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墓炒墓暴利乱象调查

2017-04-20 19:58:46 瞭望东方周刊

董建国++周强++方问禹++高博

“价格都是被炒起来的”

清明时节,墓地涨价引发热议。《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河北、北京、福建、广东等地采访发现,一些热点城市墓地价格飞涨,不少人远赴异地买墓。在利益诱惑下,一些经营性的陵园公墓通过囤墓、超标建墓等手段获取暴利,墓地违规开发销售、炒墓等现象重新抬头。

墓地价格飙涨,异地购墓火爆

苏州近日对墓地进行限购的消息引发热议。苏州要求,经营性公墓不得跨区域推销墓穴,对外市户籍人员确需在苏州公墓安葬的,要报经公墓所在地民政部门同意。

“近5年,苏州墓地价格至少上涨了10倍。2016年,苏州的墓地一般每平方米3万元左右,最高的可达10多万元。”苏州当地一位墓地中介说,价格上涨的同时,也面临资源紧张,“价格都是被炒起来的。我接触的客户,有一多半是上海和浙江的客户,这加剧了苏州一墓难求。”

不仅苏州,在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墓地价格一路上扬。记者调查发现,多地墓地价格令人咋舌:面积约1平方米的墓地,在上海,均价6万元,最高可达30万元;在天津,最低1万元,最高20万元;在广州,大多在10万元至12万元。

“在北京,昌平的墓地价格一般是每平方米3万元,六环内均价是6万元,好一些的10多万元。”一位北京墓地中介称,墓地价格跟房价一样,越靠近市中心,价格越高。

福寿园是我国最大的殡葬服务提供商,在上海、河南、山东、辽宁、安徽等多省份拥有陵园墓地。财报显示,2016年福寿园共售出12486座墓穴,其出售的墓穴种类繁多,最贵的定制艺术墓,平均售价高达33.8万元,成品艺术墓的均价也在10万元以上。

热点城市墓地价格高涨,促使不少人异地购墓。河北省三河灵山宝塔陵园距离北京50多公里,陵园负责人说,陵园自2013年开始对外销售,目前北京的逝者家属购买的数量占到七成。墓穴均价在5万元左右,根据墓位的位置、墓碑的石材等最高价格可到8万元,与北京相比有价格优势。

广东省清遠市的益圆陵园距离广州市区不到两小时车程,在陵园已售的近万座墓地中,广州市民购买的数量占了七成。墓园每处墓穴价格只有两三万元,远低于均价超过10万元的广州墓地。

在福建个别地方,墓地价格同样高企。“有几个陵园的墓地价格平均在3万到6万元,较去年涨了一成多。”福州殡葬行业一位人士说,同样规格的一块墓地,福州郊区县城的价格仅为城里的一半,不少人选择到郊区县甚至省内其他地区购买墓地。

囤墓、炒墓、超标助推墓价飞涨

除了土地资源有限等原因,一些人为因素是推升墓地价格的幕后“黑手”。

——囤墓。“墓地经营者有各种抬高墓价的方法,最常见的就是利用审批政策从严的形势,通过‘捂盘惜售等手段制造墓地的紧俏局面,借机抬高墓地价格。”一位在上海从事殡葬行业的人士说。

一些墓葬经营企业低成本囤有大量墓葬用地,但开发缓慢,边囤边卖。以一处大型经营性公墓为例,其陵园总规划面积700多亩,但七八年时间仅开发了三分之一。而其墓穴均价从2012年的2.84万元涨到2016年的6.03万元,涨幅超过200%。

——超标。根据民政部发布的关于贯彻执行殡葬管理条例中几个具体问题的解释,埋葬骨灰的单人、双人合葬墓占地面积不得超过1平方米。不过,本刊记者采访发现,在一些地方超标墓穴屡见不鲜,价格往往非常高。

在福建莆田宝山陵墓,本刊记者看到多数墓穴面积都在两三平方米左右,其中的一排墓穴甚至有二三十平方米。西安市长安区凤栖山南区近日被曝出共有超标准墓175座,违规售出151座,其中有一个面积约25平方米的超标亭墓售价为90余万元。

——炒墓。业内人士介绍,虽然一些地方已明确购买墓地要实名制,但由于监管不严,一些企业和个人钻政策的空子进行炒墓。

本刊记者在淘宝、赶集网搜索发现,一些卖家转让墓地,价格在上万元至十多万元不等。赶集网上一卖家称“清西陵附近现有三块墓地急需转让,证书齐全,可过户”。本刊记者拨通电话后,卖家说几年前购得三个墓地,投资所用,“当时每个墓地的价格在9000元左右,现在一个卖6万元”。

毛利率高达80%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经营性陵园拿地成本低,卖地高价格,产生暴利。以福寿园为例,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12.68亿元,实现利润4.48亿元,其中墓地服务的毛利率高达81%。三河灵山宝塔陵园的母公司福成股份2016年的财报显示,其殡葬行业毛利润高达84.84%。

本刊记者实地调查热点城市中的十几个经营性陵园发现,销售墓地的利润率普遍都在50%以上,一些卖到几十万元的墓地甚至可以获取七八倍以上的利润。

一些专家认为,作为公共服务设施的公墓建设,在基本属性上应兼具社会公益色彩,而不应完全以赢利为目的。现有的不少经营性公墓以划拨、联营等方式低成本获得土地,其经营中应有一定比重收益回馈社会。

“应增强墓地产品成本、买卖状况的透明性,完善殡葬服务价格监督措施,形成合理、严格的定价机制。”福州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王阿忠认为。

一些业内人士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应在控制墓价上有所作为,对经营性公墓的使用土地、开发情况进行规范,通过加强监管遏制“囤地”“超标”等行业乱象。

复旦大学教授张涛甫建议加大对非法炒墓等乱象的处罚力度,建立监督机制。在多地已实行对墓地“实名制”购买的基础上,要严格执行“凭遗体火化证或死亡证明购买墓穴”的规定,从源头上杜绝炒买炒卖墓地的行为。

一些专家建议,应不断调整公墓建设规划,开建和扩大公益性公墓的规模。同时,加大力度推广生态葬,普及“厚生薄葬”观念,推动殡葬风俗的改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