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的建设发展与经验借鉴

2017-12-05 19:09:24 上海城市管理2017年6期

闫文秀 张倩

摘要:浙江是全国特色小镇的先行者,在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建设中,该省以产、城、人、文和谐共生的理念为指导,坚持围绕产业做文章,积极推动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坚持企业主导、市场导向的建设路径,创新政府制度供给,改革政府服务方式,以灵活的土地保障和积极的财政支持政策为特色小镇保驾护航。但也存在着认识不到位,缺乏整体规划、基础设施投资压力大、人才引进困难、品牌推广能力不足、考核投资压力大、运行机制不畅等问题。以此为经验,山东省在特色小镇建设中要创新规划理念,引领特色小镇科学发展;突出产业支撑,推动传统经典产业转型升级;注重功能叠加,打造创新创业空间;坚持改革创新,推动政府职能与服务方式改变,带动山东特色小镇快速发展。

浙江省是全国特色小镇建设的先行者,该省的茶叶、丝绸、黄酒、中药、木雕、根雕、石刻、文房、青瓷、宝剑等历史经典产业通过特色小镇这一载体的建设升级重新焕发了发展活力、再现新优势。浙江省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创建经验值得借鉴。

一、浙江省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建设现状及主要经验

(一)现状

1.浙江传统经典类特色小镇内涵及特点

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是浙江省特色小镇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该类小镇主要是依托茶叶、丝绸等九大浙江传统优势产业,通过特色小镇建设这一发展载体的建设传承历史文化,推动历史经典类产业转型升级,使其焕发青春、再创优势。从空间发展形态上讲,小镇是相对独立于市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功能、社区特征的发展空间载体;从产业定位上来讲,小镇不是行政区划单元的“镇”,而是产业发展载体;也不是传统工业园区或旅游功能区的“区”,而是同业企业协同创新、合作共赢的企业社区;从发展路径和目标上来讲,小镇不是政府大包大揽的行政平台,而是企业为主体、市场化运作、空间边界明确的创新创业空间,是综合区域产业特色、人文底蕴和生态禀赋,形成“产、城、人、文”四位一体、有机结合的重要功能性平台。

2.浙江省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的数量及分布

截至到目前,经过两批次的培育和创建,浙江省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数量达16个,分别为西湖龙坞茶镇、湖州丝绸小镇、南浔善琏湖笔小镇、越城黄酒小镇、磐安江南药镇、龙游红木小镇、常山赏石小镇、开化根缘小镇、莲都古堰画乡小镇、龙泉青瓷小镇、青田石雕小镇、富阳药谷小镇、东阳木雕小镇、龙泉宝剑小镇、松阳茶香小镇和庆元香菇小镇。从数量占比上来说,浙江传统经典类特色小镇约占全部特色小镇20.3%。从产业分布上来讲,该类小镇主要分布在茶叶、丝绸、黄酒、中药、木雕、根雕、石刻、文房、青瓷、宝剑、菌菇等方面。从地理分布来讲,该类小镇主要分布在丽水、衢州等中小城市环境优越的近远郊。以庆元香菇小镇为例,依托市场的经典类小镇区位往往与各级购物设施相关,以临近产品集散的大城市或县城为主。单纯生产的经典类小镇则以邻近“一镇一品”传统生产的建制镇为主。

3.部分代表性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建设情况

(1)龙游红木小镇

龙游红木小镇是由中国年年红家居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融合第二、第三产业一体化发展的建设工程。按照“制造基地+文化旅游”模式,全力打造以国学文化为基础,以紫檀文化为背景,融艺术观赏、文化研究、生态游憩、养生度假于一体的中国红木文化小镇。着力打造特色制造、国学博览、家具体验、创意设计、文化旅游等5大板块为一体的产业园。该项目的目的是打造一个文化旅游景区,也是天人合一、自然和生态家居为一体的景区。红木小镇规划规划占地3 600亩,建成后,将有2.5万人居住,到2019年将完成80亿元投资。以杭金衢高速为界划分为制造基地、文化园等2大版块,其中制造基地规划用地790亩,文化园规划用地2 000余亩。主要项目分为五大块:吉恒·红木家具制造基地:总投资36亿元,建设用地790亩;国学博览园:总投资10亿元,建设用地314亩;红木家具网上销售中心:总投资4亿元,建设用地144亩;木都商贸中心:总投资8亿元,建设用地401亩;文化创意园:总投资2亿元,建设用地280亩。工程主要建设紫檀宫、传统文化体验区、游客集散中心、合一智慧游戏场、童心乐园、演艺中心、木都、生态居住区、红木产品生产基地、展示交易中心等,总建筑面积超过300万平方米,估算总投资超过80亿元。

(2)湖州丝绸小镇

湖州丝绸小镇位于吴兴区东部新城钱山漾。在国家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及浙江省提出发展特色小镇的大背景下,湖州市围绕丝绸产业,立足创新驱动,从“丝绸产业孵化器”到“创意经济孵化器”,打造传统产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新引擎。该小镇紧紧围绕丝绸主题,突出产业主导,融合文化与旅游,全面打造成有特色产业、旅游功能的丝绸产业发展新高地。小镇规划总面积6.38平方公里,秉承“政府引导、企業主导、市场导向”的原则,以PPP等公私合营模式为开发模式,按照“一轴、两环、四片区”的结构进行规划布局。未来规划方面丝绸小镇建设将打造三中心:集国际丝绸贸易、国际丝绸设计、国际丝绸展示以及国内外丝绸品牌为一体的“国际丝绸时尚中心”;具有网上丝绸经济资源配置主导权,整合网上丝绸推广、产品交易功能为一体的“东方丝绸交易中心”以及以丝绸历史文化传承、丝绸产业文化传播、丝绸休闲度假为一体的“丝绸文化体验中心”。在小镇建设主体方面,将着力解决丝绸产业“研发、设计、品牌”等高端环节薄弱的弊端、整合创意科技资源、金融互联网资源,按照“政企合作、商业投入、共同开发”的原则,组建了“浙江丝绸小镇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作为丝绸小镇规划设计、开发建设、管理运营的主体,提升丝绸产业附加值。在产城融合方面,依托湖州东部新城的区位优势,营造智慧、生态、休闲基础设施,导入“创意人群、高净值消费人群”、“创新资本”,进而集聚和培育新兴产业。在丝绸产业发展和文化传承方面,以丝绸为媒,创意为魂,发展“丝绸+游乐”“丝绸+度假”“丝绸+文化体验”等高端现代服务业,引领丝绸消费新潮流,提升丝绸产业附加值;以丝绸创意化升级经验和资源,孵化中国传统文化及江浙传统产业,从“丝绸产业孵化器”到“创意经济孵化器”,成为浙江乃至全国传统产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新引擎;通过建立绸缎交易中心、丝绸设计中心、丝绸论坛峰会中心等丝绸“三中心”,形成独有的产业集聚能力。endprint

(3)龙泉青瓷小镇

龙泉青瓷小镇于2012年正式启动建设,着力于打造集文化传承基地、青瓷产业园区、文化旅游胜地为一体的青瓷主题小镇。该小镇总体格局为“一核心、三组团”。核心区位于上垟镇,地处浙闽边境龙泉市西部,距市区36公里,龙浦高速、53省道穿境而过。山水资源优越、瓷土资源丰富、民间制瓷盛行,历百年而不衰。上垟作为现代龙泉青瓷发祥地,见证着现代龙泉青瓷发展的历史:曾经的上垟国营瓷厂办公大楼、青瓷研究所、专家宿舍、工业厂房、大烟囱、龙窑、倒焰窑等至今仍在,成为不可复制的青瓷文化历史。上垟在龙泉青瓷发展史上的独特地位、良好的产业文化基础,成为中国青瓷主题小镇的灵魂。2015年底,“中国青瓷小镇开发项目”正式签约,总投資30亿元。分三期投入建设,以上垟镇龙泉瓷厂旧址为核心,整合周边资源,深入挖掘龙泉青瓷文化内涵,建设成为开放式、生态化的人文景区。青瓷文化园是青瓷小镇项目的核心,保留原国营龙泉瓷厂风貌,设置青瓷传统技艺展示厅、青瓷名家馆、青瓷手工坊等各种青瓷主题的休闲体验区,为不可复制的青瓷文化历史增加了新的休闲体验。经过一年的建设发展,中国青瓷小镇初见成效,目前已吸引了89家青瓷企业、青瓷传统手工技艺作坊入驻,带动了当地4 000多名农民就业创业。依托小镇浓厚的青瓷文化底蕴和依山傍水的秀丽风景,城镇建设风生水起,一个世界青瓷技艺传承地、青瓷文化创意集散地、青瓷文化交流汇集地为一体的世界级青瓷小镇已初具规模。

(4)绍兴黄酒小镇

作为创建浙江省级第一批37个“特色小镇”之一的绍兴黄酒小镇,秉承 “产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的建设理念和“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的创建目标,以鉴湖水畔的“酒乡古镇”东浦镇和“黄酒重镇”湖塘街道为中心,以“黄酒”为核、以“文化”为魂、以“水乡、老街、古宅”为基、小而美、小而特的现代特色小镇,盛情演绎“老绍兴,醉江南”这一绍兴城市新形象。“一镇二区”联创模式,是绍兴黄酒小镇的一大特色。其中,越城东浦片区依托丰富的古镇资源,以“大绍兴、大黄酒、大文化、大旅游”为战略目标,在重点发展黄酒文化产业的同时,着力做好历史传承保护、黄酒民俗记忆和休闲文化旅游文章。东浦片区规划区东起绿云路(31省道),西至绍齐公路,南至凤林西路,北至群贤路,规划总用地面积约4.6平方公里(含水面1平方公里),分为游客中心入口配套区、越秀、演艺中心、老镇区休闲街区、地铁换乘中心街区、艺术村落、黄酒产业创意园区、民宿酒店酒吧街区、名人文化艺术中心、黄酒文化国际交流中心、健康养生产业园、高级人才公寓、教育区、生态绿地等十多个功能区,计划总投资50亿元,打造集产业创新、民俗体验、文化创意、休闲旅游为一体的黄酒文化小镇。柯桥湖塘片区依托雄厚的产业基础,重点发展黄酒酿造产业,同时依托发达的区位优势、交通优势和丰富的旅游资源,推动以酒文化、水文化为核心的现代旅游。两大片区交通便捷,各具特色,相互融合,共同构成了文化底蕴浓厚、产业优势明显、最大限度地展示绍兴的酒乡文化和水乡文化的现代特色小镇。在创建过程中,按照“政府主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的要求,积极探索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引入民间资本参与建设,明确浙江会稽山股份有限公司为产业片投资建设主体,政府负责小镇定位、基础建设、招商引资等大规划大服务,企业负责产业生产线、黄酒博物馆等产业项目建设。未来几年,黄酒小镇将诞生五大中心,即黄酒产业的集聚中心,打造“中国黄酒看绍兴”升级版;黄酒产品的研发中心,突破亟待解决的基础性、关键性技术;酿酒大师的培养中心,成立黄酒学院;工业旅游的示范中心,建成工业旅游示范点;黄酒文化交流中心,搭建高层次交流平台,全面促进黄酒文化的传承和发展。

(二)主要经验

1.紧紧围绕传统经典产业的创新升级打造特色小镇

浙江省在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建设中,坚持围绕产业做文章,找准特色、凸显特色、放大特色,积极推动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一是紧密结合浙江省“十三五”规划,正确选择小镇主导产业。目前浙江省正在规划建设的省级特色小镇,都是紧扣七大产业和历史经典产业,主攻最有基础、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同一产业内部也体现出差异化、特色化、专业化,避免了“千镇一面”,同质竞争。比如同样是丝绸小镇,吴兴以创意、设计、策划、展示、总部经济等为主打,荻港村则以蚕桑丝绸+历史文化+古村旅游为侧重点。二是依托某一特色产业,加强上下游关联产业的培育和引进,进一步拉长产业链、延伸价值链,聚焦高端环节,加强创新链与产业链衔接,带动区域产业发展形成完整产业链条,打造完整的产业生态圈,提升产业发展质量,提高资源产出效益,增强产业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浙江上垟镇“青瓷小镇”以中国龙泉青瓷文化为主题,以青瓷文化体验、养生度假为主导,结合青瓷研发、生产、文化交流,形成了以青瓷文化为主导的青瓷文化产业链和休闲度假旅游产业链,既推动了传统经典产业的转型升级,又创新性地加强了历史文化传承。

2.加强土地和财政政策保障

推行灵活的土地政策。鼓励市县各地结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将特色小镇用地纳入城镇建设用地,按照节约集约用地的要求,充分利用低丘缓坡、滩涂资源和存量建设用地。对特色小镇建设中确需新增建设用地,由各地先行办理农用地转用及供地手续;对如期完成年度规划目标任务的,省里按照实际使用指标的50%给予配套奖励,对3年内未达到规划目标任务的,加倍倒扣省奖励的用地指标,确保小镇建设质量。

实施积极的财政支持政策。一是对条件较好的村镇给予大力的资金支持,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建设领先发展;二是以市场化机制推动小镇建设,加大社会资本引入力度,探索采用产业基金、股权众筹、PPP等融资路径,打造特色小镇。三是以培育上市公司的理念规划建设特色小镇,争取几年后有若干特色小镇上市。四是对于特色小镇建设采取期权式的财政奖励方式,考核验收通过后,特色小镇规划空间范围内新增财力上缴省里部分,前三年内全额返还、后两年一半返还给当地财政。endprint

3.坚持企业主导、市场导向的建设路径

浙江省在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做到了真正尊重企业的主体地位。政府在特色小镇建设中摒弃之前“先拿牌子、政府投资、招商引资”的传统做法,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除了在编制规划、生态保护、基础设施建设、文化内涵挖掘传承等方面做好服务外,不干预企业运营,给予小镇相对宽松的独立运作空间。尊重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利用优惠政策引导有实力的龙头企业投资建设特色小镇,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同时激发小镇居民和社区参与小镇建设的积极性,引导各方社会力量建设小镇,使市场主体和小镇居民成为小镇建设的真正主体,促进小镇健康快速成长,如浙江省龙游红木小镇就是企业主导建設的典范。

4.创新政府制度供给

一是实施创建制。摒弃传统的审批制工作方式,采用“宽进严定、优胜劣汰”的创建制,按照自愿申报—培育创建—年度考核—验收认定的基本步骤,分批建立创建对象、中间动态优胜劣汰,建成后验收命名,实现了小镇建设的竞争入队,形成“落后者出,优胜者进”的科学竞争机制。二是实施期权激励制,验收合格后的小镇才有机会获得财政返还奖励,将“事先给予”变为“事后结算”,政策扶持方式的转变极大地调动了相关企业和机构申报特色小镇的积极性,同时又不额外增加地方政府的财政负担,在全国其他省市有着一定的推广价值。三是追惩制。建立了特色小镇统计监测指标体系,坚持把年度实绩作为实施进退机制,对未在规定时间内达到规划目标任务的,实施土地指标倒扣,促使特色小镇紧盯目标,主动创建。四是突出实验创新。对于符合法律法规要求的国家和省里的改革试点,允许特色小镇先行先试,优先上报、优先实施、先行突破。

5.改革政府服务方式

以“三张清单一张网”为抓手,打造有限、有为、有效政府。浙江省在小镇建设中,通过“三张清单”理清了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再通过“一张网”提高效率,让特色小镇的创新创业更具成效。第一张清单是“企业项目投资负面清单”,规定在这张清单之外企业的任何投资项目,任何一级政府都不能再以任何借口强制审批。这张清单为特色小镇建设主体的企业降低了运行成本,提供了更为宽松的发展空间,真正做到企业的事由企业做主。第二张清单是“政府权力清单”,该清单有效界定了政府的职权边界,边界之外政府不能以任何理由干预市场经济主体地位,不阻碍企业的自主发展,给予市场充分的发育空间。同时这份权力清单也是一份责任清单,权力边界之内的责任要切实履行好。第三张清单是“政府部门专项资金管理清单”,省级政府部门一般不再直接向企业分配和拨付资金,也不再直接向企业收取行政事业费,减少了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促使政府将更多精力转到加强发展战略、规划、政策等宏观服务保障方面,有利于促进市场公平竞争和政府职能转变。“一张网”是省市县三级联动的行政审批和便民服务网,通过全省网上政务大厅,形成“一站式”网上办理,“全流程”效能监督。

6.注入产、城、人、文和谐共生的特色小镇建设理念

功能复合、宜业宜居是浙江省特色小镇的重要特点。作为浙江经济发展新引擎和新载体,特色小镇秉持着与行政区划单元的“镇”、传统工业园区和企业社区截然不同的理念,也不是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功能的简单叠加,而是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坚持以产为核、以城为基、以人为本、以文为魂,在产业内生的基础上,云集市场主体,强化社区生活功能配套与自然环境美化,结合鲜明的地域特色文化和自然衍生的旅游功能,是一个产业、文化、旅游、社区的有机复合体,是宜居、宜业、宜游的创新创业空间载体,如绍兴黄酒小镇即为秉承“产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的建设理念和“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创建目标的典型案例。

二、浙江省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存在的问题

(一)认识不到位,缺乏整体规划

1.不能准确把握特色小镇的内涵,出于政策压力建小镇,很难坚持下去。从目前各个小镇的情况看,有些是为了迎合当前特色小镇建设热点,有些是为了完成上级任务追求数量上的平衡,有些是为了争取土地税收优惠政策,这些都背离了特色小镇创建的战略用意,都没能真正把建设特色小镇和推动转型升级做到有机结合。

2.规划单一,以产业规划为主,缺乏整体规划,不能做到生产、生活、生态的融合。一些小镇对特色小镇“产业、文化、旅游、社区”的功能融合内涵理解不够到位。有些仍然按照原来建园区、建景区、建项目的传统模式来建设特色小镇。有些是建一批标准产房就想集聚特色产业,留点水留点田就想发展生态旅游,建几幢安置房就想体现社区功能,搞几座人才公寓就想实现创业创新,建个展览馆就想展示特色文化。

(二)基础设施投资压力大

1.传统经典产业投资数量大,回报周期漫长,吸引投资困难。茶叶、丝绸、黄酒、中药、木雕等传统经典产业,从建设到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并面临很大的市场风险。无论从资金需求量还是预期风险,对于企业来说是很大的挑战。

2.地理位置偏乡镇,原有基础较差,所属地方政府财政资金有限。传统经典产业一般分布在乡村或者与城市相近的郊区,这些地方原有的基础设施较差,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压力较大。此外,这些地方的税源基础较弱,政府财政资金有限。

(三)人才引进的压力

1.地理位置、基础设施建设、休闲娱乐环境等留不住人才。由于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的地理位置偏僻,交通等基础设施、休闲娱乐设施等建设远不如城市地区,很难为人才提供一个满意的居住、休闲、消费环境。

2.住房、收入方面。住房和收入是吸引人才的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要求不能大规模开发房地产,小镇原有的住房条件不能吸引人才。如果没有政府的政策优惠支持,小镇很难满足高层次人才的住房和收入需求。

(四)品牌推广能力不足endprint

小镇产品知名度不够。大部分小镇还停留在规划层面,还没有真正按照小镇的目标、定位、规划布局及时启动建设核心区块,配套完善基础设施,优化美化小镇环境。考核时报数据报进度可能都达到要求,但实际上“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片水”,突出不了小镇形象,突出不了小镇特色。小镇规划要注意彰显个性,不能“东施效颦、百镇一面”,要擅于利用自然的生态禀赋展示个性,也要积极打造地标性建筑创造个性。此外,小镇形象宣传不到位,市场推广能力不强,不能有效利用互联网、自媒体等新途径有效推介特色小镇的特色和形象。

(五)考核、投资的压力

1.考核周期短,考核标准不精准,一刀切。浙江特色小镇,要求原则上3年内完成投资,其中26个加快发展县(市、区)建设期限可放宽到5年。其中,第一年完成投资不少于10亿元,26个加快发展县(市、区)和信息经济、旅游、金融、历史经典产业特色小镇不低于6亿元,考核标准定的不够精确。茶叶、青瓷、丝绸此类传统经典产业的回报周期较长,很难在3~5年的考核周期内完成要求的投资额。

2.小镇投资进度不平衡,投资可持续化面临多重困境。小镇投资进度不平衡。从浙江各特色小镇目前的投资额来看,完成较多的和完成较少的之间差距较大。大部分小镇的年度的投资数以存量项目为主,缺少新项目支撑,小镇新开工项目或储备项目不足,今后两年的可持续投资压力较大。有些小镇项目前期工作准备普遍不足,项目设计招商推介不够,导致有效的储备项目过少。

(六)小镇的运行机制上存在短板

1.小镇建设运行机制有待创新突破。部分特色小镇在目前建设阶段中,仍以政府项目为主,没有真正体现“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的要求。而且大部分小镇还在纠结于建设投入机制如何建立,对今后的运行管理机制还没有真正开始思考或是谋划。

2.小镇合力推进机制有待强化完善。虽然大部分建设特色小镇的地区已初步构建了上下联动、部门齐抓的推进机制,但是各个部门对特色小镇的关注度还不够,主动性还不强,创新突破的办法还不够多,一些政策还是传统方式,没有真正实现创新突破。

三、对山东发展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的启示

(一)创新规划理念,引领特色小镇科学发展

特色小镇规划是各种元素高度关联的综合性规划。首先应围绕小镇的特色产业,统筹考虑人口分布、生产力布局、国土空间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确定好规划面积,编制产业、文化、旅游“三位一体”,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的建设规划。重点在旅游功能挖掘、产业链条延伸、小镇客厅建设上面下功夫,设计出有特色、有内涵的小镇整体风貌和建筑风格。其次应制订量化可行的工作计划。将投资计划、建设项目等落实到数字和效益上,每季度、每年度对项目和投资落实情况等进行总结,确保小镇规划可落地。

(二)突出产业支撑,推动传统经典产业转型升级

山东省应以特色小镇建设为契机,积极推动传统经典产业的传承和发展。一是重点支持农业特色小镇,如栖霞东院头村,要着力提高水利化、机械化、科技化水平,加快发展农村电子商务,开发农业旅游项目,延伸产业链条。二是重点支持工业特色小镇,如乐陵味道小镇,要加快园区升级,推动要素整合,打造一批产业层次高、协同效应好、特色优势强的产业集聚区,同时围绕生产、体验和服务设计小镇的旅游功能。三是重点支持旅游特色小镇,如曲阜的旅游小镇,要利用自身旅游资源打造5A景区,发展更加多元化的旅游形式,打造品牌,提升国内外影响力。

(三)注重功能叠加,打造创新创业新空间

山东省的一些地区已经有大众创业的良好基础,比如曹县大集镇的淘宝服饰专业村和顾家村老粗布商城等,但目前由于产业发展前景、居住环境、生活条件等方面的问题不能有效吸引高层次人才。建议借鉴浙江经验,着力通过传统经典产业的转型升级打造小镇的产业生态,通过建成3A以上景区打造小镇的自然生态,通过政府职能转变打造小镇的政务生态,通过强化社区功能打造小镇的社会生态,形成产业、投资、创新、人才、服务等要素高度整合的众创生态系统,从而提高对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为以高校毕业生、大企业高管、科技人员、留学归国创业者为主的“新四军”以及其他创业者提供一个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功能叠加,宜居、宜业、宜游的创新创业新空间。

(四)坚持改革创新,推动政府职能与服务方式转变

借鉴浙江经验,明确政府主要职能:一是规划引导与服务保障,包括编制规划、建设基础设施、资源要素保障、文化内涵挖掘传承、生态环境保护等;二是选择投资主体,每个特色小镇应明确投资建设主体,由企业为主推进项目建设。三是推动特色小镇建设的体制机制创新。在借鉴浙江的“创建制”、“期权激励制”、“追惩制”等经验的基础上,根据山东省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积极创新小镇建设方式、商业模式和运行机制等。

(五)注重示范引领,带动山东特色小镇快速发展

山东省诸多地区具备发展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所需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及特色产业,并已有一定的发展基础,如蓬莱的马家沟村,荣成的青鱼滩村、寿光的蔬菜产业等。可以在这些创建基础较好、产业实力较强的地区中选择、创建、培育一批产业“特而強”、功能“聚而合”、建设形态“精而美”、制度供给“活而新”的示范小镇,并发挥其对其他传统经典产业特色小镇的引领示范作用。

责任编辑:许 丹end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