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是被西方带入歧途的牺牲品(社评)

2017-07-14 10:40:36 环球时报

沈阳市司法局13日晚间宣布,身患肝癌晚期的刘晓波于当天因多脏器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刘晓波于2009年12月因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上月保外就医。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邀请中外肿瘤专家参与诊治,但刘晓波病情持续恶化,7月10日进入抢救和重症监护状态。

刘的病情恶化速度之快,是他个人的巨大不幸。相信沈阳的医院和专家们为挽救、延长他的生命尽了最大努力。在中国不存在不认真抢救他的任何理由和动机,参与会诊的德美专家高度肯定了中国医生所做的工作,德国医生表示在德国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尽管双方就是否应该送他去西方治疗存在医学救治考虑之外的其他争议。

从刘晓波保外就医的消息公布以来,中方一直把精力放在对他的救治上。境外尤其是西方的一些力量则不断试图把此事朝政治方向引,把对他的救治渲染成“人权事件”,美国、德国官方参与了对事态的推动。

来自西方的这些扰乱显然无助于刘晓波平静接受治疗。通常情况下,外界对与危重病人有关的争论不应成为传递给病人的强烈信息,但是西方不愿意给予这样的配合。

不能不说,境外的那些力量消费了刘生命的最后日子,他们考虑的都是如何拿他的疾病做文章和下赌注,一方面自己作秀,刷存在感,一方面抹黑中国。而给刘宁静、帮助其尽量延长生命并非他们的真实兴趣。

这就相当于在一所医院大楼里,医生们正在给一个重症病人做手术,而楼外聚集了一群人,他们高声叫喊,展示他们自己的悲悯,还嚷嚷这个医院不行,要病人赶紧转走。

7年多前治刘晓波的罪是中国法律的庄严裁定,他在服刑期间患上绝症,监狱管理当局依法安排他保外就医,对他进行人道主义救治,这些是最基本的事实。西方舆论的各种引申都是一时泡沫,泛起快消失也快,根本就留不住。

同样留不住的是西方舆论对刘的“封圣”。西方挺他,直到给他诺贝尔和平奖,何尝不是把他架了起来,绑架了他。但是西方从来都只做这类的短线买卖,他们只“封圣”有用的人。有一个叫魏京生的,曾是北京动物园的电工,西方舆论一度肉麻地把他称为“中国民主之父”。那人后来去了美国,现在他不仅被中国社会遗忘了,美国社会更鲜有人还会想起他。

回看历史,中国人中的哪个英雄是外国人封的?一个人的历史定位,他的价值,终究要看他的个人奋斗和坚持是否顺应了中国发展和时代潮流。如果他逆大势而动,虽然有可能激起浪花,一时受到某些力量的追捧,但浩浩荡荡的历史终究要对他有过的痕迹刷洗清理。

刘晓波生活在中国几百年来发展最快的时代,这是被广泛称为“中国奇迹”的时代,但他却在西方势力支持下示范对国家主流的对抗,从而决定了他的人生悲剧。肝癌使他早早离世,但即使他活得更久些,他的人生也会注定在一个小圈子里消磨,历史和现实逻辑都不会给他兑现西方开给他的影响力支票的机会。

中国崛起是不断突破逆境一步步实现的,帮助外部力量增加中国成长的阻力,用传播渗透着西方地缘政治利益的所谓“普世价值”来代替与中国崛起共荣辱,这决不会被中国历史认同,到头来也将被西方历史的记述者视若云烟。

西方这几十年以对他们来说很廉价的方式忽悠了极少数中国异见人士,最后实际上一一抛弃了他们。刘晓波或许也曾有过善意,但他从一开始就看错了时代潮流,误识了中国方向,从而一生做了西方力量试图撬动中国的杠杆,成为又一个彻底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