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大学生易班参与度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2017-05-19 20:26:35 重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3期

王琰++尚文雅��

摘要:易班是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新平台,大学生是易班建设的重要主体。文章对高校易班的研究采用了大学生参与度的新视角,借鉴NSSE和NSSE-China等国内外大学生参与度量表,以全国高校易班建设为面,以重庆大学的大学生易班参与度为点,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采集数据,运用统计分析软件SPSS190对问卷进行数据分析,构建了以环境支持度、认知度、满意度、投入度和互动度为五个维度的大学生易班参与度因素模型,探讨了影响大学生易班参与度的主要妨碍因素,最后提出了提升大学生参与度,充分发挥易班思想政治教育功效的对策建议。

关键词: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易班建设;参与度;大学生

中图分类号:G511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

10085831(2017)03012608

一、研究背景与意义

易班是教育部倡导的高校网上班级管理与信息交互平台,也是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在新媒体时代的新载体、新举措。易班是专门针对高校师生交流、互动的网络社区平台,它将论坛、博客、微博、微信、电子邮箱、网盘、手机应用等多种功能融为一体,使高校分散的网络资源开始集中化,零碎的网络功能结构凸显班级化,自由的网络文化趋向教育化。

2009年9月,易班开始在上海高校试点。2010年3月,胡锦涛同志指出:要总结上海易班网上互动社区的经验,有效发挥对大学生的思想疏导作用。2014年教育部易班发展中心成立,“易班推广行动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截至2016年10月,易班已在全国280余所高校开展共建,汇集了各类教育资源2 200多万个,参与学生达450余万,逐渐形成了以学生需求为导向,创新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综合性互联网教育平台。随着易班建设的深入发展,高校易班开始从初创期的组织与平台建设向成熟期的建设评估倾斜,大学生易班参与也从学校行政性引导向大学生主动参与转变,大学生参与度成为评估易班建设的主要指标,大学生的积极主动参与成为提升易班发展空间的重要内容。

目前,大学生易班参与度的研究还十分薄弱,在CNKI上输入主题词“易班”,附加主题词“大学生参与度”搜索文献,结果为0篇,这不利于易班建设的发展。为此,

本研究以全国高校易班建设为面,以易班试点高校重庆大学为点,探讨大学生易班参与度。重庆大学早在2013年就进行了易班工作调研,2015年学校正式推进易班建设,提出了“把易班建设成校园文化的重要阵地,大学生思政教育与管理服务的重要平台,信息时代全面育人的重要载体”的目标。经过全校师生的努力,学校获得了2015年度“易班全国共建示范单位”称号,2016年度“全国十佳易班工作站”表彰。可以认为,以重庆大学的学生易班参与度为主要研究对象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二、易班研究的系列进展

(一)易班思想政治教育

目前学术界对高校易班建设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易班思想政治教育方面。上海交通大学陈华栋从易班的网络特性出发,认为易班凭借其目标定位的特殊性和发展思路的特殊性成为Web20时代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新探索[1]。李红利从易班服务对象入手,发现“90后”大学生具有独特的网络行为特征,既“重视班级荣誉”,又乐于“展现真实自我”。王艳、沈漫等以易班用户黏度为视角,通过高校实证调研对易班的用户黏度进行了因素和对策研究,指出用户对易班的感知安全性最为认可,对用户有用性也得到了一定的认可[2]。重庆大学吴昊以大数据平臺建设为着眼点,构建了基于易班的高校网络思政教育大数据平台[3]。不过,大学生易班参与度还是一个亟待加强的研究领域。

(二)大学生易班参与度相关理论

易班的宗旨是服务学生、教育学生、管理学生,大学生是易班最重要的参与主体,易班建设自始至终需要学生积极、主动参与,学生参与度是衡量易班建设的重要指标之一,在易班建设初始阶段尤其如此。

学生参与度由美国学者乔治·库恩(George·Kuh)于2001年首次提出。库恩认为,学生参与度是一个测量学生在有效教育活动中所付出的时间和努力程度以及高校吸引学生参与到有效教育活动中的力度的概念[4]。库恩的学生参与度概念来自阿斯汀等学者的教育学理论。

阿斯汀(Astin)在1985年创建了“学生参与理论”,他根据自己多年来对学生教育参与的研究,认为学生参与是指学生身心投入到大学经历中的时间和精力。这种参与包括了学术研究、学校课程以外的活动、与全体教职员和其他同学的互动等多种形式[5]。学生在大学经历中的参与程度越高,越有利于学生的学习和个人发展。而对教育者来说,学校的教育政策和实践要有效地吸引学生的参与。

大学生易班参与度相对于“学生参与理论”更加单纯、明确,它是指学生有效投入到易班建设,包括参与易班活动的时间、精力和努力程度,由学生参与程度与学校有效吸引的双向互动所构成。

(三)大学生易班参与度测量工具

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国外学者就开发出一系列关于学生参与的调查量表,其中较为突出的有美国“大学生体验调查问卷”(CSEQ)和“全美大学生参与度调查”(NSSE),NSSE调查规模最大,影响力最为广泛。NSSE通过对“学生投入到有效学习活动中的时间与精力”以及“高校是否采用有效措施吸引学生更好地参与”这两大因素的分析,来评价学生的学习效度和高等院校的质量。NSSE提出评价有效教学实践的五项指标,即学业挑战度、主动合作学习水平、师生互动水平、教育经历的丰富度和校园环境的支持度[6-7]。基于这五项指标,NSSE开发了一套完整的测量工具,即“大学生自我报告”。

近年来,中国学者也开始研究学生参与度的测量工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北京大学课题组进行的“首都高校学生发展状况调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开发的“高校大学生发展状态评估表”、海蒂·罗斯教授领导下的NSSE-China调查工具研究、清华大学史静寰教授主持的“中国大学生学习性投入调查”等。NSSE-China是对NSSE进行文化适应、认知访谈、信度和效度调整后汉化的中国大学生参与度调查工具,它作为一个重要而又有效的测评工具,丰富了中国关于学生参与度的实证研究成果,也提高了高校实施教育调查、自我评估的有效性。

不过,专门针对大学生易班参与度的测量工具目前还没有出现,迫切需要借鉴上述测量工具,结合易班的网络性特征和易班建设目标加以建构。

三、易班参与度影响因素的研究工具与方法

本研究在分析借鉴已有文献后,设计了“大学生易班参与度调查问卷”。问卷调查采用分层抽样方法,在重庆大学多个学院调查取样收集数据,并运用统计分析软件SPSS190,对量表进行描述统计、信度效度检验和主成分分析,分析研究了在易班建设中大学生参与度的影响因素。

(一)调查工具

本研究问卷设置参考了美国CSEQ调查问卷、NSSE-China调查问卷,它们基本上都包括了学生参与行为、院校支持行为、收获自评等多个方面,此外,结合易班网络属性和高校易班发展情况,收集题项编制问卷,通过与易班发展中心工作人员、易班指导老师访谈,不断对问卷进行调整,形成最终问卷。问卷包括Likert 5尺度量表和选择题。其中量表包括:主观偏好、用户体验、访问时间、实践参与、师生互动、学生互动、界面设计、操作便捷、功能实用、更新及时、资讯丰富、内容针对性、个人信息安全保障、收获自评、辅导员作用、手机客户端应用等16个因子。Likert 5点法从1到5分别代表完全不同意和完全同意。选择题是对量表的补充,共11个题目,学生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选择填写。

(二)调查对象

调查采用网络问卷和纸质问卷两种方式,先后在重庆大学自动化学院、动力学院、汽车学院、公共管理学院、法学院等多个学院调查取样,纸质问卷共发放问卷350份,问卷收回314份,其中有效问卷297份;有效网络问卷290份,合计有效问卷共587份。样本构成情况如表1所示。调查对象覆盖了不同学院、年级、专业,该抽样结果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可靠性。

(三)数据分析方法

对于回收的有效问卷,本研究主要运用统计分析软件SPSS190对调查数据进行描述统计、量表的信度效度检验和主成分分析,并在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中对学生易班参与度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研究。

四、易班参与度影响因素分析

(一)易班参与度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1.量表的信度和效度检验

为了提高研究的有效性,首先对问卷的信度和效度进行检验。本研究采用Cronbachs(克朗巴哈)α系数检验信度(表2)。检验结果显示,信度系数为0944,大于080,因此总体上该调查问卷编制的内在信度比较理想。效度是指测量的真实性和准确度。在结构效度检测方面,探索性因子分析结果显示,因子累积解释变异达到77729%,因子载荷值均在06以上,各因素的解释率均良好,达到社会科学研究可接受的水平,说明测量题项可以较好地解释变量。

2.易班参与度因子分析

本文采用Bartlett球形检验和KMO检验,对量表中16个因子变量的相关性进行判定。在Bartlett球形检验中,参与度的显著性水平为0000,表明可以用因子分析抽取因子,而参与度的KMO值为0892,符合KMO在08以上的要求,比较适合做因子分析。总之,Bartlett球形检验和KMO检验的结果说明调查样本适合进行因子分析。

为了考察在易班建设工作中各因素对学生参与度的具体影响,借助统计分析软件SPSS190采用主成分分析法进行研究。首先,提取特征值大于1的因子,并对提取因子进行正交旋转。一般情况下,各因子方差累积率达到60%以上,即可认定量表具有良好的结构效度。本研究参与度各因子累积方差贡献率(累积解释变异)达到77729%,结果比较理想。

對参与度的结构维度项目采用主成分分析法并正交旋转进行因子分析,分析结果(表3)将16个变量缩减为5个因素。

根据因子载荷矩阵旋转的结果,归纳各因子所包含的意义,通过提炼分别命名为环境支持度、认知度、满意度、投入度、互动度(图1)。这五个维度构成了大学生易班参与度因素结构模型。

(二)易班参与度描述性分析

1.环境支持度

环境支持度是基于易班网络属性,易班在网站环境、内容和服务等硬件、软件方面对学生参与的支撑和保障程度。分析结果表明,学校对于易班的大力推广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报道注册、入学教育、心理测试等工作移植到易班之后,加深了学生对易班的了解。其中,个人信息安全保障让学生能够放心使用易班;辅导员在易班的推广过程中也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得到学生普遍认可。

2.认知度

认知度是衡量大学生对易班平台了解的程度,关系到学生易班体验的深度。在认知度这一维度里,手机客户端的载荷值最大,这说明易班在手机客户端的设计方面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到学生对易班的认知,进而影响到学生对易班的主观看法,这将是易班在以后的建设过程中需要特别注意的一点。

3.满意度

满意度是指学生对易班体验和学校易班运营情况的实际感受程度。用户体验和内容的针对性对于满意度影响最大。学生认为虽然易班的推广和应用存在一些问题,但是能满足大家平常对于学习信息获取的需求,能够更充分了解学校日常活动信息,能够直接查询、下载学习资料。然而,易班信息和活动更多针对新生,而没有较好满足不同年级学生的需求,这也将是易班今后发展的突破点。

4.投入度

投入度是衡量学生花费在易班上的时间和精力的程度。对于影响学生易班的参与度而言,投入度对其他几个因素来说影响较小。易班作为一个新兴的网络思政平台,相对于发展成熟的团委学生会、中国大学生在线、高校官方微博微信等,学生对易班的认识不多,对于易班的实践参与和访问时间、次数都更少。今后要在主推学校层面信息的同时增加对社会信息的关注和互动,提高学生对易班的投入积极性。

5.互动度

互动度是指学生是否愿意参与到易班上的应用活动,并表明态度,发表观点。由于QQ、微信等社交类APP的广泛应用,仅用于校内交流学习(校友、师生互动)的易班无法满足学生平时广泛社交的需要,而且出于对QQ、微信使用的习惯性,在一定时间内学生之间难以适应使用易班。同时易班与外界进行信息互动的渠道较少,学生无法将其他APP信息直接发送到易班与其他同学进行互动,因此也使得互动度影响到学生对于易班的参与。

(三)易班参与度影响因素的差异性分析

为了了解学生参与度在不同群体之间的差异,本文选取了性别、年级、学科性质三个变量,分析学生群体特征对易班参与度的影响。

1.性别差异性分析

在大学生不同性别方面,男生对易班的参与度比女生略高,因子均值分别为295和289,但两者并不存在显著性差异。但其中的环境支持度和满意度存在显著性差异(sig<005),这表明男生对于易班网络平台的适应性更强,对易班使用和推广的满意度更高。这一结果与研究者对上海高校大学生易班用户调查的情况基本吻合[8]。

2.年级差异性分析

通过对调研数据的统计分析,大一学生的易班参与度略高于大二学生,但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其均值分别为296和288,其中环境支持度的均值比较高,达到317和312。一年级学生大多通过大学录取通知书知晓易班这个平台,并从假期开始使用,新生对于大学的事物更充满新鲜感和认可度;二年级的学生则是通过学校老师推荐得知易班平台,他们对于易班的参与度相对较低,个别学生还出现一定的抵触心理。大一和大二的这种反差有悖于网络参与的一般规律,对高校如何保持和提升大学生的可持续性参与提出了值得思考的课题。

3.学科差异性分析

在学科性质方面,通过对调研数据的分析比较可知,理工科学生的易班参与度略高于文科学生,但两者仍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学科背景对于学生的易班参与影响不大。除此之外,学生干部对易班的参与度略高于其他学生,发挥了良好的带头作用。

(四)易班参与度的其他影响因素分析

1.易班线上活动对大学生参与的影响

调查数据表明,在重慶大学2015级、2014级学生中,99%的被调查者已经注册有易班账号,52%的学生参与过易班的活动,超过5次活动以上的占10%,这是对初创期的重庆大学易班网络平台的肯定。在吸引学生使用易班的因素中,信息获取、学院班级集体意识强、信息真实准确等因素名列前三位。但是,学生在易班花费的时间并不多,91%的学生每天使用易班在一个小时以内,也存在个别学生只是注册了账号而并不使用易班的情况,这表明易班在初创阶段还面临着网站使用持续性的考验。

2.易班功能板块对大学生参与的影响

调查显示,有88%的被调查者熟知易班动态、微社区、投票、轻问卷和资料库等功能,但只有52%的被调查者表示会经常使用这些功能。与QQ、微博、微信、SNS网站等其他成熟的社交平台相比,易班的功能作用还不够突出。63%的学生认为易班内容质量不高,操作页面设计繁琐,功能简单、系统不稳定;70%的学生提出易班目前最需要改进的是提升人气,操作设计更加优化。除此之外,PC端和手机端衔接不一致、活动缺乏持续性、信息更新不足等问题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学生使用易班的积极性。

五、研究结论及对策建议

(一)研究结论

经过实证研究,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大学生在易班初创阶段的参与度还有进一步提升空间,环境支持度、认知度、满意度、投入度和互动度是影响大学生易班参与度的主要因素。其中,环境的支持对学生参与度影响最大。除此之外,各因素中不同的变量对其影响程度也各不相同,个人信息安全保障、手机客户端、内容针对性、实践参与、校友互动等因素分别影响较大。

(二)对策建议

上述分析表明,高校在易班建设的初创阶段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必须提高大学生的总体参与度,方能充分发挥易班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作用。

1.完善易班网络环境,方便学生轻松参与

在实证调研中,易班网页设计简单和系统服务器不稳定是打击大学生对易班参与积极性的重要因素。因此,完善易班网络环境和硬件设施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改善这一问题,提升大学生对易班的认识和使用。对此,一要提升易班网络环境的稳定性,特别是手机客户端,运用先进技术完善易班终端服务器,实现网络、手机、用户之间的有机融合,同时做好后台维护工作,确保为用户提供真正便利、快捷的登陆方式;二要完善易班页面设计和功能设置,易班的网页设计和设置目前未能完全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易班应明确板块设置,清晰主题分类,让用户一目了然,同时简化操作流程,增强设计的人性化,加强功能宣传,以提高用户的访问效率。

2.丰富易班网站内容,调动学生积极参与

网站的生命在于用户的访问,易班在建设模式上必须坚持以“内容为王”,明确自身的定位和竞争优势。在形式上、内容上立足高校,整合高校教育资源,充分发挥服务学生、管理学生、教育学生的功能,贴近学生实际需求,以提高学生对易班的粘性和参与度。

一是规范大学生日常行为和思想观念。要密切关注学生的网络思想和行为,加强引导和教育,形成网上、网下良性循环。易班工作站可定期开设主题论坛,紧贴社会热点;举办校内评选活动;开展团日活动、社会实践、知识竞赛、主题教育活动,发挥学生干部作用,引领学生思想、观念进步。二是完善学生日常管理,提高服务能力。易班工作站可根据各学校的特点和优势,开设体现本学校、本学院优秀学科特色的专栏,用独特的信息资源吸引广大学生参与。三是采用多种形式,增强易班凝聚力。易班的优势在于能够以具有较强归属感和凝聚力的班级为纽带,增强大学生参与积极性。因此,班级群组可以利用易班发起话题、通知公告、投票、讨论等,自由发表观点,促进同学之间的交往和联系;共享课程课件、课堂习题、专业学习相关资料等文档、视频、图片,增强班级学习的凝聚力。

3.加强专业队伍建设,引导学生有效参与

学生能否有成效地参与还与易班专业队伍建设密切相关。现在大部分高校的易班工作都主要由学生工作部牵头和落实,而随着工作的不断推进,资源的局限性也将日益凸显。易班的发展必须遵循网络规律,在功能开发和宣传工作上下功夫;定期对易班工作者进行技术培训,使他们能够跟上计算机技术发展的步伐,及时发现问题,维护好后台运作。除此之外,还应进行综合专业培训,强化易班思政教育工作者的专业素养,实行线上、线下双向管理教育,行使引导和规范学生的重要职责,确保学生有效参与。参考文献:

[1]陈华栋.“易班”:Web2.0时代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的新探索[J].思想理论教育,2011(13):81-85.

[2]王艳,霍圣录,严芳.易班用户黏度的模型构建及研究[J].当代青年研究,2013(5):82-89.

[3]吴昊,黄禹鑫.基于易班构建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大数据平台的思考与实践——以重庆大学为例[J].思想教育研究,2016(1):64-67.

[4] KUH G. Assessing what really matters to student learning[J].Change,2001,33(3): 10-17.

[5] AUSTIN A.Achieving Education Excellence: A Critical Assessment of Priorities and Practicing Higher Education [M].San Francisco: Jossey-Bass,1985.

[6] KUH G. What We re Learning about Student Engagement from NSSE: Benchmarks for Effective Educational Practices [J].Change,2003,35(2): 24-32.

[7] Benchmarks of Effective Educational Practice [EB/OL]. (2008-03-17) [2016-03-22]. http: / /nsse.iub.edu /pdf /nsse-benchmarks.pdf.Html.

[8] 郭莹.易班大学生用户激励体系的策略研究[J].青年学报,2014(1):85-8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