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写作学习中的程式训练

2017-12-06 23:22:00 新课程·中学2017年9期

刘云飞

摘 要:什么是程式?“程”是“规矩”“法则”,“式”是“格式”“式样”,“程式”就是“一定格式”。作文有没有程式?有人根据古人“文无定法”“体有万殊”之说,认为没有程式,元人程端礼认为“有法者,篇篇皆有法也,无法者,篇篇法各不同也”,这话很有道理。

关键词:写作学习;程式训练;局部训练;整体训练

文章有没有起、承、转、合?请问哪篇文章没这类规律?我们看到很多介绍作文方法的文章,少不了这样的标题:怎样开头?怎样承接?怎样阐发?怎样收尾?这不就是“法”吗?开头就是“起”,“承接”就是“承”,“转”一部分是阐发(写“怎么样”就是“转”),“合”就是结尾。古人就是用这些方法,写出了许多不朽的巨著。关键是我们怎样运用这些方法,是机械地套用,还是灵活地运用。

比如,怎样“起”?这就得看写什么文章,字数多少。如果写三五千字,“起”可以制造悬念,或侧面铺垫;如果是考场作文,限600字、800字,等你悬念造好,马上就要草草“合”了。因此,我们在写作训练中,把一般作文与考场作文也作了区分。对考场作文要求入题快、承接快、阐发快、收尾快,并限定在教室写,限定字数,限定时间。这种“程式”训练,对提高作文水平应该是有利的。

从这些我们就不难看出程式训练的必要性,它并非仅仅是我国传统的作文训练方式,更为重要的还在于它本身具有合理性、实用性。

在平时的写作学习中怎样进行程式训练呢?根据我的教学体会,有必要掌握好以下几种关系。

一、读和写的关系

读要为写引路,要为写作示范。作文的程式多体现在具体的教材中。课文《我的老师》在写作上就給学生提供了不少“程式”,比如以几件事写一个人,应当抓典型的、突出的事例来表现人物性格。同时在安排文章的整体布局上,学生也能从中学到一些方法。比如文中所写的七件事情,是按照从课内到课外、从平时到假期的顺序安排。通过这些典型框架,让学生写作时先概说后分说,然后逐层照应,收到很好的效果。

对转承的句子,也要密切注意:段与段之间不是孤立的,为了使各段连贯紧凑,中间就要有过渡,语段也是一样。如学习《宇宙里有些什么》时,细心研读就会发现第14段“这就是整个宇宙吗?不,这还只是构成宇宙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点。”就是过渡段。再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第9段“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人要将我送进书塾里去了,而且还是全城中称为最严厉的书塾。也许是因为拔何首乌毁了泥墙罢,也许是因为……Ade,我的蟋蟀们!Ade,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在文中就起承上启下的作用。据此,写作练习时就要注意上挂下连、转承得当,以加强文章的整体性。

总之,作文的程式多体现在具体的课文之中。叶圣陶先生说得好,课文无非是个例子。——这个例子既是读的示范,也是写的榜样。我们应该发挥这些例子在程式训练中的积极作用。

二、模仿和创作的关系

程式的训练特别强调先仿后创的原则,即先模仿教材“例子”的某一部分,然后在此基础上提高。比如学习了《背影》,就可以进行写人的写作程式训练(可以是同学、老师、家长等)。写作时选取一两件最能表现人物的突出性格特征的事例,安排一个贯穿全文的线索,学会文本的布局。实践证明,这种办法深受学生的欢迎。因为有的学生怕写作文,就是不知道找什么材料,材料找到了怎样有条理地写出来。这说明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模仿是创作的基础。

学生模仿范文的篇法、章法乃至某些句法进行写作,正如练书法先经描红、影写、临摹一样,是不可少的。遗憾的是,有些老师反对这样做,认为模仿就是抄袭,会有害于学生的创作。其实,他们仿的是笔法,内容是学生各人自己的,这同抄袭完全是两回事。

三、局部训练和整体训练的关系

传统的程式教学法既重视单项训练,又重视综合练习,二者紧密配合。

在课堂教学时,我们现在流行的做法是淡化句子结构的分析和文章思路的掌握,有些老师干脆从不分析句子结构和文章的思路。其实,这样做矫枉过正了,不能一提淡化就干脆不分析,只是要灵活地处理。比如所谓句子结构分析,不是脱离课文内容单纯地讲。

例如《事物的正确答案不止一个》中的一段“由此看来,区分一个人是否拥有创造力,主要根据之一是,拥有创造力的人留意自己细小的想法。即使他们不知道将来会产生怎样的结果,但他们很清楚,小的创意会打开大的突破口,并坚信自己一定能使之变为现实”。

这段话是作者在讲道理、摆事实后得出的结论,是全文的关键性句子,但同学们对这类句子往往无法下手。针对这种情况,可以先让他们懂得这是假设复句,从中明确它的中心“拥有创造力的人留意自己细小的想法”,而句子的附加成分“即使他们不知道将来会产生怎样的结果,但他们很清楚,小的创意会打开大的突破口,并坚信自己一定能使之变为现实”,则更加充分地说明“拥有创造力的人留意自己细小的想法”这个中心。分析这类句子要使学生掌握它的意义,了解它和全文的关系,而不是抽象地分析句子语法结构。

当然,写作程式训练是基本功训练,是技法训练,最终还要向“无程式”,即“文无定法”过渡。

参考文献:

[1]吴丽钦.浅谈作文教学中的合作学习[J].海峡科学,2007(9):101.

[2]王红艳.浅谈作文教学中的细节描写训练[J].新课程(下),2012(4):110.

编辑 郭小琴