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典藏春拍将在翠湖之滨举槌

2017-08-09 19:58:37 文物天地2017年7期

赵秦

7月尾的云之南,适宜的温度压抑了阳光的热辣,千余件文物艺术品的盛宴将在这里徐徐盛放。云南典藏2017年春拍将在云南昆明的翠湖之滨举办,推出“墨泼留痕”中国书画专场、“潜生紫烟”瓷器杂件专场、“彩笺尺素”纸杂专场及“玉壶冰萼”日本银器专场。

中国书画专场汇集了徐悲鸿、张大千等大师作品,徐悲鸿擅长人物、走兽、花鸟,主张现实主义,于传统尤推崇任伯年,强调国画改革融入西画技法,作画主张光线、造型,讲求对象的解剖结构、骨骼的准确把握,并强调作品的思想内涵,对当时中国画坛影响甚大。在徐悲鸿的全部作品中,就数量论,以飞禽走兽为主要题材的动物画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此次参拍的《鹰》(图一)为其力作,大力的墨线和大笔的提顿、皴擦,着意表现突出雄鹰敏锐的眼睛、尖利的双爪及振翅翱翔的雄姿,表现出了鹰桀骜不驯的性格,目光炯炯,栩栩如生,给人强烈有力的印象。

张大千是具有世界影响的艺术大师,绘画造诣高深,是近现代画坛罕见的多面手,其人物、山水、花鸟、鱼虫、走兽无所不能,无一不精。晚年吸收西方印象画派的创作理念将泼墨泼彩技法运用于创作,创造了中国画坛雄奇壮丽的新风貌。徐悲鸿曾说过:“张大千,五百年来第一人。”高士题材古已有之,常常作为山水画中的点景人物,而在大千笔下,高士往往成為山水画的主角,成为一个独立的画题。此次参拍的张大千扇面《高士登峰图》(图二)为秋高气爽时节,几位高士登高望远。张大千将高逸之士以概念化的形象置于山水林泉之间,象征士大夫归隐后的生活,同时抒发希冀纵情于物外的情致。

本次专场还将呈现查士标、林则徐、沈尹默书法,苏曼殊《山水》、袁克文《梅花》、林琴南《无量寿佛》、冯超然《菊石图》以及云南本地名家袁晓岑的《孔雀》等等精品之作。

“潜生紫烟”瓷器杂件专场将汇集众多精品,两件清中期法轮(图三),经藏族文物专家研究、鉴定为法器、供器,疑为雍和宫旧物。此两件法轮铜制,造型规整,纹饰精美繁复,镶嵌珊瑚、水晶、绿松石等多宝。其中一件原装套盒完整,更显得尤为精美。

《红楼梦》中有段描写,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彩“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喝茶。雕漆填彩工艺是清代宫廷极为流行的漆工艺,制作程序复杂,精美艳丽,历经多年仍保留着曾经的光芒。这次拍品中的清中期雕漆填彩二龙戏珠捧盒(图四),主要纹饰为二龙戏珠,二龙一黑一红,形象灵动,充满了动感,似乎随时会飞跃而起。龙身周围祥云缠绕,四周有海水纹饰及礁石祥云。捧盒的四个侧面均为四季吉祥花饰,整器富丽,规整,是件赏心悦目的藏品。

两尊明代天官像(图五)也值得一提,天官造像从元代开始便受人们推崇,清代之后,精美的道教造像越来越少,天官号曰赐福天官,又称紫薇帝君,是玄都元阳一品位阶,其中一尊尤为精美,头戴贯簪系缨的通天冠,面庞丰腴,目光炯炯有神,颔下留五缕长髯,宽衣博带。衣服上刻精美纹饰,双手当胸执玉圭垂脚端坐,具有不同凡俗的威仪。

一件料胎珐琅彩鼻烟壶(图六)亦吸人眼球,料胎珐琅彩鼻烟壶是清三代著名的宫廷御用品,是在已烧好的素胎上涂彩料作底,在底色上加绘纹饰,再经炉火烧制而成。此件珐琅彩鼻烟壶为乾隆年间所制,为御用贡品,所绘西洋贵妇纹饰,绘画技法颇为西化,与当时的风尚相符。

永乐青花以其胎、釉精细、青色浓艳、造型多样和纹饰优美脱颖而著称,其清新隽秀的风格,与宣德青花一道开创了中国青花瓷的黄金时代。此次上拍的明永乐青花抱月瓶(图七)造型端庄,纹饰精美,发色浓艳沉稳,为明永乐时期的代表器形之一。

朝珠是清代朝服上佩戴的珠串,形状如同念珠。朝臣,凡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的才得挂用,是显示身份和地位的标志之一。此次拍品中的朝珠(图八)材质为沉香,外裹朱砂,为清代典型工艺。品相完整,色彩丰富,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另外,清道光年间的龙袍(图九)以其繁复的工艺,精美的纹饰也成为亮点之一。龙袍为皇帝吉服之一,多在喜庆场合穿用。此服为石青缎面,月白缠枝暗花软缎里,蓝绿素缎绣平金云龙纹,其形式为无领对襟,身长至膝,有铜扣,绣有五爪金团龙,期间饰以祥云八宝纹饰, 底部纹饰为海水云纹,整件龙袍精美异常,品相极为出色。

“彩笺尺素”纸杂文献专场是个新兴的拍卖热点,在当今艺术市场越来越专业的情况下,它为买家提供了重要的学术依据,开辟了新的收藏领域和理念,而其中所载皆经得起推敲品赏,深得资深藏家乃至普通百姓所爱,已成为一个完善丰富的艺术品收藏集合体,且价格均不高,为收藏爱好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玉壶冰萼”日本银器专场,日本制作工艺十分注重细节,每一处都可见匠心的不易,日本银器大多器型端正,拼接处细致润泽,浑然天成,经岁月洗礼,始终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