向的说法,它的对立面则是各类型金融借贷机构信审、大数据征信体系建设之下的个人信息不断被侵犯泄露的现实。此前南都就爆出“700元买到同事行踪、300元买到全部开房记录和银行存款额等个人数据”的消息。

由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等多位中国金融征信管理业的领导担任主审团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双周内部研讨会第173期即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内部课题评审会也在年前召开。央行征信中心副主任王曉蕾作为主题演讲者,就“个人信息保护的国际实践及启示”课题的相关研究情况做一汇报。从列会嘉宾上看,监管、学界及业界都有代表出席并发言;从决议上看,独立于现有政府部门,成立独立、专门的保护机构以及提出立法、监管政策,成为2017年让大数据征信回归正轨的希望。

在2015年时,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人易欢欢曾讲过一个段子,“现在国内的大数据征信,就跟十岁的小孩谈男女关系一样,谁都在谈,谁都不知道在干什么”。小年,被中国人赋于正式进入春节的开始,今天以及未来,由政府与监管主导的努力也可以被视为某种程度的“开始”。

蚂蚁力量

“如果银行不作为,我们就改变银行。”马云这句豪言壮语在中国的大数据运用和征信领域,开始悄然发芽。

正如开头所用的例子,你会发现,在中国目前大数据征信领域冲到最前线的人是阿里今年将有望上市的蚂蚁金服,最新的一份估值显示,B轮之后蚂蚁金服的“市价”已经涨至4000多亿元,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千亿市值公司。而芝麻信用绝对是贯穿整个蚂蚁棋盘的重要棋子。

年前王晓蕾副主任的内部“开题报告会”,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也出席其中。也许正是由于对个人大数据开发与应用上的多重考虑,从动作上看,蚂蚁金服一方面强化基于本电商平台种种社交行为数据的分析,另外正在很有战略意图地“一家一家”签约各主要数据源。

蚂蚁金服分别在去年11月、12月签下被简称为“中国保信”的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移动两家巨头。单就大数据源而言,蚂蚁金服这种耐心的背后,显然是对相关法律关系以及如此所述大家对社交行为数据所构建信用模式信心不足的考虑。

然而,蚂蚁金服和芝麻信用的主要对手却在深圳。

据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近日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我国境内外互联网上市企业数量达到91家,总体市值为5.4万亿元人民币。在香港上市的腾讯公司和在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公司的市值总和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两家公司作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代表,占中国上市互联网企业总市值的57.0%。

但比较遗憾的是至少在岁末年初,我们没有看到来自腾讯征信方面的市场动作。“如果中国互联网公司只有一家可以采用跟随战略的话,那一定是腾讯。”暴风集团CFO毕士钧曾在采访中表达对今天的中国互联网江湖看法。在2016年7月底的“中国互金外滩峰会”前,腾讯征信低调完成了高管变动。原一直被征信圈熟悉的腾讯征信总经理吴丹被调往腾讯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接替他并代表腾讯出席峰会“消费信贷与征信”圆桌专场的是原QQ钱包的郑浩剑。从背景上看,郑浩剑在凯捷安永咨询、美国Teradata公司从事管理咨询和超大型大数据管理的相关工作,具有超过16年丰富的管理咨询经验。峰会当天,现场多数问题都指向了郑浩剑身边坐着的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涛,郑浩剑会后也拒绝媒体们的现场采访,但可以感知的是,腾讯不会放手征信,特别是微信支付在线下已经开始超过支付宝时。“腾讯征信可能在憋大招儿。”某位征信业内人士这样悄悄告诉记者。

军团作战

相比较前两个“可能性”,第三种要来的更耐人寻味。

宜信起家于线下的国内网贷公司,不同于同业,十年时间其产品与业务已经发展成囊括国内高净值人群、新中产、城市小白以及农村的全方位金融“集团”。十年间,宜信在业内颇有口碑的是其累积的用户数据以及风控管理。

谁将会成为腾讯未来的敌人?这是企鹅集团现在人所共知的企业文化。这种危机意识你从宜信人的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从去年下半年逐渐明朗的加码各种场景渗透、携手更多合作伙伴的“军团作战”,却成为这家公司从上而下的战略选择。

春节前,宜信旗下的致诚阿福共享平台推出自己的信用评分“福分”,并宣布已有400余家业内网贷平台成为致诚阿福数据共享平台的合作伙伴。“我们并不排外,未来会有更多家合作伙伴。”从其首席战略官陈欢事后的表态看,这速度未来也许会更加惊人。

虽然目前宜信手中的“黑名單”并未正式接入到央行的征信管理中心,但拓展数据源已经成为宜信重要任务。宜人贷COO曹阳介绍,公司风控的数据来源包括:用户授权的征信报告、信用卡交易历史;在互联网上抓取的公开数据;合作伙伴的数据,例如“更美App”这类医美平台的数据;第三方机构、政府平台提供的可查询的数据(包括法院、学历、违章的数据)等等。

唐宁认为,中国成为信用社会是大势所趋,这是他创立宜信做P2P的理论基础,“只是大多数人认为不可能,所以首先要有实践上的突破。”在唐宁看来,这并不是理想主义,而是基于欧美国家金融市场的演进路线。

三条路径,三种“可能性”,央行主导相关立法及管理、蚂蚁金服一个个签下法律关系明确的合作伙伴,以及宜信致诚信用似的“军团战略”,目前仍无法明确哪一种会一统中国大数据征信“江湖”,但三种可能性之下却可以明确感受到中国正式进入信用社会的大幕,已经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