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推迟半个世纪发表的一首诗

2017-05-20 07:52:30 党史纵览2017年5期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首题为《给彭德怀同志》的六言诗,是毛泽东1935年10月写的。但正式公开发表却是毛泽东逝世十年后的1986年。是什么原因让这首诗时隔半个世纪才发表呢?

注释问题导致“不宜发表”

新中国成立之前,《给彭德怀同志》曾在一些军区内部的报纸刊登,但从未正式公开发表。1957年2月6日,《东海》(浙江文联主办)文艺月刊编辑部致函毛泽东,准备发表《给彭德怀同志》,并请毛泽东校阅诗稿。

信中,编辑部的注释把该诗说成是在红军取得攻打腊子口战斗胜利后,毛泽东在发给彭德怀的电报中写的。但毛泽东回信说:“记不起了,似乎不像。腊子口是林彪同志指挥打的,我亦在前线,不会用这种方法打电报的。那几句不宜发表。”

编辑部与毛泽东的说法为何不一?这得从1947年说起。那年8月1日,冀鲁豫军区政治部主办的《战友报》根据一些老同志的回忆(没向毛泽东索取原稿或经过毛泽东本人校阅),以《毛主席的诗》为题,第一次刊登了《给彭德怀同志》。“编者注”中说:1935年彭德怀率红一军团强攻腊子口,侦察完地形后发一电报给毛泽东,毛泽东即以此诗作为复电。1954年8月1日,在某军区内部的报纸上,又刊登了《给彭德怀同志》,注释中也持“腊子口”的说法。

这首诗毛泽东写了两次

由于毛泽东回信“不宜发表”,因此在1958年文物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诗词十九首》中,未把该诗收入其中。接下来由于彭德怀卷入政治风波,导致在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出版的《毛主席诗词》和1976年再版增订的《毛主席诗词》,都没有将该诗收入。

1978年12月,张爱萍听说彭德怀早已病逝(1974年11月)的消息后,悲痛不已,赋词《鹧鸪天·怀念彭总》。词中有“横刀立马中流柱,同拯神州换人间”一句。“横刀立马”正是取自毛泽东的《给彭德怀同志》。张爱萍还回忆说:1947年8月中旬,彭德怀指挥沙家店战役,歼灭胡宗南集团三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部及两个旅,成为我西北野战军转入战略反攻的转折点。毛泽东得知这一胜利,当即又将长征中写的《给彭德怀同志》这首诗写给彭德怀。

1979年1月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黄克诚的文章:“在沙家店战役胜利后的一次军事会议上,毛主席乘兴即席挥笔,为彭老总重新书写了他在长征路上热情赞扬彭老总的诗篇…记得彭老总最初看到毛主席这首诗时,谦逊地将‘唯我彭大将军改为‘唯我英勇红军。”

还原真实的创作过程

经过多方面史实考证,根据王震、杨尚昆等知情人提供的可靠史料,基本确定大致经过是这样的:1935年10月19日,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原红一方面军缩编改称,彭德怀任司令,毛泽东任政委)抵达陕北苏区边境吴起镇。次日,宁夏、甘肃军阀马鸿逵、马鸿宾派五个骑兵团跟了上来,企图阻止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的会师。毛泽东把砍掉“尾巴”的重任交给了彭德怀。

接到命令后,彭德怀与周恩来、叶剑英共同拟定了一份作战电报发给毛泽东,电报中分析地理环境时,提到了“山高路险沟深”。10月20日夜,彭德怀亲自部署在吴起镇西北部的五里沟口一带设下埋伏。翌日的战斗,共毙伤敌600余人,俘敌700余人,迫使敌人远离陕北苏区。

在战斗打响的当天上午,毛泽东在作战科长伍修权陪同下来到前线,心情异常兴奋,即兴创作六言诗一首:“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其中“山高路远坑深”是根据电文中的“山高路险沟深”修改而成。战斗结束后,彭德怀来到毛泽东住处汇报作战情况时,不巧毛泽东不在,当他无意中看到毛泽东已写好放在办公桌上的赞颂自己的詩后,感到很不安。于是就随手拿起笔,将最后一句改为“唯我英勇红军”,然后离去。

毛泽东创作《给彭德怀同志》的基本情节查实后,由胡乔木主持,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选》,将该诗正式收入发表。此时,距离毛泽东写这首诗,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摘自2017年3月20日《文摘周刊》)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bp.src = '//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