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上海市原闸北区居民健康素养状况分析

2017-05-18 22:31:37 上海预防医学2017年4期

奚艳华+徐伟+任文军

健康素养指的是个人获取和理解基本健康信息和服务,并运用这些信息和服务做出正确判断,以维护和促进自身健康的能力[1]。健康素养是健康素质的基础与先决条件, 而健康素质的高低, 则直接影响到人的全面发展的速度和质量, 影响到社会生产力水平, 从而影响到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为了全面了解闸北区居民健康素养水平和变化趋势,为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制定健康促进政策提供参考依据,闸北区于2015年7月-8月对辖区居民的健康素养状况进行了调查,现报告如下。

1. 调查对象和方法

1.1. 对象 闸北区15~69岁的城市常住人口。

1.2. 方法

1.2.1. 抽样方法 采用多阶段抽样的方法,从闸北区9个街道(镇)中,用随机数字法随机抽取2个街道, 然后从抽中的街道中用随机数字法各抽取1个居委会,再以樓为单位,每100户为一群组,按简单随机抽样原则,每个居委会中随机抽取1个群组,群组中所有家庭中符合要求的成员均为调查个体。

1.2.2. 调查方法 采用主动监测法,使用《上海市成人健康素养监测问卷》。调查员入户进行调查,调查员调查前经上海市健康教育所统一培训。

1.2.3. 统计分析 SPSS13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率比较用卡方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1.3相关指标统计

1.3.1.问卷构成 监测问卷共有50个题目,满分65分。其中判断题8题,单选题24题,多选题14题,情景题共1个大题(含单选3题,多选题1题)。

1.3.2. 计分方法 判断题、单选题回答正确计1分,错误计0分;多选题回答选项与正确答案完全一致计2分,错选、漏选计0分。未做出回答的题目,一律计0分。

1.3.2 判定标准 判定具备某类健康问题素养的标准:以考察某类健康问题素养所有题目的分值之和为总分,实际得分达到该总分80%及以上者,被判定具备该类健康素养。问卷总分≥52分,被判定具备健康素养。

2.结果

2.1. 调查人群的人口学和社会学特征 本次共调查352人,平均年龄为49.32±14.50岁,男性185人,女性167人,男女比例为1:0.90;民族以汉族为主,占99.72%;家庭人口以三人构成为最多,占39.78%;职业以其他企业人员为最多,有186人,占52.84%。文化程度方面,高中/职高/中专最多,占43.18%。家庭年收入10万-14.99万最多,占37.50%。详见表1。

2.2 健康素养总体情况

表2显示,闸北区居民具备健康素养的比例是26.42%,其中男性为27.57%,女性为25.15%,不同性别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不同年龄、文化程度者健康素养水平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年龄与健康素养水平呈负相关(rs=-0.29, P<0.05)。大专/本科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居民具备健康素养的比例高于高中/职高/中专及以下文化程度居民(?2=41.09,P<0.05)。

2.3 健康素养的三个方面

具备基本知识和理念、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基本技能三方面素养的比例分别是31.53%、28.41% 和40.34%。不同性别在这三方面素养水平没有显著差异。不同年龄、文化程度在这三方面健康素养水平详见表2。

2.4 六类健康问题素养水平

闸北区居民科学健康观、传染病防治、慢性病防治、安全与急救、基本医疗、健康信息六类健康问题素养分别为57.67%、11.36%、16.76%、61.65%、28.69%、43.47%,安全与急救素养最高,传染病防治素养最低。除了安全与急救素养,五类健康素养男女间没有显著差异,此外,不同的人群呈现不同的特征。科学健康观等五类素养在不同年龄有显著差异。科学健康观、传染病防治素养、安全与急救素养、基本医疗素养和健康信息素养这五类,在不同文化程度间有显著差异。详见表3。

3.讨论

近几年,上海市着力围绕健康素养工作开展综合干预,逐步建立其政府主导、多部分合作、专业机构支持、全社会参与的健康素养干预机制与体制[2]。闸北区也借助于卫生日大型宣传活动、健康讲堂等活动普及健康素养,2013年、2014年、2015年健康素养具备率分别为16.19%、23.86%、26.42%,稳中有升。本次调查发现,闸北区居民具备健康素养的总体水平为26.42%,高于2015年上海市民总体健康素养水平为21.94%[3],也高于2014年全国健康素养水平9.79%[4],但是与上海市徐汇区[5]、北京崇文区[6]等研究相接近。本次调查人群与上述调查人口特征不完全一致,素养水平不同,可能与此有关。

闸北区居民素养水平,低年龄组高于较高年龄组,文化程度较高者素养水平也较高,这与[5、7、8、10]研究结果相一致。文化程度与健康素养水平紧密相关。同时,健康素养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阅读理解能力,文化程度高的人在阅读能力、分析能力等方面强于文化程度低的人,因此能准确的寻求相关知识。因此,提高居民文化程度是提升居民健康素养的重要举措。低年龄组素养水平较高,这与可能与年轻人学习能力、接受新鲜食物能力相对较强有关系。高年龄组人群由于认知老化、生理、心理等因素造成健康素养低下,因此,针对高年龄组人群进行健康干预时要注意难度、可读性及内容等。

从三方面素养水平来看,基本技能最高,健康生活方式与行为最低,分布特征与健康素养水平总体基本一致,这与[8、9]等研究结果类似。这说明存在知行不一致现象,具备了基本的知识和理念,不一定能转化为健康行为。技能性素养高可能与考察的是一些基本的常识,难度不大有关。

从六类健康素养问题来看,传染病防治和慢性病防治素养水平较低,传染病防治素养仅为11.36%,低于全市23.51%水平[3],目前我国传染病防治形势依然严峻,疾病防治工作面临新发和再发传染病的双重压力。本次调查显示。我国对于“咳嗽、打喷嚏时正确的处理方法”、“对肺结核病人的正确做法”知晓率较低,在今后的工作中,要针对重点人群和存在的主要问题,对居民进行传染病防治素养干预,促使其寻求健康知识,形成良好行为习惯,提高其传染病防治控制能力。

通过连续地监测可以看出,居民健康素养水平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是各种特征人群的健康素养水平层次不齐,仍应充分利用各种渠道的传播手段,全方位、立体化地向居民普及健康知识及技能,探索适合不同人群的健康教育干预方式和技术。同时,推进居民健康素养,需要从政策、环境、参与卫生服务等多方面綜合进行,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

1. 李新华. 《中国公民健康素养——基本知识与技能》的界定和宣传推广简介[J]. 中国健康教育, 2008, 24(5): 385-388.

2. 胡亚飞,陈润洁,潘新锋等. 2012年上海市15-69岁居民健康素养分析研究[J]. 中国健康教育, 2015, 31(2): 151-154.

3. 施云. 对照一下您的健康素养有多少?[N]. 上海大众卫生报, 2016-1-19 (12).

4.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2014年居民健康素养水平提高至9.79% [EB/OL].北京,2015-12-29,[2016-3-5]http://www.nhfpc.gov.cn/xcs/s3582/201512/3b3a96336cf6461ca1428df21ca065e2.shtml.

5. 郭凤霞,张成钢,罗妍等. 上海市徐汇区居民健康素养干预效果分析[J]. 中国健康教育, 2013, 29(2): 137-140.

6. 张利伟,苏凤华,杨可欣等. 崇文区居民健康素养水平调查[J]. 浙江预防医学, 2016, 28(3): 315-317.

7. 肖瓅,马昱,李英华等. 中国城乡居民健康素养状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 中国健康教育, 2009, 25(5): 323-326.

8. 戎毅,朱卫立,王小莉等. 2014年江苏省居民健康素养水平监测分析[J]. 江苏预防医学, 2015, 26(6): 134-135.

9. 肖琴,孔浩南,徐晓莉. 北京市朝阳区居民健康素养水平现况调查[J]. 中国现代医学杂志, 2015, 25(5): 86-90.

10. 严丽萍,魏南方,解瑞谦等. 我国城乡居民健康素养影响因素分析[J]. 中国健康教育, 2012, 28(1): 8-1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