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遇见爱

2017-08-11 23:13:03 家人2017年8期

风茕子

空心的婚姻

罗雯相亲时就没看上老曲。他个子不到一米七,有点胖,不是那种很油腻的胖,而是看上去整个人很宽,往那儿一站,笨拙得像一堵厚墙。吃饭的时候他还很紧张,罗雯说话他经常接不上茬儿。他知道长相和聊天是自己的短板,只好显摆自己的专业,但罗雯听着听着就走了神。

相亲完,媒婆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把老曲说成个绝世好男人。她爸妈听了情况也觉得好,主要是老曲工作好、收入高。那段时间罗雯听到的最多的劝告就是:“过日子,讲什么情情调调,人老实,珍惜你,才是最重要的。”

罗雯不死心,又去相了几次亲,都相当奇葩。挑来挑去,媒婆又打电话来,说老曲就认准你了。

罗雯反正也是闲着,又去见了第二次面。老曲郑重其事,西装革履,还给她买了对钻石耳钉。这次他做足了功课,知道罗雯做贸易,聊了许多贸易上的事。虽然浅显可笑,但这份精神还是打动了她。

多少人劝她,找老公,一定要找爱你的,别找你爱的。

两人就这样四平八稳地处了一段时间,家人催着结婚,27岁的罗雯就懵懂地被赶进了婚姻。

虽然房子很大,日子却萧索。她懒得跟他去见他的朋友和同事,觉得他们都像世外低能儿。她也不想带他参加自己的聚会,觉得他的长相和交际能力略显丢脸。两人去看电影,对电影的探讨仅限于“这个演员长得好/不好”这种层面上。他对她的好也很无趣,无非是多做些家务。每次他出差,她都不想他。

老曲喜欢天黑。因为不管白天她怎么抗拒,一到晚上他就态度坚决地行夫妻之实。只有在那个时刻,他才显示出一点阳刚之气。有一次开着灯,罗雯低头看老曲又宽又黑的手搓她白皙的乳房,她赶紧把灯关了。

很少有高潮。有时候为了让他结束得快一點,罗雯会伪装,这样他就更卖力。赶紧地,完事儿吧。

觉得悲哀吗,可是又挑不出来他什么毛病。她来例假,内裤扔在卫生间来不及洗,第二天就看到它清清爽爽地在阳台上飘扬。在这种情况下她连可怜自己的资格都没有,向谁诉说内心的空洞,都显得作。

爱似龙卷风

一次到北京去开会,看到余通的第一眼,罗雯就知道,完蛋了。

高,帅,脸颊狭窄,嘴唇性感。罗雯没见过哪个男人的眼睛长得那么禁欲,嘴唇润泽得像刚刚接过吻。

吃完饭他们去喝咖啡,聊和东南亚的交易,聊他们上过的当、受过的骗,又聊到东野圭吾和希区柯克令人惊讶的脑回路,最后聊到麦克尤恩笔下绝望的婚姻。

“你结婚了吗”?余通问。

罗雯无奈地笑笑:“嗯。你呢?”

“我在……离婚中。”

“哦?为什么?”她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点希望。

“性格不合吧。当时家里人觉得我应该结婚,我就找了个条件相当的结了,但是因为她对我的感情比我对她的多,她的要求就更多,弄得我挺灰心。”

罗雯理解那种被汲取的感受,还好老曲是男的,没有表现出玻璃心,但他在床上的霸道是一种对她冷漠的泄愤。

“想想人总不该一辈子都这样。”余通感叹。

“那她答应吗?”

“财产不好分配,理应全给她,可我又怎么能当光杆司令从头再来。”

又喝了两杯酒,余通要送她到房间。罗雯滴一声把门打开一条缝,转身看着他。余通明白她的意思,礼貌地道别了。

第二天要一起参加另一场会议,余通坐在她侧后方不远。每次罗雯的眼神瞟过去,他都立刻收回目光。

开完会去吃自助餐,两人坐在一起。罗雯第一次向外人抱怨起家里的事。余通说他以前还离过一次婚,那时候年轻,结婚到离婚不到一年,这辈子感情真是颇不顺。

吃完饭他们去大露台散步,他下个月要去瑞士,问她要不要一起去。罗雯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她想可能自己刚才对婚姻的描述让他产生了误会,但这不正是她隐隐渴望的吗?

这时余通忽然将手搭在她肩上,想抱她。罗雯慌了:“我不去,没有理由把家人扯进来。”她挣扎着要出来,老曲有什么错,她不能这样。

余通见她态度坚决,也没有再坚持,若无其事地聊了一会儿别的。罗雯已心猿意马,耳膜里嗡嗡嗡全是自己的心跳声。过了一会儿有人叫余通,他歉意地放下酒杯离开,剩罗雯散架一样站在那儿。

她第一次,手忙脚乱、突如其来地爱上一个人。

炸毁那座绑架她的城池

回到家里后,更是怎么看老曲都不顺眼,躺床上都嫌占地方。她克制着这种嫌恶,努力回归为一个有道德的女性。两种感情厮杀着,她心力交瘁。

又捱了一段时间,老曲说应该有个孩子,罗雯不肯。她心里总惦记着余通的那句话:人不能一辈子这样啊。她总是盼着来一个爆破点,能立刻炸毁这座绑架她的城池。

爆破点很快就来了,余通打电话来,说要过来出差,想见她。

她在机场的出口看到他,身子站在原地,心却已经飞扑到了他怀里。

“我离婚了。”他微笑地对她说。

罗雯大吃一惊。是为她吗?当然不全是,他是为自己的自由和解脱。可是她已溃不成军。

余通很高兴地对她说,前妻最后还算有风度:“我成功说服了她,财产平分的。”

到了订的酒店,罗雯帮他去放行李。一进门,余通猛然一把抱住她:“我很想你,我不是出差,是专程来见你的。”他把她的脸扳过来:“你想过我吗?回答我。”

想,日思夜想。但是她不敢说。她挣扎着,不知道该不该迈出那一步。

“既然你不爱老曲,就应该直接跟他说,你这样拖着他,对他不公平。你不明说,就是在给他希望,他以为能感动你。”

语毕,余通不再废话,开始强吻。罗雯有点反应不过来,僵住,牙关像坏死的零件半张着卡在那。余通看出她还没有做好出轨的准备,气喘吁吁地放开了她:“你太贪心了,又想要别人觉得你是守妇道的好女人,又想要爱情,怎么可能呢?”

余通倒在床上,有点泄气地等她做决定。

罗雯脑子里一团乱麻:“他对我掏心掏肺,我不忍心伤害他。”

“算了吧,你是舍不得他那点老实巴交的好。”

这次余通是来真的了,他要等罗雯给他答案,不答复不走。他疯了,他们此前只是相处了两三天。但这不正是女人们渴望的东西吗?他什么都具备,英俊,才学,勇敢,疯狂,而且是个有风度的人,不讲下流话,不强迫她。这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攻不陷?

吃完晚饭,罗雯崩溃地逃回家。她想要惊天动地一次,向命运证明自己突破了什么,完成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的反叛。

到家后,老曲正在电脑前工作。罗雯坐过去,看着他厚厚的身子,仰头的时候脖子后面的肉堆起褶皱,低头的时候双下巴分成几层。

她终于鼓起勇气:“你先别干活,我有事情跟你说。”

老曲摘下眼镜,搓了一把脸。罗雯先铺垫了一下,说两人在生活习惯上不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幸福感。老曲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你是不是有人了?把手机给我看。”

“没有。”罗雯不敢,余通下午发了微信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老曲愤怒地问。

“还没有开始,我对天发誓!”

老曲站起来倒水,撞倒了椅子。他回来的时候,自己拉起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来,叉着腿,双肘搁在膝盖上,挠自己的头发:“你准备怎么办?”

“我觉得趁我们还没孩子……”

“离婚?”不等她回答,他气愤地说:“好,你出去吧,我写协议。”

贪的是可靠

老曲在书房呆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把协议拿给罗雯看。作为过错方,她不能带走家里任何东西。罗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直感念老曲忠厚老实,他竟能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她大叫:“谁说我是过错方?就你这协议,打官司都打不赢!”

“以前什么都是听你的,总要听我一次。要想快,今天就能离,只要你签。”

罗雯对他最后的一点愧疚消失了。她一赌气,拔开笔帽,刷刷签字。房子是老曲婚前买的,他的钱她不想要。他平时不过问她的存款,她马上就能用手机转走。就这样吧,这种男人还有什么留恋的。

老曲看到她签完字,气得上前一把抓住协议撕碎。

罗雯理直气壮地问他:“撕了干吗?想反悔啊!”老曲来到书房,拿出另一份协议。

罗雯呆住了。上面写着,她还房贷和参与装修的钱给她,他婚后挣的钱一半给她。如果没有地方住,她还可以回来住,直到她另嫁他人。

罗雯看哭了。“真恨不得用那份协议,让你连一根毛都带不走。既然那份都能签,这份就签了吧。看你动真格的,留住人也留不住心。”老曲把眼镜摘下来去搓脸,脸上湿湿的。

罗雯签不下去。她想起余通说她自私,他自己何尝不自私,明明是他变心了,还要打着救赎对方的旗号争财产。相比之下老曲不知道厚道多少。

而且他们才认识几天,离婚?这不是胡闹吗。她只是对平淡生活极度厌倦,需要扑腾点水花。

“不签?不签我就收起来。”老曲赶紧把协议抓起来,动作快得让罗雯破涕为笑。

罗雯打电话约余通出来吃饭。“你真的很聪明,很厉害,也很迷人。”

“你也是。”他有些失落和敷衍。

“你说我贪,是,我以前没弄清自己到底想贪什么,今天才发现自己最贪的是可靠。”

余通叹了口气,把她的手拿过来,一根一根分开,十指交错地和她握在一起,又慢慢松开。

罗雯心痛得厉害。她确信她遇到的是爱情,也确信自己为了获得另一种感情,必须远离这一种感情。

吃完饭,两人走到饭店外面,下起了细雨,城市泛着铅灰的色泽。出租车来了,余通朝她扬了一下手算是道别,“人最怕的不是不幸福,是不甘心。我来一趟也挺好的,都甘心了。”余通說完,砰一声把车门拉上,消失在长街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