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2017-08-11 23:19:23 家人2017年8期

大力

两年前,一位台湾网红爷爷老夏爆红网络,他与爱人的日常拌嘴被孙女发在了网上,没想到暖哭了亿万网友,96岁的老夏也因此获得了“爱妻狂魔”的称号。

2017年6月16日,耿直可爱的夏爷爷去世了,他的孙女在网络上上传了夏爷爷生前最后的视频:爷爷静静地躺着,奶奶在一旁扶着他的后脑勺道别,“乖乖的,你就放心好好地走,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网友们纷纷泪奔,在评论区刷着留言“这大概就是爱情最好的样子”。他们的故事更让世人明白,“白头偕老”这个词提笔容易,但想写完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

阿兹海默症的黑色幽默

奶奶名叫陈翠娥,80岁,金门人;爷爷名叫夏伟,94岁,东北人。他们相识相爱于兵荒马乱的年代,年轻的时候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

结婚60年,他们一直平淡又平凡地生活着。直到有一天,孙女夏德萱觉得爷爷奶奶平时的互动实在可爱,就把他们的日常琐事发在网上,还给他们起了萌萌的外号:“老夏”和“脆鹅”,视频中老夏的言行举止时常令人忍俊不禁,瞬间吸粉50多万。

两人的模范爱情背后其实有个悲伤的原因:老夏年事已高,还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症状之一就是记忆力减退。

夏德萱要出门上班,老夏出门送她,从开门一直叮嘱到关门,“你上班小心一点,骑车慢一点,爷爷只有你这一个孙女啊……”夏德萱哭笑不得,告诉爷爷他不止一个孙女。老夏一脸震惊加迷茫,“哦,我还有其他孙女啊。”

他经常会突然忘记一切,每天都要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去”这样终极的哲学问题;耳朵也背得很厉害,因此口误打岔,打招呼听成“打高夫”;还有“财迷”属性,万圣节在他口里就成了“万存钱”。

经常闹出让人忍俊不禁的笑话:有天,老夏说自己胸口不舒服,可等到孙女把脆鹅叫来,他却一个大反转说“屁股不舒服”,而脆鹅还是很担心地摸着老夏的胸口继续问他。这时候好笑的一幕就上演了:老爷爷一本正经地说:“你不要摸我这个地方,这是男人胸部,女人不能随便乱摸哦!”

不会忘记“爱你”这件事情

老夏的老年痴呆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每天醒来都是全新的一天,他要费力去记住自己是谁,谁是自己的亲人,但即使此刻记住,睡一觉起来又全忘记了。

但忘了一切的老夏,只有一件事情没忘记,那就是对脆鹅的爱,而“找脆鹅”则成了老夏的日常任务。

一次,一起打牌的人来家里玩,脆鹅要和他们走走聊会天,老夏就不开心地放狠话,“去那里做什么,去了就不要回来了。”脆鹅说了句“好”便出门了。然而老夏却一秒就反悔,央求孙女叫奶奶回来,嘴里还不停地念着“拜托拜托”。

脆鹅出去买蛋糕,老夏在家紧张地抹眼泪。问他为什么这么紧张,他说:“她可是要去2、3个红绿灯那么远。”

最惊险的是老夏去菜市场找脆鹅的那次。夏天很热,奶奶出门前交代孙女看好爷爷,可老夏大热天的非要出门,甚至自己穿好袜子、衣服。孙女问他出去干什么,他支支吾吾地,“我出去走走。”老夏身体虚弱,短短的一段路,对他来说堪比翻山越岭。一路上走一步停三步,被累得满头大汗。最后总算在路上碰到了脆鹅,不出意料,一见面就被脆鹅“臭骂”一通,不准他在这么热的天出门,最多只能走到小公园。

老夏欣喜地点头答应,其实根本没听进去。孙女跟奶奶解释,“爷爷是特意出来接你的。”老夏悄悄告诉孙女,原来他是想要出现在街角的槟榔店,像个绅士一样等待脆鹅小姐的姗姗出现,这样一来,脆鹅会很开心,“因为老公来接她了。”

经孙女这么一解说,脆鹅也不忍心骂老夏了。老夏如愿接到了自己的妻子,两个人牵着手一起回家了。

向脆鹅示爱已经成为了老夏生活的习惯,有时候,爷爷秀恩爱能把一旁的孙女酸得瑟瑟发抖。一次,孙女让久未写字的老夏提笔写字,写什么都行,老夏写下的话让人瞬间泪奔:陈翠娥、夏伟, 二位永不分离。

老夏偶尔也会正经起来,他总结自己60年的婚姻就是霸气十足的一句话,“这辈子,她嫁我,我讨她,很幸福了。”

爱到白头有多幸运

94岁的老夏比20岁的小青年还会疼老婆、说情话,但他并不是一开始就会。生病以前,老夏是个非常严肃的军人,有点大男子主义,从不轻易言爱;患病后的老夏却解放了天性,撒娇功力满级。

陪伴了他一生的脆鹅,完全值得这份爱。

即使老夏渐渐忘记了所有,即使他脾气暴躁时令人无奈,但是她从未放弃过患病的老夏,十几年如一日。渐渐地,老夏的病情愈发严重,从以前无数次地念叨脆鵝的名字到后来变得安静又木然。孙女曾经问奶奶:“爷爷生病你还爱他吗?”“当然啊!他现在脑筋不好了,什么都忘光光。但没关系,他记忆的罐头还存在我这里。”脆鹅说完转头望着老夏,满眼宠爱。

有段时间,病重的老夏已经不太记得脆鹅的名字,有次突然叫出了脆鹅的小名:“雪华。”脆鹅从沙发上猛地跳起,立马跑到卧室拉起老夏的手,开心得不得了,“你想起我的名字了啊,真乖!”

然而就在老夏96岁生日那天,脆鹅却忍不住发了很大的脾气,嘴里骂着和老夏大半辈子的陈年旧账,骂老夏年轻的时候为了家,一块五毛都舍不得花,辛苦忙碌了大半辈子,到头来病痛缠身……脆鹅骂着骂着就哭了,平时话很多的老夏却一句嘴也还不了。

那天的生日,家里没有准备蛋糕,没有蜡烛,没有礼物,只有脆鹅在老夏脸颊上留下的深深一吻。

过完96岁生日的第8天,老夏全身器官彻底衰竭濒临死亡。他坐在轮椅上,满脸发青,睁不开眼说不了话。脆鹅在一旁照顾着,一只手轻轻地抬着老夏要垂下的头,一只手不停地摩挲着老夏的左脸,反复地说着,“乖乖的,你放心走,不用担心我。”

听到老伴的告慰,老夏的眼泪顺着皱纹的沟壑缓缓流下来。脆鹅用手轻轻地擦拭掉,然后在他耳边柔声地称赞道,“你已经很棒了。”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bp.src = '//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