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儿媳虐恋,婆婆为子抱屈“嘴碎”毁全家

2017-11-13 22:04:39 蓝盾2017年10期

爱妻突然死于非命,一个嚎啕大哭的男人,带着无限悲情却吐露出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原因--妻子殒命于夫妻激情!然而,南京警方经过抽丝剥茧,彻底推翻了这个“性猝死”谎言,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一番隐情呢?

“性猝死”瞒过众亲友

南京警方揪真凶

“妈,出事了!罗敏她,她好像没气了……”2014年10月8日早上,天刚蒙蒙亮,南京市浦口区一小区的居民刘安霞接到儿子赵明的电话。赵明结结巴巴地告诉她,妻子罗敏昨晚起夜时,头在墙上撞了一下,当时没在意,早上醒来发现人竟没了。

62岁的退休工人刘安霞吓了一大跳。平日里,她虽与儿媳水火不容,但毕竟人命关天,她边让儿子通知亲家,边和老伴赵志彬火速出门。果然,在乐府江南小区的儿子家中,4岁的孙女囡囡正哭泣不止,儿媳直挺挺地僵在卧室床上,太阳穴附近有个肿包,刘安霞立刻拨打了120。急救人员赶来检查后,认定罗敏已死亡,并拨打了110报警。不久,南京市浦口区公安分局的刑警敲门而入,亲家罗启明、王亚静夫妇也赶到了现场。

王亚静当场哭晕,罗启明也痛哭,他问赵明:“罗敏身体一直好好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赵明十分难为情,他涨红着脸说:“都怪我,昨晚玩过头了……”

据赵明交代,在夫妻生活这事儿上,妻子罗敏一直欲望强烈,还爱拉着他模仿那些AV片中的大幅度动作。10月7日晚上,等女儿睡着后,他俩偷偷起身玩起了性爱游戏。激情后自己体力不支睡倒,第二天醒来发现罗敏摔倒在卫生间,已无气息。

哀痛在两个家庭中弥漫,大家商量着操办丧事。然而几天后浦口区公安刑警却依法逮捕了赵明,警方指称罗敏并非意外身亡,而是死于被扼颈致机械性窒息而亡,系他杀。两家人顿时目瞪口呆!

那么,赵明为何要编造妻子“性猝死”的谎言呢?

儿子儿媳虐恋当街下跪

婆婆為子抱屈

赵明1973年出生于江苏盐城,早年随父母来到南京定居。中专学历的他,是南京市一家车辆制造厂的职工。妻子罗敏小他5岁,南京人,大专文化,是当地一家贸易公司的销售经理。

赵明把罗敏当主人般捧着宠着,罗敏也很喜歡赵明奴隶般的顺从,两人很享受这种虐与被虐的情感关系。

但赵明的母亲刘安霞却是一位思想传统保守的人,她看不出两个年轻人感情中的纯真部分,总担心自己老实巴交的儿子会吃亏。她认为儿子压根就不该找这么个刁蛮泼辣的媳妇。

早在恋爱时,她就见儿子总给罗敏赔礼道歉,罗敏任性、霸道,屁大点事儿都对儿子不依不饶,这在刘安霞的心上撒下了阴影。

后来上罗敏家提亲,罗敏当众对儿子约法三章:工资全给她管;大事她全做主;吵架他先道歉。赵明当时不仅不生气反而满口答应,刘安霞心里就十分不舒服,她觉得这哪像传统儿媳的做派--还未过门就来这么个下马威,以后还指不定会怎么欺负儿子呢!

2000年,在赵明的一再坚持下,他和罗敏领证结婚。婚后,罗敏住进了赵家。每天,看着罗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门,经常半夜三更才回家,刘安霞渐渐坐不住了。她让儿子把罗敏盯紧点,赵明却毫不在意地说:“妈,她那是跑业务需要,你多心了!”刘安霞直怨儿子缺心眼。

一次,一家人出门走亲戚,刘安霞夫妇、赵明三人都早早准备好了,等在客厅,可罗敏先是反复调换衣裳,后又化了大半天的妆。刘安霞等得不耐烦了,话中带刺地说:“我说罗敏,今天咱们是去见亲戚,不是去见你的尊贵客户,用不着打扮得跟个花姑娘似的吧!”

哪知罗敏性格火爆,她跳将起来对刘安霞直通通地说:“妈,你啥意思?你侮辱我的工作就是侮辱我!我不出去赚钱,光靠你儿子那点工资,能养活这个家吗?”

见儿媳没大没小,刘安霞气恼不已,正要拉开架势好好管教儿媳,却被儿子赵明拉住。罗敏还继续使性子,干脆取消走亲戚,并威胁赵明说:“你跟我在家,还是跟你爸妈去,表个态!”赵明不敢得罪罗敏,只能默默选择了留下。结果,说好的亲戚大聚会,最后只有刘安霞和丈夫参加,刘安霞一路骂儿媳刁难,也骂儿子是根软面条,一整天的心情都不爽。当时小夫妻正在新婚阶段,感情浓烈,赵明满心满眼全是罗敏的好,母亲说罗敏哪里不好,赵明全不放在心上。

婚后不久,在罗敏怀孕这事儿上,婆媳又较上了劲儿。刘安霞一直盼着抱孙子,多次催促儿子抓紧生,赵明却说,罗敏要保持身材不肯这么早要孩子。为了让赵家早日续后,刘安霞只好软下身段,处处忍让罗敏,家务事全部包揽,饭菜也基本只做罗敏喜欢的口味。罗敏却提出一个条件,让老两口给他们另买一套房子单住。

刘安霞倒吸了一口凉气,儿子结婚已掏空积蓄,再买套房子岂不是要榨干她和老伴的养老钱?好在老伴认为儿媳所言也在情理,他反复做工作之下,刘安霞才接受了儿媳的条件,承诺说只要罗敏怀孕,他们就再买一套房。

2009年,罗敏怀孕。刘安霞拿出养老钱给儿子一家在乐府江南小区买了套新房。2010年5月,孙女囡囡的出生,让刘安霞喜出望外。可她高兴不了几天--儿媳提出要请月嫂来照顾她们母女,儿媳觉得月嫂专业。闻此,刘安霞愤愤不平起来,这不仅是心痛那一个月大几千的月嫂费,更主要是剥夺了她这个奶奶照顾孙女的权利。

不行!她日思夜想就是抱孙子,在她的再三要求下,儿媳作了让步,同意月子由婆婆刘安霞来伺候。但罗敏总是指责刘安霞不会冲奶粉、不会带小孩;刘安霞每天炖煮各种催奶汤,罗敏却连尝都不尝,说她不想肥成猪………刘安霞几次忍不住,差点说出那句话:“我不会带孩子,我的儿子是怎么长大的?!”但每次看到儿子一副无奈的样子,她怕媳妇找儿子的不是,又都强忍住不吭声。

不过,这股委屈她还得发泄,等儿媳推着童车外出散步时,刘安霞禁不住数落儿子一通,让赵明好好管管自己的媳妇,赵明一副无奈的样子不吭声。

囡囡周岁时,赵明一家搬进了新房。为了庆祝女儿周岁,罗敏张罗了一场盛宴,不仅给囡囡买了双层的水果大蛋糕,还给女儿买了一堆的玩具和新衣服……那天,请客喝酒后,罗敏还带着一帮亲戚去歌厅K歌,直到兴尽而归。endprint

而孙女过生日后不久,迎来了刘安霞的生日。那天,刘安霞当着儿子的面,翻着日历说:“儿子不知娘生苦,转眼间,妈都老啰!”

母亲的话对赵明有些触动,他就主动找罗敏商量:“是不是给我妈买个生日礼物啊!”哪知罗敏没好气地说:“都快七老八十的人了,还过个什么生日,是想与自己孙女较劲吗?”见妻子不情愿,赵明也就收回了念头。

带孩子虽然累,但囡囡一天天可爱了起来,这给刘安霞带来了不少乐趣与欣慰,她和孙女也越来越亲了,时时抱着舍不得撒手,哪知这时,罗敏向丈夫提出,她要辞职自己来带囡囡,并要求控制刘安霞来看望囡囡的时间,免得囡囡被老人带坏了生活习惯。

对此,赵明感觉不妥,但又不敢拂逆妻子的意思。想了好久,他才对刘安霞说,罗敏说她带囡囡辛苦了,让她先好好养身体,以后隔周来看囡囡一次就可以了。刘安霞骂儿子“没良心”,却又不想让儿子为难,最终答应了下来。

很快,罗敏辞掉工作在家,刘安霞也遵守承诺,隔周才来看一次孙女。尽管如此,婆媳间仍不时发生矛盾。

2013年9月的一天下午,刘安霞来看囡囡,正好罗敏回娘家去了,赵明就带着母亲和囡囡一起去公园玩。晚上,罗敏和丈母娘王亚静刚回来,囡囡就喊起了肚子疼。罗敏忙问她白天吃了啥,囡囡说:“奶奶给我买了棉花糖”。闻此,罗敏大怒,说路边摊的东西怎能买给孩子吃!见妻子又大动肝火,赵明忙称是自己提议买的,但他言不由衷的样子让罗敏生疑,知道他又在护婆婆的短,她冲着丈夫打了几拳,当即提出要离婚,说:“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据案发后警方调查所知,小区邻居刘大爷回忆,当时天刚黑,下班回来的居民人来人往的,赵明就跪在小区两幢楼之间的马路上,一时间引发了小区人的围观。后来,直到王亚静下楼硬把他拉回家,这出闹剧才收场。

之后,余怒未消的罗敏还把赵明赶回了他父母的家。刘安霞听说罗敏让儿子在小区外面下跪后,她气得再也忍不住了,她把儿子狠狠训斥了一顿,说他这个丈夫当得太窝囊丢脸了。赵明一边跟母亲说好话,一边打电话给罗敏道歉。回家的那一天,面对妻子冷冷的面庞,他突然开始反思两人的感情,羅敏如此看不起自己的母亲,她像女神一样高傲的人真的爱过自己吗?

婆婆“嘴碎”毁全家

血案发生后悔迟

2014年10月7日下午,夫妇俩决定趁国庆促销活动,前往山西路的苏宁电器城买电器,囡囡也吵着要去。赵明灵机一动,对罗敏说:“咱要买的东西多,囡囡跟着怕丢了,不如让咱妈跟着一块去看着娃吧。”罗敏没想出好法子,还是点头默许了。

那天下午,囡囡“沦陷”在了商场附近的游乐区。购物前,罗敏一再叮嘱婆婆看好孩子,刘安霞满口答应。不久,囡囡吵着要喝饮料,刘安霞见几个孩子在滑梯上玩得相安无事,叮嘱了孙女一句“别乱跑”,就朝不远处的售货亭走去。可当她握着饮料来找孙女时,远远看到囡囡滑行时一头撞上前边男孩的后脑勺,鼻梁处出了点血。

见孙女受伤,刘安霞受惊吓不小,她连忙走上前,边掏出纸巾止血,边抱起孩子哄个不停,可囡囡完全不当一回事说:“奶奶,我不疼!”刘安霞见孙女伤口并不明显,才稍稍放心,但想到儿媳的难缠,她还是余悸未了,叮嘱孙女说:“可吓死奶奶了,回去可别跟妈妈讲噢!”囡囡连连点头。

傍晚,一家人购完物后去附近的狮子桥美食街吃东西。点单后,囡囡抬头问服务员:“有鸭血粉丝吗?”罗敏回答说:“咱没点,囡囡,你不是不爱吃鸭血吗?”可天真无邪的囡囡指着鼻子说:“外婆说过的,吃什么补什么,我刚才流血了,要补血呢。”

罗敏当即向女儿询问事情经过,转身冲丈夫发火道:“看看你出的好主意!我就知道会出事儿!”刘安霞自知理亏,也不想在孩子面前发生争执,只好强压心头怒火,连连赔着不是。赵明心有不满,对女儿说:“囡囡,你自己也要小心啊。”罗敏当即骂丈夫:“放屁,照你这么说,这么小的孩子都能照看自己,还要我们大人干吗?”言语不和,大家不欢而散。

回到家中,罗敏要给孩子洗澡,小孩子玩累了不想洗澡,就说鼻子很疼,直接上床睡觉了。罗敏等孩子睡着,又开始跟丈夫商量以后不让婆婆插手孩子的事,赵明一听又是自己母親的不是,他的不满瞬间爆发:“我妈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她说你就是个泼妇,非得把我逼成窝囊废,弄得整个小区的人都看我笑话,你才满意。”

罗敏也气极了,她说:“这日子究竟是跟你过还是跟你妈过?你妈整天当面背后的碎嘴,挑我的不是,整个小区都知道了,你是死人吗?也不知道替我维护?我躲她还不行吗?”赵明更生气了:“我妈说……”罗敏冷笑说:“滚蛋,离婚吧。以后连你也不许见孩子面了。”罗敏认为赵明有了孩子后更应该像恋爱时一样永远让着自己,赵明认为应该为多年受气的老母亲讨回公道,绝不能让。两人从言语冲突发展到动手揪扯,并很快从客厅揪扯到阳台上。

多年的屈辱和忍让,与此刻的愤怒交织在一起,他挥拳朝罗敏的头部击去,罗敏痛苦地蹲下身子,一手捂头一手指着赵明,吼道:“赵明你真能下得了手,跟你妈一样心狠嘴毒!”

一听这话,赵明再也无法克制,他继续挥拳朝罗敏打去,也不知打了几下,罗敏很快仰面倒地,赵明则跨骑在她身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直到罗敏的身子软了下去,他才松手探了一下鼻息,他猛然意识到:罗敏真被自己给活活掐死了!

精神恍惚地回到房间,赵明开始寻思如何了结自己的生命。这时,囡囡被吵醒了,她哭着要妈妈。想到女儿今后无父无母太过可怜,他瞬间改变了主意,刻意伪造成罗敏意外身亡的假象。

2014年10月9日,赵明被南京警方拘留。10月21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

案发后,最痛悔的人是刘安霞,她悔不该自己心理保守阴暗,看不出儿媳精明能干比儿子强的优点,更不该自己嘴碎,和儿媳针尖对麦芒,时不时为了出一口气,而完全忽略了儿子的感受,结果将儿子逼上了绝路;最可怜的人是罗敏的父母,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痛,损失最大的人是囡囡,她永久性地失去母亲,爸爸又身陷囹圄,她一下子成了孤儿……

2015年1月6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罗敏父母向赵明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在法官的主持下,1月20日,四位亲家达成赔偿协议,由赵家赔偿罗家50万元,罗家撤回民事起诉。2015年3月16日,南京中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赵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6年5月,此案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终审,维持了南京中院判决。

2017年2月,赵明已被转到南京龙潭监狱服刑,极度愧悔的他日夜思念霸蛮傲娇的妻子,更担心孤苦伶仃的女儿,他决定洗心革面,积极改造,争取在女儿成年前能出狱亲自抚养女儿。刘安霞每月去监狱看望一次,这位儿子结婚成家后还担心儿子受儿媳欺负的婆婆终于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血泪代价。

(文中除罪犯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摘自《幸福·婚姻版》)endprint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bp.src = '//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