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上爆氢弹有实操可能吗

2017-09-25 13:35:53 环球时报

本报特约记者 章节 王伟 本报记者 刘扬

朝鲜外务相李勇浩21日在纽约称,他“猜测”金正恩有关对美“史上最高级别的超强硬应对措施”的言论,可能是指在太平洋进行空前氢弹试验。这一表态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和担忧。朝鲜有能力进行这类试验吗?如果朝鲜在太平洋上进行核弹试爆,它最可能采取哪种方式?美日能否进行拦截?

核导一体是可能的选择

如果朝鲜真的将这一猜测付诸实施,用导弹搭载核弹试射是最可能的方式。美联社23日的报道援引专家的观点说,如果朝鲜试图在海上进行大气层核试验,那么可能会涉及它最强大的弹道导弹,例如“火星-12”远程弹道导弹或“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因为朝鲜缺乏空投核装置的装备,派船到海上引爆核装置,则更容易遭遇美军检查和拦截。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军事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朝鲜在太平洋进行核试验理论上具有三种形式:一是利用携带核弹头的远程、洲际导弹,从朝鲜发射,射向太平洋预定海域,并在预定海域空爆。第二种是由空中平台,例如轰炸机、经过改装的运输机空投核弹进行试验。第三种便是由水面或水下平台,搭载核装置进行试验。从朝鲜目前的能力和试验目的来看,该专家倾向于第一种方式。除了美国专家所言,朝鲜缺少远程空中平台以及派船只易遭拦截外,从目的上看,朝鲜除了体现“史上最高级别的超强硬应对措施”以外,一个重要目的便是向外界,特别是向美国展示其核弹小型化能力和导弹核弹结合的实战能力。

中国专家表示,发射导弹也将使试验更为简单。朝鲜似乎没必要也没有能力在太平洋深处进行核效应试验,只需要导弹命中预定海域并引爆核弹即可。如果使用弹道导弹,选择“火星-12”的可能性较大。一方面,4000公里左右的最远射程足够远,可将核弹投送到远离朝鲜又足够偏僻的海域,另一方面试射次数较多,技术上相对成熟。

极大增加战争风险?

美联社报道称,世界已有几十年没有看到地面大气核试验,朝鲜的核试验可能会使该地区“接近战争边缘”。而且犯错的空间将很小,任何错误都可能是灾难性的。即使成功,这样的测试也可能会危及该地区的空中和海上交通。因此,很多专家认为,朝鲜不会冒这样的风险。但鉴于朝鲜越来越多的核武器和导弹试验,他们也无法完全排除可能。

报道称,韩国科技政策研究所的导弹专家说,如果导弹装备有核武器,导弹试验很容易出错,失败的后果可能会很可怕。飞越日本失败或在日本上空意外引爆可能会引发华盛顿和东京的报复,可能导致核战争。

中国专家表示,无论是“火星-12”还是“火星-14”本身都尚未完善。“火星-12”之前进行了6次发射,其中3次失败,进行了2次近似全程的试验。“火星-14”目前只进行了两次高弹道试验,尚未进行全射程试验,再入弹头设计尚未得到完全验证。

即便发射试验成功,危害也非常大。据美联社报道,大气核试验比受控地下环境中的爆炸要危险得多,因为爆炸冲击波和放射性物质不受限制的释放可能会扩散到非常广阔的区域。这样的发射可能会危及周边的飞机和船只,因为“朝鲜不太可能给予事先警告或派出海军舰艇到该地区控制海上交通。”大气热核爆炸还会增加电磁脉冲造成的损害风险,可能会破坏广大地区的电子设备。

美日韩能拦住吗

那美日韩等国能否对朝鲜试射的导弹进行拦截呢?专家认为,对朝鲜试验的导弹进行拦截的难度,从某种程度上要比拦截射向美国的导弹难度更大。这也是人们说“不怕导弹打得准,就怕导弹打不准”的原因。

如果朝鲜发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美国理论上能够拦截的现役反导系统只有地基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弹。但地基拦截弹只部署在阿拉斯加的格里利堡和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战争时期,美国的拦截弹可以拦截从朝鲜发射的飞向北美的洲际弹道导弹。但在朝鲜进行试验时,朝鲜导弹发射方向未必指向这两个方向。如果偏离较大,陆基拦截弹就无法拦截。即便勉强构成拦截条件,拦截点也可能在别国上空或附近,这种拦截造成的后果可能还不如不拦截。

如果朝鲜试射搭载核弹头的“火星-12”面临的情况也相似,虽然“反导型宙斯盾”加“标准-3”拦截弹的配合,具备拦截“火星-12”的潜力,但由于“火星-12”在试射时发射方向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给美国反导舰艇的事先排兵布阵增加了极大难度。另外,拦截点的选择也非常麻烦。如果在人类活动比较频繁的海域拦截,有引发核材料泄漏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