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的鸢尾花连衣裙

2017-10-23 22:10:38 文理导航·阅读与作文 2017年7期

潘姣娣

我和钟绮夏绝对是两个极端。钟绮夏总是轻声细语,优雅大方;我呢,性格豪爽,嗓门大得足以地动山摇。但我偏偏和钟绮夏很要好,整天形影不离。

这次月考,我的成绩很不理想,看来考大学没希望了。我低头走着,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你是重点班的乔尹尹?”我抬起头,那个人的眸子晶莹剔透,嘴巴弯成好看的弧度。“我是艺术班的俞远,其实你很有画画的天分哦,不如转到我们班吧。”真是莫名其妙,我转身就走。

杂货间挂着那幅临摹塞尚的水粉画,我伸手触摸,心狠狠颤抖了一下,想起那个声音:“学什么画画,家里没那么多钱给你糟蹋。”这句话彻底浇灭了我心里燃烧的火焰。

那天鐘绮夏穿着英伦线织衫,浅笑吟吟。我揶揄道:“这么美,是故意给哪位帅哥看吗?”钟绮夏笑道:“你不觉得艺术班的俞远很帅吗?尹尹,你不是也会画画吗,你这成绩考个美术院校应该没问题。不如你帮我做间谍,我请你吃涮羊肉?”我撇嘴道:“我决不为五斗米折腰。”

回到家,妈妈意外地没有问我的成绩。她说:“尹尹,你想不想学画画?过去家里条件不好,现在爸妈都有新工作了,如果你有信心学好,我同意你转班。”我怔住,终于点头。

一周后,我从重点班转到了艺术班。再次见到俞远,他对我微笑,像夕阳的余晖从他的眼里溢出来,让人怦然心动。“啪啦”一声,一盒紫罗兰的颜料落在我的裙摆上。我错愕地抬头,是一个叫杨颐的女生。她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紫罗兰的颜色并不好洗,俞远对我说:“我有办法哦,你把裙子给我。”我将信将疑地把裙子交给了他。当第二天俞远把裙子给我时,我彻底惊呆了——素色的裙摆上盛开了满满的鸢尾花,紫色的鸢尾花瓣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裙子。

最近钟绮夏和俞远走得很近,我莫名地失落。回家的路上我又遇到他俩,正准备转身,却被钟绮夏拉住。“唉,你这死脑筋!”钟绮夏冲我扮了个鬼脸,对俞远说,“我的间谍工作做完了,剩下的你跟她解释吧!”然后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

微风轻轻撩起俞远的衣角,他一脸认真地说:“一年前,我在一次艺术节上见过你的画,那样干净美好,可你却在教室里撕碎了它。你的眼神那么悲伤,我想你一定很喜欢画画,所以我找到你家,努力地说服你妈妈,让她同意你转到艺术班……那条鸢尾花裙子,是钟绮夏告诉我,你喜欢鸢尾花……”

我顿时明白了一切,泪水渐渐模糊了眼睛,心里却异常温暖。原来,那条鸢尾花裙子,满含的是青春的期许……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