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重妈妈的“阻击战”

2017-11-13 22:07:27 蓝盾2017年10期

夏天

今年2月18日,离高考仅剩三个多月,王亚琴的前夫丁默恒,突然“活”着回来了!而且,他非要跟即将冲刺高考的儿子见面……

原来十年前,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工作的丁默恒,因赌博欠下近百万高利贷,和王亚琴离婚,躲到了福建泉州,十年中他又有了新家。王亚琴出于怨恨,对儿子撒下一个弥天大谎——称丁默恒已经“死”了!在艰辛和委屈中,她替丁默恒还清上百万元债务,养大了儿子。十年后,丁默恒却突然回来,说要见儿子!为了保护儿子在高考前不受干扰,王亚琴紧急拦截,由此,一起惨烈血案发生了——

幸福家庭分崩离析:恐惧伴随妈妈和儿子

王亚琴,1971年出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郊。中专毕业后,她进入牡丹江一家企业当会计。1995年,她与高中同学丁默恒结婚。丁默恒在牡丹江一家制药厂工作,两人感情很好。两年后,他们有了儿子丁磊。

丁磊上小学二年级后,王亚琴发现丈夫每天下班后很晚才回家,有时甚至通宵不归。王亚琴问他,他总是说:“加班太晚了,我在单位凑合一晚。”

一天,丁默恒又是一夜未归,王亚琴早上起来很生气,想去丈夫单位找领导。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她打开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几个男人冲进屋,在卧室、客厅四处寻找,还把正在睡觉的丁磊也给惊醒了。

王亚琴急忙关上儿子卧室的门,靠在门板上。一个一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冲她大声吼道:“丁默恒呢?”王亚琴问:“你们是谁?要干什么?”“你男人欠了我们21万元高利贷,说这两天还,现在人影都见不到!”络腮胡子指着王亚琴的鼻子说:“告诉他,一周之内不还钱,我们就弄死他!”原来,丈夫居然在外赌博借了高利贷,据这几个讨债人说,丁默恒还借了别人的赌债。这几个讨债的人离开后,丁磊惊恐地从卧室出来,问妈妈这几个人是干什么的,王亚琴为了维护丈夫在儿子心中的形象,说丁默恒做买卖赔了,人家来讨债。

此后,王亚琴到处打听丈夫的下落。直到国庆节,丁默恒才给她打来电话,让她到牡丹江市郊一处农舍见面。两人见面后,王亚琴扑上去就捶打丁默恒,丁默恒流着泪说:“我被朋友骗到地下赌场赌博,一开始赢了不少钱,我就找别人借钱想再多赢点。可到后来我输个不止,还欠下高利贷,连本带息一共91万!亚琴,咱俩离婚吧,只有离婚,你和儿子才能不受牵连。”王亚琴一听离婚,说什么都不愿意。但就在当晚,丁默恒一连接到十几个催债短信,对方扬言要索他性命。万般无奈之下,两人在凌晨草草拟订了离婚协议书,约定儿子由王亚琴抚养,丁默恒净身出户。10月11日,两人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之后,丁默恒带了行李连夜离开牡丹江,去福建省泉州市投奔其姨妈。

到泉州后,丁默恒往家里打了几次电话,每一次,王亚琴都泪水涟涟。她在电话里哭喊着对丁默恒说:“你躲一段时间就回来吧,儿子不能没有爸爸啊!”但是丁默恒在电话里对王亚琴说:“那些讨高利贷的人太可怕了,在赌场里拿着刀要砍掉我手脚。我只有远走,你和儿子才能安生。”

丁默恒在姨妈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搬出来租房住,他在一家藥厂找了一份销售员的工作。王亚琴对儿子瞒着离婚的事,对儿子说爸爸在外做生意。她恨丁默恒毁了这个家,但对他仍有感情。丁默恒每次来电话,她都会嘱咐他彻底戒赌,她还想着有一天,他们能够破镜重圆。

王亚琴本以为债主找不到丁默恒,会不了了之,哪知,债主仍天天来逼债。她出示了离婚证,债主认为他们是假离婚真逃债。王亚琴咨询了律师,律师告诉她:丁默恒借的高利贷,是与她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王亚琴有还钱的义务。王亚琴还不上钱,她多次接到恐吓电话,对方称要绑架她的儿子!丁磊两次回家,哭着说他在放学路上,遭到陌生人拦截,对方很凶,威胁要打他……王亞琴害怕了,怕儿子出意外。一天一大早,王亚琴又接到债主的催款电话,她急忙说:“我正在卖房子,房子出手我就还钱!”对方要求她保证一周内卖掉房子还钱,否则就绑架她的儿子并撕票。

王亚琴放下电话,嚎啕大哭。冷静下来后,她开始在大街小巷张贴卖房子的广告。这是丁默恒留给她和儿子唯一的房子,仅70平米。贴出广告第五天,她便将房子以20万元的低价出手,全部汇给债主,她在电话里哀求:“我已经把唯一的房子都卖了,剩下的钱,我保证慢慢还清。你们如果继续相逼,逼死我,钱也没人还了。”对方终于妥协。

撒下弥天大谎:“死在国外”的前夫有了新家

2006年11月,王亚琴带着儿子到郊区租了两间平房,把儿子转到郊区上学。丁磊哭着问妈妈:“爸爸不是在外赚钱吗,我们怎么越过越差?”王亚琴仍不愿毁坏爸爸在儿子心中的形象:“做生意有时赚有时亏,你爸爸也不容易。”王亚琴带着儿子,过了几年艰苦和担惊受怕的日子,其间,她陆续还了3万多元债务。

2010年,丁磊要上初中了,王亚琴到市区新租了房子,辞掉企业里的会计工作,跟一个高中同学做皮草生意。除了赚钱还债,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儿子在她的呵护下健康成长。

王亚琴对儿子的教育非常严格。丁磊每次问起爸爸,王亚琴总说爸爸在沙特阿拉伯务工,跟人家签订了10年劳务合同,工作期满才能回国。丁磊上网查过,知道到国外务工,真要签很长时间合同。他给爸爸写了很多思念的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丁默恒同王亚琴的联系越来越少。2013年初,他突然打电话告诉王亚琴,说自己在泉州过得很艰难,医院里有个22岁的小护士喜欢他,而且还有房子。考虑再三,和她结婚成了家,两人还生了个儿子。这个消息,让王亚琴深受打击,她彻底死心了。因为恨,她跟儿子说,爸爸因为矿难死在了国外,丁磊怎么也不相信。王亚琴为了早点让儿子接受“事实”,找人伪造了丁默恒死亡的材料。丁磊拿着既有中文也有英文的死亡证明,哭得伤心欲绝。

此后,王亚琴换了家里的电话号码,中断了与丁默恒的一切联系,专心教育儿子,希望他考上一所好大学,这成了她唯一的指望。丁磊看到妈妈过得很苦,为不让妈妈失望,他慢慢从“失去”爸爸的痛苦中振作起来,把全部精力都放到学习上。endprint

2014年夏,丁磊考上牡丹江市一所重点中学。到2015年,王亚琴已为丁默恒还了近百万元债务。这年9月,丁磊已上高二,多数科目成绩都不错,只有英语跟不上。王亚琴特意找了一对一补课,一个月需要6000元。王亚琴白天跑生意,晚上还要应酬,有时半夜才回家。丁磊看到妈妈不要命地赚钱,特别心疼,更加用功学习,英语很快赶上来了。

2017年元旦,离丁磊冲刺高考只剩下几个月时间,王亚琴突然接到丁默恒打来的电话。原来,他费了好大劲,才从亲友那打听到她新的手机号码。他告诉王亚琴,自己的经济情况已经有了好转。婚后,妻子刘丹出钱帮他开了一个药店,让他当了老板。经过几年的打拼,他手上总算存了一些钱。前段时间,他父亲被查出已到了肝癌晚期,他想回来看看,同时想见见儿子。丁默恒哽咽着说:“这么多年来,我很想儿子……”

对丁默恒见儿子的要求,王亚琴一口拒绝,她说:“这十年,我给你还了上百万元债务,度日如年。丁磊以为你早就死了,你现在突然‘活着回来,他接受不了;而且,你在外面成家又有了儿子,他更是没法接受。他就要高考了,你还是不要影响他为好。”得知王亚琴还了这么多的债务,丁默恒沉默了。可他父亲病重,他必须回来,他答应王亚琴,这一次先不见丁磊。

哪知,两天后的中午,王亚琴接到一位朋友电话,说在学校门口见到一个很像丁默恒的男人,他眼睛不眨地盯着每一个学生。王亚琴放下朋友的电话后,火气十足地打电话给丁默恒,指责他言而无信!丁默恒耐心地向她解释,说他心里实在太煎熬了,回到家乡后还是决定在暗中看看儿子,暂时不相认。但当天学生们放学走得太快,他没能辨认出儿子……

王亚琴听着前夫的解释,气慢慢消了一些。丁默恒想当面还给她30万元,还说以后会再还她一些,让她能重新买房。两人到一家咖啡馆见面后,王亚琴本来想骂丁默恒几句,可看到他头上全是白发,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丁默恒把存有30万元的银行卡交给王亚琴,再次向她道歉,王亚琴发现自己已经心如止水。丁默恒带着没有见到儿子的遗憾,回到病重的父亲身边守候了几天,随后把父亲交给母亲和其他亲戚照料,他离开牡丹江回到福建泉州,准备春节前领着妻子、小儿子一起回来过春节。

高考前紧急拦截:岂能让你这个罪人“活着”回来

2017年1月20日一早,丁默恒接到母亲电话,说父亲每天昏迷一两次。丁默恒急忙安排归程,22日,他和妻儿回到牡丹江。当晚,父亲先后两次昏迷,第二天,父亲稍稍好转之际,丁默恒将嘴巴贴在父亲耳边,询问父亲还有什么愿望。父亲很吃力地说:“想见见大孙子。”丁默恒含泪点头。丁默恒觉得父亲临终前想见孙子一面,王亚琴应该不会拒绝。哪知,23日早饭后,他打电话给王亚琴,她竟十分坚决地拒绝了。

王亚琴并不是不近情理,而是心存怨恨。当年丁默恒躲债去泉州后,她几次找过公公婆婆,希望他们帮兒子一起还债。公公却告诉她,家里总共只有不到十几万块钱积蓄,当初给了他们十万元,现在只剩下一点养老钱了。王亚琴几次找公公公婆无果,她愤恨地从此不再与丁家人来往了。

丁默恒并不知道王亚琴与父母之间有过这样一段过往,他挂断电话,找一位熟人带路,打的直奔王亚琴租住的房子。此时,丁磊已经上学去了,家里只有王亚琴。丁默恒敲开门后劈头就吼:“我爸临终的这点要求你都拒绝,是不是太过分了?”

王亚琴也吼了起来:“当年你欠债躲了起来,你父母袖手旁观,任我怎么求他们也无动于衷。这么多年,一分钱也没有支持过我。你们家任何一个人有资格跟我提要求吗?”丁默恒听明白当年王亚琴曾找过自己的父母,立刻降低了声音:“我父母真没什么钱了,不然他们不会不管我。”“就算他们没有存款了,也可以借一些钱来救急吧?”说到这里,王亚琴失控地哭了,一边哭一边往外推丁默恒,丁默恒只得离开。

2月9日,丁默恒父亲带着没见到大孙子的遗憾,撒手而去。丁默恒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准备在离开牡丹江前,无论如何要见丁磊一面,他怕自己这一去,也像父亲一样再也见不到儿子。

2月17日上午,丁默恒估计丁磊出去补课了,他趁这个空当给王亚琴打电话,要求她这两天安排时间,让他见儿子一面。王亚琴又是一口拒绝:“还有三个多月就要高考了,你能不能消停一阵?”

案发后,据王亚琴向警方交代:2月18日下午15点,王亚琴的手机响了,又是丁默恒打来的,她干脆不接,并关掉手机。半个多小时后,王亚琴听到门铃一个劲地响,她打开门,见是丁默恒,用力将他往门外推,丁默恒却用蛮力闯进了屋。王亚琴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丁默恒说:“我就是想见儿子,见见就走,绝不打扰你们的生活,这点小小的要求,你就不能答应吗?”

“不行!”王亚琴坚决拒绝,接着补充一句:“我不希望你在儿子快高考的时候给他制造麻烦!”

丁默恒恳求:“你就跟丁磊说我是他远房的一个叔叔,不让他知道我是他爸爸,总行了吧?”“不行就是不行!”两人吵来吵去,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5点。还有半个小时,丁磊就要回家吃饭,王亚琴情急之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威胁丁默恒,让他赶紧离开。丁默恒上前抢她手里的刀,王亚琴情绪失控,朝着他的胸口连捅三刀,丁默恒毫无防备,倒在了血泊中。王亞琴俯下身来,见丁默恒已经没了气息,十分恐惧,马上打了120和110。很快,牡丹江市公安局华电分局民警来到家中,将王亚琴控制。120医生赶到后,发现丁默恒被水果刀刺中心脏,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死亡。

案发后,王亚琴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据悉,得知父亲被母亲所杀,丁磊几乎崩溃,没有参加今年的高考,其命运让人揪心。

(摘自《知音·上半月》)endprint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bp.src = '//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