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天上有鸟林中有兽还要水中有鱼

2017-05-12 19:30:32 中国周刊2017年5期

“我小的时候,在我家不远的小河边上放一个背篓就能拦到鱼,趴在桥上向下看成群结队的鱼在水里游。长大后我喜欢钓鱼,可是越钓鱼越少,我担心自己的孩子长大后看不到鱼了。”杨承的家在丽江石鼓镇,金沙江到了石鼓镇后因山崖阻挡便掉头急转东北流去,形成一个270度大形转弯,因此这里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湾。

2004年,鱼类研究专家谭德清先生在金沙江虎跳峡到攀枝花江段进行过鱼类调研时,发现宜宾以上金沙江流域鱼类有一百多种,其中金沙江分布的长江上游包括通天河特有鱼类有52种,鱼类种群也相当丰富。他2012年再次进行金沙江鱼类调研,让他大为失望的是,数十种鱼类处于濒危状态,有的已经完全消失了。

截止2013年8月,据世界自然基金会联合农业部长江流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共同组织的科学考察项目组发布的《2013长江上游联合科考报告》中显示,整个长江上游渔业资源严重衰退,濒临崩溃。

过度捕捞,用炸药、毒药、电网等灭绝性的方式捕捞;在3~4月鱼类繁殖季节捕捞;农药的泛滥、江河水源的污染;硬化河渠防护等使得一些鱼无处产卵,都是造成鱼类灭绝的原因,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大型水坝的修建,彻底改变了鱼类的繁殖系统。

谭德清感觉不能再等下去了,55岁的他提前办理了退休,独自一人来到云南,开始了他的金沙江鱼类抢救性研究与生态保育。为保育土著鱼类,他跑遍金沙江的每个溪流和干流,寻找那些消失和濒危的特有鱼种。2014年谭德清在长江第一湾冲江河口扎下来,并组建丽江滇江鱼类繁育有限公司,建立高原冷水鱼类养殖基地。

我们来到谭德清的基地,发现他是在一个养殖场内租了20亩鱼塘,开展鱼类驯养与繁殖研究。

“唉呀,这条小鱼跳跃能力太强了,自杀了。”站在鱼池边,谭德清用手托着一条跳出鱼池很久的硬刺松潘裸鲤小鱼苗,无比惋惜地对记者道。

一个有情怀的科学家在这样一个相对简陋的环境里,已经成功繁殖了短须裂腹鱼、齐口裂腹鱼、四川裂腹鱼、软刺裸裂腹鱼、硬刺松潘裸鲤等长江上游特有鱼类。

与石鼓镇隔江相望,就是迪庆州的开发区,陆路相隔十几公里,2015年11月,由当地企业家屈天文牵头并担任会长的香格里拉土著鱼类恢复和保护协会成立。

“我在金沙江边长大,开始我成立了一个钓鱼协会,当时金沙江里电鱼、炸鱼、拖网的特别多,鱼类越来越少。屈先生成立协会,也对我讲了金沙江鱼类正面临着灭绝的危险,钓鱼协会的会员都和我一起成了香格里拉土著鱼类恢复和保护协会的志愿者。现在的志愿者已经有700多人了。”李尧现在是协会的副会长,每天晚上他们的巡航队都要沿两岸巡查,配合渔政公安制止电鱼、炸鱼、拖网的违法捕捞活动,在他们的努力下,用极端手段捕鱼的人少了,自发在自己村庄周围河岸巡视的志愿者多了。

我们跟随巡航队在金沙江上巡视。巡护工作紧张有序地开展,协会安排了四艘护渔艇分段衔接,专职人员及志愿者24小时待命、配合渔政、公安执法部门进行禁渔期间的巡护工作,确保亿万小鱼顺利繁殖生长。

巡護到新华江段时,发现不法分子在金沙江中进行电鱼作业,电鱼者身着黑色外套、使用黑色橡皮艇,隐蔽性很强。在江面拦截过程中,电鱼者将电鱼器等作案工具丢弃江中,靠近岸边后弃船连跳带跑慌忙逃窜,利用地形优势很快消失在柳林中,闻讯赶来的金江派出所当场将橡皮船做销毁处理。

经过协会的宣传、巡查,再进行土著鱼类人工繁殖、土著鱼类、多点投放鱼苗,加之政府推行的禁渔期,金沙江这一段水域内的鱼确实是多了起来。

SEE西南项目中心诺亚方舟项目2015年开始推动“鱼满江-金沙江”的子项目,第一步就是将谭德清的科学育鱼和保护协会的巡护结合起来,一方面让有濒危灭绝危险的鱼重回江河,一方面通过巡护保护让它们自然生存。

2015年,由香格里拉土著鱼类恢复保护协会发起,若水合投、阿拉善SEE企业家生态协会共同组织了在玉龙县石头乡、维西县塔城镇、香格里拉五境乡仓觉村,香格里拉上江乡良美村的进行土著鱼类放归。放归也需要科学,不是每一种鱼都合适,SEE西南项目中心诺亚方舟项目和谭德清合作,为增殖放流贡献了5000尾鱼苗,有硬刺松潘裸鲤,短须裂腹鱼,齐口裂腹鱼,细鳞裂腹鱼,软刺裸裂尻鱼等五种鱼类。

2016年继续“鱼满江-金沙江”放流活动,现场获得公益捐赠20万元,全部投入作为鱼苗孵化费、鱼苗运送费及巡护工作补贴,为香格里拉土著鱼类恢复保护协会巡护队赠送一艘护江艇,用于上江乡到石鼓镇段60公里的巡护。

鱼类放归也从金沙江干流扩展到各个支流,有利于鱼类在溪流索饵和产卵,干支流的洄游,促进鱼类种群的交流。谭德清认为,如果长江流域连续全面禁渔10年,常见鱼类与稀有鱼类都可以繁殖几代,鱼类的种类与数量都会增加,并且长江中的饵料生物非常丰富,有鱼种,有饵料,整个长江鱼类就可以进入自然繁殖增殖阶段,可以恢复到一个良性水生态平衡阶段。

“金沙江土著鱼类一月就怀孕有籽,建议禁渔期提前到元旦;下网杀伤力太大,金沙江鱼已太少,建议禁止一切规格的网。建议江河管理责任人为乡镇书记或乡镇长。”这是香格里拉土著鱼类恢复和保护协会会长屈天文最近准备向香格里拉人大递交的一份建议提案。现在只有长江中下游还有大约5万户左右的职业渔民,如果环境持续恶化,他们必将退出,离船上岸,而且这一天的到来似乎已经很近了。

生态环保系统的建立和完善,一定要与当地资源相结合,有科学家的技术,企业家的公益觉知,切实有效的科普入户,让生活在“三江并流”区域的人们以生态为产业安居乐业,这些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人,即是生态的受益者,也应该是生态环境的真正保护者。“天上有鸟,林中有兽,水中有鱼”的生态环境,也是阿拉善SEE西南中心诺亚方舟项目的目标。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bp.src = '//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