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人类天堂

2017-08-10 23:21:58 大科技·科学之谜2017年7期

端木蓝

大约9500年前——新石器时期中期,在土耳其的安纳托利亚中部高原上有一座奇特的小城,这座小城依山而建。组成小城的每一座房子都紧挨着,地面上没有任何街道。

这很奇怪,没有街道,人们是如何出入的呢?原来,他们的街道在屋顶之上!人们每天通过梯子爬到自家的屋顶,从屋顶进出,在屋顶与熟人驻足聊天……

这座没有街道的小城叫做恰塔霍裕克——现存最早、最完整的大型新石器时期人类定居点遗址,也被称为“人类定居文明的摇篮”。

这个遗址的发现者是英国考古学家詹姆斯·梅拉特,时间是1958年。1961年,梅拉特得到土耳其政府的许可,带领着他的团队对恰塔霍裕克进行发掘。但在1963年,由于某些原因,他们的发掘工作被迫停止。到了1993年,梅拉特的学生伊恩·霍德重新接手发掘工作。一直到2016年9月,他们发掘出了1000多座房屋遗址、500多具人类骸骨、300多万块动物骨骼。此外,还发现了大量的壁画、各种生活用品以及生活垃圾等当地居民的生活遗迹。

根据这些发现,我们可以简单描绘出恰塔霍裕克的模样。

富足、安乐的人类天堂

现在的恰塔霍裕克是土耳其西南部一个偏僻的地区,既干旱又荒凉。然而在约9500年前,这里是另一副模样——恰塔霍裕克的旁边流淌着一条叫恰尔巴河的河流,河流还造就了恰塔霍裕克周围的沼泽、湿地。那里不仅有丰富的水资源,还有鱼类和水鸟等丰富的食物,吸引来了一些曾经以采摘和狩猎为生的人们,他们在那里定居了下来,那里渐渐地成了一个定居点。

自公元前约7500年起,在后来的大约2000年间,在恰塔霍裕克这个12万平方米的定居点上建起了上千座泥砖房,人口数量达到了8000人左右,而同時期欧洲的人类定居点的人口通常只有一两百人。恰塔霍裕克的农业也不断发展,人们学会了种植小麦、大麦、豌豆和其他农作物,还圈养着绵羊、牛、山羊、马等动物。

人们不仅解决了温饱,甚至在文化上也有所发展。考古学家在房屋遗址的墙壁上发现了大量精美的壁画——从早期的写实壁画,到后来以几何图像为主的装饰壁画,此外房屋中还有大量的浮雕、动物头骨等装饰物。这说明当时的人们并没有为了养活自己疲于奔命,他们还有时间和精力装饰自己居住的房屋。

考古学家还发现,恰塔霍裕克人的居住环境很整洁,他们有专门的垃圾场——生活垃圾存放在一个专门的区域;炉灶旁的墙壁上也看不到烟熏的痕迹,这说明当时人们的生活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艰难。

此外,考古学家在这个遗址上还发现了来自红海和地中海的贝壳,以及来自叙利亚的燧石制品等物品。这意味着,当时的恰塔霍裕克人可能与地中海沿海、叙利亚,甚至红海沿岸的人们之间存在贸易联系。

群龙无首的和谐社会

恰塔霍裕克不仅人口众多,人们基本上衣食无忧,而且那里可能还是一个人人平等的乌托邦。

恰塔霍裕克的人地位平等的表现之一是男女平等。考古学家在牙齿上找到了一些证据。牙齿在自然条件下通常能长期保存,牙齿能透露出牙齿主人的饮食特点和健康状况,以及牙齿主人的遗传关系和在所处社会的地位。考古学家发现,在恰塔霍裕克,不论男女,他们的牙齿磨损情况基本上相同,这或许说明恰塔霍裕克男女平等。因为一般情况下,地位更高的一方会获得含有更多能量的肉食。而食物的差别会体现在牙齿的磨损上,但在恰塔霍裕克不同性别的人牙齿磨损情况无太大差别。

而当时属于新石器时期的中期,人们的生活逐渐从狩猎向定居转变,原始农业也已经出现。在原始农业出现的早期,女性作为种植作物和饲养家畜的“前辈”,在社会上受到尊重,取得主导地位和支配地位。所以在一些原始农业刚起步的地方,女性的地位相对比较高。但是也有一些地方发展比较快,原始农业已经比较发达,男性开始在农业、畜牧业和手工业中占有主导地位,人们也开始根据血缘关系以家庭为单位聚居。在这些地方,在生产活动中占主导地位,能延续血缘的男性地位更高。这样看来,当时像恰塔霍裕克这样男女平等还是少有的。

恰塔霍裕克不仅男女平等,似乎每个人、每个家庭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不像其他同时期的定居点,祭师或者首领都有比较高的地位。这一点主要表现在墓葬和房屋上。

在有等级之分的社会里,领导者或者地位较高的人坟墓的规模通常比一般人的要大,而陪葬品也会比一般人的多。但是在恰塔霍裕克居民的坟墓中,不管是墓葬的方式、大小,还是陪葬品的数量、种类,每一个坟墓的情况基本上都是相似的。

此外,从恰塔霍裕克的房屋遗址来看,这些房屋的大小和结构相似,房屋墙壁上绘制的装饰壁画,内容和规模也都是相似的。上千座房屋中没有哪座的占地明显更大,或者有特别的设计。并且每一座房屋中发掘出的物品和物品的数量都比较相近。这意味着,恰塔霍裕克的人们地位可能是平等的。

但是没有领导者,这么多人是怎么凝聚在一起的?考古学家推测,恰塔霍裕克的居民可能是因共同的信仰和习俗聚集在一起的。

谜一样的衰落

虽然恰塔霍裕克算不上完美的人类天堂,但是它的人口众多、农牧业发展得也不错,人们也算是安居乐业,而且当时他们可能还与较远的地区有贸易往来,这说明它有条件发展得更好。但在公元前5500年前后,恰塔霍裕克悄然衰落,当地居民不知所踪。是什么使这个繁荣一时的定居点走向毁灭?

考古学家们根据研究做了推测。大约9500年前,恰塔霍裕克周边水源丰富、食物也很丰富,吸引很多人前来定居。但是人们的定居给那里的环境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为了建造房屋,人们挖走河流沿岸、湿地周围的黏土。而挖掘黏土的过程中人们不知不觉改变了河流的流向。而为了种植农作物,人们还砍伐、焚烧森林,大规模的放牧使草地被毁,这造成了水土流失。气候的变化则加剧了当地环境恶化。最终,河流、沼泽、湿地面积慢慢减小,土地变得干涸、贫瘠,人们渐渐地搬离了那里,恰塔霍裕克因此没落。

另外,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不再满足于人人平等、财富平均的生活,一些家庭的财富渐渐多起来,更多的独立性和家庭的分化开始出现。这些不平等可能使定居点的成员之间关系紧张,暴力事件时有发生。考古学家在发掘出的500多个头骨中,发现来自恰塔霍裕克发展后期的几十个头骨上有相似的伤口。研究显示,这些伤并不致命。考古学家认为,这样的非致命性暴力事件可能是为了控制、奴役受害人,或者掳走受害人的家庭成员使他们变成奴隶。渐渐出现的不和谐、不平等可能也是导致恰塔霍裕克没落的一个原因。

不过,所有这些还只是考古学家的推测。经过20多年的发掘,考古学家霍德的团队已经结束了在恰塔霍裕克的发掘工作,详细的研究结果预计将于今年或明年公布。届时,我们不仅能找到关于恰塔霍裕克所有谜团的答案,或许还能看到一个别样的新石器时期人们的生活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